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36章回23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从渔妇族帐篷里出来,一眼就看到对面站成方阵、在大雨中动都不动的一群奴隶战士。

    不,正确地说,他看到了一双眼睛。

    那双眼睛沉着、睿智、清澈,之前严默也从这人身边走过,可一点都没有注意到这双眼睛。

    可不知是此时路上已无他人,看管奴隶的人也进入帐篷躲雨,还是大雨浸润了这人的双眼,那双原本黯淡无光的眼睛此时却充满生机,隔着雨幕,就这么直直地望向严默。

    严默甚至觉得能从那双眼睛中看出对方想要说的话:买下我,实现我的愿望,我将给予你我全部的忠诚、尊严和生命!

    原战感觉很敏锐,他几乎立刻就转头看向那人。

    那人矗立在雨中,只盯着严默,对原战威胁的眼神没有一丝畏惧,看向严默的眼神更没有一丝动摇。

    严默逸开了眼神,就像没有看到对面那人一样,从那人身边走过。

    原战倒是对那人起了几分兴趣,但也没有多看,用大手遮住少年的头,想让他少淋一些雨。

    “我应该让他们弄个斗笠出来。”严默喃喃道。

    不止斗笠,有了布,有了桐油,他们还可以做伞,或者干脆赶紧培养一批木工出来,除了伞,柜箱、椅子之类的生活必需品也可以大量制作,等到秋季,他们就有丰富的货物可以跟其他部族交换。

    就算那些用具给人买回去很容易被学去怎么做,但这个世界很大,市集也不是一个,只要他们能掌握各大型部落市集召开的地点,并能快速且顺利到达,只是一个一个市集轮番卖过去,他们光靠卖木制家具和生活用品说不定就能变成非常富裕的大部落。

    至于他一次性拿出这么多应该在长时间的历史累积下才可能逐渐出现的东西,会不会给这个世界发展带来坏的影响,严默没想那么多。

    如果了解他原世界近代史的人,就会发现西方的发展历程就是在短短一个时期内爆炸性地出现飞速发展。

    而在那之前,当东方和几个历史悠久的国度有着健全的下水道设施,有着丰厚的文化底蕴,有着无数发明,西方还处在随地大小便、一个小村镇就能自立为一国的蛮荒时期。

    可就是这样一个在那时还把弓箭当作魔鬼的武器、把铁甲当作最强大最文明代表的蛮荒时期的西方社会,只因为几个人的发明推动造成连锁效应,只花了短短一百年不到的时间,他们就超过了那些有着悠久历史的庞然大国,一变成为世界强者。

    可以肯定地说,东方和其他历史悠久的庞然大国不是没有可以做出同样发明创造的科学家,也不是没有机会飞速发展,只是他们的历史太悠久,而为了维持上位者和少数者的利益,某些观点更是被一代又一代灌输得坚不可摧。

    而发展必然会带来变化,而这些变化却是那些上位者不想看见的,所以他们宁愿让百姓愚昧,刻意让农工医等沦为低等职业。他们甚至会烧书、灭学术、凿沉船只、砸毁大炮、闭关锁国、把科学当迷信,图的只是一时安逸。

    君不见只华夏国历史上,每出现想要变法、改革的人物,朝上乃至国家都会大动干戈,而那些人的下场也无一例外几乎都无善终。

    严默刚到这里才两年,九原部落也刚刚建立,一切都是开始状态,他不用忌惮当权者的想法,因为他就是当权者,他也不用考虑上层人物的利益,因为九原那些负责管理某些事物的人都是由他任命,他们的利益还要靠他给予。就是那些掌握战士的战士头领,他们也不敢对他有任何违抗。

    这时他不大力发展还等什么时候?

    等九原的人们习惯了更为方便快捷、更为舒适幸福的生活,他们的生活方式和所用之物必然会感染到附近的部落,而附近的部落也会把这些传往更远的地方,到时候九原的规则就会成为真理、成为普遍认识,九原的生活会变成最高标准,九原的一切都会成为人们的心之向往。

    如果他做错了,如果九原发展到后面发展不下去了,那又怎样呢?

