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51章回25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那是巫运之果吃多了撑的产生的变化。

    严默虽然想弄出点动静来证明自己确实在破解一个威力非常大的诅咒,但他也没想到要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当然,他在地下还看不到外面那层绿光扩散得有多大、多明显。

    其实那绿光挺好看的,绿莹莹,充满生机。但在已经先入为主的众部族人眼中,这绿光真是怎么看怎么诡异,很多人都飞快地向周围退,就怕被那绿光碰到。

    但还好,那绿光只笼罩了蛇人族土屋那块地盘,并没有往外扩散多少,只那光芒十分莹盛。

    鼎钺一行人在远处惊疑不定,长发青年知春低声询问酷男殊翌:“这四件骨器真有诅咒?为什么大巫没说?”

    “大巫从不轻易开口。”难得,殊翌说了个长句。

    知春若有所思,会不会大巫也没有看出那些骨器带有诅咒?还是他看出了,故意让他们带着这些诅咒骨器去往其他部落?知春更偏向于后者,在他眼中,部落的大巫就是与神同样的存在。

    兔丘扯扯他哥,“哥,如果我们不知道那是诅咒的力量,你看那光芒,像不像下面有宝贝?”

    兔吼乐了,被他弟这么一说,他再看那块土地,真的有种想要上前挖挖看的欲/望。

    严默要知道兔丘说了这句话,一定会为他点赞。

    孩子,你真相了!

    严默瞅着地下空间里布满的绿色藤蔓,揉了揉眉心。

    在又花费了一枚从骨承之地带出来的元晶,他从赞布那里了解到,四件骨器中除了那扇门是不完整的,其他三件都是单独的完整骨器。

    现在他面前的四件骨器,三件处在启动完毕但被下了元晶的状态,还有一件仍旧是原样,而这又差点浪费了一枚他从骨承之地带出的元晶。

    那个鱼骨化石里也藏了一股精神力,但攻击性没有大,比较狡猾,启动时变成一条大鱼鱼骨,据赞布说其骨原是一条江河中的凶鱼,名字叫虎蛟,身体扁平,尾如蛇,生时凶悍异常,死后被炼成傀儡,可帮助炼骨族人在水中捕鱼也可在岸上帮助攻击敌人,炼骨族人一般拿这种虎蛟傀儡当渡水和捕鱼工具用。

    严默看变大、变出全貌的虎蛟骨骼,猜测这种鱼很可能就是鳄鱼的祖先。

    他曾试着和这鱼骨上的精神力接触,但对方虽然狡猾,可想要吞噬力量的本性仍在,尤其在那股精神力发现试探它的精神力中含有让它害怕的力量,便迅速缩了回去,没有像之前的蛇人傀儡一样要逃跑或攻击之类。

    如果严默不懂炼骨术或者精神力没有提升,他可能就无法察觉这股躲藏得很深的精神力,如今他察觉了,抱着宁可错杀的念头放出了兴奋的巫运之果——他可不想在自己身边留一个可能暗害他的残魂。

    也许那股残魂没有办法害到他,但他身边还有其他人,就是原战,其精神力也无法和他比拟,如果对方吞噬了原战或者其他人的魂魄、或“感染”了他们中的谁,他找谁哭去?

    巫运之果在吞噬了鱼骨上的精神力后,它就不肯缩回严默体内了,藤蔓在地下室到处蔓延,那鼓了一个小包的头部还主动去拱那个圭表式骨器。

    这圭表中也有精神力,但十分微弱,类似残念,比较奇特的是它竟然有十二股精神力余留。

    当他抠下鱼骨上没有怎么消耗的卵形元晶,按照赞布指点装到这件骨器上时,那圭表的骨板部分突然分裂,就好像合并的扇骨全部打开,不过不是半弧形而是一个整圆螺旋形。

    说它是螺旋形,因为这份略厚的骨板变成了十二根不同长度、但长短极为有规律的削薄的晶莹骨板,之前的十二道刻痕其实就是骨板并在一起留下的痕迹。

    原本插在骨板一头的细骨棍也有变化,它不但变成了中心柱,头顶还冒出了两个不大的圆盘。两个圆盘下大上小、之间有空隙,每个圆盘上都附有一根细骨针。

    而最下方的十二根骨板上各有一股残留精神力,都没有什么攻击性,微弱得快要消失。

    可就算如此,巫运之果仍旧一个都没放过,全部吞噬!

