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31章回23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三米布,换就换,不换拉倒。”原战露出不耐烦的神色。

    兔吼适时帮了一把,“如果独眼獭不肯换,三米布,我换二十个奴隶给你们。”

    独眼獭磨牙,阴森冷哼:“兔吼!你什么意思?”

    兔吼连个眼神都没给,黑山族长都不敢这么和他说话,独眼獭算什么东西?

    原战看严默已经蹲下/身就查看那少年的伤势,伸手就把他拉起来,“走了!”

    严默貌似恋恋不舍。

    少年趴在地上努力转动头部看是谁想要他,虽然对方说是要让他试药,但也算救了他,而且听声音对方似乎和他差不多大。

    严默看少年看他,拍拍他的腿站起。

    少年忽然就觉得心酸了,那少年刚刚看他的眼神特别像他的父亲,还做口型,让他不要怕。

    那十几个奴隶也都看着严默,眼中有些微期待,他们觉得这少年要比之前挑选他们的部族人都和善,心想就算做奴隶,到一个和善的地方,总比到不把奴隶当人看的地方好,更重要的是那少年还想要他们的祭司弟子。

    “等等!”

    独眼獭想来想去还是舍不得那三米布,他也知道这个价格已经非常划算,甚至他还占了大便宜,之前摩尔干也跟人交易过布匹,二十个健康男奴才换来只够做两个短布裙的布料。

    “五米布,只要五米,你就可以把这些人都带走。”

    原战伸出三根手指,咬定三米不松口。

    独眼獭主动降到四米半,原战还是摇头。

    在原战和独眼獭讨价还价时,严默注意到那趴在地上的少年经常会看向一个方向,但那里并没有人,只有黑山族摆出的货物。

    严默一时好奇,就顺着少年看的方向走过去。

    独眼獭眼角余光一直在注意严默举动,看他对己族的货物感兴趣,大为高兴,这让他对和原战谈交易价格也更有信心。

    黑山族的货物种类比较少,大多数都是骨头和皮毛,还有一些做工还算精致的石制用具。

    在那堆石制用具中,严默注意到一个足球大小、颜色发白的正圆形土球。

    这个土球表面像是刻了一些花纹,但手摸过去却没有摸到纹路,石质光滑细腻,就像是一块内含纹路的天然圆石。

    这是?!严默有点不敢确定。

    如果真是他想的那个东西,又为什么要弄成这个形状?有什么意义?同类材质的物品为什么没有看到?

    严默带着这个疑问,看似随意地再次走到那少年身边,弯腰摸向他的颈侧,戏谑地问:“还活着吗?”

    少年身体动了一下。

    “喂,问你一个问题,你看的那东西是你们自己做出来的,还是天然之物?”

    少年猛地转头看严默。

    旁边看守他的人,仗着这么多人盯着也不怕严默把人就这么带走,看到他们说话也没有阻拦。

    严默捏了捏少年的脖子,“回答我。”

    原战瞟到他这个小动作,忽然得意地笑了下。

    少年咬了下嘴唇,眼中神情数变,最后终于下定了决心般,低声道:“那是神的赐予。”

    “也就说是天然物?”严默有点失望。

    少年点头,眼神闪烁,迅速垂下眼睑。

    可严默之前那几十年也不是白活的,少年表情的细微变化又怎能逃得过他的眼睛?

    少年很快又重新抬眼,虚弱地哀求道:“大人,那个白色圆石对我很重要,求您跟独眼獭要过来可以吗?”

    严默失笑,这小子还真敢开口。

    “不行。”严默断然拒绝,他要那个圆石也只会为自己要。

    少年眼中光彩变得黯淡,头颅伏下,心中也不再抱有一丁点侥幸。

    “喂,这模样不会不行了吧?”严默轻轻踢了踢少年的腿。

    “放心,这小子在装死,他好着呢!”刚刚鞭打少年的行刑人一边盯着严默看,一边压着一个奴隶强行交/媾,闻言,突然挥起鞭子就要给少年一下。

    严默手一抬,一把抓住挥下的皮鞭,脸色冰冷地喝道:“干什么?这人我已经要了,打死了你赔给我?”

