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33章回23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外面,原战赶上严默,贴着他的耳朵低低说了句话。

    “你说那行人很强大?”严默转头略略瞥了眼。

    “其中一人恐怕不比我弱。”这句话原战说得十分慎重。

    “门口那几个呢?”

    “跟大河差不多。”

    严默突地大转身,死死盯住那行人胸前挂的奇怪饰品。

    “默?”

    “……铜片!”

    “什么铜片?”

    严默在对方注意之前收回目光,他的眼神是从未有过的凝重,“我本来还希望由我们先发现金属,或者这世上没有金属,但是我错了。有土、木、水、火四大异能体系出现,怎么会没有金?”

    原战此时就算不懂什么是金属,但他也明白了一件事:“金属很重要?”

    “非常重要。发现金属并使用它,将是一个时代的飞跃。你知道或听过那个部族吗?”

    原战摇头。

    “等下我们打听一下,再问问看三城有没有金属出现,如果没有……”三城会怎么看待这个使用金属的部族?还是三城还不知道金属的有用和厉害?

    “两位,我说你们怎么站在门口不进来?”兔吼迎出帐篷。

    原战转头,突然问他:“对面站在门口的那行人你认识吗?”

    “哪些人?”兔吼看过去,皱皱眉,“不认识,新来的?”

    “从没有看过他们?”

    兔吼又仔细看了一会儿,很肯定地摇头,“没有,他们身上的装饰,还有脸上画的纹路我都没见过,应该不是生活在摩尔干河附近的部族。”

    原战又道:“彩羽亲自带了两人进去。”

    兔吼愣了下,“那看来应该是远方来的大部落,实力至少不会比摩尔干差,而且很可能和摩尔干有些来往。摩尔干有船,有拖船的旋龟,他们可以逆流而上去大河上游,也可以顺流而下去大河下游。”

    “你认为那行人来自大河下游?”

    “很有可能。”兔吼奇怪地看向两人,“你们似乎很在意那行人,为什么?”

    严默神秘地笑了下,“因为他们身上有好东西。”

    “哦?什么好东西?”兔吼眼睛亮了。

    “等他们摆摊出来再说吧。先让我看看你们的货物,还是你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和那行人交易了?”

    兔吼哈哈一笑,“我都没看出来他们身上有什么好东西,他们脖子上挂的挂饰吗?那玩意看起来既不能吃也不能用,哪有你们的麻布吸引我。何况他们一来集市就被彩羽带去见黄晶部落,有什么好东西也会先被黄晶部落扒一层皮。”

    “原来那部落叫黄晶。”严默跟在兔吼身边,边走边问:“为什么彩羽会带人先去黄晶部落?而不是他们摩尔干自己接待?”

    “接待?哦哦!”兔吼大致理解了严默的意思,回答道:“可能彩羽也不清楚那行人的底细,或者知道他们的可怕,摩尔干人不敢跟他们深处,摩尔干人总这样,他们很狡猾,在不敢得罪一些强大或特殊部落,又刮不出什么油水的情况下,他们就会把人带给三城的附属部落,让他们应对,而他们则躲在后面只享受好处。”

    严默和原战交换了一个眼色,摩尔干会这样做显然和三城之间有什么协议,比如他们给三城做耳目、做走狗,而三城将会给摩尔干提供一定的保护。

    “黄晶是三城的附属部落?”

    兔吼摇头又点头,“黄晶和摩尔干差不多,他们是河对岸最强大的一个部落,和三城的联系比摩尔干紧密。但说他们是三城的附属部落也不完全是,传说他们部落盛产一种黄/色元晶,那种元晶可以给人带来力量,他们部落有好几位传说中的高阶神血战士,就是三城也不敢轻易得罪他们。”

