当前位置:

第228章回22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虽然明知蛇人吞入物品通过的通道和存放的空间与他们平时吃东西所用的消化系统不一样,但是看着这些东西,大多数还是食物,从他们的嘴巴里吐出,严默想要挑拣的心情一下就降低到负数。

    在没有缺少食物到极点的情况下,严默一点都不想拿蛇人的果干肉干之类,他只是大致浏览了下蛇人的货物,把他们带的植物种子每样挑拣了一些,又拿了几张蛇蜕,其他都没要。

    严默以为自己挑得少,可白梨却扬了下眉毛夸赞他会挑东西,原来蛇人的货物中最珍贵的就是他们的蛇蜕。

    他们的蛇蜕竟然可以用来做皮甲和盾牌,而蛇人族都是用自己的蛇蜕做水袋之类,说只要黏合得好,装进去的水就是大夏天也能半个月都不会变味,而且喝起来清凉可口,冬天放入热水也能保一段时间温度。

    严默再不通人情世故,也不想给初次见到还算友好的部族留下自己很贪心的印象,他很大方地拿出这次想要交换的货物之一骨匕,“这个是我自己做的,还算锋利,作为蛇蜕的交换,如果不够……”

    “啊!”白梨突然发出一声很惊讶地低叫,他看着骨匕没有接过来,只满脸惊讶地问:“你说这骨匕是你自己做的?你是骨器师?”

    其他蛇人也都看向严默,其中一名年长的蛇人看得尤为仔细。

    严默也被白梨的态度吓一跳,难道骨器师还有什么名堂?现在很少见?可是人鱼族明明都人手一根骨制武器。

    “算是吧,我只学了点皮毛。”他含糊道,有点后悔说骨匕是自己做的了。

    “我知道了,你是三城神殿祭司的弟子,对吧?”白梨不等严默回答,就自己点了点头,“听说除了一些比较古老、长寿、有自己完整传承的智慧种族,就只有三城神殿的祭司才能也才会制作骨器,目前凡是稍微会制作一点骨器的各族祭司几乎都是从三城神殿派出。我说你们怎么穿这么好,原来你们也是三城的附属部落。”

    严默和原战不约而同保持沉默,都没立即否认。

    严默是为了顶着三城的名头方便狐假虎威,让摩尔干等对九原有不轨心思的大部落产生一点忌惮之心。

    而原战则单纯为了保护自家小祭司。因为这世上除了严默自己,就只有他知道默得到了完整的炼骨术传承。他怀疑三城那些祭司恐怕会的炼骨术都没有他家默多,这种事在他和九原强大到可以傲视三城以前,自然不能再让第三个人知道。

    白梨说完脸上流露出羡慕的神色,“你一定很讨神殿祭司的喜欢,将来也会回神殿吧?”

    “你们也来自三城?”严默想到之前兔吼告诉他的话。

    白梨没有否认,这也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对,我们来自白曦城,每隔百年,城里都会分一支族人出去寻找新的生存地,我们就是刚分出来的一支。”

    严默觉得白曦城的统治者很聪明,这种分流的做法不但可以缓解白曦城的人口压力,还可以尽可能地保留种族的种子,并扩大势力。

    “我看这集市中也有不少人有骨器,难道他们的祭司都从三城神殿出来的?”严默一副涉世未深、对这世间不是很了解的新鲜人口吻道。

    大约他的年龄起到作用,见他这样问,白梨和其他蛇人也没有觉得奇怪,白梨还给了他答案:“不是,三城神殿哪会派出这么多祭司,就算派出来的也不是人人都会制作骨器,那可需要神赐的能力!你看到的那些骨器,大多数都是和摩尔干或其他大部落交换而来,而摩尔干和其他大部落则直接和三城交换。”

    “也就是说那些骨器都来自三城?”

    “绝大多数都是。”

    严默闻言在心中大喊:商机啊!人鱼族那种会制作骨器的都不肯拿出来卖,以后骨器的制造商那不是除了三城就是他?

    不过风险与机遇并存,在三城没有知道他之前,他可以拿骨器做交易物品,但一旦让三城知道他并不是神殿出来的祭司学徒,恐怕九原就要有大/麻烦。

    或者等以后三城来找他麻烦,他可以把骨器的来历栽到人鱼族头上?就说是虞巫教他的?可虞巫那不知活了多少年的老家伙也不好对付,想要占他便宜,就得做好大出血的准备。

    想到这里,严默迅速冷静下来,“那我制作的骨器可以拿出来交换吗?”

