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47章回24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骨鼠跟出来后显得异常激动,碰碰那根骨棍,又撞撞那个鱼骨化石,咬了一口圭表,最后蹿到那圆盘上。

    严默见此大喜,立刻与骨鼠建立精神联系,可是传来的只是对方看到的景象,并没有其他解释。

    骨鼠不知道,那骨承知不知道?

    抱着一丝希望,严默凝神沉入骨承的世界。

    他重新进入第一级的传承大厅,因为他发现直到四级为止,出现的声音中就属一开始的女性回答最为详细,而且她似乎事先准备了一些问题,只要在那些问题范围内,你提出,她都会给予解答。不像领他进入的苍老男声或者是第四级出现的男子声音,一点多余的问题都不会回答。

    “孩子,你怎么回来了?是有什么问题吗?”温和的女声像是在微笑。

    严默猜想这名女子生前一定是一名很受欢迎的老师,“您好,是的,我在外面见到几样古早流传下来的炼骨制品,我想很可能是你们那个时候的骨器,我看不出它们的用途,想要寻求解答。”

    “嗯,炼骨制品,骨器,用途,寻求解答,有符合的答案。孩子,你是在寻找知识之海吗?在那里你可以查看到所有我族积累下来的炼骨知识。”

    原来真有类似图书馆的存在!太好了!他就想做得这么神奇的骨承怎么可能会没有整个炼骨族知识传承积累的图书馆一般的存在。

    严默压抑住激动之情,赶紧问道:“我要怎么去往知识之海?”

    “只要你通过四级炼骨术的考验,你的魂魄会被打上印记,知识之海就会对你敞开,这是我族进入传承之地的人都知道的事情。孩子,在你进来的地方,我族的存骨之处,那就是知识之海,沉入进去,躺在祖先的骨骸上,脑中想着你想要了解的骨器的模样,如果有先人知道,你便会在知识之海中得到那位的回答。”

    “谢谢。”明知道对方已经不存在,留下的只是她的精神力量和事先“录制”好的对答,但他还是真心实意地表达了自己的感谢。

    严默退出第一级传承大厅,回到最初进入的地方。

    他一直不理解为什么进入的地方会有这么多骨骸,虽然他知道它们不是真实的,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些骨骸要沉在水里。

    现在他总算明白原来这些骨骸并不是摆来吓人或单纯装饰,人家代表了炼骨族无数祖辈的传承知识,而那些水,他猜可能是某种介质,让他的精神力可以与炼骨族祖先们留下的意识或者说精神力进行沟通。

    严默躺进那个水潭中,透明的水淹过他的口鼻,直到他慢慢沉底。

    闭上眼睛,脑中浮现那根骨棍的模样,同时发出疑问:“请告诉我,这是什么?”

    有什么向周围扩散,不久就有一道笑声响起:“真是好久不见了,这是我四十岁整时做的最满意的一件骨器。咦?你不是我族人?你的样子好奇怪,像是住在阿摩罗河附近的那种半智慧生物,不过你比他们好看多了,他们看起来都有点傻乎乎。”

    严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保持沉默。

    那人性格似乎很活泼,他又道:“你的精神力有点奇特,和我们有点不同,不过你能来到这里,又能听到我的声音,说明你的精神力可以和我们共通。但你的精神力还不够强大,看来只能听到我的声音而见不到英俊无比的我了。”

    严默脸上浮出笑容:“您好,能告诉那骨棍有什么作用吗?”

    那活泼的男子声音笑道:“你既然能来到这里,那就是得到了骨承的认可,我也不会向你隐瞒。首先,这可不是一根棍子,它是一条蛇。可惜你精神力还不够强大,无法看到我传递给你的影像,否则你一看就明白了。”

    严默:“骨蛇?”

    男子:“对,它是我用一具完整的九级神血战士的蛇人之骨所炼制,加上九级的元晶,便可以作为九级的蛇人神血战士使用。”

    九级神血战士!

    蛇人族没跟你拼命吗?

    我现在总算知道炼骨族人为什么会死光光了,你们是不是为了炼制强大的傀儡经常偷人家的尸体或者干脆猎杀其他智慧生物?

    严默心中翻江倒海,发出的精神询问却很淡定:“只能用九级元晶启动吗?”

    “不,五级以上元晶就可以启动它,只是不能发挥它最强大的力量,但一样可以作为傀儡使用。启动?这是个有意思的词,你的种族智慧很高啊,为什么我从来不知道还有这样一个种族?你生活在海里吗?”

