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54章回25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黑狡站在门外,看那两人说话的样子就在猜对方是不是在说他和盐山族,他努力竖起耳朵想要听到一些内容。

    可原战和那像黑狡的少年祭司说话声音极低,以他的耳力,竟然连一个字都没有听到。

    那两人靠得也太近了。

    大约黑狡站在门外的时间有点长,其他部族的人还好,但一直暗中注意九原的摩尔干人却把这事传给了彩羽。

    “大概是想用他们的盐块换点东西吧,又不敢进去。”彩羽不屑地挥挥手,表示这种事不用在意。

    正好尾彩也在,闻言有点好笑,“盐山族人想拿他们的粗盐和九原做交易?”

    彩羽听出一点味儿,“怎么?九原也产盐?”

    尾彩笑而不语,只说:“盐山族人大概要白跑一趟了。”

    彩羽其实已经隐隐知道祁源大人刚刚弄回的血盐就是来自九原,但他见尾彩不肯明说,也没追问,只在心里冷笑了下。尾彩是祁源大人的人,而他则忠心于祁昊大人,这点摩尔干人都很清楚。

    祁昊大人也许有点莽撞,但祁源大人大约是脑子动得太多,武力方面要比祁昊大人弱不少。祁源大人虽然能弄回很多摩尔干没有或缺少的好东西,但祁昊大人却能带着战士们出去抓回更多的奴隶。

    再说大家都知道祭司大人和三城的那位使者都更喜欢祁昊大人,祁源大人如果不是有酋长在背后支持,能不能活到今天都是问题。

    尾彩和彩羽两人暗中勾心斗角,对盐山族人的行为都没想太多。

    毕竟这是交易市集,摩尔干为了不把刚来的盐山族人给逼得太狠,也允许他们参加市集,并允许他们用最差的粗盐和其他部族做交换,而盐山族就在九原隔壁,想要和这个富裕的部落交换一些好东西也很正常。

    就算盐山族有什么想法,想要找一个靠山,会炼制更好的细盐而且盛产血盐的九原会看得上他们吗?

    对,彩羽和尾彩都很清楚盐山族人的心思,也很明白他们想要逃离摩尔干重新开始,可是那又怎样?

    别说九原不一定会看上他们,就算看上他们找寻新盐地的能力,九原会为了这么一个小部族得罪摩尔干吗?

    何况盐山族真到了九原的领地,日子也不一定过得比现在好,否则盐山族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和其他大部落有相关接触?

    黑奇被请进了土屋。

    “我看看你们的盐。”严默请他坐下。

    黑奇还是没坐,只赶忙把他们族里偷偷留下的最好的盐拿出来。

    严默观看其颜色,发现比他前世帮人看病途中偶尔在海边盐田购买的晒制海盐的颗粒要粗和黑一些,但是比以前他在原际部落吃过的盐要好不少。

    这样的盐粒只要再熬煮一两次,过滤一下,就能成为不错的细盐。

    严默对盐山族的制盐方法很感兴趣,而搜索原身记忆,发现他对这些事情都不怎么了解,唯一知道的就是在盐山族也不是人人都知道怎么制盐。

    其实红盐也算不上精盐,它并没有完全去除盐中的杂质,比如钾、镁、溴这些易溶性金属杂质。

    对于如何去除盐中杂质进而得到如他前世一般的精盐,严默是记得的,初、高中的化学课中都有提到。学医做研究的他也经常使用到各种化学提炼物,盐的提纯步骤也不难。

    现代和古代的制盐区别就在于后期处理,前期都差不多,去除熬煮这种费柴费锅费力又破坏环境的方法,一般前期都是进行屯卤、晒制、过滤的重复手段来得到盐粒。

    当然现代在前期处理上还有更简易快捷的方法,可是这些方法严默都无法使用,只能不做考虑。

    而后期如何把粗盐变成食盐,最通俗的方法是利用重结晶法来得到较为纯质的精盐。

    这个重结晶法就是先把粗盐加入干净的水里进行搅拌溶解,直到不再溶解;然后再按照顺序依次加入氯化钡、氢氯化钠、碳酸钠;第三步是过滤;第四步在滤液中滴加适量盐酸;最后进行加热,让滤液蒸发,以得到精盐。

