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49章回24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为什么要拜访蛇人族?

    那件已经被琢磨出用途的骨器和蛇人族有什么关系吗?还是九原想要向蛇人族借用高阶元晶?

    祀水、祁源等人都在想这几个问题。

    祁昊甚至露出不屑的笑容,心想你凭什么跟人家蛇人族借高阶元晶,你以为高阶元晶是石头吗?随便找找就有?

    严默一行刚跨入蛇人族的土屋中,早就注意他们的兔吼带着上次那名长老溜溜达达地来窜门了。

    摩尔干人并不希望太多人过来,但在看到黄晶部落也来了人,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白岩迎上前来,他有点惊讶,“有什么事吗?”

    严默对他点点头,“昨天那位长老在吗?”

    那位长老当然在,白岩让人去地下一层请人。

    看到那位蛇人女长老,严默行礼,“长老您好,我有点事想跟你说,关于……”他抬了抬手上握着的骨棍。

    蛇人女长老早在看到严默时,目光就已经落在那根骨棍上,昨天她对这根骨棍有所感觉,今天严默就带着这根骨棍找上门来,若说这骨棍和蛇人族没关系,她自己都不相信。

    女长老环看一圈,“到下面说话。”

    严默还没点头,祁昊跨前一步,叫道:“等等!”

    所有人一起看向他,祁昊指着严默的鼻子说道:“你不是说让我们一起看看这骨器怎么复活吗?现在你却要撇下我们这些人?”

    严默弹指。

    祁昊突然感到自己的手背一阵微刺痛,接着整个手腕都有点麻痹,他也没太在意,放下手,甩了甩。

    原战大约是所有人中唯一看到严默动作的,因为太了解。他很同情地看了眼那位祁昊兄,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发现自己被人暗算了,也许永远不会?说不定直到这人的手腕恢复原样,这蠢货也只会当做是普通的筋骨痛之类。

    严默冒着被指南惩罚的危险出手后,绷着脸皮道:“这件骨器很可能与蛇人族有关,这也是我来找蛇人族的原因。谁要想看我‘复活’它,可以,拿一枚六级以上的元晶来。”

    赞布说只要五级就能启动,他又提高了一级。

    祁昊回头看了眼祀水。谁都知道这枚六级元晶一旦拿出去,基本就收不回来了,就算收回来也会有一定能量损耗。而六级元晶之宝贵,就是整个摩尔干也没有几枚。祁昊就是再莽撞,也不会就这么说要拿出一枚。

    “需要六级元晶,看来这件骨器至少也在四级以上,说不定就是一件六级骨器。”祀水推断。

    严默在心中嗤笑,他学到的炼骨术可不是这么说,虽然元晶和骨器之间级别和属性对应,或元晶级别高于骨器,能够发挥出骨器的最大能力。但是高阶骨器一样可以用中阶的元晶启动,中阶骨器也可以用低阶元晶启动,只不过能力无法发挥到最大而已。

    显然,炼骨术流传至今确实缺失了不少重要知识。

    就算知道祀水说错了,严默也没那好心纠正他,他只是再次问了在场诸人一遍,谁能提供一枚六级元晶。

    “这枚元晶我们出吧,如果能知道这件骨器到底有什么用,也算值得。”蛇人族女长老说完就从自己口中摸出一枚元晶,递给严默。

    蛇人族元晶富裕到可以随便送人一枚六级元晶吗?当然不,如果不是女长老怀疑这骨器和蛇人族有关,而那少年又背着人对她使了个眼色,她也不会这么大方。

    严默让原战接过元晶。

    “想看吗?看清楚!”

    少年一句多余的废话也没有,就这么两手抓住骨棍,也不知他怎么一扭一拉,那根骨棍突然拉长,露出了一节节像是蛇骨的骨身。

    蛇人女长老一看到那显露出来的骨身,神色立变,其他蛇人同样,他们怎么可能认不出自己同类的骨骸!

    其他人目光发亮,这骨器竟然还有这样的变化!现在看来倒有点像骨鞭,如果真是一条鞭子,镶嵌上元晶后,它的威力会大到什么程度?

    严默手持蛇骨,却没有急着去拿元晶,而是把蛇骨对众人展示一圈,特特问祁昊:“看到了?”

    祁昊冷哼,“看到是看到,但这件骨器有什么用?”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难道你像鼎钺一样有出自遗迹之地的骨器交换给我?”