    白梨滑上前,一把握住他的手,木木的表情变得略激动,“你有多少?我们部族全要了!”

    年长的蛇人目光在目光转了一圈,刚才土屋建好,有人跑过来看热闹,不过因为是第二座,看的人没有之前多,有几个徘徊不去的,大概也是想让九原帮忙给自己弄座土屋?只对面土崖族的人,有几个盯着他们这里,似乎很想走进来。

    年长的蛇人对屋里的奴隶之一使了个眼色。那奴隶立刻呼喝其他奴隶把货物整理到土台上,并让人有意无意挡住了外面朝里面看的视线。

    屋内其他蛇人不动声色地滑动长尾,围住了严默和原战两人。

    原战警惕,不知道蛇人其实只是不想让外面人看见他们和九原人交换骨器而已。

    严默也感觉到气氛变化,他憨笑了下,抓抓头,微带羞涩地道:“我比较笨,才学会一点皮毛,做出来的骨器也不多,直到现在也就做了几把。”

    “都是这样的骨匕吗?”白梨这次接过了骨匕,手指在锋口轻轻一滑,“啊!”

    白梨呆了,他的手指冒出了血珠,而且越冒越多,很快就变成血线流了下来。

    “这么锋利?!”

    其他蛇人也呆住,还是那年长的蛇人哭笑不得从嘴里掏出一包药粉,滑到白梨面前,让他伸手,同时拿过了那把骨匕。

    “年轻的祭司学徒,你好,我是白曦城青蛇族的战士头领白岩。”白岩对严默微微点头。

    严默握起右拳轻触心口,也微点头道:“你好,白岩头领。”

    白岩没用自己的手指去试匕锋,他用尾尖勾过来一根兽骨,拿匕首轻轻一划,兽骨无声断落。

    “好刀!”白岩脸上流露出毫不掩饰的赞赏之色,“你这可不只是学了点皮毛,这么锋利的骨刀就是三城神殿的骨器师也不是谁都能炼制出,可惜刀太小了点,是不是没有合适的骨头?我们这次带了不少,你看着合适的可以全部拿走,以后如果你想要和别人交换,可以直接来找我们。”

    原战心惊,脸上表情不动,只下定决心以后不让严默再轻易拿出骨器和人交换。

    严默在心中重新估算起他所炼制骨器的价值,这还只是他作品中最普通的,他做的自我感觉比较满意的骨器都没拿出来,他可是打算把好的骨器都留给自己人,次一等的拿出去与友好部族交换,最差的才打算拿出来做流通货交换。

    而且这还只是骨器,如果将来他制作出了镶嵌元晶的骨宝……

    想想连虞巫都对骨宝馋涎无比,那三城或其他部落不更是会想要吃了他?

    幸亏之前原战阻止了他,没让他贸然把骨匕拿出来与摩尔干交换野兽,也幸亏这次他碰上是比较友好的蛇人族,不但没有坑他,还无意间告诉他很多。

    严默敢说,如果他之前把骨匕拿出来交换野兽,摩尔干人绝不会老实告诉他骨匕的真正价值,说不定还会大大坑他一笔。

    对自己好或带着好心给自己带来好处的人,严默向来不吝啬表达自己的感谢。

    他道:“那几张蛇蜕用这把骨匕交换够了吗?”

    白岩神色一凛,以为他刚才的提议让严默开始提防和排斥他们,当下就道:“加上你们帮我们做的土屋和地穴,够了。”

    白岩把骨匕还给白梨,白梨立刻摇头不肯接,表示这应该属于部族。

    白岩也没有非要白梨接过去,其他蛇人还看着呢。

    严默却在此时又从腰包里抽出一把连骨柄在内长约二尺的单锋刀,双手捧着递到白梨面前,笑道:“刚才是交换,这个是礼物,很高兴认识你,白梨,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武器,但我目前做的最好的骨器就是这个了,送给你,希望你喜欢。”

    白梨惊呆,蛇人们也没想到会有这个变化,年长的白岩也大为惊讶。

    原战有点妒忌,默做出来的最好的骨器竟然不是送给他的。

    白梨抓头,转头去看白岩。

    白岩整了整神色,对白梨点头,“收下吧,希望你们的友谊长存。”

