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34章回23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酒窝是什么?”原战还没反应过来。

    “就是你三番两次用手指去戳的人家脸上笑出来的窝窝,那个窝窝是不是很可爱?”

    “咯噔!”原战觉得自己心脏被砸了一下。

    “还是你喜欢兔吼?”

    “咚!”这次是重锤。明明是那只兔子在勾引他,怎么变成他喜欢那只五大三粗的兔子了?

    严默拍拍他,“其实我也觉得兔吼挺可爱的,尤其笑起来的时候。”

    杀了吃烤兔肉!

    青年扭曲的表情莫名取悦了年过四十的大叔严。

    严默摸摸自己的脸,笑眯眯地问:“如果那两个酒窝长在我脸上,你是不是会很高兴?”

    原战不由自主幻想了一下,他家屁股翘翘的默笑起来脸蛋上两个深深的小窝……妈蛋!好想戳!

    上面戳戳再舔舔,舌尖钻进去,下面也戳进去,啪啪啪!

    他家默会给他戳得嗷嗷叫,身体会扭来扭去,嘴里会放冷笑,冷笑一半又会忍不住地皱眉呻/吟,还会用嘴巴重重咬他……

    严默低头,原战跟着低头,两人目光落在同一位置。

    严默脸皮抽了抽,“喂,大街上,人来人往的,麻烦你注意点节操好吗?”

    “节操是什么?”原战这个不要脸的,侧过身,有意无意地蹭。

    严默很想一掌把那里打趴下,又怕反而引人注目,甚而引得这人更加起性。

    “桀!”钻到严默怀里睡觉的九风冒出了小脑袋。

    严默用手指把它往里面推推,它那张人脸太引人注意。

    九风张嘴叼住严默的手指,轻轻拉扯。

    原战舔舔嘴唇,突然低头咬了严默耳垂一下。

    “喂!”

    原战勾唇笑,不说话,只伸手搭在少年肩膀上,还顺手揉了揉他毛茸茸的短发。

    严默想撞开他,没撞开,也随他去了。

    丁飞跟在两人身后,看看祭司大人,再看看首领,笑得可贱可贱。

    因为有了目标,严默三人在路上也没多做停留,直接从第四排绕到了第二排。

    渔妇族的摊位在第二排第三位。

    严默本还想一路走一路看,可看了不到一会儿他就开始目不斜视,如果不是耳朵无法关上,他恨不得连耳朵也塞上。

    在这里,奴隶就是最低贱的货物,他们等同于那些被捕捉来的野兽,甚至还不如。

    不是每个部落对待要贩卖的奴隶都很残忍,但就算没有故意折磨那些奴隶的部落,也不会特意去对这些奴隶好。

    这时天气还不算暖和,中午时分还好一点,早晚一样很冷,可那些奴隶极少有人身上裹有皮毛,绝大多数都赤/裸着身体,他们冻得浑身发抖,小孩子都挤缩在一起取暖,可当有人看中他们中的某人时,就会被强行拉出来展示身体,如果身上太脏还会被泼冷水擦洗,也不管他们冷成什么样。

    而这种情况到了摩尔干摊位那里更严重,他们的货物大半都是奴隶,有训练好的,也有刚抓来没多久的。他们一边向各部落贩卖训练好的奴隶,一边现场调/教训练新抓来的战奴,各种惨景不堪入目。

    有一名奴隶奋起反抗,被当场开膛破肚后挂在柱子上。

    严默走到那里时,那奴隶正抽搐着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原战对此司空见惯,眼皮子都没撩一下。

    丁飞脸上笑容消失,他在想如果没有默大人,首领和猛大人在收服他们阿乌族时会把他们全部当作奴隶吧?等以后首领把原际的那些战士们带来,阿乌族人更是不可能再有逃跑和翻身的机会。

    他们说不定也会像这些奴隶一样,被人任意打骂、奸/淫、虐杀。

    如果部落没有不准把人和智慧生物变成奴隶的规定,那些被送到九原的女人和孩子现在会变成什么样?他们还会像现在一样快乐吗?部落还会像现在一样到处都充满欢声笑语吗?

    一想到自己在部落里被到处都存在的仇恨和麻木目光盯视,一想到走到哪里都能听到奴隶的惨叫哭求声,一想到部落轻松欢愉的气氛变得沉重灰暗,丁飞就觉得无法忍受。

    幸好我们有默大人,幸好!

