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46章回24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原战大早上赶回摩尔干,一进二楼就看到一浑身毛乎乎的大块头四仰八叉地躺在他家祭司大人的床铺边睡得口水横流,屋里还一股子浓重未散的鱼腥味。

    答答小呼噜声止住,眼睛猛地睁开,翻身就跳了起来。

    警觉性还不错。

    “桀——!有大鱼的味道,鱼在哪里?”小九风在屋里快速飞一圈没找到它想吃的鲜鱼,途中它经过答答,稍稍盘旋了一圈,但不知道是不是味道有点不对,它又离开,嗖地就向它的家养小两脚怪扑去,“默默,你的大两脚怪被欺负啦。桀桀!”

    严默困得要死,昨晚答答只啃了赤鱬的脑袋,还很恶心地挖了鱼脑吃,剩下的肉都给了他。他看鱼肉还算新鲜,也好奇这肉能治病的功效,就把剩下的鱼肉收进了腰包,然后让大河找人上来打扫,一直到快天亮才合眼。

    伸手撕扯下扑到自己脸上的九风,严默非常不情愿地揉揉眼睛,慢吞吞地坐起,其实他更想把棉被拉到头上,盖住自己一直睡到中午。

    原战瞅到这样的严默,眼里浮出一丝说不出味道的笑意。只有他知道,这种时候的默欺负起来特别有意思。

    九风立刻跳到少年头上端坐,脑袋一缩似乎打算补眠,可是它又好像对答答有点好奇,小脑袋盯着他瞅啊瞅,似乎还很想飞过去转一圈,但默默的脑袋好暖和,它舍不得离开。

    猛从原战身后探出头,覥着脸对严默打招呼:“祭司大人,你醒了?呵呵。”

    这声呵呵好心虚。

    原战大脚丫子踢踢答答的屁股,懒懒地问:“这家伙是谁?”重点是你怎么让他睡在你身边?

    答答屁股被踢,冲原战掀唇呲牙,不过他非常敏感地察觉到对方不好惹,武力值比他高很多,故只是威胁并没妄动,但看原战向床铺走来,他还是转移了一下/身体,用自己的身躯挡住后面的严默。

    “咕噜噜,默默,这两脚怪是大鱼变得吗?”九风啄严默的头发,追求答案。

    严默脑袋一半还在沉睡中,对任何问题的反应都慢了五拍不止。

    原战一脚踹开答答,大步走到严默身边,丢掉外衣,踢掉鞋子,掀开棉被钻进去,把人往怀里一搂,按倒,“睡吧。”

    九风发出不满的咕噜声,跳到一边。

    严默撩起眼皮瞅瞅他,脑袋往他怀里一埋,真就这么睡了。

    原战拉起棉被,九风小爪子扒拉扒拉,钻进去,一直钻到严默怀里。

    “隔壁还有个房间。”原战指指大门。

    猛张大嘴巴,你们这样真的好吗?首领大人!祭司大人!你们难道就不怕摩尔干带着他们的水神打过来?

    答答揉揉被踢了两次的屁股,往地上一蹲,坚决不离开,他昨晚好不容易才把那个大河给挤走。

    原战不等两人离开,拉上棉被,裹着他的宝贝祭司,大腿把人往怀里一夹,就这么闭眼睡了。

    猛眨眨眼睛,这位神经才真比谁都粗,望望房顶,又瞅瞅蹲在一旁的答答,打个哈欠,也不管地上连根稻草都没有,就这么往地上一倒,不到两分钟人就睡死。

    答答……已经蹲在那儿打起了小呼噜。

    听到动静的大河上来,顺便想问问今天店铺开不开,看这一屋睡得这个香,当下又默默地下楼。

    这几只就这么一直睡到中午丁宁过来汇报那些奴隶的事。

    “默大,您说把那些奴隶全部交给深谷,让我不要插手,我就没管他们,只带着几个人一直在照顾那些病患。今早天没亮,深谷就带了大约一百多个战奴说去打猎,他们到现在也没回来。摩尔干昨晚送来的粟米看起来不少,但我们这么多人吃很快就会吃没有,深谷早上找我,让我早上不用做好的,只给大家熬了顿稀的吃了,说晚上等他打猎回来再给大家吃顿饱的,默大,那中午这顿还给不给他们吃?”

    洗漱完的严默用布巾擦擦脸,“给病患、体弱者、孩子和孕妇弄些吃的,其他人不管。”

    “是。”丁宁又道:“另外从天亮开始就有不少人往我们那里转悠,有摩尔干的人,也有其他部族的人。”

    “不用管他们。”

    “还有,摩尔干的人来问,问我们打算什么时候把那些奴隶运走。”

    “他们今天如果再来问,让他们明天早上就准备好船只,我们先把那些非战奴给送走,丁宁你跟着他们一起回去。”

    “是。”丁宁虽然不想离开祭司,但他也知道必须有个人跟船回去说明情况,顺便也盯着那些奴隶和不让摩尔干的人虐待他们。

    胡乱抄点水在脸上一抹、吐掉漱口水就当收拾完自己的原战,伸手让严默进行每日一诊,“你想把那千多名战奴全部留下?”

