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37章回23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再次经过那名战奴时,严默发现那股锐利的目光消失了。

    那名战奴就跟其他奴隶一样,泯然于众人,只不过是方阵中的一员,两眼宛若死鱼,茫然地注视着脚下前方一点。

    方阵在寒冷大雨中没有丝毫散乱,但也只是整齐而已,严默没有感觉到任何磅礴的气势和杀气,不过却感到一种异样的沉闷和死寂。

    那名在旁边领路的摩尔干人看严默侧头看那些战奴,立刻挤出笑容道:“尊贵的客人,您想弄一批奴隶回去吗?这批战奴是我们现在手头上最好的一批,经过长达半年的训练和调/教,每个人都非常听话,只要你给他们每天一顿饱食,他们会为您做任何事情。”

    “战斗力如何?”

    “都是战奴,这批最低的也有二级,最高的有四级战士。”

    “四级?”原际部落的酋长也不过四级而已,原战也说过原际那片土地上最高等级就是四级,五级从未听说过。

    那名摩尔干人面带骄傲地道:“四级战士在别的地方也许很厉害,但在我们摩尔干,四级不过只是一个小头目而已。”

    “你们怎么控制他们?不怕他们逃跑和反抗吗?”严默感觉到原战不赞成的目光,但话已出口已经来不及收回。

    那摩尔干人果然很惊讶地看向他,“客人,你们那里没有奴隶吗?你们都是怎么控制你们的奴隶?”

    严默镇定地憨憨一笑,“我不管奴隶的事,我平日很忙。”

    那摩尔干人猜测这名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又地位很高的少年很可能是祭司弟子之类的人物,否则也不可能有那么厉害的神血战士贴身守护。摩尔干人偷偷看了眼原战,他敢和严默说话,却不敢招惹这位。

    祭司弟子嘛,忙着学习祭司传承,部落中有些杂事不知道也属正常。

    原战冷声开口:“不要把那些肮脏的事说给他听!”

    摩尔干人由此更肯定了少年祭司弟子的崇高身份,低头行礼,不敢再开口多说什么。

    少年似很不高兴地瞪了眼自己伙伴,对着那群奴隶随手一划,异常任性地道:“那些奴隶,我都要了!”

    摩尔干人呆,“您、您都要了?”

    “对!”少年挑衅地斜睨高大青年。

    高大青年轻叱,眉头狠皱,却似对少年无可奈何。

    严默冷下脸,面无表情地看向那摩尔干人,“怎么?担心我没有足够的货物进行交换?如果你没有办法做主,去找祁源来。”

    这次那摩尔干人已经不是呆滞,而是震惊,“您您您认识祁源大人?”

    少年似很不屑回答他的问题,只再次道:“现在你们拉出来的这些奴隶,不管是战奴,还是普通奴隶,只要是站在这里的,我都要了!听见没有?”

    原战不等那摩尔干人回答,不赞同地低声阻止他道:“默,太多了,我们不好带回去。”

    少年一抹脸上雨水,一字一顿:“我说要。”

    原战深吸一口气,转头对那名带路的摩尔干人道:“你听见了?这里的奴隶,全部,一个都不能少,我们九原要了。”

    那摩尔干人苦笑,拼命擦拭脸上的雨水,他刚才虽然有推荐的意思,但完全没想到对方不但要买,还全部都要了!

    “呃……是,只是您要的奴隶很多,我、我需要去找彩羽大人,您请等一等。不过您放心,在这之前,我会让奴头不要把这些奴隶卖出去。”

    这件事对那摩尔干人影响甚大,尤其他听说少年还认识他们的祁源大人。

    但那摩尔干人偷看少年和高大青年,却发现他们似乎并没有把这么大一件事放在心头,说完就丢开,一点都没有其他部落那样买下大量奴隶后的心疼、兴奋或其他任何情绪,就那么轻飘飘的,就好像很随意地买下几块皮毛一样。

    这可是超过一千名以上的奴隶!

    这九原部落到底是什么来路?看着富裕没错,但能富裕到随意买下千名以上的奴隶,那得是多大一个部落?

    不过他们能随口叫出祁源大人的名字,连尊称都没加,也许他们真的非常强大,不是有人说他们是从大河上游的三城来的吗?说不定他们就是传说中上城出来的附属部落,就好像从中城白曦城分出来的蛇人族一样。

    那摩尔干人用更加恭敬的态度把严默和原战带入摩尔干最大的一个帐篷,行礼告退后立刻去找彩羽,他要把刚才那件事告诉彩羽大人,尤其要重点告诉对方,那少年地位之崇高,就是那高阶神血战士也要听他的。

    买下那些奴隶的事,严默和原战并没有事先商量,但自家祭司大人既然有了那个意思,原战也就顺着他的话头与他一搭一唱,顺路就把这事定了下来。

    严默其实也没打算那么快就下手,但当时机会正好,他又忘不了那双眼睛,不想再生波澜,便索性把人先定下来再说。

    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有些人有些事就是会打乱你原本的计划,让你不得不为他重新考虑。

    “看上那个奴隶了?”原战贴着他,低声道。

    严默觉得这话问得有点微妙,下意识侧头看了看青年。

    “那是俄英的族人?”原战又问。

    严默摇头,“看脸型,不像。”

    “不准让他加入你的护卫队。”原战眼望前方,口吻不容拒绝。

    “……呵!”严默无声地笑,随手抓起青年的手掌揉了揉,粗糙厚实、指节粗大的手掌摸起来一点都不顺滑,但他却捏的很起劲。

    原战反握他。

    严默用更大的力道捏回去。

    原战表情未变,手掌却放松力道,任由他的祭司捏他的手玩。

    “他不会加入我的护卫队,九原原际战士太多,战士头领也都是原际人,这很不利于部落发展。以前没有好苗子,那个战奴……我希望他能成为另一个狰。”

    “你不相信狰?”

