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32章回23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九原店门口不少人,大河一人差点忙不过来,还好那六个奴隶还算有眼色,也不跪在墙角了,全都跑过来帮忙,但他们也只能看着东西不让人拿走而已,谈价格还是要靠大河一个,不过还好目前观望的人比较多,真正下手的还是少数。

    大河之前有过几次参加部落交易的经验,应对如今的场面不说游刃有余,也称得上忙而不乱。丁宁带人回来后也赶紧去帮忙,他主要是给大河打下手,顺便学习怎么应对这种场面。

    严默原还担心大河会不会把东西贱卖,回来偶尔听到一耳朵,才发现这位才是真宰人。

    大河看到首领和祭司出去一趟,第一笔交易就是带回十几名奴隶,也没觉得太奇怪。他们祭司大人心软,大约是看到这些奴隶受罪,看不下去就出手了。

    十几名新买来的奴隶站在还算空敞的店堂里,有解脱也有茫然。

    丁飞把少年背进来,那十几名奴隶中有人脚动了动,却又忍住,那些人害怕自己的言行会暴露少年的身份。

    “别都傻站着,那谁,你知道附近哪里有水源吧?”严默一进来就指向彩羽送来的一名奴隶。

    那奴隶连忙点头。

    “你带他们去水源打几桶水回来,再弄一些干柴,木桶可以跟摩尔干借,对吗?”

    那奴隶再次点头。

    那些新奴隶相当惊讶,只让一个奴隶带他们去打水,难道这人就不怕他们跑掉吗?

    “阿战,你弄几个大水缸,等他们把水打来就先装在水缸里,再隔堵墙出来。”

    严默给原战找完事,又指向那些新奴隶,“你们留四个人负责生火烧水和烤煮食物,等人回来,先让他们吃饱,再让所有人把身上都洗干净,丁宁你负责此事。”

    “是。”

    新奴隶们此时已经能肯定,这次的主人比较仁慈,这让他们大大松了口气,至少在短时间内不用担心被当成两脚羊吃掉了。

    “丁飞,你把人放到那边的台子上,等会儿跟我上楼拿十五套衣服下来,等他们把自己洗干净了,就给他们换上。”

    “是。”

    严默一一吩咐完毕,带着丁飞上楼,把那颗圆石放到脚下,又从腰包里掏出十五套毛质比较差的毛皮成衣交给丁飞。

    原战跟上来,弯腰再次抱起那枚圆石,“这到底是什么?”

    严默看周围无人,也不再瞒他,“你先仔细看,你看这圆石外面一层到底是用什么做的。”

    “外面?”原战低头,他之前因为排斥都没注意到这圆石里面还有乾坤。

    而他一用心,再用上能力,很快就发现了这枚圆石的特殊之处。

    这圆石果然分里外两层,最外层裹着一层很细腻的白色土壤,不知道经过什么处理,坚硬但并没有开裂。

    不,也不是完全没有开裂,原战单手托着圆石转了一圈,在严默指点下,发现了一处裂口。

    那裂口处的外层硬泥可能因为磕碰之类,碎裂并脱落了,露出里面那一层。

    “原来裂口很小,被我抠大了。”如今裂口已经有拇指大小。

    “这是?”原战用手指尖轻触了下那小块露出来的光滑表面。

    圆石表面已经很光滑,可是这个露出来的拇指大一小块,看着比光滑还要细腻,微冰凉,还带着一点光泽,是一种他从没有接触过的材料。

    严默也不管圆石表面那层黏土上还刻有花纹,拿出小刀就要把裹在球体外面的白色细黏土给刮掉。

    “等等!”原战不想他的祭司破坏他族神物引来他神诅咒,“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圆石里面是什么。”

    “我知道。”

    “嗯?”

    “我一开始看到这圆石还以为是石膏,可惜走近仔细看才发现不是,空欢喜一场,可我看那小子那么重视这枚圆石,心想这圆石肯定有它不凡的地方,我就拿起来仔细看了。”这也是严默,如果是别的祭司巫者之类,在猜出少年身份的情况下,看到这种有怪异花纹的古怪圆石肯定不会乱动,他们宁愿放过也不愿意给自己和族人带回一个可能的威胁和诅咒。

    “然后我就发现了这一块脱落的地方。”严默戳了下那处裂痕,笑:“换了这里任何人可能都认不出里面是什么,但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实在这种东西,他前辈子从小到大接触了不知道有多少。

    “里面到底是什么?”

    “瓷球。”

    “瓷球?”从没听过这种东西的原战用手指弹了弹圆石表面。

    “瓷,简而言之就是一种用黏土制作再用烈火煅烧而成的物品。不过我以为我会先看到陶制品,却没想到会先看到瓷器。”这就是严默之前想不通的地方。

    “陶器?”

    “我记得陶器制作方法应该跟瓷器差不多,只是煅烧温度不一样,陶器粗厚粗糙,瓷器精致美观。”

    “这东西有什么用处?”

