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29章回22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也没多想以后和原战要何去何从。

    从一开始认识对方发展到现在,他既惊讶也不惊讶。

    如果当初他在被九风抓走后就和原战再不相见,两人没了后来那么长时间相处的机会,在他获得力量后,看到原战大概不杀死对方也会让他尝尝当初他曾受过的那些屈辱。

    可偏偏九风多事,把猛抓来也就算了,还把原战也给拎了过来。

    那时候他不得不收敛自己的报复心,为了给自己增加生存机会,甚至还给予对方变强的机会,帮他治疗陈疾。

    也许在帮对方变强、给对方治病的过程中,他在心理上就已经压倒对方,重新恢复了曾经损伤的尊严,再次让自己站在了掌握者角度。

    当你不如你的仇人时,你会恨,会痛苦,越是无法报复对方,就越是会在心理上折磨自己。

    可当你站到可以藐视敌人的高度时,当你发现你可以轻易掌握仇人的生死时,恨意不是不存在,但会逐渐消退,因为你已经不屑于去恨,这就好像你被蚂蚁蛰了一下,你会恨蚂蚁恨到死吗?

    严默很清楚自己是个怎样的人,以前他还疑惑过,可现在理清自己的感情后,他敢肯定他对原战产生感情不是因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影响。

    之所以会喜欢上这个人,除了原战对他算得上不背不弃、和其他原始人相较对他还不错以外,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他自身的强大。

    他就是这样的人,如果不能从**乃至精神上都超越并能控制对方,他永远都不会低下自己的头颅。

    如果他身为奴隶,他永远不会爱上自己的主人,不管那个所谓的主人对他有多好、多信任。

    但如果他身为祭司,喜欢上一名受他影响至深、甚至喜怒都被他操控的年轻首领,却不是很难。

    这就好像你遇到一头猛兽,猛兽想要吃你、伤害你、追捕你,你会恨它、想要杀死它,可当你变强到可以抓捕住它并驯服它,让它变成你最忠实的伙伴,你还舍得杀死它吗?

    原战与他,他与原战;九风与他,他与九风;不都是相类似的关系?

    “桀——!”

    “九风回来了!”丁飞跳起来。

    严默迅速顺着屋内楼梯奔上二楼,原战紧随其后,随手就又让二楼多了一道登上屋顶的楼梯。

    彩羽派来的六名奴隶,有一个似乎想要跟到楼上,被丁宁丁飞拦住。

    那奴隶缩了缩身体,赶紧走开。

    丁宁丁飞本来想上去看九风带回了什么,这次也不动了,就站在楼梯口守着。

    大河目光在那六名奴隶身上扫过,嘴角浮起一抹冷笑。

    严默站在楼顶上对九风挥手。

    巨大的九风在天空上盘旋,它庞大的身影引来摩尔干人的惊惧,除了市集,摩尔干部落内部也跑出不少人。

    炫耀和威胁到这种程度也就算差不多了,严默不想让摩尔干真把九风当作攻击对象,当即手指插入口中吹了一个呼哨。

    “咻——!”

    九风听到口哨声,俯身冲下,它的爪子上还抓着两个大包,因为包比较轻,它直到快落到二楼楼顶才松开爪子。

    “人面鸟!是人面鸟!”

    市集里一片惊叫,不少人伏下/身体,还有些人则躲入帐篷等地,奴隶们最害怕,有些部落习惯把人直接送给这些巨型野兽或猛禽当祭品。

    而只要有一点常识的人都知道,这个世界凡是长有人面或身体像人类的生物大多都受到神的宠爱,它们几乎每个都具有天生的神血能力,在很多部族,它们就是整个部族的象征,甚至它们本身就是部族祭祀的神祗。

    摩尔干人已经在呼喊战士。

    蛇人族脸色也很难看,他们天性畏惧身体庞大的鹰鹏巨鸟,那只俯冲下来的庞大身影只身体就已对他们产生绝对威胁,不过还好他们有了土屋和地穴,就算那只大鸟攻击力很强,他们也不是没有回旋之力。

    就在九原左右隔壁的土崖族和盐山族最倒霉,反应也最大。

    盐山族一阵慌乱,不少人在向远处逃跑时还打翻了盐筐。

    土崖族好很多,从他们的行动上来看,也能看出他们平时对这种危急情况训练有素,震惊过后就迅速把年少和武力值较低的给赶到掩护体下,战士们也纷纷寻找既便于躲藏也便于攻击的位置。

    可是不等大家摆好攻击架势,那只巨大的人面鸟在快飞到那座土二楼楼顶时突然消失了,只在楼顶留下两个巨大的麻布包裹,再过了一会儿,那两个巨大包裹也不见了,像是被拖入了土屋中。

    彩羽在心中破口大骂,一边骂一边朝这边飞奔。

    娘的,这么嚣张、这么会找事,肯定是三城来的!