    他又不负责救世!

    他只要自己和自己的孩子生活得好就行,嗯,同时还为了减人渣值。

    严默走到这里还能感觉到那名战奴的目光,那人的目光似乎一直在追随着他。

    减人渣值啊,不知他把这个市集中的奴隶全部救出去,他能减少多少人渣值?

    在严默打着奴隶的主意时,原战则在看各部落的货物和他们带来的驮兽。

    “九原现在还够吃,以后……”原战目中贪婪之色一闪而过。

    “你说的没错。只九原现在的人口,我们那片土地想要养活我们不难,等以后种植庄稼,蓄养家畜,生活还会更好,但是资源有限,野兽总有吃光的时候,土地也会因为反复种植而失去养分。等九原的人口变多,破坏会更严重,到时候如果没有好的应对,饥荒和内部战争就会发生。”

    “所以我们要打出去,占领更多的土地和你说的资源。”

    “不是打,是交换。”严默抹去脸上的雨水,“以前祖神曾在梦中教过我一点,他说,战争只会让人仇恨,但如果换种方式,把武力侵略改成施以恩惠,我们将会得到更多。”

    原战沉思,他聪明,但有些事没有相关基础,也无法凭空理解。

    路上没什么人,雨声又大,正好方便两人头碰头说些悄悄话。

    严默笑,指点他:“说得不好听一点,就跟我们蓄养动物一样。我们给他们吃的、喝的,给他们盖过冬的房子,时间长了,它们便会依赖我们,离不开我们,如果我们要抛开他们不管,他们会哭着求着送上更多的东西。但是我们不会给蓄养的动物吃与我们同样好的食物,也不可能给他们用比我们更好的器具。”

    “你是说……我们可以拿用不着的东西或更差的东西,跟他们交换他们有很多、但是我们没有或很少且需要的东西,比如你说的那些原材料?”原战一点就通。

    “对,还有粮食、肉类、草药、木柴、煤炭等等。你想,如果我们能做出精美的瓷器、好用的木制家具、好吃的红盐,还有布料等,我们把这些东西和其他部落的上层进行交换,只不过换一些他们部落里最普通,他们甚至用不着看不上的东西,他们会不会愿意换?”

    “会。这些东西还都是消耗品,用完用坏了就没有了,只能继续跟我们交换。”原战神情略激动,他的祭司教给了他不同但也许更有效的侵略方式。

    “就算他们能模仿做出来,我们还能做出更好的。”严默看他明白了很欣慰,这样以后他就不用烦这些事,自有原战去操心安排。

    原战握拳,“就算他们起了贪婪心也不怕,因为我们交换给他们的从来都不是武器,就算是,也不是我们最好的武器。”

    “对,我可不会帮九原以外的人成为神血战士,也不会帮九原以外的人提高身体素质。”这才是严默最大的依仗,另外再加一个骨器。

    原战显然也想到这两点,以后中高阶神血战士和骨器将会是九原和其他部落对抗,乃至立世的两根鼎柱,他们只要保住这两点,其他东西拿出去交换也不用担心。

    他甚至想得更远,“你可以帮助神血战士提高等级吧?也许我们可以凭借这个吸引一些中阶战士过来帮我们打仗。不过这个不急,先偷偷地做,吸引一些同盟的首领就好,尽量避免引起三城等大部落的注意。”之前严默跟他讲过同盟的概念。

    土二楼已经近在眼前,严默突然道:“如果今年我们的劳力就能足够用,我打算今年底明年初就把矮人迁出去。”

    “迁到哪里?”原战早就和严默商量过矮人的去留问题,两人一致同意一旦九原的劳力可以自给自足,哪怕帮他们建造一座新城也要把这些小矮子全部迁出九原地界。

    他巴不得把矮人早点撇开,那些小矮子越来越会偷懒,还学会占便宜了,春狩时硬是跟在九原的屁股后面捡便宜。而且他们的人数比九原多,最重要的是种族完全不同,成为同盟也许可以,想要收服他们却跟在自己身边埋下祸患没有二样。