    小奴隶长大了,也变得强大了。正在分神欣赏自家祭司大人英姿的原战突然有点同情那个倒霉鬼,做什么不好,偏在默面前对奴隶做那码子事,人家不愿还用鞭子抽。

    那人显然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不像强者的少年竟然能徒手接下他的皮鞭,竟然就这么愣住。

    九风歪着脑袋盯着对面的两脚怪,小翅膀轻轻一扇。

    那人就觉一阵狂风扑面,身体被吹得向后腾空飞起,当即惊叫一声,四肢大张鸟朝天地重重摔在地上。

    周围传来一阵哄笑声。

    “桀桀!”哄笑声中还夹杂了几声诡异的怪笑。

    那人脸色暴红又暴青,抓起皮鞭爬起来就向严默冲。

    严默手指一弹,那人身体一顿,嘴里忽然冒出大量白沫,接着就眼睛翻白倒地,倒下后还浑身抽搐个不停。

    原战眼皮跳了跳。

    独眼獭脸色一变就要冲向那边,被原战挡住,“你确定你想动手?”

    独眼獭突然大笑,“哈哈!动手?动什么手?那小子大概女人睡多了,自己抽了!四米,不能再少了,你给句准话,换不换吧?”说完,他挥手让其他人去把那个抽搐的同伴抬回帐篷。

    原战摸摸下巴,这个独眼獭有点意思。

    严默走过来,随手指向他刚才看过的地方,“加上那块兽皮上的所有东西,四米,换了!”

    独眼獭随意瞟了眼,见不是多贵重的东西,只是些石制用具和骨头,当下就怕两人反悔一样迅速同意,并要求立刻进行交换。

    兔吼打了个响舌,觉得九原这次交换吃亏了。

    黑山族摊位离九原店面并不远,严默喊一声,斜对面早就勾头盯着这边看的丁飞便按照吩咐,撕了四米布跑了过来。

    一手交人,一手交布。

    双方彼此都对这次交易还算满意,当然旁观者很多人并不这么想。

    独眼獭急吼吼地半抢过麻布,打开细细揉搓一遍,又确定了长度和宽度。

    只看他表情,众人也知道他对这麻布料有多满意。

    严默见此也重刷新了布料在他脑中的价值。有布料做衣服,他很高兴没错,但他还是轻估了原始世界的人对于布料的青睐和稀罕程度,怪不得古时候布匹和粮食一样可以当作硬通货来使用。

    丁飞则在心中嘲笑独眼獭没见识,这种布料在他们九原是最差的,大家织出来都不愿穿在身上,现在都用来做麻布袋。像他们身上贴身穿的都是细麻布料,掺了棉,穿在身上可柔软了。

    不过这种细麻棉料也不多,加起来也就只能让部落一半人将将够做一身内衣,这还是部落里女人多了后才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做出这么多。另外织布的人手够了,材料却不够,祭司大人还说这次出来看能不能换到更多原材料。

    “大人!”被拖行扔到严默脚边的少年猛然抱住了严默的脚,“大人,我求求您,那个圆石能不能……赏给我?只要您同意,我愿意做任何事,我、我发誓永远不会背叛您!”

    严默和原战一起低头看向少年。

    少年抬着头,眼含哀求。

    “什么东西?”原战问。

    严默让丁飞把那包兽皮抱来,从里面抱出那个白色圆石递给原战。

    原战一看圆石外形和花纹就狠狠皱起眉头,“这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哦?你见过同样的东西?”

    “没有,但这些古里古怪的都不是好物。”原战踢开少年,还想把圆石扔掉,“这东西很可能是他们族的神像之类,留着不好。”

    严默一把抢过那个圆石,珍惜地摸了摸,又竖起手指晃了晃,脸上绽开一个略神秘的笑容,“谁说不好?这可是真正的好东西。”

    “是什么?”