    “不。”严默摇头,“我打算让深谷选出二十个人跟随我们,其他人全部送回九原。到时候让大河和丁飞把人带回去。”

    大河点头,丁飞不太情愿。

    “深谷是谁?那天看你的那个战奴?还有这毛乎乎的大块头又是哪里冒出来的?”

    毛乎乎的答答对原战瞪眼,又被原战如刀的目光给吓回。

    严默笑,放下原战的手腕,“对,深谷就是那天看我的那个战奴,资质不错,是个将才,以后交给你调/教。”

    原战明白,这是严默选出来的未来战士大头领。

    大河闻言放心了,大战的首领地位不会被抢了,祭司大人果然还是最喜欢大战。咦?为什么用果然这个词?

    严默又用下巴指指答答,“这是答答,战奴中的一个,暂时跟着我,以后再看他适合做什么。”

    九风蹲在严默脑袋上,仍旧对答答充满好奇,“咕噜噜,默默,这只大两脚怪身上为什么有大鱼的味道?”

    “因为他喜欢吃鱼?”严默笑。

    很突兀的一句话,但其他人听习惯了都知道严默这是在和山神大人交谈。

    九风觉得答答和其他两脚怪不同,但到底哪里不同,它还太小,看不出来。

    答答似乎对九风有点畏惧,从一开始就不怎么愿意和它目光相对,被盯狠了,才一脸凶狠地瞪回去。

    九风发出“桀”的一声,飞过去就啄了答答脸皮一下。

    答答脸颊被啄破,冒出鲜血。

    事发突然,严默都来不及喊住九风,只能事后无奈地道:“九风,别。答答也是自己人,明白?”

    “桀!毛茸茸的大鱼!”九风得意,把带血的喙在严默头发上擦擦,又蹲下。

    答答摸摸脸上被啄破的地方,摸到鲜血,伸舌舔了舔。

    严默掏出药粉要给答答止血,答答明知自己伤口很容易愈合,仍旧蹲到严默面前,昂起脸,让他给自己撒药粉。

    原战脸皮抽了抽,这毛乎乎也忒不要脸!他都没这么干过!

    “丁飞留下吧。”原战点了丁飞的名,“这小子机灵,平时也可以帮你做些杂事。”

    丁飞顿时喜笑颜开。

    严默想想也同意了,答答看起来忠心,但做事方面却大大不如已训练很久的丁飞,而且丁飞除了比他哥唠叨点,说话有时还有点孩子气,做事却极为细心也会动脑,这也是他把小黑娃交给他带的缘故。

    “丁飞,你平时多带带这个……答答,教会他做事。”原战直接下令。

    丁飞看向严默,严默点头。

    答答立刻瞪向丁飞。

    丁飞在心中抽泣,他觉得自己就是奶妈命。奶妈这个词,他还是听祭司大人有次这么说首领而学会的,虽然他不明白祭司大人口中的儿子是谁,但好像这个儿子每天都要吸首领的奶水?可首领不是男的吗?他哪来的奶水?

    嗯,这对丁飞是个不解之谜。

    不过祭司大人和首领身上的谜太多,丁飞早就学会视而不见。比如祭司大人经常回家就不见,然后又能突然冒出来,还有祭司大人曾经有段时间天天都在脑袋上顶着个奇怪的骨头,不得不戴上皮帽遮掩等等。

    “今天开始,我们店铺就不开了,如果有人找上你们,就让他们直接来找我。晚上,我和阿战会到河边和大家一起吃。”严默把事情都吩咐下去,打算抽出时间去研究那四件骨器。

    而且他这次收集的骨头比较多,有些普通的,他打算粗炼一下,否则腰包都放不下。

    交换来的皮毛,大多已经在昨晚分给了那些奴隶,只一些品质特别好和比较稀奇的被他收起来。

    粮食仍旧是他们的大问题,九原又一下多出一千五百号人口,虽然这在他前辈子也就一个中学的人口数,但在这里这些人数已经抵得上一个小型部落的总人数,比如原际部落原来也就一千三百人不到。

    为此,去往土崖部落和渔妇族收集种子和植株等就非常重要,他们还要抢时间,争取能在入夏前赶回九原,这样说不定还能再种下一批粮食。

    他让深谷带上二十名战士跟着他和原战,一是不放心,九原没有他和原战在,深谷带着一千五百名深受他影响的奴隶回去,其中一千两百名还是战奴,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他想重用深谷,可不代表他已经完全信任此人。

    第二,深谷肯定明白,他和他选出的这二十名战士,一路跟随他们,其能力和表现肯定会受到他们注意,而这些也会影响他们将来在九原的地位。那么深谷是选择一些只能衬托他能力的人,还是选择对他们有用的特殊人才?严默表示他对此很期待。

    第三,则是为了更好的控制,也是为了让彼此多认识了解一番。

    “答答,你跟着丁飞,他会教你做事。”看答答不肯走,严默只好又交代一句。

    大河几人领命而去,答答还不肯走,被丁飞和大河硬拖走了。

    严默见人都离开,这才转头看向原战,调侃道:“听说你昨晚被欺负了?”