    黄晶?这是什么性质的元晶?严默和原战心中都有点激动,尤其是原战,他们来这里就是想看能不能换一些土、水属性的元晶。

    可惜兔吼对元晶知道的很少,再问也问不出什么,两人只得作罢,决定把黄晶部落当作重点关注对象。

    土崖族的货物不少,但和其他部族一样,带来的货物大多数都是皮毛和骨头,只有几筐他们在部落附近山林中捡到的果物等。

    严默挑拣了一些骨头,又要了些皮毛,那几筐被丢在一边的果物他一开始都没注意到。

    还是兔丘从那筐里翻出一个果物,“咔嚓咔嚓”咬了两口,一股熟悉的微刺激味传入严默鼻中,严默才抬头向兔丘看去。

    兔丘被严默直愣愣的目光吓住,“呃,你要吃吗?这是我们土崖族的特产,我们那边草地里长得到处都是,从夏天到冬天都能挖出来吃,还不容易腐烂,你看放到现在还能吃。”

    严默伸手。

    兔丘赶紧从筐子里又翻出一根递给他。

    严默接过,掰开。

    这根青白色、身粗尾细的果物因为放了一个冬天,果肉……不,应该说根块部位已经没有刚挖出来时那么新鲜,有点发蔫,水分也不多,中间还有点空心。

    但它还算熟悉的外貌,还有那绝对不会认错的微刺激性气味,严默可以肯定,他手中这根从土里挖出来的“果物”就是萝卜!

    “咔嚓”咬了一口,萝卜那特有的微辣中又带点甘甜的汁水立刻溢满口腔。

    严默简直要感动哭了。

    萝卜啊,这可是堪比人参的蔬菜!

    冬吃萝卜夏吃姜,不要医生开药方。吃着萝卜喝着茶,气得大夫满街爬。饱吃萝卜饥吃葱。

    这三句谚语里面说到的萝卜、姜、茶、葱,都是他最亟待发现的。

    而这些谚语也可以证明萝卜的功效在日常生活中有多么重要。

    很多传统中医配方,或者土方,萝卜都是主角。

    萝卜本身具有化痰、止渴、助消化,还能利便利排气的功效;萝卜叶除了能当小菜吃,也能治初痢,并预防痢疾;种子除了食用,榨油可以用来做肥皂和润滑油。

    总之,萝卜是个好物!它又好种,且比较耐寒,据他所知,像秋萝卜只要在夏季初播种,等上两三个月左右,后面收获期可以从秋季一直延长到冬季。

    “有种子吗?”

    “种子?”兔丘显然没想到会有人跟他们要莱菔种子。

    “对,就是这种根茎不挖出来,等到第二年春夏交接时开花结果,那个果就是种子。有吗?”

    兔丘呆呆摇头。

    “你们是不是从来不自己种植萝卜,都靠天然收获?”

    “萝卜?”

    “你们叫它什么?”

    “莱菔。”

    严默点头,这个世界一定跟他原来的世界有一定联系,很多生物的名字都跟他们那里古时候的叫法一样或类似。

    兔吼见严默对莱菔感兴趣,让奴隶把那几筐莱菔全部搬到严默面前,“你想要什么,自己找吧。我来之前让他们挖的,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你要的种子。”

    这时候挖出来的萝卜都已经干瘪空心,营养全部供给了最上端的叶子,好供它开花结果。

    兔吼挖这些出来,是因为萝卜叶子能吃,当然他们自己族人不吃,都给奴隶吃了。一路上,奴隶们已经吃了不少,如今连根带叶的已经不多。

    严默如获至宝,喊原战跟他一起扒拉,发现有那还带着土壤、叶子也还没发枯发黄的就赶紧捡出来放到一边,然后他发现有些萝卜竟然已经开花了。

    那么现在应该是已经四月底五月初?严默掰着手指算算,觉得这个时间也差不多。九原差不多是十月进入冬季,到来年3月化雪,4月算初春,4月底才能见到较多的绿色。而他们这次离开九原时,如茸的绿草已经铺满整个草原。

    按理说,萝卜被挖出来再重新栽种,成活率会非常低,但他有原战啊!

    原战可是有二级的控木能力,只要这些萝卜还有一定活性,他们带回去就有很大可能种活。

    而只要能种活,他们就能让萝卜开花结果进而得到种子,夏天正好可以种上一批,到了秋天他们就能收获了!

    “你很喜欢莱菔?”兔吼在严默身边蹲下。

    严默手一顿,对兔吼堆出一个憨厚的笑容,“我刚才吃了觉得挺好吃的,想自己种一些,毕竟你们离我们太远了。”

    啊啊啊!他应该控制住自己的,刚才他如果随口说把这些莱菔当作添头,兔吼一定会答应,还不会引起他的怀疑。悔啊!

