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40章回24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祁源当下就看向九原那两人。

    原战和严默都是表情不太上脸的人,原战当了老大后越发学得会隐藏自己的情绪,而严默则是少年身体大叔魂,他如果不想让别人看出他心里在想什么,任是谁也看不出来。

    “这就是你的条件?”严默手腕搭在椅子的扶手上,笑问道。

    现在全帐篷就他一个人坐着,其他人都站着,但严默就是能坐得稳稳当当,丝毫不觉得自己屁股下面的东西有多打眼,更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

    其实他坐的那张椅子真的很打眼。

    首先椅子这东西在其他地方还没有出现,大家看得稀奇。

    其次他坐得那个架势,不知为何众人总觉得那张椅子似乎一下把少年的身份抬高许多。如果不是他那张椅子摆放的位置不对,任谁进来都会以为少年就是所有人的老大。

    为此,帐篷中很多人已经决定等回去也按照这模样照做一些椅子出来,最起码族里老大要有一张。

    长发青年也暗中记下那椅子的模样,干巴巴地回道:“对。”他对其他人还能维持一个笑容,对上严默那是一点都笑不出来。

    严默又重复一遍:“所以你的条件就是问我们谁见过人鱼,见过的人就算达到条件?”

    长发青年下意识就觉得这话有点问题,但他又不能不答,只能点头。

    “很好,我见过。”严默举手。

    祁源轻咳一声,也举手,“我也见过。”

    严默还好,别人不知他的底细,也不知九原确切所在,听他说见过人鱼,虽然好奇,但也没奇怪。

    可祁源也举手说他也见过,其他族还好,他自己的部落族人当下就一起看向他。这位竟然见过人鱼?在哪里?

    摩尔干长老眼光闪烁,其中一半都是贪婪。一个他们没有交往过、别人也少见的智慧种族代表了什么?这不仅是大量的从未见过的货物,人鱼本身的价值就能让他们疯狂!

    其他五族人互看,沉默,他们从没有见过人鱼,也不屑在这种场合说谎。

    长发青年大喜,甚至顾不得那少年有多么令他痛恨,他忙问:“你们在哪里见过人鱼?”

    祁源没回答,他还不想为了一两件看不出用处的骨器得罪能产红盐的九原。

    “等一下。”严默抬手,“先说刚才,我们回答了你的问题,你也说那样就满足了你提出的条件,那么我们是否能按照之前说定的,先选一件骨器?”

    长发青年脸色一变,“这怎么算?”

    其他人也想,是啊,这怎么算?不过一句问话而已,谁都知道鼎钺人想要得到的真正消息是人鱼的下落,但是……为什么他们觉得九原那少年说的也有理?

    严默眯眼,冷笑,“你亲口说的话,在场所有人都听到,如今你跟我说不算?你鼎钺部落强大到什么程度,竟然跑来这里耍我们?还是你想用骨器交换东西是假,想要利用这几件根本看不出用途的骨器来引起我们各族争端才是真?”

    这话一出,其他各族心中一凛,他们都没有想到那几件骨器还能造成这种效果。之前没有想到也就算了,如今被严默一提醒,竟越想越可怕。

    更何况他们之前还立下了同等条件下竞争者比武力的规则,这种打斗的事,不管最后结果如何,相斗的两族之间怎么可能一点隔阂怨恨都不产生?

    想到这里,各族看向鼎钺人的目光变得可怕。

    鼎钺人的手中一起出现铜质武器,有人是矛,有人是大刀。

    帐篷中的气氛再度变得紧张。

    兔吼轻笑,笑得脸颊上酒窝深深,可他说的话一点都不轻松,“鼎钺的客人,你们是打算说话不算数?”

    长发青年脸色数变,本来很简单、很单纯的事,在经过九原那两人插手后,竟变得如此复杂。这九原不会是生来就克他们的吧?

    就在长发青年为难之际,酷男殊翌突然开口:“换。”

    长发青年心定,脸上再度浮现笑容,傲然道:“我鼎钺自然说话算数,之前就算九原和摩尔干部落达成我们的条件,只要他们再附上相当于二十名成年健康女奴的价值,那四件骨器,他们便可以任选一件。你们其他人也没意见吧?”

    还是心不平,长发青年最后还是忍不住小小挑拨了一句。

    条件已经事先说好,就算有意见,其他人也不会在此时说出。不过在场所有人都暗自警醒,各自记下以后出门做交易,说话一定要小心,否则就会像今天的鼎钺一样,被人白钻了空子。

    “现在,你们谁上来选?”长发青年发现自己在期待,期待九原和摩尔干打起来。

    哪想到九原那少年微微一笑,竟然对摩尔干人道:“打架伤和气,我之前跟你们的人定下一批奴隶,数量较多,带回去不方便,如果你们能用船送到大河上游上次那个河口,我会很感激。”

    彩羽不敢擅自决定,暗中看向祁源。部落里数量超过一百以上的奴隶交易都是由部落酋长的第三子祁源负责,其他几个酋长之子虽然也能和他族人交易奴隶,但数量都不能超过一百。

    祁源对彩羽微微点了下头。

    因为两人都处于后方,鼎钺的人竟无一发现他们之间的小动作。

    彩羽得到指示,立刻大声回道:“那便按照客人所说,我们会把客人买下的奴隶全部用船送到上游河口。”

    严默笑,“多谢。那么这次选择,我们九原退出。”

    所有人都不觉得严默这样做很奇怪,甚至觉得他的选择很明智。

    摩尔干长老对严默点点头,他并没有因为严默年龄小就轻视他,在回头和祁源商量两句话,他慎重上前,最终从石台上拿了那根之前被蛇人长老看中的唯一组装骨器。

    白岩好笑,忍不住刺了摩尔干长老一句:“你们之前看中的不是圆盘吗?怎么现在换了?”