    “用处可大了,最简单的可以当生活用具,锅碗瓢盆罐都能用这个做。”

    “这算什么用处大?用石头和木头也可以做,顶多好看点。”

    “那是因为你有控制土壤的能力,才觉得用石头挖出一口石锅或者削出一个盘子都很简单,但没有控土能力的人呢?瓷器需要高温暂且不说,只陶器的话,做法并不难,用料也不难找,捏个形状,再放到火里烧,运气好至少能烧出一半能用的用具。”

    “用火烧?”原战感到有什么在触碰他的神经,他下意识地认为这很重要。

    严默还在介绍陶瓷器的好处,“神血战士毕竟是少数,尤其是能控土的战士并不多,虽说大家在训练能力时做出来的那些用具目前暂够九原所有人使用,但是想要变成商品,想要大量制造,就不如陶瓷了,首先它们的外表就能胜过石器很多,而且你有没有发现有的石器因为材质缘故会让里面的水之类慢慢渗透流失?但经过煅烧的陶瓷就不会,而且石头还比陶瓷重。

    另外,陶瓷也不止可以用来做生活用具,像砖瓦、管道、可以抵挡电流也就是天上闪电的绝缘体都能用陶瓷做。如果知道煅烧配方,甚至能煅烧出比……石头更坚硬的武器,不止武器,它还可以变成最好的盾牌。”

    原战有些词听得不太懂,但并不妨碍他理解严默的意思。听到最后两句,他脑中已经打开一条缝隙的神秘大门被猛地推开。

    火烧,坚硬,能做武器也能做盾牌……

    他既然能把土壤里水分排斥出去,让肥沃的土地变成沙地,也能让靠近水源的土地引进水流后变成沼泽,那么他为什么就不能调动他身体里旺盛的火能量,来锻烧他可以操控的土壤?

    如果他现在不大量、大面积使用控土能力,而是改为用体内火焰煅烧一点土壤,让它们变得更加坚硬,甚至锋利,这是否可行?

    “默。”

    “嗯?”

    “你说土壤经过煅烧可以变得坚硬?”

    “对。”

    “能比我们的城墙还要坚硬吗?”

    严默对陶瓷的了解也就是浮面上那些东西,他记得特种陶瓷可以用来防弹,还能用来做子弹,航空建材中也有不少用到特种陶瓷,想到这里,他不太负责任地点头道:“能,而且还不用那么厚就能比我们的城墙还要坚硬。”

    原战对陶瓷的认识就此进入一个有点扭曲的区域,他认为所有土壤都能进行煅烧,而只要找对方法,他就可以让土壤变成这片土地上最可怕的武器和盾。

    原战手上微一用劲,瓷球表面坚硬的粘土层碎裂,露出了里面瓷球的原貌。

    这是一枚比足球小了一圈、颜色近似牛奶、晶莹有光泽的浑圆球体。

    在见惯石器的当下,这样一个瓷球就好像被打磨过的宝石,所有看到它的人都会情不自禁地被它吸引。

    直到这时,严默才发现这个奶白晶莹的磁球并不是特别完美,它上面有不少没有烧好的瑕疵,那些瑕疵有星星点点,也有一些瓷裂纹路,对着阳光看,倒确实有些神秘感。

    “默,你说的没错,这确实是一个好东西。”原战轻轻抚摸瓷球表面,光滑的手感让他十分新奇。

    严默还不知道原战说这是好东西的原因是帮他又点亮了一个重要技能点,他理所当然地点头道:“当然是好东西,如果我们能煅烧出瓷器,以后就可以把它们当作主要交易物,这个东西既不用担心被别人拿去对付我们,也不用害怕技术泄露,原材料也不难得,且又好看又精致还有用,作为交易物简直再好不过。”

    “那你会烧制陶瓷吗?”

    “不算会,只能说大概知道要怎么做,我没做过。”

    “那你觉得今天换来的那些奴隶的部族会不会烧制陶瓷?”知道陶瓷的宝贵之处,原战就不想再让除九原以外的人掌握这个能力。他甚至想,如果默知道如何烧陶瓷,他就把那少年和那些奴隶全部杀死灭口。

    “我不知道。”严默也不太确定地道:“如果他们懂得怎么烧制陶瓷,把他们抓来的黑山族不可能不把他们制作的陶瓷拿出来当交易物,就算他们舍不得,也不可能自己都不用。”这点,他之前特特仔细观察过。

    “那他们怎么会有这个瓷球,还把它当作神物?”

    “这要分两个问题来看,首先我们看这个瓷球的来源,有两种可能。第一,有人出于好玩用泥巴滚了一个球,然后这个土球就被遗忘在某个地方,再然后发生火灾,也许是雷电造成,也许是火塘失火,土球机缘巧合下留在一个较为封闭的环境中,被大火煅烧为瓷器。第二,这个瓷球被人为造出。

    不管如何,如果没有人说破其中道理,人们看到火灭了,里面竟出现一个形状浑圆、富有光泽、表面光滑细腻的瓷球,第一印象很可能就会把它当作神赐之物。”

    原战觉得严默分析得很有道理,“那这个瓷球表面还裹了一层?”

