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42章回24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忙把九风捧到手上,询问它在哪里看到猛。

    九风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声,似乎看到猛被吊起来很开心。

    “你没顺手把他救出来?”严默哭笑不得。

    九风发出人一样的怪笑声,“桀桀!”

    “他到底在哪里?离这里远吗?”

    “咕噜咕噜,山那边的小湖边。”

    “山?你是说我们之前停留的那座山?”严默会提到那座山,因为那座山在附近方圆百里最高。

    “桀!不是!”九风说不清楚,转头对东边喷了一道风箭,“那边!”

    “很远吗?”

    “不远。”

    严默猜想这个距离恐怕不近,九风说不远那是按照它的飞行速度而言,如果用两条腿去走,还不知要走多远。

    “九风,能不能请你帮个忙?把猛带回来?”

    九风在严默手掌上跳了几下,又发出怪笑声,“桀桀!”

    “九风?”严默觉得九风的态度太奇怪。

    九风飞到他肩膀上,小声咕噜噜,“默默,那里有个很厉害的大家伙。”

    严默心惊,九风都说厉害的大家伙,那得多厉害、多大?

    “你打不过它?”

    “桀——!”九风怒了,小翅膀对着严默脑袋就扇了一下,扇得严默头毛全部一边倒地翘了起来。

    “它厉害,可是它不能飞到天上!我才不怕它!”

    原来九风有点怕它……。严默默默地抬手把翘起的头发按倒。

    九风大概气不过还是觉得在自家宠物面前掉了面子?飞到他头顶上就是一阵乱抓。

    严默木着脸从腰包里摸出一颗炒榛子,剥开壳,塞进嘴里。

    原战好笑,整个九原,大概也只有九风能欺负默,默还拿它没办法。其实也不是没办法,而是舍不得吧?

    原战又觉得心里不舒服了,默可从来没有说舍不得对他下手!

    “九风看到猛了?”

    “嗯。”

    “猛出事了?”

    “说是被吊了起来。”

    “死了吗?”

    “好像还活着。我请九风帮忙把人救回来,但九风似乎对抓住猛的那什么有顾忌,说是个厉害的大家伙,不过不能飞。”

    原战抱起手臂,“不是摩尔干?”

    “应该不是。如果是摩尔干抓住了猛,今天祁源看到我们不会毫无反应。”

    “看来我们要结束这次的市集之行了。”

    严默没有表示反对,“等晚上我想法让九风带你过去一趟,你看能不能把猛救出来,如果能救出来最好,如果不能,等你回来,我们再想办法。”

    原战虽然担心猛,但目前也只能这样办。

    严默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必太担心,九风虽然顽皮了些,但对于它认可的“宠物的宠物”,它还是比较放在心头的,如果猛真的快要死了,九风绝对不会这么平静,它就算不在意猛的生死也会很生气。

    摩尔干一行人与鼎钺人一起从帐篷里出来,鼎钺人看到站在路边的九原两人就不舒服,招呼也没打一个就直接走了过去。

    摩尔干在第二排尾处给他们新搭建了一处帐篷让他们休息。

    祁源带着摩尔干一行人走到严默身边,对两人点头行礼。

    摩尔干长老想细问他圭表的使用方法等,严默对那个圭表也抱着觊觎心,他总觉得那个圭表不简单,也许他的推测都是错的也有可能。

    “这个东西,我以前见过类似的,但那个类似的已经损毁,而这个虽然也像是圭表,但是……”严默说了一半不肯再往下说。

    摩尔干长老和祁源互看,忙问:“但是什么?”

    严默只指了指那圭表上的花纹,面色凝重地道:“这个花纹我认识,它是一种巫者用来……我觉得你们还是先拿给你们的祭司看看。”

    摩尔干长老皱起眉头,祁源对他做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示意严默两人他有话说。

    几人走到一边。彩羽似乎还不够格参加这次谈话,他带着人站在外围,用人墙给几人挡住了一个安静的空间。

    祁源开门见山:“鼎钺的人刚才跟我提出,如果你们愿意告诉他们那人鱼族的下落,他们愿意用剩下的两件骨器交换。”

    “骨器在你这里?”

    “在,就在刚才的帐篷里。”

    严默沉默了好一会儿,似乎很为难。

    祁源眼睛不由自主地往他头顶上溜,无他,实在是那只人面小鸟太引人注目!