    严默笑,故意吊胃口不说,被原战捏了一把。

    丁飞凑过来笑嘻嘻地道:“默大,这到底是什么宝贝?还有等会儿您就带着我一起吧,有什么事要跑腿,有我也方便。”

    严默睨他,“这么一会儿就待不住了?你就不能跟你哥学学?”

    丁飞眨眼睛覥着脸道:“我哥有我哥的好处,我也有我的用场嘛。”

    “不错,说话越来越溜了,等回去,你负责带一个班,教新来的人九原语。”

    “啊!默大,不要!”丁飞最怕给人上课,那个小黑孩都快折磨死他了。这次能出来,他不知道有多开心,除了被挑选出来贴身跟随祭司大人的荣耀感,还有就是他终于可以不用带孩子了,哪想到!

    跟过来的丁宁闻言哈哈笑,扇了自己兄弟后脑勺一巴掌,“让你跟默大闹!”

    原战也轻踹丁飞屁股,九风看着好玩,也飞过去扇了丁飞脑瓜一下。

    丁飞捂着脑袋瞪了一圈,除了他哥,他谁都惹不起,真是想要告状又不敢,憋得一脸委屈。

    严默“慈祥”地抬手摸了摸丁飞的脑袋,“算了,小黑那么喜欢你,你去教别人,他一定很伤心,你回去后还是继续带小黑吧。”

    丁飞脸上的委屈变成了绝望。

    “去,和你哥先把这些人都给我送到店里,这孩子给他上点药,别让他死了。”

    那少年大概被饿了几天,又挨了一顿鞭子,被原战轻轻踢了一脚就昏死了过去。

    丁飞脸色一正,“是。”

    “如果他中途发烧……算了,我跟你们一起回去一趟。”

    兔吼一直在竖耳偷听严默和其他人的交谈,他猜严默的身份在九原一定很高,这点只看其他四人的态度就能看出。

    独眼獭做成这笔生意,还想和原战进一步谈谈,可这次原战却不想跟他谈了,领了人直接带走。

    丁飞心软,把那少年背了起来。

    眼看严默就要回去,兔吼拉着他弟弟忙赶了两步,挤到严默旁边,边走边道:“你们给的太多了,以你们的布料的长宽,两米就够了。”

    原战侧目,这兔吼想干什么?

    兔吼对原战露出一个深深的酒窝。

    原战,“……”他在勾引我吗?

    兔丘看看他哥,又看看原战,觉得他哥很可能打不过人家。

    严默还在认真回答兔吼的提问,“没事,第一笔交易,总得给别人一点甜头。”

    做生意嘛,虽然他不太懂,但也知道要让买货的人感觉占了大便宜,对方才可能继续来买第二次、第三次。而且当时看到他们和独眼獭交易的人不少,他们有布料,且比摩尔干好说话的事一定会很快传出去。

    到时候有人找上门来,如果看得顺眼的,不妨私底下多换一点给对方,也当交个朋友;看得不顺眼的,还可以用摩尔干的价格当做借口,狠狠赚上一笔。

    兔吼搓了搓手,尴尬地笑,“那个……你们带的布料好象不多?”

    “是不多。”严默也笑,瞧,生意这不就来了?

    “要么你们先看看我们的货?看看有没有你们想要的?”兔吼也不想这么急切,但他之前看九原店铺并没有看到成堆的布料,只看到一些布带,他现在就害怕九原带的布料不多,再不下手怕就没了。

    想到这里,他赶紧又对用奇怪眼光看他的原战友好地笑了下。

    原战此时已经肯定,这只兔子确实想勾引他,好多换一点布料。

    严默依旧什么都不知道地认真回答:“行。你等我一会儿,我先回去把这些奴隶安排一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