    以上步骤中第四步的盐酸可以不加,直接进行加热蒸发也行。

    严默在晒制红盐时就设法想让红盐更进一步提纯,他首先考虑的就是这个重结晶法。

    而这个办法中使用到的化学提炼物质,有两种他能想办法得到。

    氢氧化钠,他可以通过用生石灰加水、再加通过多次熬煮的最接近精盐的细盐,再把这个混合溶液进行熬煮蒸发,这样的方法得到。

    而生石灰,他可以从已经发现的胶质石灰泥中分解得到。

    碳酸钠就是碱,这个想要得到也不难,可以通过把植物烧成灰,加水,搅拌溶解,再把这个溶解水进行熬煮蒸发,就能得到。

    现成的适合植物他也有,就是那些长在盐湖边大量的碱蓬。

    可是氯化钡,他就没办法了。这也是他晒盐后还要反复熬煮那些盐的原因,因为他只有这个手段可以得到较为纯质的细盐。

    但这种方法,指南貌似并不太提倡,对他的人渣值减点并不多。

    为此,对于盐山族的制盐方法,严默抱有了一定期待,哪怕他们的方法也不好,但只要能从中发现一点对他有用的,那也是好的。

    黑奇很紧张,看着对面尝完盐粒正在思索什么的少年,他开始觉得他之前的猜测很可笑。

    不过长的有点像而已,他竟然就以为这样一个看起来特别沉稳、特别睿智、威严自生的少年祭司会是他那个蠢弟弟。

    也许有了这样的想法,他再看严默,竟觉得越看越不像。

    除了五官,眼前少年的坐姿、神态、动作,没有一处像他弟弟。

    黑奇有点恍惚,黑狡已经死了,尸体可能都烂成泥了,不,应该是早就被野兽给吃了个干净。

    总之,就算原际部落的人变成了九原人,他弟弟也不可能变成九原的祭司。

    他就不应该心存这样的侥幸!

    黑奇从恍惚中清醒过来,虽然他基本已经认定眼前的少年不可能是他弟弟,但看着这个面目相似的少年,他还是忍不住想和他多待一会儿,多和他说会儿话。

    原战上下打量黑奇,看得黑奇更紧张,他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用那么古怪的眼神看他。

    大约是黑奇那张脸与严默有几分相似,原战看他还算顺眼。

    “你们想脱离摩尔干?”

    砰!黑奇就像脑袋被人突然狠狠砸中一般,震惊得连话都说不出,只能面带惊恐地看向说话的原战。

    “你、你……”

    “不用奇怪我怎么知道,是人都能看出来。”原战在桌下碰了碰严默,让他暂时不要说话。

    严默闭嘴,看原战要怎么处理此事。

    “如果我们帮助你们离开摩尔干,还帮你们找一块合适的土地生活,你们能给我们什么?”

    这话很直接,但也迅速让黑奇冷静下来。

    这是机会,不能错过!黑奇,大胆点!黑奇在脑中快速过了一遍得失,尽量平定地道:“我们可以一直给你们提供这种更好的细盐,交易价是其他部族交换价值的一半。”

    原战从鼻子里嗤笑,跟严默伸手。

    严默从腰包里掏出一小包红盐放到他手心上。

    原战把那小包抛给黑奇。

    黑奇伸手接住,疑惑地看了两人一眼,低头,打开小包。

    这是?黑奇一下没认出来,就觉得这细颗粒的颜色很漂亮,他又小心握着那个小包凑近鼻端嗅了嗅,没嗅出什么味道。

    可不知是某种对盐分的直觉,还是其他什么,黑奇脸色微微一变,竟不问这是什么东西,就伸出手指沾了些盐粒抹到舌尖上。

    “这是盐!”黑奇再次震惊地看向两人。而且是比他们最好的细盐,味道还要好很多的盐!“听说摩尔干弄到了更好的盐,是不是就是你们?”

    原战没承认也没否认,他只道:“我们有这样的红盐,你觉得我们还需要你们给我们提供盐吗?”

    黑奇脸色苍白,他和盐山族唯一的依仗在人家眼里却根本算不上什么,这样他还怎么和九原谈条件?

    不自禁的,他把目光投向了和自己弟弟有些相像的少年。

    严默对这名青年并没有感情,但也许是来自肉身记忆的影响,他对黑奇还算有一定好感,见他一脸失望和看到希望又被无情断绝的灰败表情,心下竟有点不忍。

    “你们有神血战士吗?”

    黑奇摇头。

    “你们的族长和祭司都没有觉醒神血能力?”

