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回25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原战对这人有些印象,乱石滩集市中见过,还说过两句话。

    “进来说话。”原战示意对方到桌边坐下,他自己和严默先过去了。

    严默初见盐山族人就想着要把占用黑狡身体的情分还掉,他不喜欢欠人。盐山族人不来找他,他也会找个机会把这份情还掉,如今黑狡的家人找上门来,他也并不是太意外,毕竟他的脸并没有怎么改变,盐山族其他人不敢说,但黑狡的亲人只要还在世就有五成以上可能认出他。

    不过要怎么帮对方,他还没有想好。

    嗯,先看看对方想要什么吧,只要不过分,他想他应该不会拒绝对方的要求。

    黑奇还不习惯这种说话方式,他宁可站着。

    原战拿起桌上的水罐给自家祭司倒了碗水,随口问黑奇:“你来是想交换什么吗?”

    大河也想起了这个人,但和原战同样,对其并没有什么很深的印象。

    不过盐山族……。大河望向严默,虽然原战说当初那个盐山族小奴隶已经死了,但知道的人都知道严默就是盐默。

    而这对于他们也是一个不解之谜,默大的能力谁都看在眼里,九原每个人都认定这是一位真正被祖神宠爱的大巫,如果默大真是盐山族人,盐山族怎么可能会被彘族给攻占了住地,还被打得不得不逃向远方?

    更奇特的是,默大竟然还被盐山族人给抛弃了,最后被原战给捡回来当了奴隶!

    这里就不说大战有多么好运了,很多人都在怀疑大战的神血是不是浓厚到大地之神特别偏爱他,才会让他碰到默大。

    话说回来,这盐山族人今天突然找过来是认出了默大,还是有其他目的?总之,大河不相信对方真是来做交易的。

    他们不会是想把黙大给抢回去吧?大河突然有了种莫名的危机感,这让他顿时看黑奇不顺眼起来。

    黑奇没敢太接近桌子,不远不近地站着,闻言灵机一动,临时改口:“你们需要盐吗?”

    原战和严默还没有回复,大河和丁飞先撇了撇嘴。

    原战正想拒绝,严默却开口道:“先让我看看你们的盐。”

    “你、你等一下。”黑奇转身就跑出土屋,他根本就没带盐出来。

    原战看向严默,凑到他耳边低声问他:“认识?”

    严默敲敲桌子,答非所问地道:“他大概认出我是谁了。”

    原战皱眉,他并不想他的祭司和盐山族人有过多接触,而默大概曾被族人抛弃,看到盐山族人也没有太亲近的意思,这点让他很高兴。

    可现在盐山族却找上门来,难道是看默变得厉害了,想把人再认回去?

    如果他们恳求默,甚至找来默的家人一起求默,默会不会原谅他们?

    不行!绝不能让他们把默带走!

    默是他的,是九原的,别说盐山族人,就是祖神来和他抢人,他都敢先和对方打一架。

    “你是不是打算帮他们?”原战心里恨不得把盐山族人都杀了,脸上却一点没显。这可和他当初帮助原际不一样,他是想把原际的人带入九原,而盐山族人会不会是想把默带走?默又会怎么做?

    严默还没点头,原战就立刻补充道:“你现在可是九原的祭司。”

    严默挑眉,什么意思?

    原战还记得对方曾说过的想要离开的话,他甚至想到严默会不会抛下九原而跑去当盐山族的祭司,盐山族现在的情况可能比较糟糕,但默完全有能力把他们全部带走,并找到新的产盐地,也许就是当初他说的海边。而有严默在,盐山族很快就会变得强大起来,人口不够,他们也可以像九原一样用细盐和人交换奴隶。

    “你在担心什么?”严默竟然看出了这个男人的不安,下意识伸手碰了碰他。

    原战手掌一翻,抓住他的手,“你现在还想要离开九原吗?”