    此时,丁飞更是下定决心,以后要无比坚定地拥护祭司大人所制定的一切规则。

    严默揉了揉太阳穴,他该庆幸一路看到的被□□隶伤势还不至于致死吗?而致死的则在他来到之前就已经死了。其实他也知道他只是没有仔细看而已,如果仔细看,一定会发现不少垂死的。

    他有一个想法,但是他还需要好好考虑。

    九风不甘寂寞,从严默怀里钻出来,小翅膀抖抖,飞到少年头顶蹲着,一双看似精明的眼睛扫视四方,它看到不少好吃的,可默默说这里的野兽都不能吃,因为被人看到会比较麻烦,那么不被人看到就行了吧?

    现在看准想吃的,等晚上……桀桀!

    原战抓住少年的手,拇指轻揉他的手背,“这次就算要买奴隶,也只能要驯服的。”

    “你知道我想干什么?”严默看前方有人从第一个摊位起开始收集骨头,那人挑拣的速度很快,一旦挑拣出来,后面就有奴隶用皮毛把那些骨头包扎捆起来,等那人谈妥交换价格,就另有奴隶上前把包裹扛走。

    “嗯。”原战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严默摇头,笑,“我打赌你一定不知道我到底想干什么。”

    原战被勾起兴趣,严默却不肯说了,“我看已经有人开始挨着摊位收集骨头,等会儿你就负责跟人换骨头,不用抢在那人前面挑,等他挑完了,我们把剩下的包圆就成。”

    原战点头,前面那个同样收集骨头的人需要挑拣,严默却不需要,这说明什么?

    到了渔妇族那里,严默见他们果然没把竹竿当货物,也没一开口就问对方竹子的事,而是跟其他人一样,弯身查看他们摆出的各样东西。

    渔妇族似乎也盛产药草之类,他们的摊位上除了最常见的皮毛和骨头,就是各种药草。

    他们还兼着帮人看病治伤,只这么一会儿工夫,严默就见到有两个不同部落的人来求医问药。

    严默三人到来自然引起渔妇族注意,原战和严默分开,严默看草药,他负责挑拣兽骨。

    虽然严默说不用挑拣,但原战还是不想太吃亏,他把一些看起来比较粗大、坚硬或特殊的骨头挑出几根,用穿孔的骨针和麻线做交换。

    渔妇族高兴得不得了,他们也有针,却没有这么细还带穿孔的,这么结实的麻线更是没有。他们十分殷勤地问原战要不要其他货物,原战偏头看了看,似乎对其他货物都不怎么看得上眼,最后只要了两根他们用来搭帐篷的竹竿。

    渔妇族为了好用的针线,硬是拆了一座帐篷,反正没了竹竿,他们还能让奴隶到附近砍树支撑。

    原战大手一挥,让丁飞带着那一大包骨头并扛着两根竹竿先回去土二楼。

    严默还在那里看渔妇族人给人看病治伤。

    那给人治疗野兽咬伤的渔妇族老人动作利索地用石刀挖掉伤患小腿伤口处的腐肉,挑拣了几根草药扯了叶子塞到嘴里嚼烂,吐出,连同汁水一起涂抹在伤患的小腿上。

    伤患疼得面部扭曲,但也硬气地没哼出声。

    老人弄完这一切,又抓了几把草药放到一张宽大的树叶里,用细草绳一裹,递给那伤患,“每天换一次药,每次每种草药最多两片叶子,草药要嚼烂,药汁不要咽下去,事后用水漱口,伤处不要沾水。”

    “以后会好吗?”那伤患忧心地问。

    “不烂就会长好。”老人拍拍他的小腿安慰他,“天气冷,应该不会烂,去吧。”

    伤患留下一张鞣制好的皮毛后离去。

    一名正在挑拣草药的妇女拿着些草药走到老人身边,低声说了什么,看上去像是在询问那些草药的作用,但她不自然的神色显然不止如此。

    老人回答了女子的问题,之后,又顿了顿,另翻找了一些草药递给她,小声说了句话。

    严默隐约听到,像是:“回去烧成灰,塞进去。”

    女子接过草药,一部分藏到怀里,一部分拿在手上,丢下一块拳头大的粗盐石,低着头匆忙走了。

    严默靠得近,他隐约听到女子说自己下/身流血不止,已经快一年。

    这种病症属于月事不调淋漓不止,说好治也好治,说难治也难治,除了病人身体产生的病理变化外,病人所处的环境以及个人生活习惯对此也有影响。

    把草药烧成灰塞入下/体的做法在他原世界的古时候也有过,很粗暴,也不是常规有效,有时候处理不当还会因为不卫生而造成其他病变。

    但严默并没有开口阻止或纠正什么,那女子一看就是不希望更多人知道她来此看病的事,为此还特地换了些不需要的草药。

    “孩子,我看你在这里看半天了,你有什么想要的吗?”老人整理着草药,笑问道。

    “你这些草药都不错。”严默说得很诚恳。比起其他摊位上随意摆放的草药,渔妇族这里的草药没有腐烂败坏,根是根,叶是叶,处理得很清爽。

    他见原战换到竹竿也没走,就是为了这些草药。有些草药他认识,有些他不认识,认识的那些有好几种都是他需要的。

    “你懂这些?”

