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45章回24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女人缓缓起身,走到原战身边,伸手摸向他的胸膛。

    原战退后一步闪开。

    女人的手一顿,表情变得越发柔和,她甚至露出了略略妖媚的笑容。

    猛躺在地上幸灾乐祸地道:“首领大人,她也看中你了,哈哈,你也走不掉了。”

    原战没理会二猛,他一下抓住女人再次伸过来的手,坚决地推开,“你想和我交/配?我不想。”

    如果没有遇到严默以前,有个女人要和他交/配,只要能看得下去,有没有眼睛对他来说都无所谓。但现在……他第一对这女人没感觉,硬不起来;第二,他总觉得他如果睡了别人,他家祭司恐怕会把他下面那根会开花的东西切下来仔细研究,虽然他从没有这么威胁过他。

    女人被他抓住手腕,却又贴近一步,凑到他胸膛前,深深吸了口气,女人身体开始微微颤抖,似乎发现了什么,进而变得异常激动。

    女人迫切地伸手想去按倒原战。

    原战发现这个身高几乎和他差不多高的女人看似柔和,但你抓到她手腕才知道,她的骨头非常坚硬。

    “九风!”原战抓住女人另一只手腕,高喊:“你说难对付的家伙是不是她?你能不能和她沟通?她好像听不懂我在说什么。”

    “桀!”变小的九风落到斜对面的树枝上,歪头瞧着这一幕,表情看着可欠揍可欢乐。

    原战需要用全身力气才能阻挡女人把他压倒。

    二猛还在说风凉话,“首领大人,你还是从了她吧,她好像特别喜欢强壮的男人,我不是她抓来的第一个人。”

    女人面对原战发出渴望的呻/吟,原战想要丢开她,她反抓住他的手腕。

    “前面那些男人和她交/配后还活着吗?”原战冷静地问。

    二猛挣扎着想要坐起,“其实这女人长得还行,我觉得比朵菲还好看,就是太凶残。”

    原战斜他一眼,就知道这家伙是自己找的麻烦,八成是看人长得好看,他又很长时间没有睡女人,按捺不住了,结果把人招惹了才发现对方不能招惹。

    二猛还在叨叨:“我在摩尔干附近的一个大湖里发现她,那个湖和大河有河道相通,摩尔干把他们的……默默说那叫什么来着?对了,旋龟!他们把那些能拖船的大龟都养在那个湖泊里,我就过去看了看,想看他们养了多少只。”

    原战在心中判断甩开这个女人,带猛一起逃走的可能性。

    “你别攻击她。”猛像是突然想起来一样赶紧警告他,“你不攻击她,她还比较……乖,但如果你攻击她,你就会变成她的食物。”

    “她不是人?”

    “至少在水里不是。”猛大概想起了女人变身的样子,打了个冷颤,“我看到摩尔干的祭司……应该是祭司,他让人押了很多强壮的男人送到一尊神像面前。那个神像跟这个女人很像,他们叫她‘水神天吴’。”

    这女人是水神天吴?原战觉得不妙,他已经快要压制不住这个力气比他还大的女人,女人对他渴望的呻/吟声也变得更大。

    说来奇怪,他本来对这个女人没感觉,但在听到这个女人的呻/吟后,身体竟变得火热起来。

    原战反应过来,立刻逼问二猛:“你和她交/配了?”他都忍不住,更何况猛?

    猛干笑两声,“所以我让你不要抗拒,只要你让她满意,她不会立刻把你当食物吃掉,会把你带到这里……你现在已经在这里了,然后会把你养在这个林子里,她想要的时候就会来找你,还会带鱼给你吃。如果你逃跑,就会像我一样,被她吊起来。”

    “你被摩尔干人发现了?”

    “不是,是她发现了我,我留在湖边,想看那些男人留在神像边有什么用,就看到她晚上上岸享用那些男人。那些被送来的人有的很害怕她,好多都是野人,说的话我也听不懂,他们想逃,都被这女人拖到水里杀了、吃了。不逃的人,她用的满意就留下,不满意的就丢到水里喂那些大龟。后来她不知怎么发现我,就把我抓了,她在水中速度非常可怕,我当时没反应过来,应该赶紧朝山林里逃才对。”猛沮丧道。

    原战不觉得猛朝山林里逃就能逃得掉,这女人……他都没有把握能从这个女人身边顺利逃走。

    “你说这女人把你和一些祭品一起带到这里?”