    “森林可不行,他们占着森林,我们以后想要进去打猎、寻找草药等就会很麻烦,说不定还会被他们掐住脖子。”

    严默也没打算把森林让给矮人,“你觉得朵菲尔德部落附近如何?听九风说那里风景不错,还有一个很大的山谷。”

    原战挑起唇角,“很好。但要怎么骗他们过去?”

    “谁说是骗了?”严默正经脸,“传说矮人也有一个遗迹之地,但他们的祖先却忘记告诉他们了,时间漫漫,有一天,我们九原要在边界建立几个瞭望点,请矮人一同跟去帮忙建造,然后……”

    原战接口:“然后他们自己无意间发现了他们的遗迹之地。”

    严默一脸孺子可教的臭屁表情,“那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庞大的地下洞府,神秘的祭台,还有传承的壁画。”

    “壁画上画了什么?”

    “制作纸张的过程,还有……用木头加元晶做成的各种神奇器具。”严默突发异想,很想看看如果他画了那样的图,矮人是否真的能像炼制骨器一般,把木制材料发挥到最大,弄出不亚于骨器或金属器具的武器。

    他可记得很清楚,当初原际部落使用的长矛就是用一种极为坚硬的木头做原料,最锋利的石刀都很难在其身上开出一个口子。

    原战仔细想了好一会儿,“你是想让别人都以为我们以后做出来的纸张都来自矮人?”

    “对!”把目光引开,他们才能闷声发大财。

    “那个木器呢?真有这样的传承?”

    “既然可以有金属器具,有骨器,为什么就没有炼制过的木器?元晶可以用在骨头上,木头上为什么不行?”他是没那么多时间一一探索研究,不如交给对木制品比较在行的矮人们折腾。

    他现在只担心一点,如果他真弄出那么一个矮人的遗迹之地,指南会怎么看待并判罚此事。

    但他觉得自己也没有害人,除了稍微破坏环境一点……大不了他在壁画中再着重加上要补种植物的场景,并说明当初矮人的传承会断绝就是因为对植物的不尊重和迫害,让后来继承者一定要注重环境保持且尊重生命。

    严默此时还不知道,他和原战在雨中漫步临时冒出的一个灵感并随口决定下来的事,之后对矮人一族乃至世界格局产生了多大的影响。

    矮人们因此走上强者之路,但同样也被纸张和木器这个莫须有传承给折磨得欲生欲死,更在好长一段时间内被长生木族视作最大仇敌,全世界追杀!原本习惯生活在森林中的矮人们更是被全部逐出森林,从此再也不是森林的宠儿。

    而严默这个始作俑者,同时身为世界暗地里最大的纸张销售商,一脸“哎呀,我真同情你们的遭遇”的欠揍表情在长生木族和矮人之间左右逢源,简直坏透了!

    嘛,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提,且说当两人回到土二楼后稍事休息和准备,严默把大河叫到一边,单独吩咐了他一些事。

    大河心下疑惑,但还是点头接受了这个新任务。

    估摸着差不多快是正午的时候,摩尔干便派人上门邀请了。

    出门便看到土崖族、蛇人族和黄晶部落也先后从帐篷里走出。

    大雨还未消停,反而有越下越大之势。

    兔吼带着一名中年族人,特地落后一步和严默原战两人并行,蛇人族和黄晶部落不愿和别人走在一起,都各走各路。

    其他窝在帐篷里的各部族人心下不无妒忌,类似这样只有顶层那几个部族或部落参加的小集市,摩尔干不是第一次搞,不够强大的部族连得到消息都比别人迟,更别说参加这种顶层集市。

    没有资格参加的小部族们大多都在猜想这些人肯定有好东西分,也许就是摩尔干刚得到的血盐。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