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39章回23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长发青年能被鼎钺部落委以重任派出来并由他出面主事,除了他本身的能力,首先也不会是个莽撞的性子。

    而他的表现也确实值得人赞赏。

    毕竟对他来说,换东西是其次,和这些部落的人交好并打探到酋长和大巫想要知道的消息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于是长发青年竟然瞬间去掉杀意,一拍脑门,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看我!小兄弟身体不舒服我还在这里说这么多,怪不得你的战士会发怒。殊翌,帮我把另一个包裹也打开。”

    被叫做殊翌的酷男上前,和长发青年一起把剩下的两个包裹全部解开。

    这两个包裹一开可不得了了,巫运之果竟然不顾严默之前的威胁,又拼命撞击起来,还第一次连声叫道:‘吃吃吃吃!’

    ‘闭嘴!再闹一个都别想得到!’

    巫运之果委委屈屈、不甘不愿地安静下来。

    ‘告诉我嘟嘟在哪里?你把他怎么了?为什么他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反应?’

    巫果沉默了一会儿,‘换……’

    ‘你是说要用台子上的东西换我儿子的意识出来?’

    ‘要……’

    ‘等着!’

    严默一边分心和腹中巫果说话,一边凝神仔细观察台上露出的另两样东西。

    长发青年和酷男殊翌一手托起一件让大家便于观看。

    长发青年手中是一根圆柱形、长有五十公分左右、直径约五公分的棍子。

    殊翌手中是一枚比巴掌大一点、单面平整、平整一面镶嵌有一副清晰鱼骨的……鱼骨化石?

    这两样东西看起来更像是石制品,但如果真的是石制品,鼎钺部落也不可能大老远地背着它们过来。同样的,大家也都知道这些就算是骨器也不是什么好骨器,否则鼎钺部落也不可能拿出来当交换物。

    摩尔干的长老忍不住上前观看,他一动,其他人也跟着动了。

    严默也走上前,他要摸一摸那两样东西的材质才能确定它们到底是不是骨器。

    两样东西被放到石台上。

    台上的铜器已全被收起,只留下了那四样古里古怪的遗迹之宝。

    蛇人族长老拿起那根棍子,她脸上有一点疑惑,可是她把那根棍子翻来覆去看了半天,还是放下了,接着又从黄晶部落的长老手中接过那块鱼骨化石细细查看。

    刚才上前的原班人马把这两样也全都摸了一遍。

    严默不同于其他不确定的人,他一上手就知道这两样东西也是骨器!

    呃,那个鱼骨化石有点不一样,外面那层确是石头,只有那嵌在石头里的鱼骨是骨器。

    先不管那副鱼骨怎么会嵌在石头里假装化石,他最感兴趣的是他正拿在手中的棍子,这根骨棍表面光滑,看起来就是一根骨头打磨成的棍棒。可得到炼骨族传承的他总觉得有什么不对,但他并不想在这方面引起别人注意,也没看太长时间就把骨棍放回台面。

    众人退回原位,长发青年环看众人一圈,微微有点失望地道:“看来没人能告诉我这四样遗迹之宝是什么了?”

    没有人接口。

    有人发出冷哼,是野丘族。

    “我们认不出来也不奇怪,你们不也没认出来?否则这几样东西也不可能被你们带过来。那个遗迹之地里真正的好东西都被你们留下了吧?”野丘族大概自知己族在这个帐篷中是最弱势的,也不指望能换到一个骨器,对鼎钺的几人说话也没什么顾忌。

    长发青年好脾气地微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根本用不着回答。

    他也不怕这里的人知道他们得到一个遗迹之地的宝物会跑去攻打他们,不说鼎钺强大与否,只是距离,就是有船能在大河中行走的摩尔干也要走好久才能到达他们那里,还要水神保佑他们路上水面一直平稳、天气也能看顾他们。

    摩尔干长老叹息道:“骨器这东西只有三城的人才最了解,我们又不知这些东西的用途……呵呵。”

    野丘族人恶意地笑,“这还是你们到了这里,如果你去其他地方,那些小部落说不定都没见过真正的骨器,到时候你们拿出这些东西,他们肯定以为是石器,恐怕连交换一张兽皮都不愿意。”

    长发青年现在觉得野丘族人和那少年一样令人讨厌。

    “野丘族说得没错,如果你们想换取多一点东西或更好的东西,去三城会更好。”蛇人族像是没有听出摩尔干和野丘族的用意,很诚恳地说道。

    “这么说,你们都不想要了?”长发青年也想过拿出这些看不出是什么用途的骨器可能换不了什么好东西,但一样都没换出去,这也太让他惊讶。

    这可是真正从遗迹之地挖掘出来的宝贝!