    “对。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把我们带过来的,她把我们都打昏了,我醒来就在这片树林里,这里离河道不远吧?我能听到河水流淌的声音。”

    “噗!”九风偷偷地对猛身上的水藻样绳索吐风刃。

    一道绳索松开。

    猛察觉到手腕处松了一点,大喜,忙把身体背向九风,暗中乞求九风大爷能多割几道。

    女人突然转脸面对九风的方向,面色不愉,宛若发现邻家捣蛋的小孩子。

    九风不敢吐风刃了,假装低头顺自己羽毛。

    “其他祭品在哪里?”原战进来后只看到被吊起的猛,其他人都没看到。

    猛苦笑,“都死了。这女人会在交/配前吃掉最弱的一个,现在你来了,她又看上你,大概下次就要轮到我被她吃掉了。”

    原战很想把猛留给这个女人,二猛能活到现在,显然这位水神对他还算满意。

    “你能听懂我说什么吗?”原战没有把握能战胜这位水神,只能尽量拖延时间,看能不能和她沟通。

    女人对他露出温柔的笑脸。

    这女人长得太好,就算没有眼睛,看习惯了其实也不是那么可怕。

    原战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受到了女人呻/吟声的影响,他现在看这女人比一开始顺眼了许多。

    原战被女人压得一步步后退,直到背部碰触到一株粗大的树木的树干。

    他的手臂肌肉开始发颤,女人的手腕处伸出一根细长的肉色触须,顺着他的手腕攀爬,宛如挑逗。

    肉色触须的前端突然变得尖锐,一下扎入他的手臂皮肤。

    原战在瞬间让自己全身沙化,落入地面。

    与此同时,猛的身体也突然沉入土壤中消失不见。

    女人似乎没想到原战会有这种变化,她愣了一会儿,脸上忽然出现了极为委屈的神情,嘴里也发出了“嘤嘤”的哭泣声。

    而随着她的哭声传开,大量的水从她脚腕处溢出,就好像她脚下突然多出了一个泉眼。

    九风悄没声息地扇翅就跑。它能感觉出来那可怕的大家伙生气了,隐藏在它脑海中的传承告诉它,它再留下去很可能就会变成淹小鸟,甚至会被吃掉!

    原战用力割断猛身上的水藻,本想丢弃,想想又全部捡起来捆成一束绑到腰间。

    猛身体一时半会儿还不能自如地动弹,他被绑得太久,身上血液有点不流通,手臂之前活动了下还好,腿部麻痹如针扎。

    “起来,我们得赶紧离开!”原战看到了土壤里突然冒出的大量流水。

    猛抓着原战的手,勉强站起身,疼得龇牙咧嘴。

    “九风大人呢?为什么不让它带我们离开?”

    “九风不是那女人的对手。我跟它约定了地方,先逃到那里再说!”原战背起猛。

    猛趴在他背上,忍痛道:“我们不能回摩尔干,那女人能找到我。”

    “什么意思?”原战一边背着猛在地下快速穿行,一边询问。

    “我不知道,也许我跟她交/配过,我身上留下了她的气息?我前面也逃过,且逃得很远,但都被她发现抓回去了。”

    “那是你逃得还不够远。”原战一直在注意身边土壤中的水分,随着距离拉开,土壤中已经没有水追着他们跑。

    “那你把我送远一点!最好回去我们九原!那女人是摩尔干的神,我们如果返回摩尔干,说不定会被摩尔干抓住当作祭品献给那女人!”

    “默还在摩尔干。”原战一句话堵住了猛所有语言。

    “跟我回摩尔干接默一起走,还是我在途中随便找个地方把你放下,你自己选。”

    猛不知道那女人能从多远察觉到留在他身上的气息,虽然回摩尔干也很危险,但他宁愿去那里,至少那里有大战还有默默!

    “默默一定能对付那个女人,一定。”猛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信心,一个劲念叨。

    原战则在心中重新估算摩尔干的战斗力,有了那个水神天吴,怪不得摩尔干能成为大河中游最具有威胁力的部落,怪不得其他部落都到他们这里进行交易,怪不得他们敢大量抓捕野人、攻打弱小部族,大做奴隶交易。

    严默半夜睡得正香,就听楼下传来一阵吵杂声,随后楼梯被踩得梆梆响。

    “砰!”土地板一阵震动。

    严默已经醒来坐起身,他首先闻到了一股浓重的鱼腥味,接着抬头就看到一个庞大的黑影往他面前一蹲。

    “默大!”丁飞举着火把从楼下奔上来,照亮了二楼。

    “那个野人答答回来了,他……”丁飞的话说不下去了,他看到那个野人正蹲坐在他们祭司大人面前,而他们的祭司大人正抚摸着他的狗头!

    答答浑身湿嗒嗒,可他夹在腋下的毛皮裙却还算干燥。

    严默目光挪向被扔在地上的……至少有两米长的大鱼,眼皮抽了抽。

    这鱼的品种他一下看不出来,赤背白肚,还有长须。

    答答把那大鱼拖过来,完全无视河水和泥水沾湿弄脏了严默床铺的事实。

    丁飞皱眉,想要呵斥又被严默用眼色制止。

    答答单手并成刀状,抓住那大鱼的鱼头,手一用劲,“噗呲”一声,竟把整只手掌没入鱼腹。

    大河也上来了,恰恰看到这一幕。

    答答在大鱼腹中掏摸一会儿,找到什么,“噗呲”又把手拔/出,接着就把那只握了什么的手掌递到严默面前。

    血水顺着答答的指缝滴滴答答往下落,很快就染得床铺一片红黑。

    丁飞和大河都心疼,这么好、这么软的床单就这么弄脏了。

    严默倒是无所谓,他看了看答答递到面前的拳头,和声问:“这是什么?”