    “不,我相信他,但九原想要发展至少需要三名不亚于狰那样有战斗力、有威望且有管理能力的战士头领。”

    “还要对你完全忠心?”

    “忠心不忠心无所谓,只要他们不背叛我和九原就行。”严默从来不相信人有完全的忠心,他也不介意属下有私心。

    原战点头,接受了此事。

    就在两人说悄悄话间,该来的人也已来得七七八八。

    帐篷是圆形,进来的人也松松散散地站成了一个大圆圈。

    严默觉得摩尔干人很聪明,这种安排完全避免了排座次的问题,也不用特意隔开某些有仇怨的部落。带路人只负责把人带进来,具体你要站哪里都随你自己的意。

    像现在,以顺时针方向来看,土崖人站在两点钟的方向,和他们九原最为接近。他和原战站在大约三点钟的方向,蛇人族也许觉得他们比较适合交往,站在了他们的另一侧。

    蛇人族过去就是黄晶部落,黄晶部落站在约五点左右的位置。旁边隔开了相当大的一个空当,约八点位站的是野丘族。野丘族旁边的九点位就是边溪族。

    在十二点位有一个几块平整大石头垒放起来的石台。

    帐篷再次掀开,严默和原战看见了熟人。

    祁源跟在一名老人身后,在数名战士的簇拥下进入帐篷,一抬眼就看见了他完全没想到会出现在这里的两位人物!

    严默对祁源微笑了下。

    祁源微低头回礼,帐篷里人多,不是打招呼的好地方,他虽然不太想让这两人出现在这个市集中,但人家已经来了,他也不可能赶人走,顶多事后拜托对方让他们尽量不要用红盐作交换物。

    希望他们还没拿出红盐!

    祁源觉得这两人也不可能犯这样的低级错误,除非他们真的一点都不把摩尔干放在眼里。

    鼎钺部落的人跟着彩羽在最后进来,走到了十二点位那石台后面。

    摩尔干的人占了十一点的位置。

    彩羽清了清嗓子,抬起手,“诸位尊贵的客人,我想大家都已经清楚这个小市集要交换什么,等下鼎钺部落的客人会把他们在某遗迹之地发现的宝物拿出来,如有看中的人,请把你们的交换物拿出,如果鼎钺部落觉得合适便会和您进行交换。另外,我想大家也都知道市集的规矩,这里不允许强夺和强行交换,如果诸位有什么想法,可以在离开摩尔干以后,到时候不管诸位做什么,摩尔干都不会干涉!”

    够直白!严默感觉像是参加了黑市交易,但其实这是最正统不过的“官方”交易会现场。

    也许是跟文明程度有关系,彩羽的开头不但直白,连炒作和最起码的介绍都没有,直接便把主位让给鼎钺部落,让他们展示他们的货物。

    鼎钺部落上来也没废话,那长发青年让四名战士把他们身上背的包裹一一放到石台上,先打开了其中一个。

    “这个遗迹之地在离我部落较远的一座高山上,他们不知用了什么方法把崖壁弄出一个个大洞,有的洞里还有人居住过的痕迹。”长发青年一边解开包裹一边解说道。

    兔吼身边的老人像与兔吼玩笑般,道:“听起来和我们土崖族的生活方式很像。”

    严默心想,怪不得叫土崖族,原来是在山壁上开凿洞穴生活的穴居人,会是像黄土高坡那样的洞屋吗?

    长发青年对土崖老人笑笑,打开了包裹,“这是我们在其中一个洞穴发现的东西,我们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有什么用,但很结实。如果你们有谁看中,就请拿出你们的货物,我们当场交换。”

    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了石台上。

    包裹解开,里面呈现出一个中间有孔,直径约50公分、厚度只有2公分左右的圆盘。

    每个人脑中都同时浮现了一句话:那是什么东西?

    严默也不例外,他侧头看原战,指望对方能辨识。

    原战表情有点古怪,过了一会儿他低头对着严默的耳朵道:“看上去像石头做的,但那东西不是石头。”

    严默心中一动,不是石头?那也应该不是金属,否则鼎钺的人应该能看出。

    长发青年又在那边补充道:“这个东西大约是石头做的,很坚硬,我们一开始以为是盾牌,但中间的孔又很大,后来我们的大巫看过,说这很可能是某种器具的一部分。”

    帐篷中响起窃窃私语声,每个部落的人都在努力分辨那是什么。

    遗迹之地的东西虽然宝贵和稀少,但如果分辨不出是什么,也不知道有什么用,贸然换回来也只是浪费并摆在部落里落灰而已。

    严默跨前一步,“能靠近看吗?”

    长发青年顿了下,点头,“可以。”

    不止严默,其他各族也都有人上前仔细查看。有意思的是,除了严默,其他上来的人年纪都比较大,最起码也是中年人。

    严默又看又摸,猜这圆盘很可能是骨器,但他就算分辨出来这是骨器,也不知道这到底有什么用。

    就在他把右手放到圆盘上,打算向指南进行询问时,黄晶部落和蛇人族的长老同时惊讶地喊道:“这是骨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