    虽然很多东西他们看不出用途,这几样能被带出来的也是被大巫亲自确定过毫无用处的,但它们可是骨器啊!不是说骨器很珍贵?那些大部落都很喜欢骨器?

    “也不是不要。”蛇人族长老犹豫了一下,指向那个板上有刻痕,头处插有一根细骨棍的骨器道:“我虽然不清楚那是什么,但我觉得那东西很有意思,想要带回去给我们大巫看看,五只战兽或五个奴隶,换吗?”

    被蛇人长老这么一指,其他人看向那样物品的目光顿时变得火热起来。

    蛇人族战士头领白岩在这时突然笑了声,慢悠悠地说道:“用一堆有用的东西换回一个只能放在那里落灰的,有意思吗?还有三样,要真想要,也没必要跟我们抢。老实说,如果不是我们长老看中那玩意,我宁愿用五个奴隶换一把最普通的骨匕!”

    严默认得那东西,用途和做法都知道,也不稀罕。可是另外三件骨器他都想要,要如何打消其他人的念头?

    摩尔干长老算了一下,这里一共有七个部族,骨器也只有四件,去掉最弱的野丘族,还有六个。他们摩尔干肯定要一件,就算没用也要,将来可以拿给三城的使者看,没有用也可以上贡。

    那么就还有两件骨器,黄晶部落很可能会弄到一件,只剩下一件就看土崖、边溪和那个九原怎么分了。

    摩尔干长老想到这里,怕自己再不开口就迟了,连忙也喊道:“我们要那个圆盘!用十个奴隶换!”

    严默眨眨眼,举起手,“那我要那个有鱼骨的石头,这块石头最小,两个奴隶够了吗?”

    长发青年想把那只手给咔吧掰断啰!你娘!这是按大小来的吗?

    兔吼得到长老示意,抢在黄晶部落之前高喊:“那根棍子我们要了!四个奴隶!”果然跟着按物件大小来算奴隶了。

    长发青年脸皮抖动,微笑维持得好辛苦。

    黄晶部落也气,摆下脸色,“我们也看上那圆盘,就算没用,带回去放着也好看!”

    眼看大家就要吵起来,蛇人族长老摇头,“这样不行,骨器只有四件,如果大家都想要,怎么分?不如鼎钺的客人说说你们想要什么,如果你们想要的,谁正好有,又愿意交换,那就进行交换。”

    摩尔干不愿意了,“如果他们提的交换物,大家正好都有,那又怎么办?”

    “那就打一场,谁强谁得。”阴森森的声音来自边溪族那里。边溪族一直没有开口,他们的长老也很安静,但没有人会忽视他们。

    原战学着他家祭司举手,“同意。”

    其他人,“……”

    严默静看众人神色,默默地把药粉准备好。只等有人耍赖,他就放大招!

    摩尔干长老真心想,要不要把酋长给请过来。不过祁源刚才在他耳边说什么来着?这人不但是高阶神血战士,还是九原的首领?最主要的是他很可能比他们酋长还厉害?

    这到底哪儿跑来的野蛮人,堂堂一个首领竟然亲自跑出来做交易,这不是欺负人吗?

    摩尔干长老这时兴起和长发青年同样的心情,也很想掰断原战那支举起的手臂。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下。

    鼎钺提条件,其他人满足条件就可以换取自己看中的骨器,如果有多人竞争,就打一场,谁胜谁得。

    这可比他原世界各国在某些场合谈判时,比装备、比核储备、比导弹射程、比卫星要直接太多了,虽然本质都一样。

    严默摸摸鼻子承认,他更喜欢这样的直接暴力!以前他在跟某些人见面时,就经常想要装上一水枪的药剂,射他个满会议室,或者在空调里放喷雾剂也行。

    好吧,他坦白,曾经,他口袋里常年带着一根针管,有多少次他都差点把它扎进他的某同学、某老师、某同事、某客户、某上司、某官员……得幸亏那是个法制社会,谢谢!

    “咳,还有一点,如果鼎钺的兄弟提的条件太高,比如他非要一百个奴隶才能换一件骨器,那我们不是亏大了?”因为大家刚刚立下的协议,严默也不怕鼎钺不肯把东西交换给他,干脆又给人家来了一刀。

    其他利益即得者一□□头。

    长发青年好不容易才压制住差点又喷涌而出的杀意。九原是吗?他记住了!