    九风“噗”地对他吐了口风刃。

    祁源变色,还好九风志不在伤他,那风刃从他头上掠过,切下几根头发。

    祁源猜想这只人面小鸟和他在九原看到的那只人面大鸟的关系,又想九原到底有多少这样具有强大攻击型的神鸟。

    “你去过我们九原,也和我们做过交易,比起那大河下游的鼎钺部落,我和你们还算有些交情。”严默这样开口道。

    祁源和摩尔干长老一起看向他。

    严默表情踌躇,“我不想说那鼎钺部落的坏话,但他们绝不怀好意。”

    “为什么这样说?”祁源不是笨蛋,会被被人三两句就说动。

    “那四件骨器。”严默面色一正,“如果是你们,找到一个遗迹之地,从里面寻到一些宝贝,就算不明白它们的用途,你们会把那些遗迹之宝拿出来做交换吗?就算他们想要交换的东西对他们更有价值,但一路从大河下游背到这里,他们就不怕遗失?”

    “你怀疑那四件骨器不是什么遗迹之宝?”

    严默摇头,“不,我不知道。但是那四件骨器给我的感觉很诡异……”

    严默看向摩尔干长老,目光落在他怀中抱着的圭表上,口中说道:“你们听过诅咒骨器吗?”

    祁源和摩尔干长老脸色一变。没有人不讨厌诅咒,也没有人不知道诅咒的可怕!

    严默指指圭表上的花纹,“你们有没有发现其他三件骨器上或多或少也有这样的花纹?”

    两人细想,果然如此。

    “你刚才在帐篷里为什么不说?”摩尔干长老微带斥责地道。

    原战冷哼。

    摩尔干长老立刻收敛起所有不满。

    严默苦笑,“我说了你们会信吗?说不定有人还以为我故意想对付鼎钺部落,当时鼎钺和我们都要打起来了,而且我已经几次表明那鼎钺的目的不纯,可你们有几人相信?”

    “那么这圭表并不能像你说的那样表明时间?”

    “不,它应该有表明时间的作用。具体到底怎样,我没有使用过,也不敢确定。”

    “可是它是诅咒用骨器!”

    “我没这么说。”严默矢口否认。

    “对,你只是怀疑,而且送上门的骨器也不想要。”摩尔干长老口气微冲,之前他有多欢喜,这时他就有多愤慨,抱在怀里的骨器一时让他觉得烫手无比。

    “我只是觉得那鼎钺部落的目的不纯,不想出卖我人鱼族的朋友!”少年说话的口吻和表情真是要有多正气就有多正气。

    “你也选了那骨棍,难道就不怕那也是诅咒骨器?”祁源还有些怀疑。

    “我好奇。况且不过二十个女奴的价值而已,我可不打算把这根骨棍带回九原。”

    “你懂得骨器?你也是骨器师?”祁源大胆推测。

    严默没有回答。

    “那么你已经确定剩下的两件骨器都不要了?”

    严默摇头,可他背着的手却对原战做了个手势。

    原战按住少年肩膀,“为什么不要?你跟鼎钺的人说,还是之前的条件,我们请人鱼来与他们见面,代价是两件骨器,他们愿意就换,不愿意就算。”

    严默不赞成地回头看他。

    原战,“把骨器拿过来,找个地方看看它们到底有什么用。落在我们手里,如果有问题还可以毁掉,如果放在鼎钺那里,他们偷偷把那些东西带入大河上游怎么办?”

    严默小眉头皱得紧紧。

    “听话。”原战大手揉揉他的后脑勺,被九风回头啄了一口。

    少年不情不愿地答应。

    摩尔干长老不停对祁源使眼色,祁源按住他,表示明白他的意思。

    “咳,其实……鼎钺的人还说了,如果你们实在不愿意说出人鱼族下落,他们也愿意接受你们那个建议,也就是你们请人鱼过来与他们见面,他们用剩下的两件骨器做交换。”

    原战和严默一起瞪他。

    祁源讪笑,“他们毕竟是我兄长带回来的客人,我……咳,对了,你们又看中了一批奴隶?多少?一百个以下的二级战奴,就算是我送给你们的。当然,我也会按照之前说好的,把你们定下的奴隶全部送到上次那个大河口。”

    严默似乎有气发不出地伸手对那些展示出来的奴隶一划,“有多少我不知道,总之今天你们带出来的奴隶,无论男女老少、健康与否,我都要了!”

    祁源和摩尔干长老张大嘴巴,“……这么多你都要了?!”

    “对!”