    你贪享受爱炫耀,搞一座土二楼出来也就算了,竟然还弄来一只人面巨鹏!

    你们最好不止是能帮人盖房,最少也要有一点能拿得出手的好货,否则……

    否则怎样,彩羽也只敢在心里想想,他很清楚以那个九原部落表现出来的实力,就算他们什么好东西都没带,摩尔干和他还是得对人家客客气气。

    彩羽心中所想也正是严默所求。他没有阻止原战弄出土二楼,让九风变回原形跑一趟,多少都有些炫耀自己力量的成分在内。

    人都会欺生,而以衣装看人也不是他原世界文明时代人的特色。

    就是原始人也会看看你身上的皮毛好不好、身上的肥肉多不多、带的武器够不够锋利,以此来判断你的部落是否强大和富裕。

    如果你表现得比对方弱?哈!那你就等着那些原始人把你部落给抢光、杀光吧,就是活着的也只能当对方的奴隶。

    彩羽跑到土二楼时没能进去,大河拦住了他。

    丁宁丁飞正在招呼奴隶把二楼送下来的麻布包裹扛到土台前。

    “尊贵的客人,那只人面巨鹏是不是你们的小神?”彩羽虽然用的是疑问句,但他心里早已有答案。

    他记得很清楚,九原一行人来时并没有携带货物,而刚才那只人面巨鹏脚下却抓了两个大包裹,再看他们店内此时的纷忙,不用说那两个大包裹肯定是九原的货物,那么那只人面巨鹏显然也是属于九原。

    大河笑,“哦,你说我们的山神九风大人啊。”

    彩羽等了好一会儿,没听大河再说第二句,不由气笑,“客人你们是第一次来,还不清楚我们市集的一些规则,因为来的部族很多,有大有小,有些连话都说不全,所以我们在和几个大部落商量后,规定各部落部族在进入市集时除了交易用的,不允许带入具有强烈攻击性的战兽,更不允许让小神进入破坏,更不可在市集乃至摩尔干周围捕猎。”

    大河,“哦。”

    彩羽忍耐,“望你们能约束你们的小神。”

    大河正经脸,“没有人能约束山神大人。”除了我们那受祖神宠爱的祭司大人。

    彩羽再忍,“如果你们的山神大人伤害到市集中的人,或者在附近捕猎,我们摩尔干……”

    “你们摩尔干怎么?”严默头顶着小黑鸟,从二楼施施然走下。

    “你们既没有在市集门口把你们的规则写清楚,也没有让人把你们的规则传遍天下,我们第一次来又怎么知道?何况九风大人乃是山神,你们摩尔干有什么好东西值得它去捕猎?人肉?我们九风大人吃得都不想再吃!”

    “桀!默默,我没吃过两脚怪,只抓死、啄死、扇死过。”小黑鸟对于家养小两脚怪的胡诌表示不满意,用弯钩嘴扯他头发。

    严默头皮被扯得生疼,还得装出一副镇定高人样。

    彩羽的目光落在少年头顶上,不见了的大鹏鸟,多出的人面小黑鸟……竟然能变大变小,不愧是山神!

    原战跟着走下二楼,看到彩羽盯着严默不放的闪烁目光,想都不想直接放出戾气。

    七级神血战士的戾气可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丁宁丁飞他们都习惯了还好,那六名奴隶直接脚软趴在了地上。

    彩羽退后一步,只感觉膝盖发软,如果不是赶紧伸手扶住了土二楼中间的柱子,他可能就跪了下来。

    彩羽脸色一变再变,变到后来硬是给他挤出了三分笑容,“抱歉,是我的疏忽。不过集市里部族众多,还请山神大人委屈一二,不要变回原身,否则我也难以交代,这六名奴隶就当作我摩尔干献给山神大人的赔罪。”

