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50章回25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也没提要求,直接把元晶镶嵌上了能量巢。

    不到两秒,他觉得手心一震,那蛇骨像是要挣脱他的手而去。

    与此同时,之前被他教训一直安静待在他腹中的巫运之果竟疯狂顶撞起他的腹部。

    严默放松手掌,巫运之果顶得他下腹生痛。

    “你在干什么?”他在心中呵斥。

    “吃……吃!”

    “你想吃这具骨头?”

    巫运之果没有回答他,也许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拼命地传达着想吃的念头。

    一阵像是捏手指关节的骨骼啪啪声响起,那段蛇骨肉眼可见的自动伸长、扩展,不到五秒钟,众人面前出现一具完整的蛇人骨骸。

    在蛇人骨骸完整的出现时,严默立刻用精神力去感受它,想对它进行操控,可这时他竟感觉到一股不属于他的精神力从蛇人骨傀儡身上传来,把他的精神力给排斥开了,不对,那股精神力似乎还想掠夺他的精神力。

    可对方的精神力刚刚碰触到他,就一下缩了回去,就好像被什么吓住一般。

    严默迅速收回自己的精神力。而巫运之果那股想要吃的贪念更甚,如果不是他死死压制住它,它可能直接就窜出来扑向那具蛇人骨傀儡。

    严默不得不用手按压住腹部,疼痛让他脸色发青,额头甚至溢出了汗水。

    “怎么了?”原战第一个发现他不对。

    蛇人们亲眼看到一根骨棍自动变成一具蛇人骨骼,一个个盯着那具骨骼眼睛眨都不眨。

    只女蛇人长老一直在分心注意少年,听到原战问话,连忙也问严默:“你怎么了?是不是……”

    “是诅咒的力量,我正在压制他,但我不知道能压制它多久。”严默盯着那具骨傀儡,总觉得对方在通过那双黑漆漆的眼洞观察他们,这会不会是他的错觉?

    “那要不要把元晶取下来?”那女蛇人长老似乎也察觉到什么,下意识对那具蛇人骨傀儡摆出了攻击的姿势。

    白岩一见,立刻喝散其他蛇人,蛇人齐齐收起脸上的好奇,尾巴一甩,一起滑向远处,成了一个大包围圈。

    中间只留下严默、原战、蛇人女长老和那具骨傀儡。

    骨傀儡的尾巴动了!

    严默发誓自己并没有操控它也没有给予它任何命令。

    “阿战!困住它!取下元晶!”

    镶嵌了六级元晶的蛇人骨傀儡就相当于六级战士的力量,蛇人女长老和白岩同样为六级,但想要困住那傀儡还要拿下它身上的元晶又让它保持完好无损就只有看七级的神血战士原战能做到。

    原战在严默喊他的第一声就对那具骨傀儡发动了攻击,傀儡尾骨下的土壤突然升起,把它牢牢包裹住。

    女长老和白岩也没有呆看着,他们同时甩出自己的蛇尾圈住了那具蛇骨,死死压住住它,不让它逃走。

    也许是刚启动,这具傀儡还没有完全苏醒,它的反应也慢了不少,它一心想逃却被死死困住,那裹住它尾部的土壤竟越来越重、越来越坚硬。

    严默一个飞步上前,踩着土堆跳起,想要取下那蛇人眉心间的元晶,可那蛇人头部一摆,嘴巴大张就对他咬来。

    巫运之果不住昭示自己的存在感。

    严默心中念头电转,顾不上多想,立刻喊道:“为防诅咒之力扩散,蛇人族的兄弟都出去!”

    女长老和白岩一起看向他,“我们也走?”

    “对!都不要留下,这股诅咒之力比我想象得强大,我打算彻底破除它,但这很危险,你们都离开,阿战留下保护我!快!”

    蛇人女长老和白岩都是经验丰富的战士,他们也都清楚遇到这种巫术诅咒只能靠族里的祭司,战士上前只有送死的份,紧要关头也来不及说什么感谢的屁话,当下就下令蛇人全部退出,他们两个跟在最后离开。

    “阿战?”严默站到蛇人骨傀儡面前。

    原战知他在问什么,“人都离开了。”

    严默放心,立刻放出要撞破他肚皮的巫运之果。

    被憋坏了的巫运之果一被放出,就兴奋异常地直扑蛇人骨傀儡。

    那骨傀儡竟然知道害怕,想要躲闪。

    可是巫运之果身体暴涨,围着骨傀儡绕了一圈又一圈,竟把它密密麻麻地包括在自己的藤蔓中。

    骨傀儡发出咯咯声,似是想要挣脱这重重束缚。

    到这时已经没有原战的事,他就站在一边看着,把裹住蛇尾的土壤也去掉了。

    藤蔓延伸,迅速把蛇尾也包裹进来。

    “吃……好吃!”巫运之果竟然表达出一个清晰的词汇,可见它有多么开心和满足。

    “你吃的是……精神力?”严默已经感觉到蛇骨上的那个精神力在逐渐变得微弱。

    “什么精神力?”原战问。

    严默推测道:“我怀疑……如果这股精神力与鼎钺族无关,那么这个傀儡身上很可能附着当初最后操控这具傀儡的智慧生物的精神力,也许就是某个炼骨族的残魂。”

    “残魂?”