    “莱菔我们那里很多,但我们挖出来又老远带到这里也不容易。”兔吼的酒窝又深又迷人。

    原战一指头把兔吼的脸戳得歪到一边,硬是挤到了两人中间,蹲下。

    兔吼,“……”

    “带回去还不知道能不能种得活,连一颗种子都没有。”原战挑出那些带叶萝卜丢在地上,万分嫌弃地道。

    “这果子还很臭!”他不喜欢萝卜的刺激性气味。

    “这不是果子,这是根茎。”严默顺口给他家牲口普及植物常识。

    原战抓过严默啃了一半的萝卜塞进嘴里咬一口,“噗!”还没嚼碎就全部吐了出来,“难吃!”

    “现在是难吃点,但刚挖出来时真的很好吃,还有甜味!”兔吼眼看原战似乎极度排斥他们的特产,有点急,他看严默喜欢,还指望用这些用来喂奴隶的老莱菔……咳,多骗一些麻布。

    “那拿新鲜的来!”原战伸手。

    兔吼又笑出酒窝。

    原战看着对方脸上那个小洞就想戳一下,手刚伸出就被另一只手抓住。

    严默用力按下那只手,对兔吼正色道:“这些确实过了吃的时间,都长老了,我想要种子,你们也没有。这些带回去,我们还不知道能不能种得活,你们以前种过吗?能种活吗?”

    从来没有特意栽种过萝卜的兔吼哪里知道这些带回去能不能种得活,他用给奴隶吃的骗人家珍贵的麻布就觉得十分过意不去了,哪还好意思继续骗这位新朋友。

    “算了,这些都送给你们,不用你们再拿东西交换。等今年秋天的市集,我们会带种子过来,到时你们还需要,那我们再交换一些。”兔吼终究不是那种眼见短的,也不想贪图眼前这点利益,他既然看出九原的不凡,自然想和他们长期友好交往。

    不过一些长老的莱菔,他们那里多的是,就算把种子都送他们又怎样?何况这些还不是种子,吃又不好吃。

    严默拍拍兔吼的肩膀,“谢了,兄弟,不管能不能种得活,这些莱菔,我另外算你半米布。”

    “真的?好!好兄弟!哈哈!”兔吼满意了,也用力拍打严默的肩膀,刚拍了第一下,就又被原战一指头戳倒。

    原战拉着严默站起,对大河一扬手,大河立刻派出四名奴隶过来把这几筐莱菔全部搬回了店中。

    严默怕大河他们不知道这些萝卜对他有大用,误把萝卜们全部煮了吃了,连忙叮嘱他们,让他们把这些萝卜全部搬到二楼,谁都不准动。

    兔吼觉得严默对莱菔的态度过于重视,总有种半米布似乎换亏了的感觉。不过转念一想,也许大河上游根本没有这种植物,而严默偏又很喜欢莱菔的味道,又抱着想要种活的念头,自然会比较重视那几筐老莱菔。

    严默没想到继野生稻之后,随随便便就发现了大神物萝卜,这让他对后面的寻宝充满信心!

    他发誓,这次他一定要仔仔细细地观察每个摊位的每一样货物,包括他们不当货物的日常用具甚至喂战兽的野草等等,如果发现了什么,他也绝不会像刚才那样失态。

    因为信心暴涨,加上对市集新发现的期待,严默甚至把黄晶部落和那个带有铜饰的神秘一行人都暂时丢到了脑后。

    “去渔妇族!”严默奔到二楼,把几根长势还不错的萝卜收到腰包里,又奔下来。

    丁飞带着渴望的小眼神瞅着他。

    严默一挥手,“走!”

    丁飞立刻满脸笑容的跟上。

    原战看了店内一圈,发现严默把那瓷球就丢在那少年身边,而那少年竟然也没动那瓷球,笑笑,也没去管他。

    他想,默那样做,肯定有他的理由。

    出到门外,就听他家祭司大人突然对他说了一句话:“你喜欢酒窝?”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