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回23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天空逐渐变得阴暗,刚刚露脸没多久的太阳躲入云层之后,乌云从东边滚滚而来。

    “桀!”九风仰头对天发出欢快的叫声。它喜欢大风的天气,喜欢雷电,偶尔它也喜欢在大雨中破风而行。

    对面的长发青年抬头看天,随后极力想要看清严默头上蹲的小鸟。

    严默也抬头看天空,觉得小腹处越发骚动不安。

    给我安静点!

    小腹一阵平静,几眨眼后,闹得更加厉害。

    严默恨恨地按住肚子。你到底是看到什么这么激动?前面那么长时间怎么不见你有反应?

    “吃……”

    吃你个鬼!

    “要……要……前面……”巫运之果变得迫切。

    要什么?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巫运之果无法描述,只反复表达自己强烈想要得到的欲/望。

    九风突然立起,踩踩严默的脑袋,“咕噜噜,我出去玩一会儿,等会儿来找你。”

    “就要下雨了。”

    “要去!”

    这又是一个任性的小鬼!严默无奈,“去吧去吧。”

    九风小翅膀轻轻一扇,身体如闪电般破空而去。

    “轰隆隆!”天际传来沉闷的雷声。

    市集里传来一片哀叹或咒骂声,到处都响起呼喝奴隶的声音,让他们赶紧把怕雨的货物转移到帐篷里去。

    之前引起原战注意的男子从长发年轻男子身后走出,吐出一个字:“布。”

    那是个长相意外英俊的男子,脸部结合了东西方的优点,身材修长,黑色短发,鼻梁挺直,眉心不知是镶嵌还是贴了一枚瓜子大小的竖菱形铜饰,说话特别简单,脸色也十分冰冷。

    这名男子身上的铜饰在鼎钺部落一行人中属于第二多,最多的就是刚才打量严默的长发男子,但是那长发男子额头却没有任何铜饰,脸上也没有任何花纹。

    严默看看自己身前的原战,再看看被那酷哥挡在身后的长发男子,苦中作乐地笑了下。

    原战斜眼睨他,笑嘛笑?

    笑你长得没别人帅,也没人家那个酷男调调,不过……

    严默的目光从自家牲口的长腿、翘臀、劲腰、宽肩慢慢往上溜,最后目光停留在对方就面相来说相当不善的侧脸上。

    看脸就不好看,狭长的像毒蛇一样的双眼就不是他的喜好,脸上的部落刺青更是把原本就不友善的一张脸变得凶残,笑起来也像威胁人。看其人更是心思深沉,心狠手辣,欲/望强烈,虽是原始人却异常狡猾且不好控制。

    像他这样的人如果在前辈子绝不会被这样的人吸引。两个坏蛋凑在一起搞什么?我喂你毒/药,你送我刀子吗?晚上还能不能睡个安稳觉了?

    如果不是他落到现在这种特殊环境,逼他不得不对这个与自己最为接近的人付出一点信任,他们肯定走不到现在。

    将来……呵!将来谁知道呢?

    严默的手自然而然停在原战的腰部,以一种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占有的姿态,笑道:“我还是看你更顺眼一点。”

    “嗯?”你在拿我和谁比?原战挑眉。

    “咳!”彩羽重重咳了一声。

    严默目光转向那名酷哥,“你看中了我们的布料?可惜我们这次带的不多,不过我们可以先看看贵部落的货物,如果有我们需要的东西,我们可以约定下次交易多带一点,或者我们可以直接上门交易。”

    酷哥虽然有些词没听懂,但大致的意思都明白了,对方显然想先看他们的货物。

    “不多也没关系,摩尔干也有布料。”酷男身后的长发男子接口道:“正好我们带的货物也不多,但都是好东西。”

    “是什么?铜制的刀和矛尖?金属做的武器确实比石头厉害,如果你们带了,我们倒真的可以跟你们交换一些。”严默一脸认真道。

    “轰隆隆!”雷声越来越大,空气中的湿气也越来越重。

    巫运之果也开始重重撞击严默腹部,如果不是有原战侧挡着他,他又把手按压在腹部,别人一定能看出他腹部有问题。

    严默说的轻巧自然,鼎钺部落一行人却听得脸色大变,长发青年和那酷哥还好,但目光中也不掩惊疑。

    彩羽耳朵捕捉到从未听过的词汇,他还在想金属是什么,就见鼎钺一行人变了脸色,当即牢牢记住了“金属做的武器比石头厉害”这句话。等一会儿,他一定要把这个消息消息传给负责集市的长老。

    “你……”长发青年硬是把“你怎么知道”这句话给咽下,换成:“你似乎很了解我们部落?”