    黑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也不明白少年祭司问他这些问题的用意,只能再次摇头。

    原战想到了严默的能力,顿时明白了他为什么会问这些问题。如果盐山族再多几个和默一样能力的人,他们哪怕不用制盐,在九原也会有大用。

    原本只有默一人能和矮人、野人、动物等沟通,可盐山族来的话,默再激发他们的神血能力,他们就可以替代默帮助大家和那些语言不通的种族进行交流,这样也不至于大家一有语言不通而无法解决的事就都要来找默。

    想到这里,原战的意识立刻从对方是默的亲族不得不接受他们,改为了这个部族的能力对九原有大用,就是抢也要把人抢过来。

    “想要我们帮助你们离开,想要过比现在更好的生活,除了盐,你们盐山族必须再拿出一些让我心动的东西。”原战就差没明着说,只要你们答应并入我们九原,我就可以不要任何东西地收下你们。

    严默见他的问题已经点醒原战,就不再继续多说什么,盐山族的事,他打算不插手,能交给原战处理的就全交给他。

    这也是他不想认黑奇他们的原因,本身就对他们没什么感情,一具尸体的交易而已,又不靠他们养育和生活,既然是可以简单偿还的“恩情”,又何必大张旗鼓地非要给自己和部落找几个太上皇,他得蠢到什么程度才会这么折腾自己?

    可黑奇却不觉得并入九原是一件好事,他们被摩尔干压制得太厉害,只想找一块独属于自己的土地,自由地慢慢发展,哪怕一开始的生活困苦点都没关系。

    再说和九原一起走,是回到原来的那片土地吗?可是彘族还在,如果他们贪心又起,不等他们站稳脚根又来攻打他们怎么办?

    会不会彘族已经被九原收复?还是原际已经被九原吞并?否则为什么九原不再叫原际?还变得这么富足,又有了这么好的红盐?

    黑奇忍不住提出这个问题:“你们原来不是原际的人吗?怎么会变成九原人?我听说你们来自大河上游,你们已经不在原来的那片土地了吗?”

    这句问话一下就激起了大河和原战心中对彘族、拜日族的仇恨,不管他们现在多么富足和强大,曾经被人家赶出祖地的耻辱,他们死也不会忘记。

    如果不是九原刚刚建起不到两年,一切都还在发展和磨合中,他们早就掉头去攻打彘族和拜日族。

    原战没说这些经过,他只回道:“九原是受祖神庇护的部落,山神九风能飞到的任何地方都是她的领地。”

    严默看向原战,他这是给自己找了一个什么样的小情人?这人一句话就暴露了他的野心。

    原战一点都没察觉自己说的有什么不妥,他继续道:“原际原来的土地已经不适合生存,受祖神祭司的指点,原际人找到了九原,现在也在那里生活。”

    黑奇问:“九原是很多部族组成的吗?”

    “对。”

    黑奇心动,如果他们实在不能像以前一样自由地生活,那么加入一个大部落,接受这个部落的保护、为这个部落效力、享受该部落人享受的一切,成为这个部落真正的子民也是一条路,可是那还有一个问题。

    他想了又想,咬牙问:“那些部族的祭司和族长还活着吗?”

    原战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回答道:“当然。只不过他们不能再担任祭司和族长,但可以做部落长老或战士头领,帮助部落的首领和祭司一同治理部落。只是要加入九原的任何部族都必须通过祖神的考验,只有对九原真正忠诚、接受九原所有规则,并愿意为九原努力和付出的人才能成为九原人。”

    “九原有什么规则?”

    原战懒得细说,挥手,“丁飞,等会儿你送点肉到隔壁,再把我们九原的规则全部告诉他们。”

    丁飞接令,“是。”

    黑奇不再把话题深入,因为下面的事情已经不是他可以决定,他必须回去找族长和祭司商量这件事。

    看黑奇要走,严默再次开口,他给出了一个承诺,“你回去告诉你们的族长和祭司,就说九原的祭司亲口说了,如果你们愿意加入九原,九原人会帮助你们,把你们一个都不少地全部带离摩尔干。”

    黑奇猛地回头,他带着更多的期望道:“那么祭司大人,如果我们愿意加入九原,您是不是可以保证我们的族长和祭司都可以成为九原的长老,而我们的族人都可以像原际人一样,享受他们享受的一切,而不会比他们低一等?”

    “九原人没有谁比谁低一等。”虽然将来也许会因为武力值和富裕度而产生地位差异,但那也不代表谁就比谁高一等。他也许无法做到完全公平,但现在和以后制定的各种规则将会尽量弥补这一点。

    黑奇还想问问他“你是不是黑狡”,可现在显然不是一个适合的场合。

    黑奇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又带着忐忑的心情离开。

    回去后,他立刻找青泽叔说了他去九原的详细。

    青泽听完,并没有像黑奇一样心动,他眉头皱得很紧。

    “青泽叔?”

    “等回去先问问族长和祭司大人再说吧。”青泽示意黑奇不要这件事再跟其他人说,下午,他背了些盐块出去说是换些吃的,好一阵子才回来。

    严默在黑奇离开后就把盐山族的事暂且放下,让丁飞把土崖等部族的人分时间段分别请了过来。

    除了那几个部落的个别人,其他人都不知道严默和他们谈了什么,但凑巧看到的人都发现凡是从九原那座土二楼里出来的人表情都很满意。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