    原战对这件圭表式骨器最好奇,他摸了摸被去掉元晶的变大骨器,问:“这到底是什么?有什么用?”

    严默还沉静在惊讶中,以至于他都没有来得及诅咒巫运之果吞噬那十二股残留精神力,等他发现已经迟了,只能大叹可惜,这时听到原战询问,他沉吟了下才回复道:“赞布说这是炼骨族大巫用来占卜天地和问询神灵的器具,就叫问天。”

    “哦?那你能用吗?”

    严默先摇头,后又点头,“赞布说这件骨器的用途和真正用法只有他们的大巫和大巫弟子才知道。但是他们的历代大巫和其弟子们是不会出来回答这些问题的,他们大多都陷入了沉睡。”

    原战挑眉,“就算这样,这件骨器可属于摩尔干部落,如果让他们的祭司琢磨出这件骨器的用法,他们不是可以接触到更多神灵?”

    说到神灵,严默也很困惑,赞布告诉他,炼骨族的大巫可以与十二位神沟通,这些神在这个世界上都有自己的化身,而问天十二根不同长度的骨板上就刻画着十二个形象古怪的生物。

    有意思的是,赞布又说,这十二位神不会一起降临这个世间,因为他们的力量太强大,一起降临会让这个世界崩溃,所以他们轮流,每一年都会有一位神看管这个世界。为此,炼骨族人把十二年作为一轮,还根据十二位神的名字给十二年取名,而在哪一年出生的孩子,传说就会受到那年的神灵的看顾。

    严默听赞布说到这里时,脑中就亮闪闪地冒出两个大字:属相!

    这不就是异世版,也许是最原始最初的十二属相由来吗?

    关于他原来的世界和母国为什么有十二属相一说,严默并不了解,似乎也没有确切的说法说十二属相从什么时候开始,而各族的十二属相也并不完全相同。

    严默想问赞布这十二位神灵的说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又做了什么,可惜赞布也不太清楚,只说神的事情只有大巫知道。

    “默?”原战好笑地摸他脑袋,怎么老走神。

    严默回过神,“我之前说这件骨器可以看时间也不是完全错误。当初炼骨族人就是用它来分辨年份、月份和时间。炼骨族人叫它问天没叫错,你注意看,这件骨器其实分上中下三部分,最下面的十二根不同长度的骨板代表的就是年份,中间刻分了四等份的圆盘和它的骨针指的是一年四季,最上面刻有十二道刻痕的小骨盘和指针则指的是一天十二个时辰。我以前跟你们说的两个小时就相当于一个时辰。”

    原战听到说明总算看懂了。

    严默继续说明:“在镶嵌上元晶后,问天就有了让骨针走动的能量,刚才我们启动它时,最下面的十二根骨板全部展开又收起,只余留了一根展出。这根展出的、上面刻画着相应神的骨板就指明了今年是哪一位神看管的年份。炼骨族人根据这个指示,会在春分和冬至时向该神献上他喜欢的祭品,赞布说这很重要,每一位神喜欢的祭品都不一样,千万不能弄错,否则会给炼骨族人带来灾难。”

    “它刚才展出的一根骨板是不是这根?”原战点向一根刻画着看起来似在雾中腾飞的人面大蛇的骨板。

    严默也看过去,“龙年?蛇年?”

    “龙?”原战并不知道龙长什么样,虽然根据三城的叫法,他们身边有很多带有龙字的野兽。

    “龙就是最厉害的一些神兽之一。”严默仔细看其他十一根骨板,没看到再有类似龙蛇的图案。

    “它们为什么要分长短?”原战提出了一个被严默忽略的问题。

    严默怔住,仔细想了好一会儿,“我推测可能炼骨族的十二位神也分能力强弱?或者还有其他什么意义,但赞布没说。”

    “我觉得应该分强弱。”原战理所当然地道。

    “那么这个有着三只眼睛、八根手臂、身体像个团子一样的神就是最强大的了。”严默笑,两人一起看向最长的那根骨板。

    到此,四件骨器的秘密基本全部解开,除了那件最大的中间有孔、巫运之果说是门的圆盘。

    因为赞布也没认出那件骨器到底是什么,甚至连用途都不明,只肯定说那圆盘并非完整的骨器,还缺少一些关键的东西。

    “只剩下一个圆盘,可惜赞布说这件骨器很可能是在他死后很久被炼制出来的,他也弄不懂这种‘新’骨器的用途。”严默说到这里,目光再次转到满地下一层的藤蔓,还有藤蔓发出的绿莹莹光芒。

    “喂,你够了没有,已经没东西给你吃了,可以回来了吗?”