    “啊,我们虽然在大河上游,但偶尔也会遇到一些游族或穿越蛮荒之地的强者,他们会给我们带来各处有意思的事情。”

    “咔嚓!”第一道闪电在东边的天空亮起。

    原战听自家祭司又在睁眼说瞎话,表情平静得就像真有这样的事发生过。

    长发青年转首看看东边的天空,对严默道:“很可惜,我们没有带你想要的东西,不过我们另外带了一些有用的生活用具,如果你们想要的话,等会儿我们可以去你们那里找你们,你看,就要下雨了。”

    “金属的生活用具吗?铜器还是铁器?不管哪种都很好,我会记得留一些布料。”严默声音不高不低,确保摩尔干和附近有意无意看热闹的人群都能清楚听到铜器和金属等词。

    长发青年目光直逼严默。这人连番说出铜器、金属之类的词汇,到底是什么意思?是无意,还是故意说给别的人听?

    长发青年不用看彩羽,就知道他的耳朵竖得有多高。如果不是他身负使命,而这个曾经跟他们做过交易的摩尔干可以给他一点消息,他本人也希望能在这个有较多部族集中的市集中找到一些痕迹,他才不会来参加这个市集,更不会把自己部落的东西拿出来与人交换。

    等等!这少年刚才在铜器之后又说了什么?

    铁器?那是什么?比铜器更好的金属吗?会不会其他地方也已经发现金属并开始使用?可是他明明听说三城厉害的是那些经过特殊制造的骨器。

    “除了生活用具,我们其实还带了一些从遗迹之地得到的宝贝。”长发青年透露出重要消息,知道金属和铜器的九原值得他付出这个消息,而且他还想多知道一些关于铁器、关于这个九原部落的事情。

    “不过我们来得晚,没有摊位,只能暂时借用摩尔干的,我们会在正午把那些宝贝拿出来,如果有合适的东西,我们也会交换,来迟的人就没有了。”

    彩羽想说什么又闭上嘴,因为鼎钺部落口中的这批遗迹之地宝物,摩尔干甚至打算用刚得到的血盐交换,他们想全部吞下来,偏偏鼎钺不愿意,想要用那些东西换取对他们有用的某个消息。

    为此,他们之前已经去找了边溪族、蛇人族、野丘族、土崖部落和河对岸的黄晶部落,没想到鼎钺又临时勾搭上一个大河上游的强大部落。

    但东西在鼎钺手上,那一行人还都很强大,部落长老也再三叮嘱不能惹怒他们,他此时也没办法开口阻止。

    “遗迹之地?”严默觉得他好像明白巫运之果为何会如此骚动了,“正午对吗?我们会按时到达。”

    “咔嚓!”闪电接近了。

    “轰!”大雨倾盆而下。

    在渔妇族老大巫的邀请下,严默和原战躲进了渔妇族的帐篷。

    老人地位高,除了服侍他的四名奴隶,帐篷里只有他一个人。

    帐篷里太暗,三人也没往里面去,就站在帐篷口说话。

    “孩子,你之前说有什么好东西和我们交换草药?刚听说你们的布料很不错,但是我们恐怕没有那么多……”

    严默竖起一根手指,示意老人稍等,从腰包里掏出一小包用麻布包裹的东西。

    原战用目光问严默:你确定?