    严默笑,举起两根手指,“这也有两个可能。第一,发现瓷球的人大概觉得这种神物不能直视,所以用土壤把它包裹住。第二,出于对瓷球的保护,比如黑山族就没有看出这个圆石里还有一个珍贵的瓷球。我觉得保护的可能性最大,甚至从很早以前,他们就为了保住这个神赐之物,而把它的真实容貌也掩盖了起来。你看这个瓷球,它外表被一层白色粘土包裹,这粘土一看就不像是新裹上去的,上面还有不太新的花纹。”

    “一个瓷球就这么宝贵,看来他们并不知道煅烧瓷器的方法。”

    “其他人我不敢说,但我觉得那个少年就算不知道详细,也应该多少了解一些瓷球的来历。”

    “只是来历?那他们对我们不是一点用都没有了?”不用杀人灭口是很好,但是他更想知道陶瓷的煅烧方法和调制配方。

    “谁说没用?能在巧合下烧出瓷器,其他条件不说,他们那里的土壤一定很适合做瓷器,我猜这瓷球外面裹着的这一层干硬粘土很可能就是烧制优良瓷器的原材料。只要我们知道那些人来自哪里,你和我单独去一趟确认,如果好占就占下来,如果不好占,我们也可以把那里当材料库,每次去就挖一堆瓷土带走。”

    “你不是说烧制陶瓷的泥土很容易弄到吗?”

    “那就要看你想要烧制出什么样的陶瓷,做陶瓷的粘土也分适合度,而且在家门口挖很容易就挖没有了,当然要先到别人那里挖。”

    “你说的对!那我去找那些奴隶问问他们情况,你去治疗那个被打的崽子。该问的事都问一问,如果他不老实……”原战忽然抬头,眼看台阶,“丁飞,什么事?”

    丁飞小心探出头,“首领,你们事说完了?”

    “是不是那小子身体有什么变化?”严默抱着那枚瓷球,走向丁飞。

    丁飞摇头,“不是,是隔壁的土崖人来找,他们已经等了一会儿。”

    “知道了,你跟他们说,我等会儿就过去。”

    三人一起下楼。

    丁飞去跟兔丘说话,原战去找那些新来的奴隶,他问话很有技巧,并没有特地找哪个奴隶说话,而是站在门口石台后,一边应对寻上门的交易者,一边随口问身边帮忙的几个奴隶。

    对面,彩羽带着一行下/身穿着长衣、上身完全赤/裸、脖子和手腕上各戴着一圈奇怪饰品的人,再次进入那个拥有元晶饰品的部落帐篷,那行人也不是所有人都能进入帐篷,只有两个人跟着彩羽进去了,进去前其中一人突然回头望了眼九原的摊位。

    原战心中一紧。那人的眼睛看上去很正常,可给人的感觉却十分怪异。还有这行人身上的饰品,看起来不像石头也不像骨头,更不像元晶,颜色看着有点脏却在中间位置又泛着一点点光泽。

    严默下楼走到边角处,略查看了下少年伤势,又给他把了把脉。随即就招呼了一个奴隶过来,让他用热水给少年擦身,又让他们熬煮一点浓稠的肉汤喂给少年。

    这里的人身体素质都比较好,挨顿鞭子还死不了,少年目前最大的问题反而是饥饿。

    顺手把瓷球搁在少年里侧,严默掏出药粉开始处理少年的鞭伤,并叮嘱那端来热水的奴隶让他不要碰到伤口。处理鞭伤不是什么难事,但严默为了多减一点人渣值,选择了亲自动手。

    那奴隶记得很详细,服侍那少年也很尽心。当他无意间看到那枚瓷球时,他的身体竟大大颤抖了一下。

    奴隶偷看严默,见对方没有注意到他,不由轻轻吐出一口气。

    肉汤端到少年口边,少年明明眼睛还没睁开,可嘴巴已经蠕动着张开了。

    严默给少年撒完药粉,也不管那奴隶怎么给少年喂肉汤,打了声招呼就去了隔壁。原战不放心那个会勾引人的酒窝兔,对大河使了个原际战士才明白的眼色后也跟着去了。

    大河明白那是原战在告诉他,如果发现奴隶们有任何异常,就直接杀死,不要手软。

    “丁宁,丁飞。”

    “河头。”

    大河对两人招手,示意他们附耳过来,如此这般一说。

    丁飞眉头一跳就要转头,被大河按住脑袋。

    “沉住气!别毛毛躁躁的。”

    丁飞吐舌,“是,河头。”

    丁宁则已走到另一边,看似在整理货物,其实已经暗中监视住了屋中所有奴隶。

    丁飞大大咧咧地跑去给奴隶们帮忙,指点他们怎么做事。

    屋内,照顾少年的男奴的目光落到瓷球上,他咬住嘴唇,偷偷环看店内所有人一圈,抬起手慢慢伸向瓷球,刚要碰到就被趴躺在土台上的少年一把抓住了手腕。

    “哥,不要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