    “你让我们来看不就是……”

    “我让你们一起来看,只因为你不相信我能认出这些骨器,不相信我能破除骨器上的诅咒,还怕我把你们那件骨器骗走,我看在祀水祭司的面上,才会让你来看看我是否有能力找到窍门并‘复活’这件骨器。现在你已经看到了,还想我证明什么?至于这件骨器的用途,只要我把元晶镶嵌到它身上的能量巢上,看到的人自然就会明白。”

    “你……”祁昊急,竟一时找不到理由反驳。

    严默面向祀水,“如果你们不相信我的能力,可以把你们的那件骨器拿回去,我想您同为骨器师,应该也明白研究琢磨骨器非常耗神,更何况这骨器上还带着诅咒。如果不是我们和摩尔干有大笔交易,我也不会同意祁源把那圭表式骨器硬塞给我,让我拿回来琢磨。没想到我的好心反而引来你们的误解,既然如此……”

    祁源心想,我有硬塞吗?可能真的有,他当时也是急了怕了。

    祀水其实很不愿意属于他们的那件骨器放在那懂得骨器的九原小祭司手上,可他也明白那件骨器他根本看不出用途,又担心它是真的诅咒骨器,拿回来他也是沉入圣湖,或者深深埋藏到什么地方,只能等三城的人来了,看他们知不知道或想不想要。

    祁源和九原的交易他也知道,一百名奴隶的代价就能让九原帮助他们弄清那件骨器的真实用途,他觉得还是很划算的。

    而自己这么稀罕的东西,对方却这么不在意,又见那小祭司竟一脸嫌弃麻烦似的想趁机把他们的骨器还回来,祀水又是不高兴又是不愿意。

    于是祀水脸上挤出了一点点微笑,“严默大人,您已经向我们证明了你确实是一位对骨器了解很多的骨器师,到集市结束还有三天,希望在你们离开前,能让我们的那件骨器也像这件骨器一样复活,毕竟我们也付出了相当的代价。另外,不知道我们能不能继续看看这件骨器的真正用途?”

    少年皱皱眉,似乎对自己当初收下一百名奴隶的事有点后悔。

    祀水就见那小祭司又转而看向蛇人女长老,然后说道:“不是我不想给你们说明和演示这件骨器的真正用途,只是……这件骨器与蛇人族有关,如果我判断没错,这件骨器很可能就是用蛇人族先人的遗骨炼制而成,而蛇人族是我的朋友,我们已经建立交情,我不可能拿着朋友族人的尸骨当做器具使用,哪怕它来自遗迹之地!”

    祀水差点用鼻子喷气!这是想让他们摩尔干和蛇人族对上吗?好狡猾的少年!

    蛇人族一点都没觉得自己被人当枪使了,他们都很感动。白梨觉得他这个朋友交得真好,白岩则欣慰他们没有看错这个人类少年,不贪婪,这种品性在人类中就已经极为难得。

    原战什么都没说,眉毛都没动一下。以他对严默的了解,这人对智慧生物的友情只建立在更大的利益上,他绝不会平白浪费一件骨器。

    严默确实不打算浪费这件骨器,他打算利益最大化,看情势大好,蛇人族看他的目光都充满善意,他当即再接再厉,继续狂刷蛇人族的好感度,“为此,我打算把这件骨器在去除诅咒后交还给蛇人族。”

    “喝!”屋内响起一片惊叹,愣是打断了严默剩下的一句话。

    严默心想,你们还不知道这是件九级骨器,是可以承接精神力的传说中的骨宝,否则你们再听到我说送人的话,还不知得惊掉多少个下巴。

    蛇人族心中已经有猜测,但真正听到还是狂感动。好人哪!世间第一无敌大好人哪!哎呀嘛,九原部落怎么就不建在他们蛇人族附近呢?

    兔吼等土崖人看严默和原战的目光也柔和无比,果然是值得交的朋友!要得!

    就连黄晶部落人对九原人的印象都大好,打算等会儿主动找他们看他们有什么特产,以后好建立长期交易。

    摩尔干人心中都有点苦涩和怪异,祁源祁昊两兄弟似不相信九原人会如此大方,就算只是一件六级骨器,可在三城以外也是极为难得,他们怎么舍得就这样放弃?

    祀水有点不以为意,他知道九原这样做的原因,无非是想和蛇人族结成友好部落。可是蛇人族和九原相距那么远,中间还隔着他们摩尔干,就算九原和蛇人族有了交情又怎样?一年还不知道能不能见到一两面。

    祀水活得比祁源两兄弟久,看得也就比两人更透,可同样,他的思想也比两兄弟更加固化,他就完全没有想到有人将来可以无视距离,也没有想到在另一个世界会有一位兵法大师说出“远交近攻”的话。

    严默咳嗽一声,示意他还有话没说完,“我知道你们都对这件骨器的用途很好奇,可这件骨器毕竟涉及到蛇人族的先祖,所以除非蛇人族的各位同意,否则我将不会向大家展示这件骨器的真正用途。”

    蛇人族当然不同意!

    就算自己的祖先的骨骸被做成了骨器,但哪个后人会愿意把先人的骨头随便拿出来展示给其他无关的人看?如果这是一具人类骨骸炼制成的骨器,他们一点都不介意,想怎么看都行,他们也好奇,但蛇人族的骨骸,绝对不可以!