    严默也用眼神回复:我确定!而且你说的,偷偷的可以。

    原战伸手捏他脖子,严默示意他从下往上推。

    原战微用劲捏,捏得严默张嘴小声“嗷”了一下。

    老人看两人互动笑着摇摇头,那高大青年的气势让他有点从心惧怕和警惕,可是现在看他和少年戏耍的表情和动作,却又像一个和心爱伙伴嬉闹的大孩子。

    严默揉着颈子把麻布小包递给老人。

    老人接过正要打开,严默抬眼道:“您拿稳了。”

    老人心想什么宝贝还让我拿稳点,拿到手上一点分量都没有,轻飘飘的,想归想,但还算是很慎重地打开小麻布包。

    包里露出一小撮有着淡淡红色、像雪一样的细颗粒。

    老人眼睛微眯,“这是什么?药粉?”

    严默凑近老人,坏心眼地小声道:“这是连三城的人都吃不到的这世上最好的盐,红盐,我九原特产。”

    老人眼皮一跳,他抬起手,用手指微微沾了一点粉末,塞到嘴里。

    随即,老人用最快的速度拔/出手指小心把那包盐粒包好塞进怀里,做完了他还左右看了看。

    老人注意到两人奇怪的目光,微尴尬地笑道:“我不能不小心,如果我知道你们拿出来的是这个……”

    原战迅速问:“你见过红盐?”

    “不。”老人特地探头向外看了看,外面雨很大,砸得地面一个一个小泥点,刚才还出来扫货的人如今都躲回了各部族帐篷,只用来贩卖的奴隶因为没地方放,大多都待在露天下,缩着身体任大雨浇灌,一个个冻得脸青唇白。

    老人见没人留意他们的帐篷,又缩回脑袋,正色道:“不,我没见过,但我听说摩尔干最近弄到了一批血盐,传说那种红色的细盐是用无数人的血精炼而成,不但味道鲜美至极,而且还会给人带来力量,神血战士尤其喜欢这种血盐,可惜这种血盐极少,只有几个和摩尔干交好的大部落才分到一点,其他的都被摩尔干上贡去三城了。”

    说到这里,老人带着一丝猜疑道:“你们不会之前正好和摩尔干交换了一批你们的红盐吧?”

    原战和严默互看,点头。

    老人慨叹,眼中满是惊讶,还有惊喜,“没想到那传说中的血盐就是来自你们九原!”

    “如果你说的血盐就是我们的红盐的话。”严默耸肩。

    老人一把握住严默的手,极为热情地道:“咳,孩子,刚才你说你看上了我们的药草?想要多少?这里不够,你们还可以跟我们回去采!我们那里漫山遍野的药草,你想要多少都有!你们还喜欢我们的兽骨?我们不止有兽骨,还有一些大鱼的骨头,你们想要吗?因为太大,我们都没带来。”

    严默想要抽出自己的手,反而被老人握得更紧。

    原战这混蛋竟然只站在一边看笑话。

    老人还在感叹:“九原听着就是个好地方啊,你们这次回去,能带我一起上路吗?别看我老了,可我还能跑,跑起来也不比那些壮年小子慢,我还能帮你们辨识草药、治疗伤者,我治毒蛇咬伤最厉害,你们那里毒蛇多吗?”

    严默正经想要不要骗个大巫回去,他们那里缺少可以教授知识的老师,只他一人教导那么多人负担太重也太累,这位老大巫无论学识经验还是性格都比较适合当老师,如果怕他影响孩子对九原的忠诚度,那也可以让他教一些成年人辨识和使用常见草药。

    “这样,我们先跟你们去你们的住地采药,然后等我们回去,你再和我们一起去九原,如何?”严默根据渔妇族摆出的那些草药倒推他们那里的环境气候,觉着渔妇族的家乡很可能盛产不少他需要的常见草药,就算没有,能发现竹林也是一大收获。

    老大巫毕竟人老成精,同时为了自己的族人们能长期吃到红盐,主动向母神发誓不会泄露九原和他们交换红盐一事,之后又郑重邀约九原一行在市集过后和他们一起回转他们的部族住地。

    严默当着老大巫的面从腰包里掏出两件蓑衣,和原战一人一件披了,冒雨回去他们的土二楼。

    老大巫在看到严默掏出两件蓑衣时,眼睛猛地瞪大,可很快他就醒悟过来似的点点头,只问:“你们身上穿的这个草衣挺好,怎么做的?可以交换吗?”--418817oo+234-->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