    摩尔干长老再次重复:“这些骨器都没什么用。”

    土崖长老,“交换价值太高,我们回去也无法交代。”

    黄晶部落跟着落井下石,“你们也可以不换,但离开这座帐篷,你们手中那四件骨器恐怕就要到三城才能换出去了。”

    野丘族嘿嘿笑,“如果你们能到得了三城,我听说三城可远可远。”

    鼎钺众战士气得浑身发抖,他们都在拼命压制自己的怒气。这些部族!如果是在大河下游,他们一定要把这些野蛮人的部族的男人全部杀光,女人全部抢来做奴隶!

    众战士一起看向长发青年,用目光在狂吼:我们还要忍耐吗?为什么不给他们看看我们的实力!为什么殊翌大人不展示他的神血能力!为什么……

    本来又退回到长发青年后方的殊翌,向前迈了一小步。

    他虚伸手臂,手掌虚握成圈。

    “唰!”转眼间,他身上所有铜饰全部消失,化作一杆长矛出现在他手中。

    “神血战士!”有人低喃出声。

    祁源眼眸暗沉,又一名高阶神血战士!其能力恐怕不在五级之下,说不定跟他一样都是六级。

    严默嘴巴微张,叹息一般地道:“厉害!我说你们把武器藏在哪里了,原来你们身上的饰品就是你们的武器。你能操控金属?那么别人戴在身上的铜器,你是不是也能操控?啧,我本来还想交换一些你们的铜器,现在可不敢了,我可不想晚上睡得好好的,被你操纵我身上的铜器杀死我。”

    我/干/你娘!长发青年笑容全失,面目扭曲得不成样子。

    就知道会这样。他就知道如果他们展露自己的能力,虽然能一定程度的威胁到这些野蛮人,但是他们的铜器也别想卖出去了。殊翌抬起没有表情的冷酷脸,盯着严默,空着的手指从嘴唇上轻轻抹过,血液下冲,毫无感情的眼眸中竟猛然迸发出一股浓浓的情/欲之色!

    这个面相善良,性子却狠毒、狡猾、恶劣的小崽子,如果扒去他所有衣物,用皮绳紧紧捆绑住他的四肢,一边骑他一边用皮鞭抽打他的臀部,他会□□得像那些女奴一样吗?

    别让我抓住你,我的小狡兽。

    是人都看到酷男殊翌的下/身变化,这人在这一瞬间就像内里突然被塞进一只欲/望强烈的野兽!盯着严默的眼神赤/裸得让许多身经百战的人都脸红。

    严默没脸红,这种程度的眼神他几乎每天都会感觉到好几遍,他家牲口看他的表情和眼神都比这火热得多也淫/荡得多!他有时候都奇怪,这小子的毅力得好到什么程度才能真遵守他们的约定不对他用强。

    原战从下往上打量了殊翌一遍,目光重点在他某凸出部位停了一下,然后他骄傲了,手掌自然而然抚上严默的脖颈。

    没有人对殊翌的状况感到奇怪或惊讶,这本就是个欲/望可以直接表露的世界,相反,男人在这方面的表现甚至能从另一方面证明自己的强大。至于性别?那根本不是问题,缺少女人的部落别说男人,就是野兽也能拿来用!

    长发青年趁着这段时间重新恢复冷静,虽然那九原少年的话让他们的铜器很可能无法再作为货物交换出去,但他们想要展示自己实力的目的已经达到,这点看那几个部落长老更加慎重的表情就能看出。

    “既然不能是一百个奴隶,那就九十九个好了,要都是女奴。”长发青年故意道。

    “不可能!”好几个部族同时喊了出来。女奴什么价值,怎么可能为了一个看不出是什么用途的骨器轻易交换出去?还九十九个?做梦!

    长发青年也没指望这些人用这么多女奴来交换,所以在坚持了一会儿后,就改了口:“不要女奴也行,但必须是和九十九名女奴相等价值的货物。比如细盐,比如布料和毛皮,就按照摩尔干和其他部族交易的标准来。”

    青年更想要铜矿石,但他也知道这个口暂时还不能开。

    “九十九名太多,顶多二十名女奴的价值。”大家开始讨价还价。

    “二十名女奴也不是不行,不过还得加一些消息,这毕竟是遗迹之地出来的骨器。”

    “您想要知道什么消息?”彩羽代替所有人问。

    长发青年仔细思量一番后,缓慢道:“我想知道……你们谁见过人鱼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