    “不,我生活在大陆上。你没有见过我的种族,可能是因为我现在和你活着的那时候隔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

    “哦,已经过去很久了吗?”男子的声音听起来有了点小感叹。

    严默实在好奇,忍不住问道:“您现在这样是活着还是死了?为什么你的精神力可以和我这样对答?你这种情况是不是保留了完整的灵魂?”

    男子笑,“不是所有人都能像我一样在死后能保持住还算完整的魂魄。魂魄?灵魂?也许你的种族和我们有一点关系。如果你的精神力将来炼到足够强大,也能让自己完全脱离肉身而存在。”

    严默震惊得无以复加,“那你们这样岂不就是相当于永生?”

    男子失笑,“孩子,没有精神力可以永远存在,除非你用特殊的容器把它装起来。神让智慧生物必须依赖**才能在世间行走和思考,自然有他必须这样做的原因。”

    严默整个灵魂都在发亮,他完全没有想到一次知识之海的询问会让他有这么大的收获!

    他迫切地追问:“那么是不是有了合适的特殊容器,再把魂魄放进去,就可以代替**继续活下去?”

    这次男子沉默了较长时间,才回答道:“我族炼骨制作傀儡一开始就是为了想要得到可以存放魂魄的容器,可是我们研究了很久很久,经过了一代又一代努力也没能成功,只不过发现元晶可以当作能量让傀儡自行活动,而好的骨器可以承载一部分精神力。”

    “可是你的魂魄现在就在这个骨承中。”

    “骨承是我族唯一也是最特殊的存在,它的炼制过程已经不可复制,它是一个神迹,只炼制的原材料就已经不可能再寻到。”活泼的男人声音突然变得低沉,带了几分明显的哀伤。

    严默明白了什么,这个骨承应该是炼骨族某位伟大的存在贡献了自己的躯体,也许是他们的大巫或者首领,而且那位的能力很可能在炼骨族的历史中也是最强大的一位。

    “在骨承中,像您这样的魂魄多吗?”

    男子顿了下,声音重新变得开朗:“孩子,知识之海中的魂魄不是用来和你说话解闷的,我们想要维持魂魄的完整需要消耗大量的能量,所以你记得要经常更换骨承上的元晶。”

    “没有元晶怎么办?”

    “我们会陷入沉睡,骨承的初始力量会保护我们,而每次更换元晶,元晶中的一部分能量便会存入骨承本体,骨承本身也会吸取世间的游离能量。但这些能量并不足以让骨承中的魂魄都处在苏醒状态,所以以后你会发现每次你进入知识之海,每询问一个问题,都只会有一个人回答你。”

    “那你们能接触到外面的世界吗?”

    “不能,我们的精神力并不能延伸到外界,一旦我们的精神力离开骨承,便无法再受骨承保护,延伸出去的精神力会被摧毁,我们在骨承中的魂魄自然也会受到伤害进而逐渐变得不完整,甚至忘记自我的存在,只能变成一段又一段残留的记忆。”

    “那这样不是变相的囚禁吗?你们不会觉得这样很痛苦?你们难道就不想要永远的安眠?”

    “囚禁?知识之海被称为海,那也是有原因的,不过这个不能告诉你,除非你将来想要把自己的魂魄完整转移到骨承中。而想要永远安眠的魂魄已经不会再醒来,他们留下的只有记忆,以后你也会碰上这样的精神体,它们不再是完整的魂魄,只残留下一些影像或声音,那些都是他们记忆中最重要的知识残留。”

    严默笑,“看来我今天很幸运。”

    “确实如此。”男子也笑了,“你和我族那些进来的小崽子都一样,全都问题多多,而且总是会问完一个又一个。你还有其他问题吗?记住,不是每一个人都像我这么好说话,有些人脾气比较糟糕,惹怒了,可是会直接攻击你们的精神体。”

    严默想问的问题很多,他想了一下,决定还是先把四件骨器弄清楚。

    “那九级蛇人傀儡为什么会变成一根骨棍,我要怎么启动它?”

    “因为不好携带,也为了节省元晶,九级元晶可不太好弄。”男人又感叹了句,“你看到那骨棍上有三圈淡淡的纹路没有?握住最上和最下一截,拧一下,拉开,下面会出现镶嵌元晶的能量巢,把元晶填进去,它就会自行变成蛇人傀儡。”

    “它的能力是什么?”