    九风在他头顶发出怪笑声。

    原战斜了九风一眼,这蠢鸟越来越像人!

    “这事和摩尔干还有点关系,我昨晚跟着九风去找猛,碰到了他们的水神……”原战把昨晚经过说了一遍。

    “水神天吴?女的?很好看?”严默神情古怪,他昨晚刚吃了一只天吴的孩子的能量巢,今天就有人告诉他,天吴这种神话中的生物真的存在,还差点和原战交/配?

    严默伸手探进原战的衣襟里很淫/猥地摸了一把,“那水神看上你了?”

    “我觉得她可能发现我体内有神血。”原战被摸得眯起眼。

    严默收回手,皱眉,“你确定?”

    原战抓住他那只手捏了捏,“不确定,只是怀疑。她一开始看到我并不怎么在乎,反而对猛更看重一点,我要带走猛,她不让,可后来她在靠近我以后突然就变得很迫切,连猛都不在意了。”

    严默突然生出一种自家后花园被人觊觎的不爽感,“猛和她交/配了?”

    “嗯。”

    “那小子还真的什么都敢下嘴。”严默无法想象要怎么对着一个没有眼睛的女人硬起来。再一想到天吴的肚子里很可能已经有了猛的娃,将来会生出一只或者数只长有一张很像猛的脸孔的鱼……呃,虽然诡异些,但好像也挺有趣?

    “那天吴的呻/吟声有问题,你看看猛,我有点担心他的身体。”

    两人一边说一边重新回到二楼,猛还在睡觉,可能前面几天太“辛苦”,这会儿一放松,整个人睡得跟死了一般。

    严默踢他一脚,见他不动,挑眉蹲下,抓过他的手腕先把脉,又把他后来裹上身的兽皮裙给扒了。

    “没事,消耗过多,虚了点,让他养个半年就能补回来。”

    “这半年他都不能睡女人?”

    “男人也不能!”

    原战乐了,他好歹偶尔还能爽一下呢,这二货却只能硬憋半年。

    “摩尔干那边怎么办?”

    严默哼唧,“不用管他们,如果他们真敢找上门来,我还要问问他们什么意思,为什么我们派出来的使者会被他们抓去献给他们的水神,我们去救人,他们还敢把我们首领都留下。是不是想开战?”

    原战想得却更深,“我们还要用他们的船运送奴隶回去,如果那水神在大河中做点手脚,摩尔干却说是天气和河水的缘故……”

    严默没想到这点,他戳戳猛,他知道这事怪不到猛,他只是按照吩咐去侦察摩尔干情况,换了他,看到摩尔干那样奇怪的行为肯定也会继续盯着,只是那水神太厉害,九风不敢招惹,跑得快的猛也没逃过对方追捕,最后虽然爽了几天但也是被迫,还差点搭上一条命。

    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猛有没有说,他被那水神抓住时,摩尔干人知不知道?”

    原战仔细回忆,摇头,“应该没有,他说是那水神亲自抓住了他,又把他带到那片树林,摩尔干人应该不知道。”

    严默盘算一会儿,“我们不用担心摩尔干会上门要人,除非他们想和我们开战,但确实要担心那水神直接在大河中做手脚。”

    “看来那些奴隶不能用船送了。”

    严默也头疼,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如此,就只能走回去了。这么多人,又这么远,如果硬靠走的,我们得走到什么时候?”

    “如果我们先回去九原,只大河他们押送,路途太长,那些人最后能有一百个跟着回九原就算不错。”

    “要么我们在途中建立一个附属部落?”严默异想天开。

    原战竟然真的开始考虑其可行性,但最后他还是摇了摇头,“太远,控制不住,最后附属说不上,只能算友好部落。”

    如果单从减人渣值上去考虑,严默觉得这样做也行,可是总觉得太亏。

    最后两人商量,那些奴隶暂时不让摩尔干运送,先看看他们的反应再说,又让丁飞传令给丁宁,让他那边先拖着。

    严默自觉杂事已经处理完,让原战去找那些奴隶,他则掏出四件骨器打算好好研究一番。

    可是当他把手伸进腰包寻找那四件骨器时却发生了一点小问题。

    那只一直被他丢在腰包里的骨鼠咬着他的手指一起跟了出来。

    同时,原战在楼下就被挡住,摩尔干人找上门来了,打头的是一名带有元晶饰品、手握权杖的老者,祁源和一些高阶战士跟随其后。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