    “嗯,你可以理解为不完整的灵魂,就好像你失去了一部分记忆,但还有一部分保留了下来。”

    “听起来像鬼。”原战皱眉,原际部落没有鬼这个概念,这个词还是某个游族带来的,那个游族说有的生物死去后,灵魂不愿意去往母神那里,留在这个世界上就变成了鬼灵。

    “它为什么要等到镶嵌上元晶以后再逃跑?”原战又问。

    严默也在想这个问题,“能量吧,那股精神力能在这根骨器上保留这么长时间就已经很不容易,再想要操控骨器做什么就只有让这具傀儡重新充满能量。”

    “那它为什么一醒来就要逃?”

    “本能?”严默觉得是那股精神力在想要吞噬他的精神力时发现了他体内有能反吞噬它的力量,害怕了,又没有多少常识懂得假装,只剩下本能,而逃跑就是生物遇到危险时的本能之一。

    “啊,那股精神力消失了!”

    话音刚落,巫运之果就像吃了一顿美餐一样,摇摆着藤蔓,在严默身上绕了两圈,头部还鼓出一个小包蹭了蹭严默的脸,这才慢慢缩回严默腹中。

    而那具蛇人骨傀儡则静静地用尾骨盘立,再看它眉心间的元晶,竟然已经碎了。

    严默为蛇人族感到一点心痛,这可是六级元晶!不过很快这股替人心痛的感觉就消失,他被腹中和脑中满溢的暖洋洋快/感给淹没了,刚才的不适全部愈合。

    “你有没有觉得巫运之果似乎长大了不少?”原战摸摸下巴,盯着少年腹部道。

    严默从销/魂状态清醒过来,巫运之果和他之间果然有某种联系,他不止感受到对方的快乐,甚至也得到了一点好处,他刚才试着去调用自己的精神力,发现他的精神力竟变得比之前凝练了不少。

    如果精神力也有级数划分,那么他的精神力很可能从四级左右一下升到了六级。他有预感,他的神血能力等级很快就要再升一级,甚至连升两级都有可能。

    “默?”

    “你天天喂它能量,它今天又吞噬了一股奇异的精神力,能不长大吗?啧,能留到今天的精神力,就算是一抹残魂,那也很了不起,怪不得它发疯似地想要这些骨器。”

    “你是说其他三件骨器也有这种残魂?”原战皱眉。

    严默摇头,“根据这果子的反应来看,剩下的就只有那鱼骨化石最可疑,另外的圆盘和圭表就算有精神力附体,也不会很强大,可能顶多就一点余念,不会像它现在吞噬的这股精神力这般特殊。”

    本来四件骨器上附有诅咒一说是他瞎说的,如今发现了残留的精神力,倒让他的谎言有了几分佐证。

    “去把蛇人族找来吧,顺便跟他谈谈交换的代价。”严默带头就要出去。

    原战拉住他,加重语气道:“你可是刚破除一个九级傀儡身上的远古诅咒!”

    严默眼珠一转,抬手捏了青年的脸蛋一把,“小子,学坏了哈。唔,你说得对,诅咒哪能这么容易就破除,正好我还要看看剩下的三件骨器,不如就留在这里一并研究了。你帮我守着,别让人进来,对了,记得再时不时弄点动静出来吓吓他们。”

    原战嘴角抽了抽,我只是让你装虚弱好多换点东西,你倒好,干脆让人家蛇人族帮你守门。

    可怜的蛇人们在外面守着,连交易都没心情做了。

    时间一点点流淌,眼看太阳落山,大地重回月神的怀抱。

    底下那两个还没有出来。

    不仅如此,他们这间土屋也遭了殃,不时剧烈震颤几下。

    白岩靠近女长老,问她要不要下去看看,说大家都很担心。

    女长老摇头,如果不是下面两人为的是他们蛇人族,只冲着诅咒二字,她早就带着族人离开这里了。下去看?如果不小心冲撞了那小骨器师施法怎么办?