    严默又补充一句:“不过我会把这件骨器的真正用途告诉蛇人族,如果你们哪位真想知道,或者还担心我做什么手脚,可以直接问蛇人族各位。”

    谁都知道严默最后这句话在说给谁听,也没谁真的蠢到非要把那件骨器的变化和用途看个究竟进而得罪蛇人族,就是叫嚷得最凶的祁昊也一样。

    蛇人族也没什么婉转的意思,直接打算送客,他们急着想看那件骨器镶嵌上元晶后会有什么变化。

    原战直到这时才不高不低地说了一句话:“有些人别弄错了,我们不是敌人,倒是那个来自大河下游的鼎钺部落,他们可以把遗迹之地的骨器随便拿出来交换,还一下就拿出四件,他们拥有比石器锋利得多、坚硬得多的铜制武器,如今还想寻找能让人长生的人鱼不死药,如果我是你们,呵。”

    摩尔干、土崖和黄晶部落的人都离开了,带着对九原的好感和对鼎钺的进一步警惕。

    祁昊在走远后,忍不住返回到祀水身边,带着点抱怨的口吻道:“我的祭司大人,他们抓走水灵的事就这么算了?那可是水神之子!昨晚那进入圣地抓走水灵的贼狡猾又水性好,竟然从水里逃了,河岸长老都没抓住他!而在集市干活的好几个奴隶都说他们昨晚半夜看到有人扛着一个大型猎物进入九原的那座土屋,还一股子鱼腥味。这个贼肯定是他们九原人!”

    祀水对祁昊的感情貌似有点复杂,他想要教训他,又怕伤他面子似的,特地放软了声音道:“就算我们知道是他们做的又怎样?我们又没有抓个正着。而我们现在又需要他们帮我们琢磨那件骨器,九原又盛产那血盐……”

    听到血盐二字,祁昊眼中闪过浓浓的贪婪之色,他压低声音道:“既然如此,我们不如直接把他们……!”

    祁昊做了个斩杀的手势。

    祁源表情不动,就像是没听到这句话。

    祀水摇摇头,“太远,而且祁源也说了,那是个大部落,可能比我们摩尔干还大,我们正在造的石城就是仿照他们。他们的首领又是七级神血战士,祭司也很可能是三城之上城派出来的,攻打他们,我们得付出很大的代价,说不定还会惹怒上城神殿。”

    摩尔干至今也只接触到下城而已,对于传说中的中城和上城,他们虽然一直都想接触,但一直都没摸到门路。

    祀水看到周围有人在偷偷打量他们,随即住嘴不说。

    祁昊冷哼:“七级神血战士又怎么了?我们可是有水神天吴庇佑!”

    祀水轻叹,还是忍不住提点了他一句:“水神离开水太远太久也无法发挥她真正的实力。”

    祁昊斜睨不说话不表达意见的祁源,突然道:“我对那九原很好奇,想去看看他们那里到底是什么样,下次和他们交易红盐,我去吧。”

    祀水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把话题另外扯开,细致地问起祁昊鼎钺部落的事。

    祁源落后两人一步,心中也不知在想什么,脸上竟然还带出了一丝笑容。

    蛇人族的土屋地下一层。

    虽是地下,但原战给他们弄的相当宽敞,顶也高,人待在里面一点都不会感到压抑。

    蛇人族的人除了奴隶全都下来了,大家都围着严默,想看他把那件用蛇人族骨骸炼制的骨器真正复活。

    严默正要把元晶镶嵌到能量巢,女长老突然叫停,“这上面的诅咒?”

    严默抬头,笑,“别担心,我已经仔细看过,只要不真正使用它,就不会触动它身上的诅咒。”

    众蛇人放心了,睁大眼睛等待奇迹发生。

    偏偏这次严默停下了手,“还有件事我需要提前告诉你们。”

    “什么事?啊,我知道了!你放心,不会真的让你把这件骨器白送给我们,我们会送你元晶,你需要元晶对吗?”女蛇人长老忙道。

    “元晶的事等会儿再说,我想说的是另一件事。”严默顿了顿,看向原战,问:“附近没人偷听吧?”

    原战很肯定地摇头,“没有。”

    白梨急了,叫:“阿默!到底什么事这么神秘?还不能给人听?你快点说吧!”

    其他蛇人一起/点头。

    严默环视一圈,坏笑:“你们都准备好了,那我说了。”

    “说吧!”众人,包括原战也好奇。

    “咳,其实这件骨器我已经用元晶启动过一次。”

    原战知道他在说谎。

    蛇人们都能猜出启动的意思,一起用目光催他。

    严默故意又顿了顿,惹得因为温度不高而有点慵懒的蛇人都露出了毛躁的模样,他才快速道:“其实这是一件骨宝,高阶九级,用的是你们蛇人族曾经一位九级高阶神血战士的整副骨骸炼制而成!”

    蛇人族加原战,“……”震惊太大,反应不过来了好吗!

    “九级?”女长老难以置信。

    “九级!”白梨瞪圆了眼睛。

    白岩感叹:“九级……”

    其他蛇人:九级的老祖宗竟然被人炼制成了骨器!回去一定要把这事告诉所有蛇人!

    原战直接用“你傻了”的表情看严默,竟然把九级的骨宝随便送人!败家子!

    严默回睨他,谁说我要白送了?那就是说着好听而已,我好意思送,你看蛇人族好不好意思白拿。

    女长老不好意思,所以她沉默了。用九级的神血战士做成的九级骨宝,她要用什么东西、多少东西做交换才能让九原人满意?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