    严默明白了,敢情这人以为盐山族人一来,他就会跟着盐山族人出走。而他真心没有想到,这家伙竟然一直在担心这个问题。

    他是不是该给对方吃颗安心丸?比如说……

    “你就这么舍不得我?放心,我就算想要离开九原也会带着你,你可是杀人捕猎、居家旅行的最佳伙伴,有你跟着,我能省事很多,首先在外面就不用搭帐篷了,况且七级神血战士也不是那么好找。”

    “你只看中我的能力?如果我不是能控土的七级神血战士,你就不想和我在一起了?”原战双眼射出凶光。

    严默伸手,抓住青年的腮帮往两边一拉,“我要多少神血战士没有?你以为七级很稀奇?信不信我再找颗神血石塞谁肚子里,再弄个速成高阶战士出来?”

    答答两眼贼亮地看着这边,丁飞遮他眼睛不让他看。答答推了几次,恼了,扑上去和丁飞打成一团。

    大河往两人屁股上一人踹了一脚,让他们滚远点闹。有原战在的时候,他通常都不会太接近祭司大人。

    严默瞅瞅那边跟扭麻花一样绞在一起的两人,手松开,乐了。

    原战才不管那边打得多厉害,他抓住人的下巴把人拧回来,不爽道:“看这边。”

    严默看他,对他笑,笑自己刚才说的话跟情话似的。

    原战舔了下嘴唇,突然伸头就在少年嘴巴上啃了一口。

    “嗷——!”答答发出怪叫,竟然兴奋地直压丁飞。

    丁飞察觉不对,一脚把他踹开,连滚带爬地冲到大河那里跟大河告状,其实他更想跟祭司大人告状,但他现在不敢过去。

    答答没人压制,爬起来就冲到严默身边,伸头也要把嘴巴往他脸上印,被原战抓住脖子一下甩到了大门外。

    门外,黑奇正好带着他们最好的盐过来,差点跟答答撞在一起。

    原战伸手一指,道:“先等着。”

    黑奇往右看看,不知对方指的是自己还是旁边这个大块头,但看答答站在门口没动,他犹豫一下,也没进去。

    屋内,原战很认真地跟他的祭司大人表达他的意见:“不准跟他们走,不准做盐山族的祭司,就算他们求你也不行。可以收他们进九原,但必须让他们像原际一样接受考验。”

    我疯了才会跟盐山族人走!严默忍住翻白眼的*,把声音压得更低道:“你知道门口那青年是谁吗?”

    “谁?”

    “我哥!亲哥!”

    原战,“……你哥可以不用接受考验,我还可以亲自帮他盖一栋结实好用的石屋。还有,你看他瘦的,明天我就让丁飞给他送肉吃。”

    “噗!”严默笑出来,“不用你特别照顾,我暂时不想认他。”

    “好!”原战大乐。他才不会觉得他家祭司没有亲情、冷血自私什么的,本来他们家庭观念就不强,兄弟可以处得好,也可以完全不来往嘛。再说,默当时已经被他家人和族人抛弃,如今不想认他们也很正常。

    “不是因为他们曾经抛弃我。”严默一看他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黑奇和黑斯……就是我二哥和三哥,我在盐山族时的名字叫黑狡。”

    严默看原战神色并无什么特殊变化,便继续道:“他们当时也不想放弃我,可为了不让野兽跟着,也为了不让彘族人追上,当时族里所有受伤比较重的人都被要求放弃,这是族长和祭司下的命令,黑奇他们不敢不听,再说我当时也伤得太重,如果不是祖神后来给我怜悯,我都不一定能挺到被你捡回去。”

    “嗯,你是我捡回来的。”

    “这句话不用重复!”严默瞪,再次用手指敲敲桌面,“另外,还有件事我需要跟你说明。”

    在他想来,其实盐山族人和黑狡的家人都好解决,如果他不主动承认,谁敢指着他鼻子说他就是盐山族的少年黑狡?现在这个世界可不是他的前世,可以通过dna验证这个手段来证明他和黑奇的亲属关系。

    问题是原战!