    正说着,两人就感到尾巴下又一阵剧烈颤抖,土屋顶被震得像在跳舞。

    “大家快出去!”白岩一声令下,当即卷起离他最近的几个奴隶,迅速逃向对面。

    其他蛇人同样,出来时没忘把里面的奴隶都带出来,至于货物,他们早就在第一次振颤时就吞到肚子里了。

    “哄!”最后离开的女长老刚刚滑出土屋,看起来相当结实的土屋就这么突兀地倒塌了。

    在对面土二楼睡觉的猛一下坐起身,发生了什么事?房子怎么摇动了?咦?人呢?大家都跑哪儿去了?怎么就留他一个?

    白梨看着尘土飞扬的土堆惊叫:“阿默他们还在下面!”

    “不用担心,那原战的神血能力就是控土,他们在地下不可能有事。”白岩连忙安慰他,也安慰自己。

    土崖、黄晶等部落人全部跑了过来,纷纷问出了什么事。

    大河和丁宁之前已经被严默吩咐去河岸那里照顾和看管奴隶,九原的土二楼里除了之前睡得死沉的猛,其他人都不在。九风大爷自由来去,想走就走,谁也管不着它,听说小两脚怪又给它弄了一批两脚怪子民,就也飞去看了。

    蛇人们自然也不遗余力地帮助九原宣扬他们的好心和能力,以及他们正在下面破除骨器诅咒的事。

    彩羽听到此处,立刻让人去禀告祁源。

    晃悠出来的猛揉揉眼睛又拍拍脑袋,他们九原的首领和祭司都埋地底下了?呃,他要不要找人来把他们挖出来?

    很快,九原的人也来了。

    大河、深谷和答答跑在最前面,后面跟了二十名身体强壮的战奴。

    为了避免误会,白岩忙迎上大河,主动跟他说明这里的情况。

    大河听说首领和祭司被土埋,心里一点不担忧,脸上却狠狠皱出了一个山字。

    猛晃了过来,适时道:“不用太担心,有大战在,默大一定没事,大家先等等看。”

    深谷第一次看到猛,暗中打量。

    猛自来熟地上去拍拍答答的肩膀,“喂,大块头,你身上的味我怎么闻着这么熟悉?”

    答答凑近猛嗅了嗅,突然伸手飞速抓了一把他的□□,嘴里发出怪笑声。

    猛……伸手回击,两人互相抓了对方三四下才怪笑着收手。

    深谷莫名就觉得这两人看着特别像兄弟,都那么地让他看不透。

    大河只想把那丢人的两只一起绑起来扔进大河里!

    等到祁源赶来,天色已经全黑。

    就连他们的祭司祀水也和一名长相与祁昊相似,身体雄壮的壮年男子一起来了。

    集市上的人看到祀水和那壮年男子,有认识和地位相当的就与他们互相见礼。

    大河和深谷对视,那壮年男子就是摩尔干的酋长了。

    鼎钺一行人也不请自来,但他们只远远站在外围,并没有往里面挤。

    这注定是一个热闹的夜晚,集市上所有人都没有睡,全都远远近近地望着这边,等待这边发展。

    也有人觉得不妥,心想如果九原人不能破除诅咒,那他们这些人不都危险了?

    有人想离远点,可看摩尔干的祭司和酋长都来了,他们也不好意思远离。

    最后还是祀水吩咐了彩羽,彩羽立刻放大声音通知所有人:“九原的客人在破除远古骨器的诅咒,大家全都离开这里!我们已经安排了新的地方,请跟着我摩尔干的战士往那边走,大家动作快一点!货物能拿就拿,不能拿就暂时放在这里。”

    深谷脸色微沉,他走到大河身边,低声与他说道:“大人,摩尔干这样说会让其他部族的人都痛恨我们九原,会认为我们给他们带来了灾难。”

    大河陡然提高声音,用比彩羽大得多的声音喊道:“有人带来了四件诅咒骨器,当它们与人接触的时候,诅咒已经在扩散,如今我九原的祭司为了这市集上所有人、为了摩尔干上万条生命,不惜冒险破除诅咒!因为不这样做,今天在市集上的人离去时将都带着那四件骨器的诅咒!”

    猛呵呵笑,“如果不相信诅咒之力的人可以现在离开,不过想要破除诅咒的人最好不要离得太远。”

    市集中一片低声喧哗。

    很多人不相信诅咒之说,可蛇人族信誓旦旦,一个个都说亲眼看见了那诅咒的威力,而蛇人族在众部族中威望很高、名声也很好,他们说的话,几乎没有人怀疑。

    摩尔干的酋长和祭司互看,没有再强行要求集市上的人远离此处。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大叫:“你们看,那个土堆在冒绿色的光!”

    有一个看见,就有更多人看见。

    “那是什么?!”众人纷纷惊叫。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