    巫运之果摇动着那个小包包,不肯回去。

    严默有种不妙的感觉,他觉得他似乎有点压制不住那果子了。当初老萨玛说不能用大量血肉直接喂养,那精神力呢?老萨玛可没说这破果子还喜欢精神力。

    建设九原,把巫运之果培育成生命之子,还要大量减人渣值。这三件事都至关重要,偏偏这三件事情还都互相关联,巫运之果在他身上的消息可能已经泄露出去,导致建设九原也迫在眉睫,弄得他都不知道是该先让九风带他去人面鲲鹏族请教生命之子正确的培育法,还是先把九原建设得与三城一样强大再说。

    “爸爸!”

    严默一愣,“儿子?”

    原战抬起头,他似乎也隐约“听”到了一个小孩子的声音。

    “爸爸,不要再喂巫巫很多肉肉!只要一点点。”

    “闭嘴!”另一个凶巴巴的男孩声音响起。

    “好凶……爸爸,打他!”

    原战一把掐住那小包包,斥:“不准凶弟弟!”

    严默,“……”谁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谁你能不能不要投入那么快?

    藤蔓一下卷住原战,但它对原战似乎有点亲昵,只勒紧他并没有立刻攻击他,也许喂出感情来了?

    原战放松手劲,摸摸小包包,那表情就跟摸捣蛋儿子的脑袋一样一样。

    严默觉得他应该赶紧抽个时间到黑森林走一趟,询问一下老萨玛这到底是咋回事,以及他该怎么办。

    “爸爸,巫巫吃了肉肉,很多很多,会变凶,还要吃掉我!”软软的小孩子声音努力告状。

    “闭嘴!”巫运之果——姑且把这声音当作巫运之果原本的意识吧,似乎只会说这两个字?

    严默这会儿总算反应过来了,是因为吸收了大量精神力的缘故吗?他儿子微弱的灵魂也变得稍稍强大起来,连说话都跟以前差不多,就连巫运之果的意识表达也变得更加清晰。

    严默同时心里一松,因为这段时间一直没有听到嘟嘟的声音,他一直在担心嘟嘟的灵魂是不是给巫运之果给吞噬了,还好还好。大概指南也不想坑他到狂性大发?

    “你们两个……呃,好好相处,别闹。”严默还有点乱,惊喜来得太突然。

    “爸爸,巫巫说你经常给他吃好吃的,他就不会吃掉我。”

    巫运之果这次没说闭嘴,默认了。

    严默挑起唇角,哟,还知道挟持人质进行威胁了?

    “我们这是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像他,小儿子软乎乎,原战狭长的双眼微微眯起,表情是单纯的为父的喜悦,他已经十九岁,别的战士像他这么大,早就有孩子了。

    严默牙疼,没理他。

    “嘟嘟,那你需要什么?”严默问儿子。

    嘟嘟嗯嗯半天,大概不知道怎么表达,还是巫运之果很不耐烦、很凶恶地丢出三个字:“精神力!”

    严默想了想,细问:“是要我自己把精神力锻炼得更加强大,还是说要吞噬很多精神力?”

    巫运之果秒答:“吞噬。”

    嘟嘟却叫道:“不是,爸爸,要你的,你的暖暖的,嘟嘟很舒服,不会怕怕。”

    巫运之果又很不情愿地逼出几个字:“吞噬,给我。你的,养他。”

    严默懂了。

    之前巫运之果吸收了一些血肉,变得稍稍强大,嘟嘟也被他压制,也许嘟嘟因为害怕而躲了起来。而现在果子因为吞噬了很多精神力,不但自身意识变得凝练,也连带他的精神力提高,他的精神力提高了,对果子和嘟嘟貌似都有好处,嘟嘟也因此重新冒出头。

    不过让他奇怪的是,之前那么害怕巫运之果的嘟嘟竟然不是那么害怕它了,而巫运之果的意识竟然也容忍了这个存在?