    答答松开拳头,露出首张中握着的一个约鸡蛋大小的黑红色物体,“吃!”

    “这是吃的?”严默习惯性地拿出手术刀要去切开那物体看看,却被答答闪开。

    “吃!”答答固执地又往前递了递,他还加了一个字:“快!”

    “默大!”大河和丁飞想要阻止严默。

    严默笑笑,他的小腹在骚动,答答不管送来的是什么,至少引起了巫运之果的兴趣。

    严默想要接过那个黑红色物体,答答不让,意思竟是让他就这么张开嘴,他直接喂到他嘴里。

    严默想想,仰头张开了嘴巴。

    “默大!”

    答答凶狠地瞪了眼大河和丁飞,手上快速地把那黑红色物体塞入了少年嘴里。

    鸡蛋大的东西想就这么吞下还是很困难的,严默下意识想要咀嚼咬碎它,可那东西到了他嘴里就化成了一泡很腥很腥的血水。

    “呕!”严默差点吐出来,可答答一下就捂住他的嘴巴。

    严默自己的手先捂了上去,都已经受了这个罪,再吐出来就可惜了。不管这玩意是否有毒有害,反正他死不掉,如果对他有用,那就是他赚了。

    腥气异常的血水硬是被他一滴不漏地全部咽下肚。

    反胃感冲得他难受,那答答还看着他嘿嘿笑,似乎做了件极为高兴的事情。

    严默从腰包里拿出一壶水,仰头就灌,就这样也没压下那股腥气。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呕!”

    那边答答坐在地上,竟然抱着那条大鱼从头部就开始啃。

    严默这才看到这条鱼的头部长什么样,而当他一看清,他脑中顿时一阵眩晕外加恶心!

    这大鱼竟然长了一张像人一样的脸!

    可答答就这么把这张脸给啃了!

    而他刚刚吃了一个从这个长了人脸的鱼肚中取出的内脏!

    严默顿时有种不详的预感,而这个预感也没错,他的右手亮了!

    他想不看右手,可他脑中也同时出现了相关信息。

    ——警告!被流放者生食半智慧生物赤鱬一次,因本人食用前事先不知,人渣值暂不增加。

    生食……原来这人面大鱼刚才还活着吗?

    严默更想吐!你就不能早点提醒?每次都玩事后炮!

    他对吃珍禽异兽一点都不感兴趣,不管这玩意吃了对他有多大好处……呃,如果好处真的很大,他会考虑把其抓来做研究,看能不能找出其药物原理,然后想法做成/人工养殖。

    好像一样很渣?

    严默抹抹脸,镇定了。反正都已经渣了,他又不是故意的,如果这赤鱬的族人来找他算账,他可以从自己身上切块更大的肉还给他们,然后……好吧,他以后也不会为了解剖和研究它们,而主动打它们的主意。

    严默知道他这样的想法一样很人渣,但他就是这样的人,他已经被指南逼得有所改变了,不管他心里怎么想,至少他做出来的事并没有违反指南的规则,不是吗?

    “答答。”严默想叫答答别吃了,可看他捧着鱼头啃得那么欢,他也只好任他继续吃。

    不过这赤鱬到底是什么东西?

    严默把右手放到赤鱬身上询问指南。

    指南给出了答案:——赤鱬,两栖生物,天吴与人类交/配后所产,人面鱼身,最长寿命可达三百年。其肉,人类食用可提高身体免疫力并加速伤口愈合。赤鱬身上最宝贵的为其体内靠心脏处所生能量巢,有能量巢者可进化为半智慧生物,无能量巢者为普通两栖生物。食用能量巢者,有一定机会将具有在水中呼吸的能力。

    严默按住额头,看来他刚才吃的就是赤鱬的能量巢了,将来有可能能在水中呼吸虽然很美好,不过……答答到底在哪里抓的赤鱬?而附近有这么好的东西,摩尔干知道吗?

    同一时间,猛刚刚跟着原战钻出土壤,突发奇想道:“大战,如果那水神天吴能给我生孩子,那么我的孩子不是一生下来就是半神?”

    原战气笑,“你还想要孩子?嗯,你也许应该先去问问那位朵菲公主,说不定人家也给你生了一个长蹄子的小崽子。”

    猛嘿嘿笑,“不错啊,以后我的孩子有长蹄子的,也有长鱼尾的,说不定将来还有长翅膀的。”

    原战一巴掌把做梦的二猛给扇飞,从腰带上取下挂着的小号角,吹响。

    “桀——!”很快,天空中传来了九风的叫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