    “吞噬,绞杀,开路,还可以当坐骑,它的尾巴相当厉害。”男子显然对自己的作品很骄傲。

    “我见过蛇人,他们好些人都可以把东西吞进另一个空间,不是吃下去,而是储存,这具傀儡也有这个能力吗?”

    “开拓另一空间需要特殊的精神力维持,也就是需要蛇人的魂魄,但就像我之前说的,骨器可以承载一定的精神力但不能承载完整的魂魄,所以蛇人骨骸傀儡不能储存任何东西。”

    “我要怎么擦控它?”

    “精神力刻印。你知道精神力怎么刻印吗?我记得四级还是五级的传承就会教你怎么做,这里我就不详说了。当你对某件骨器完成精神力刻印,那件骨器上便会浮现出独属于你的、像是刺青一样的精神标记,你就可以用自己的精神力操控它。”

    严默想到一个问题:“如果有人比我精神力强大,他是不是可以把那件骨器抢过去,抹掉我的精神力刻印再刻上自己的?”

    “当然。所以我建议你,这件九级傀儡你最好暂时不要用,它比你现在的能力级别高太多,九级傀儡并不多见,想要它的炼骨族人和其他智慧种族很多。”

    何止不多见,现在恐怕已经是极为稀少了。严默有点失望,这九级蛇人傀儡听起来很牛,但他没有高阶晶石,这蛇人傀儡留在他手上也只是一根棍子,况且他也不想和蛇人族结仇。

    “对了,我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您?”

    男人发出爽朗的笑声,“我叫赞布,孩子,你叫什么?”

    “严默。”

    “奇怪的名字。”

    “赞布,我还有三样骨器想要请教,如果您都认识,那就……”严默话没说完,突然感觉到有什么在拉扯他,就好像要把他从知识之海中硬拉出去一样。

    “赞布,我好像要被迫离开了,我等会儿再来找您。”严默话没说完就被强行拉出了知识之海,出来前,他似乎隐约听到赞布的笑声。

    严默从水潭里一下坐起。

    那领路的苍老声音立刻在他耳边响起:“孩子,你待在知识之海的时间太长,能量已经快要用尽,现在你必须立刻出去更换元晶,要求必须是五级以上的元晶,如果在能量耗尽之前不能更换,骨承将会吸收你本身的能量直到把你消耗完毕。”

    严默想骂娘,这么严重的后果为什么一开始不跟他说?好吧,他其实早就应该明白,这世上根本没有白吃的午餐,那赞布其实已经在对话中告诉他,和魂魄直接交谈会耗费大量能量。

    可是他记得一开始的女声告诉过他,那枚元晶可以维持到他一直学习到高级。可如今他只不过和知识之海中的魂魄说了几句话,竟然就把一块高阶元晶给消耗完了?

    话说那枚卵形元晶几级来着?因为不清楚这元晶的属性,他都没舍得拿给原战吸收,如今就这么消耗完一枚。

    严默觉得自己亏了,虽然学习到一些炼骨族知识,但那九级蛇人傀儡他又不能用!

    不是说这骨承能吸取周围的游离能量吗?敢情我也属于游离能量之一?还是你喜欢先从最近的能量开始吸收?

    兴奋全部换作怒火的严默从骨承里出来,从腰包里掏出一枚备用的透明卵形元晶,恨恨地对手臂上假装臂镯的骨承进行元晶更换。

    偏偏就在此时,他听到了楼下传来了一些不太顺耳的说话声。

    那装模作样说话的家伙是谁?原战怎么也在楼下?他不是去见那些奴隶了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这时严默还不知道原战刚出门就被摩尔干人给堵上,他在原战下楼前就进入了骨承。有九风和食肉蜂在,他也不怕有人突然闯上二楼。

    楼下说话声变大,似有变成冲突的可能。

    “祁源,你让开,我来问他!喂,你告诉我,昨晚半夜,是不是有人扛着一条人面鱼进入你们这里?”

    “你在质问我?哪来的蠢货?”

    严默嘴角挑起,他不用看都能想象得到原战在说这句话时的表情有多气人。

    果然,被反问的人跳了起来,几乎是吼叫一样骂道:“你!你叫谁蠢货?你知不知道这是谁的地盘!”

    “祁昊!”祁源喝止的声音和原战充满挑衅的嘲笑声同时响起。

    严默起身,他打算先下去看看热闹,剩下的三件骨器等会儿问也不迟。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