    摩尔干长老装聋作哑,他总不能说他觉得出自三城的蛇人族长老见识肯定比他多,他看中的肯定要比那圆盘好吧?

    其他人其实都知道摩尔干长老为什么要选那块骨板上插着棍子的组装骨器,换了他们有机会,他们也会先抢这一个。

    石台上还有三件骨器,长发青年虽然不愿意把骨器交换给九原那少年,但如今看样子只有九原和摩尔干知道人鱼的下落,他不情愿也只能问下去。

    受到之前教训,长发青年这次慎重又慎重,把自己要说的话来回想了好几遍,觉得没有任何漏洞才开口继续问道:“我要知道人鱼族的下落,必须是确切的地点。满足这个条件的部族可以交换第二件骨器。”

    摩尔干长老看向祁源。

    祁源心中发涩,他现在知道之前他怀疑是九原祭司的少年为什么那么大方了,对方笃定鼎钺一定会询问人鱼下落,而他们已经让过一次,那这次摩尔干还好意思和他们抢?

    但是他之前也不能不答应对方的“好意”,总不能真的和对方打上一架。骨器换不到无所谓,但在自己的地盘打输,还当着这么多大部落的面,那也太丢摩尔干的脸面。

    再一次,祁源想,那少年就算不是九原的祭司,也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人物,实在太聪明。以一件骨器,不但不用任何代价换到摩尔干白用船送奴隶,还给其他部族留下一个好印象,更堵住了他当众说出人鱼下落的可能。

    见祁源摇头,摩尔干长老心中不甘愿也只能保持沉默。

    于是众人的目光都落到严默身上。

    严默大大方方地道:“我确实知道人鱼族的下落,不过在这之前,我想问一问鼎钺诸位,你们宁愿用骨器做交换也要知道人鱼族的下落,是为什么?”

    其他人也很好奇,又转而看向长发青年。

    长发青年对这个问题早有准备,当下就带了一点神秘的色彩道:“不瞒大家,传说人鱼族有一种药,这种药可以让吃的人延长寿命,甚至一直保持年轻壮年的模样,我们酋长想要和人鱼族交换这种药。”

    “人鱼族竟然有这种药?”很多部族都大吃一惊。

    坏了!严默在心中为人鱼族点了一根蜡烛,原来这时候就开始传人鱼肉吃了可以保持青春、延长寿命,哦,这里不是说人鱼肉,而是人鱼有一种药。

    可不管是药还是肉,这种话一旦传出,人鱼族今后也别想得到安宁了。

    严默此时就感觉到好几道热烈的目光看向他,似乎很想逼问他人鱼到底在何处。

    这时恐怕他帮助人鱼族说话,说人鱼没有这种药,大概众人也不会相信,相反还会以为他和九原想要独占这种药。

    “可怜的人鱼族。”头顶传来淡淡的声音。

    严默抬头,老大,能不要那么幸灾乐祸吗?你忘了我们就住在人鱼族旁边?

    “你说那种药啊。”严默靠在椅背上,看向长发青年,“我也知道。”

    长发青年呆。人鱼族竟然真的有那种药?明明是他胡诌的!大巫当时还为他想到这个理由夸赞他来着。

    “你知道这种药?那你们有没有跟他们换?”摩尔干长老迫不及待地问道。

    “我倒想跟他们换,可不是每一个人鱼族都有这种药。你们不想想,这么宝贵的药物,是随便一个人鱼族就能有的吗?再说就算有,人鱼族哪可能轻易拿出来交换?”严默叹气,“我知道的那个人鱼族大巫曾经跟我提过那种药,可惜这种药只有住在海里,还是深海里的人鱼族大巫才有,其他人鱼族连制作这种药物的原材料也得不到,因为那种药物的原材料只长在海心深处。”

    众人相信了,就是嘛,这种能延长寿命还能保持青春的神药哪能那么轻易获得?

    长发青年脸皮抽动,“就算如此,我还是想要知道人鱼族的下落,至少我要当面问问他们,实在不行,我也可以回去和我们酋长有所交代。”

    严默说这些不是想要保护长尾人鱼族,他只是想要保护同饮青渊湖水的九原而已。

    “那你想知道哪一个人鱼族的下落?”严默再次看向长发青年,“人鱼族有长尾族、短尾族、多臂族和无鳞族,每个族又分出很多支脉,就像白曦城的蛇人族一样遍布整个世界,我总不能都告诉你。”

    众人惊讶,原来人鱼还有这么多种类,不过想想也是,人类都有这么多部落和种族,人鱼当然也能有。

    长发青年哑然,他来之前只听说要寻找人鱼族下落,这样才有可能知道巫运之果在哪里,可哪想到会有这么多人鱼族?还好他还有一个限定条件。

    “我也不知道哪个人鱼族可能有这种药,但我们的大巫曾经听说过,有一个住在黑色森林边缘的人鱼族可能会有这种药,至少也知道药的下落。”

    黑色森林?黑森林?!

    严默和原战立时警觉起来。

    人鱼族,黑森林,宁愿用骨器交换这两者下落的鼎钺部落,目标如此明确,真的只是为那种药?

    如果是真,他们会愿意让别人也知道这个消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