    如果不是九原在大河上游,离摩尔干很远,且上次他们买的都是女奴和孩子,祁源都不敢做这个交易。

    “这次带出来的奴隶都是已经训练好的,其中大部分都是战奴,且最高级别达到四级,上次的价肯定不行。”说到正事,祁源立刻恢复奸商嘴脸,脸上的尴尬情绪等全部被抛到脑后。

    严默一拍原战,这狡猾又贪婪的交给你了。

    原战挑眉,“我听说你们把红盐说成血盐?连黄晶部落和蛇人族都没有换到多少?也许我们应该直接拿出红盐来跟各族交换奴隶,祁源大人,你说是不是?”

    “啊哈哈,如果你们答应只和我们摩尔干交易红盐,我就是把这批奴隶都送你们也行。”

    “跟上次一样多的红盐换这批奴隶,我答应你,这次市集我们不会再拿出红盐。”

    祁源也没指望九原只和他们做红盐交易,九原可不是好欺负的盐山族。但是原战提的价格他也确实无法接受,“三倍。这是最低价。”

    严默耳朵动了下,原来摩尔干已经有了倍的概念?是三城传来的吗?那三城的数学体系是不是已经开始建立?

    原战摇头,“顶多再加一船,我们也没那么多炼制好的红盐。”

    祁源很有耐心,“我们可以秋季再去运,到时正好接你们来参加秋季的交易市集。”

    “你是不是以为我们非要你们的奴隶不可?”原战面色冷漠,表情不爽,他似在努力按压自己的怒气,转身一揽严默肩膀,“走吧,先去看看其他族的奴隶。”

    严默也真就跟原战走了。

    祁源不知道对方是真怒还是在做样子,本还想再吊吊对方,可他身边的长老却急急地瞪了他一下。

    “五色长老,您急什么?市集还有好多天,我们再等等也不急。”

    “等?那这个骨器怎么办?”

    “带回给祭司大人看看?”

    “如果这真的是诅咒骨器怎么办?你拿去给祭司大人看?”

    祁源当然不愿。这种事做好了没多少好处,但如果惹得祭司大人不高兴,坏处则必定多多。

    这时彩羽也上前禀告道:“大人,这些奴隶怎么办?要先送到河边吗?”

    祁源摆手,“不急。”

    “可是……”彩羽犹豫,“继续留在这里的话,如果再有其他部族想要交易,我们该怎么办?”

    “先留一天。”

    “是。”

    一天很长,可以有无数变化。

    而祁源只在半个下午中就听到了关于九原的一堆事情。

    “大人,九原的人把三城来使挑剩下的骨头全买了!”

    如此,祁源更加肯定九原有骨器师,说不定就是他疑为九原祭司的少年。

    “大人,九原用他们脚上裹的那个奇怪的叫鞋子的东西,和黄晶部落交换了很多晶石币!”

    祁源对他们脚上的鞋子也很感兴趣,当即叫人也去换一些来。

    “大人,九原用他们做的药膏药粉换了很多草药。”

    这个没什么好稀奇的。

    “大人,边溪族的人去找九原了,但我们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里面的奴隶也没有传出话来!”

    祁源猛地抬起头,边溪族和其他族不同,战斗力强大且极为重视族人,因为摩尔干之前捕猎过边溪族的幼儿做奴隶,导致他们和边溪族的关系一直都很糟糕。可因为边溪族不喜与其他族接触,虽然强大却很独,摩尔干也不用太警惕他们,但如果他们找到一个更加强大的盟友……

    “大人!不得了了!九原用布料把集市上其他部族带来的奴隶全换回去了!”

    祁源腾地站起,他坐不住了。他边往外走边想:有时候适当地让步也是有必要的,至少在他们真正拿捏住九原之前。

    傍晚,严默坐在二楼的地上,看着面前一字排开的四件骨器,笑了。

    祁源刚刚找上门,以上次交易的一倍半的红盐量、加上请他帮助验证圭表是否真的是诅咒骨器为代价,换给他一共1206名奴隶,还要帮他免费送到大河上游河口。

    而他同意请人鱼来见鼎钺人,本来应该是人鱼到了才能换到剩下的那两件骨器,但祁源大约不想把疑为诅咒骨器的东西继续存放在他那里,索性假他人的大方,把剩下的两件骨器也一并送来了。

    当然,大家说好了,当九原离开时,必须把其中三件骨器留下,直到人鱼与鼎钺人见面,才能真正把圆盘和鱼骨交给九原。

    原战不放心他,让他等自己回来再验看这些骨器。

    严默同意,把四件骨器装入腰包,先去看那些刚买下来的奴隶。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