    六名奴隶身体颤抖得越发厉害,当初想要跟上二楼的奴隶猛地抬起头,满脸不信地看向彩羽,似乎没想到对方竟然就这么把他给送了出去。

    彩羽看都没看那六名奴隶,他对原战和严默再次低头行礼,快速看了一遍已经多少摆出一点的货物,告辞离去。

    奇妙的是,除了彩羽跑过来以外,斜对面的蛇人族和隔壁的土崖族都没有派人过来,其他部族更不用说,只敢远远张望一下。

    盐山族跑远的人又渐渐跑回来,他们看着旁边的土二楼眼中满是敬畏,本就占地不大的空间,还愣是和土二楼之间空开了将近两米的距离。

    这个小插曲到此结束。

    丁宁丁飞看不惯那六名奴隶的软弱样,伸手去拉扯他们,让他们一边歇息去——他们不放心让这些奴隶碰触他们的货物,宁肯自己忙碌点。

    六名奴隶更加惶恐,刚刚站起的身体又再次矮了半截,六个人跪在墙角瑟瑟发抖,有一个年纪不大的少年还哭了,他在屋内没见到九风原貌,但听彩羽和默大的对话,还以为自己就要被当作食物喂给那惯吃人肉的山神九风大人。

    严默等人也没去管那六名奴隶,彩羽虽然说把这六名奴隶都送给九原了,但怎么安排他们,严默还没想好。

    丁宁丁飞打开麻布口袋和大河一起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放到土台上,原战也帮着整理。这时候的部落首领享福的很少,他们虽然占个首领的名头,其实干活做事比普通族人还多,打仗和狩猎时更是要身先士卒。

    严默这个祭司就好得多,他要动手帮忙,大河等人都一起拦他,原战更是弄出张椅子,让他坐着逗九风玩。

    严默啼笑皆非,刚好吃饱了他也不是很想动,就把九风抱到怀里和它一起窝在椅子中打盹。

    九风扒拉扒拉严默的衣襟,硬是钻入他的怀中,屁股一转,只把脑袋露在外面,也阖眼睡了。

    原战很想把那只侵占了他地盘的小肥鸟给拎出来扔掉,可看严默也闭眼进入休憩,只好忍了。

    店堂中四人的手脚放得更轻,连说话声都特意压低。

    那六名奴隶把店中一切收入眼中,自然而然就把唯一不用干活的少年放到了最高位。

    严默当天下午醒来后哪里都没去,就待在二楼制药。

    这次交易会他其实有备而来,可是带来的大多都是红盐,但原战说红盐不能明着拿出来交换,另外占了他腰包不少地方的骨器也不能随意拿出,他只能临时再多准备一些其他东西。

    而成品永远都比原材料价值更好,赚的也更多。

    严默不想只单卖草药和药物原材料,就只能忙碌一些,临时赶制一些比较容易制作的药物。

    最后,九原明面上摆出的货物最多的就是已经做好的棉麻单衣、皮衣和棉衣,其次是各种药物,再次就是包括石盘木碗梳子布带等各种生活小物件。

    到了傍晚的时候,九原对面也是蛇人族隔壁的空摊位也被新来的部族占住。

    新来者对对面的土二楼很好奇,还有人特地跑来逛了逛。

    原战站在二楼窗口,左手抱着一个深口石臼,右手握石杵,一边用石杵把石臼里的骨头碾成粉,一边眼望下方道:“又一个大部落,实力很强大,也许来自很远的地方”

    “哦,你怎么看出来?”正在熬煮药膏的严默抬起头。

    “他们身上挂有元晶饰品,跟朵菲一样。蛇人族身上也有元晶饰品,但没有他们多。那个彩羽一直在陪着他们,笑得脸上都出褶子了。”

    “不是三城?”

    原战摇头,“三城一直高高在上,他们不可能跑来参加一些部落的市集,而且摩尔干等大部落也不会愿意他们来。”

    严默搅拌石锅的手微微一顿,也是,如果他有了三城那样的高端进货渠道,自然不愿意这样的渠道再落入别人手中,垄断从来就是最赚的买卖,没有之一。只要其他部落联系不上三城,那么摩尔干等可以从三城“进货”的,自然想开什么价就开什么价。

    一夜无话,第二天,市集已经满满当当,所有摊位都被占满,甚至还有些临时赶来的小部族没有地方,只能几个部族合挤一处。

    天刚微微亮,市集就已噪杂不堪。

    主人的叫骂鞭打声、奴隶的哭喊求饶声、动物的痛苦哀鸣和吼叫声、各种呼喝声,让整个市集都活了过来。

    奴隶、战兽、驼兽、干肉、皮毛、骨头、药草、干果、生活器具乃至武器……许多昨日还藏着掩着的东西今天全部被亮出。

    美美睡了一整晚,又吃了一顿饱饱早饭的严默精神抖擞,手一挥,肩膀上停着九风、后腰挂着食人蜂,身后跟着七级神血战士,就这么杀入市集去寻宝捡漏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