    “懂一点。”

    “你是祭司弟子?”老人从他的穿着打扮和那种不同于一般人的气质上猜测。

    严默摇头,他不是祭司弟子,是祭司本人。

    老人笑,脸上出现深深的沟壑,“孩子,你来自哪个部落?”

    “九原,在大河上游。”

    “大河上游?那可是有名的蛮荒之地,没想到你们的日子过得看起来比我们要好得多。”老人整理好草药,抓起几根干草在手里揉搓。

    “您是渔妇族的祭司?”严默抓起一枚像是星星一样,有着七八个角,颜色发绿,果肉厚实的小巧果物,凑到鼻前嗅了嗅。熟悉的刺激气味,九成就是既可以做药材又可以用来当调味料的八角了。

    这也是他见过刚结果的八角长什么样,而且这东西特征明显,否则用平常常见的晒干八角做印象,很容易错过。

    莽草和红茴香的果实外形也很像八角。不过八角的果实棱角最多九个,棱角也比较厚实。而莽草果实的角则比较尖而翘,棱角也较多,可以达到十一二个,红茴香则有十四个角,这两者都有毒,后者更是大毒,误食不堪设想。

    为了避免误认,严默暗中又用指南确定了一遍,确认是八角无疑。

    “我们不叫祭司,叫巫。我是老大巫,现在的新大巫是我的弟子。我老了,不想在族里等死,趁着还能走得动,出来跟大家到处走走看看。”老人笑容温和,手中的干草逐渐被他搓成草绳。

    严默第一次接触到如此平易近人的大巫,脸上也带出三分真诚笑容,“哦?那您可以到我们九原去转转,我们那里欢迎任何友好的客人,不会排斥他族大巫。”

    “呵呵,可惜我们没有船,想要去大河上游,得翻过很多座大山、穿过很多密林,等我们走到你们那里,还不知道要多少年,也许在路上就死光了。”

    “也许可以跟摩尔干商量借用他们的船?”

    老人脸上再次笑出深深沟壑,似乎在笑“孩子,你说什么傻话”。

    “总会有办法的。大巫,我听说你们叫渔妇族,你们就住在这附近吗?”严默把八角放到一边,抓起另一枚土黄/色的杏仁状果实仔细辨识,这是砂仁?

    砂仁这玩意在治疗消化不良、安胎、调和胃气等方面都有不错的疗效,也可作调料用。

    老人看看严默,他们的部族住地也不是什么秘密,告诉对方也没什么,就算对方看上他们的草药,从大河上游到他们那里可不是一段短小的距离,更别说攻打过来。

    “我们的住地离摩尔干部落还有些距离,不靠近大河,在大河另一条分支的河流附近,那是个美丽的山谷,周围全是密林,如果没有人带路,很容易就迷失在密林里,林子里还有很多野兽。”

    密林?有竹林吗?“大巫,你不用提防我,我对你们并没有恶意,我是觉得你们有不少草药都是我能用得着的,想跟你们直接交换,而不是在市集当着大家的面。”

    老人疑惑,“我们现在不就在直接交换。”

    严默笑笑,摇摇头,“这么多人看着,有好东西也拿不出来啊。”

    “你有什么好东西?”老人很感兴趣。

    严默看看周围,起身对老人道:“我们到里面说话?”

    老人丢下草绳,正要回复。

    原战突然一把抓住严默,“等等!”

    有人向他们走来了,对方目标很明确,冲的就是他们,负责带路的彩羽甚至直接叫出声:“九原的两位,等一等!”

    彩羽快步走到他们面前,行礼道:“尊贵的客人,你们好。母神的光辉在上,同受水神天吴庇佑,这几位是来自大河下游最大部落的鼎钺部落,他们刚才看到你们的货物,想要跟你们做一个交易。”

    严默张口,感觉到一股视线,抬头看去,就看到一名长发披肩,上身赤/裸、下/身裹着皮毛长裙,脚上穿着草鞋,颈、手臂、手腕、脚腕都带有铜饰的年轻男子正用一种极为深沉的目光打量着他。

    严默忽然感到腹部有一股久违的骚动。

    原战侧身,把严默挡在了身后,“鼎钺部落?你们有什么好东西?想跟我们交换什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