    之后,他又看向严默,这次他的神色更郑重,也更尊重,“阿默,我可以这样叫你吗?如果你和你的族人愿意,这次市集之后我们两族可以进行长期交易。你们可以派出族人到我们那里,我们也会派出族人到你们那里,看彼此有什么对方需要的东西。”

    严默当然愿意,多个朋友多条路,虽然远了些,但彼此互通交易也是守望相助的第一步。况且远香近臭,他们离得远也少了地盘之争,可以纯友谊交流。

    “不胜荣幸。”严默再次把捧着骨刀的手向前送了送。

    白梨这次再没有犹豫,欢欢喜喜地接了过去。比起刚才的骨匕,他更喜欢这把大得多的,而且阿默还说这是他做出来的最好的一把骨器,那显然锋利度也比刚才的小刀要好才对。

    “我也有礼物送给你,不过……要等到以后,我还没做出来。”白梨不好意思地说道。

    “没什么,那就以后再说。”严默挥手,表示不在意。

    白岩在一边笑着帮解释道:“白梨大概想把他自己的蛇蜕做成皮甲送给你,我们虽然不会制作骨器,但是我们用自己的皮做主料,制作的皮甲和水囊等物,就是在三城也不多见。”

    白岩没说蛇人族自己做的皮夹大多只会穿在自己的族人身上,只有极少一部分才会流出去,还是不怎么好的。

    但就算白岩不明说,严默也明白了他的言下之意,他领了这份情。

    和青蛇一族的初次交流,彼此都十分满意。

    待两人回到斜对面自己的店铺时,烤肉已经快要烤好。

    严默一拍脑袋,“哎呀,那只貉你们没宰吧?”

    好歹帮他发现了野生稻,放它一条生路也可就此互不相欠。

    “没杀。”丁飞殷勤地递上一块烤肉,让祭司大人坐下慢慢享用,“首领交代了不让杀,说留给您处理。”

    严默给了原战一个赞许的眼神。

    原战冷着脸,活像有人欠了他上百头角牛没还。

    “喂,你怎么了?”严默用胳膊肘撞他一下。

    原战哼唧,“……骨器……”

    “你说什么?能不能说清楚点?”严默就听到骨器两字。

    原战继续哼唧,不过这次连一个完整的字音都没发出,哼唧完,掰下一只还带着血的半熟腿肉就塞进嘴里撕扯。

    丁宁丁飞互瞧偷笑,被大河用骨头各打了一下脑袋。

    严默直到把手上的那块烤肉吃完,喝了口热水,用干草擦干净手,这才把手伸进腰包,慢条斯理地抽出一柄类似唐刀造型的长刀。

    几人目光一起被那柄长刀吸引。

    明明是骨质,可除了刀锋以外,刀身和刀柄都是浓重的墨绿色,而刀锋却呈现如薄雾般的淡绿色。

    再仔细看,还能看到刀身和刀柄都刻有奇异的纹路。

    “之前的骨器都没有名字,只有这一把,我给它取名墨杀。”严默手指滑过刀柄上的汉字,这把骨刀才是他目前炼骨术的最高造诣,他本来想留着自保用,可原战那幽怨的小眼神看得他麻麻的,脑子一抽就拿出来了。

    原战情不自禁地伸手,他一看到墨杀就喜欢得不得了,嘿嘿,他的祭司大人还是想着他的!

    严默一让,把墨杀又收回腰包里。

    原战抓空,脸色由黑变青,牙齿都咬得格格响。

    严默看逗得差不多,心里这才爽了,“等我用蛇人族的蛇蜕给墨杀配个刀鞘再给你。”

    刀鞘?那是什么东西?原战直接道:“我不用刀鞘,你把墨杀直接给我就行。”

    “不行,墨杀太锋利,你放哪儿?用兽皮裹着背身上?你不嫌埋汰,我还嫌降低了墨杀的档次,给我耐心等着!”

    原战假装听不懂伸手去勾他的腰包,被严默拍开手。

    原战又去勾,严默抓起他的爪子就咬了一口。

    丁飞埋头吃吃笑,丁宁莫名脸红,大河当没看到。

    原战被咬了一口,心里突然就舒爽了,也不再盯着墨杀,他把给祭司切肉的活计抢过来,把肉片用石刀削得薄薄的,放在石盘里递给严默。

    “墨杀可不只是锋利,必须要有刀鞘。”严默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又多嘴解释一句。

    原战翘起唇角。

    严默莫名冒出一种自己在哄小情人的囧感。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