    这两小在他肚皮里发生了什么?

    “妈妈!”

    “啥?”严默怀疑自己的耳朵。

    嘟嘟又很欢快地叫了声。

    原战揉了揉自己的耳朵,小儿子这是在叫他?

    巫运之果延伸出来的主枝蔓轻轻鼓动,从里面又伸出了一条略细的藤蔓,那藤蔓的头部也鼓出了一个略小的小小包,凑过去先蹭蹭原战,再伸长去蹭了蹭严默。

    原战伸手指去抚摸那根略细的藤蔓。

    严默森森妒忌了!他儿子冒出来为什么不先蹭他,却先去碰触原战!

    小小包似乎还想表达什么,另一个略大的包包的藤蔓突然卷伸过来,把小小包一缠,飞快地没入严默腹中。

    满室藤蔓就这么消失了。

    原战不可思议地盯向严默的肚皮,那么多藤蔓,怎么能一下收进去,还有都装到哪儿了?这小小的肚皮怎么能装得下,还不鼓出来?

    严默脸黑黑地戳他:“别看了,再看我也不可能变成孕夫!早点把九原搞好,我们也能早点去找人面鲲鹏族问生命之子怎么培育。”

    原战重点在“我们”两字上,他对此表示很满意。很好,他的小祭司已经离不开他了!以后他要更加多多的喂养两个儿子,要把他们都养得壮壮的。

    “走吧,可以出去了。”严默收起四件骨器。弄清楚后,又获得了意想不到的最大好处,他对这四件骨器的得失心也就没那么重了。

    蛇人骨傀儡想要展现最强大的力量就需要九级元晶,他留着落灰,还不如拿去和蛇人族交换一些实用的好处。

    问天最实用,对元晶的能量要求也不高,可除了看时间,它也没有其他大用,也许以前炼骨族大巫曾用它来当作和神沟通的祭器之一,可炼骨族已经消失,和神沟通的方法自然也消失在历史长河中,原本最古怪也可能最有用的十二股精神力也被贪婪的巫运之果给吞噬,现在这骨器就算留给摩尔干也没什么。而且赞布也说了,这问天的做法并不难,他研究一下,将来想做多少就能做多少。

    虎蛟鱼傀儡的功能也不错,他最喜欢就是其可以当船自动游/行的能力,但正好虞巫想要一个骨宝来交换神血石的下落,这个正好合适。等他把这个傀儡研究透彻,就可以拿来做交换。

    最后一个不清楚用途的圆盘,先留着再说。

    原战再次拉住严默。

    严默不解地看他。

    “你刚破解完诅咒,很虚弱。”

    “噗嗤!”好吧,演戏演完整,他还没他家打手敬业。

    于是,外面的人在看到绿色光芒消失不久后,就看到那土堆突然从中分开,里面走出了两个人。

    这时很多人都打上了火把,九原人点的火把最多,那土堆又比别的地面稍高,为此,外围的人看得都很清楚。

    高大的战士抱着衰弱不堪的少年一步步走出,脸色黑沉。

    九原人和其他与严默有交情的全都围了上去,蛇人族女长老担心地问:“严默大人有没有事?”

    因为大河之前喊出了严默的祭司身份,如今蛇人女长老也不好再称他为“阿默”。

    祀水也跨前一步,“诅咒是不是已经破除?”

    原战冷眼,“他累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

    “阿战。”严默抬起眼皮,吃力地掏出骨棍递给担心看他的女蛇人长老,“这上面的诅咒……我已经破除,你们不用……再……担心。其他……”

    少年手腕垂下,似乎昏死了过去。

    女长老和白岩都是一脸歉意和感动。摩尔干人和鼎钺一行人则焦急严默有没有把其他三件骨器的诅咒一并破除,可看九原人的脸色,他们就是再焦急,此时也不好再问什么。

    这时谁都没注意到,就在九原隔壁的盐山族人中有一个年轻人用疑惑的眼光不住打量大河、原战、猛三人,最后他把目光落到了高大战士怀中的少年身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