    目前确知他是盐山族人的只有原战和猛两个,猛暂且不说,原战肯定是不好糊弄的。

    当初因为一开始的误解——看他会治病疗伤又认识草药,原战、草町等人都以为他是盐山族的祭司弟子,而他也默认了这个身份,更在后面向原战和二猛解释他能力的来源时,又借用了这个身份。

    而这就留下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盐山族祭司没死,他们又与对方相见,两方一对质,他这个祭司弟子身份的谎言很容易就会被戳破。

    “什么事?你说。”原战心情好得不得了。

    这点就连答答都看出来,暗搓搓地顺着墙角又溜进屋里,不过这次他没敢再靠近严默。

    黑奇尴尬地站在屋外,不知道是该进去,还是该继续等待。

    严默看一眼屋外,转回头,道:“我其实并不是盐山族祭司的弟子。”

    “哦。”

    哦?就这样?严默捏原战大腿,“你怎么一点都不奇怪?”

    “有什么好奇怪的?”原战按住那只捏他的手,他怕自己忍不住,“如果你当初不承认自己是祭司弟子,要怎么解释你看病疗伤的能力?你总不能一开始就跟我们说,你所有知识都来自己祖神亲自传承。”

    严默抽出手,拍巴掌,“你说的太对了!就是这个原因!”都不用我自己临时编造了。

    “还有一点,我因为从小就接受祖神亲自传承,脑中每天都塞了很多东西,为此,一直到彘族打进来那天,我一直都过得浑浑噩噩,每天都像个傻蛋一样就知道吃喝玩耍。对黑奇他们,我知道他们是我家人,对我也很好,可是那么多年我就像隔了一个人看他们,因此我也很难对他们产生感情。”

    对他们没感情最好!你只要对我和我们的孩子有感情就好。原战貌似不经意地提了句:“你是不是有过一个孩子?”

    严默想要揉额头,编谎言真的是一件很累的事情,他的破绽其实真的很多,原战也不一定看不出来,但这家伙就是个腹里黑,看出来也不会说什么,只不过偶尔会提醒他那么一下,就像现在他做的一样。

    “你想听我说什么?说我是黑狡也不是黑狡?你以为我和那个侵占了老……”

    “我什么都没以为!”原战突然截住他的话头,不让他说完,“你就是你,我只要知道你是严默就行。”

    严默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有那么一点点小小的感动,“你放心,我和那假秋实并不太一样。”

    一个合法,一个不合法。

    “祖神也许为了让我成为一个更好的祭司,他在睡梦中让我从生到死又经历了一次。不是那种醒了就忘的梦,而是让我觉得我真的又活过一世。”严默信赖原战,但也不想给自己留下任何隐患。也许将来的某一天,他可能会说出穿越、指南和神的惩罚这些秘密,但那必将是很久很久以后,甚至还不知道有没有的未来。

    原战吃惊,他还第一次听说有这样的事。

    “在那个梦中,我通过神的赐予,得到了一个孩子,我叫他嘟嘟,他是个非常可爱、非常善良、非常听话懂事的小东西。”严默脸上的哀伤和思念一闪而过。

    可一直看着他的原战却没有错过,他道:“而祖神现在真把那个孩子给了你,还一下给了两个!”

    “……对,感谢祖神。”

    原战好奇,“你在那个梦中活了多少年?”

    “三十九年。”

    如果是他前世的人听到这个年龄一定会为他可惜,认为他死得太早,可这时候的人对寿命的认识却完全不一样,原战还道:“很长了,很多人都活不到三十年。”怪不得你说话做事都不太像个少年。

    严默总算可以说出他一直想说的话了,“我可比你大,大得多,以后你给我尊敬点,别一天到晚说想和我困觉什么的。”

    “我都不嫌弃你比我老。”原战咧嘴笑得可混蛋。

    “滚!”

    总算把自己的身世来历全部给编完整了,严默没有了后顾之忧,也就可以放心去处理黑狡家人可能带来的问题。

    现在不管对方有没有认出他以及是不是想认回他,他都不会再受任何影响,因为主动权已经完全掌握在他手中。--418817oo+251-->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