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55章回25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和那四个部族分别见面,主要就是把问天展示给他们看。

    四部族看到问天竟然在镶嵌了元晶后,就能自动调整时间,并自动表示出年、月、时,都大觉神奇,而且严默还说这问天并不费元晶,一枚初级元晶就能使用约三年时间。

    对于问天可以自动调整时间这点,严默也感到很神奇,他这几天琢磨后发现这可能跟制作问天的生物骨骸和炮制它们的植物有很大关系,他推测,这种生物生前应该具有天生的报时功能,而且对季节变换也极为敏感,那些炮制它骨骸的植物也同样。

    还好赞布知道问天主体是用什么生物骨骼炼制的,那竟然是某种虫子的遗骸熔炼而成。问原战知不知道那种虫子,原战听了他的描述,说他没见过,但他好像在乱石滩的市集上听过黑森林里似乎有这种虫子生长。

    严默更加决定今年一定要再去一趟黑森林,同时不禁庆幸这种虫子没有随着炼骨族一起消失在历史长河中。

    “不需要每天拿出去晒太阳?”

    “不用那么麻烦,只要在每次更换元晶重新启动它时,把它放到能见到日光和月光的地方就行,比如窗口附近,然后它就会自动纠正正确时间,放上一天就差不多。”

    “那么以后不用见太阳月亮也能表示时间?”

    “能。”

    “什么地方都能用?不在这里也行?”

    “行。”

    “水中也能用吗?”

    “能。放在室外也没问题,温度高低不受影响,只不要放在火里烧。”

    听到这里,四部族代表没一个不上钩的,全都表示他们至少想要一个以上。

    可严默却在此时深表遗憾地告诉他们,因为需要收集材料等缘故,问天要到来年春天才能做好。

    四部族顿时有种“兄弟,你是耍我还是吊我胃口”的些微懊恼感,可他们对于怎么炼制骨器并不了解,以为骨器炼制就是这么花时间。

    “不过……如果是其他骨器,我倒还有一些。”

    严默这句话一出,听到的人眼睛全亮了。

    现在摩尔干集市里谁不知道九原那个少年不但是祭司还是个相当厉害的骨器师?

    “只是骨器炼制不易,我手上的存货也不多,如果事情传出去,大家都向我要交换骨器,我可没有那么多交换。”

    “当然!这事绝不会传出去,默大,你都有些什么骨器,拿出来给我们看看?”

    严默看听众感兴趣,他也很愉快,这也是为他为什么分开请人的缘故。

    严默拿出的骨器不多,除了蛇人族,其他三族,他一族只拿出一样骨器,且全都是武器。

    这三件武器都是他在炼制墨杀前的试做品,不算很好,但锋利度也相当可观,且刀口带了麻醉性毒/药,这点特别讨三族战士喜欢。

    这时候没人会在乎光明正大对敌什么的,先把敌人或野兽干翻才是最重要的。

    三族人对严默拿出的骨器动心,自然要问:“默大,你想换什么?”

    边溪族和土崖族没有多少元晶,也不愿出大量食物和皮毛,严默便跟他们约定全部用骨骼交换,现在没有,等秋季市集再交给他也一样。

    “呃,你先把这把骨刀给我们?”

    “对。”

    “你就不怕……”

    严默微笑看向对方。

    边溪族和土崖族对他一砸胸膛,“放心,等秋季市集,我们会把这一年里部族里所有积累下来的骨头都给你送来!如果你们不急着回部落,也可以跟着到我们部落做客。”

    严默正有此意,不过时间可能要稍微推后。

    原战去河边回来,正和大河说话,严默下楼扔给他两枚元晶。

    原战反手一抄,回头。

    “六级土属性元晶,黄晶部落提供,你等会儿就吸收了,省得夜长梦多。”

    “好。”原战拍拍大河,让他把他带回的野兽收拾了烤上,他走向严默,“你换了多少元晶?”

    “就这两枚。”顺便请黄晶部落帮他留意水、土属性神血石的下落。虽然对方知道了不一定会告诉他,但总也是个希望。

    可黄晶部落看样子连神血石三个字都没听过,还很好奇他为什么要这东西,听名字就很宝贵。

    严默含糊说有人需要。

    黄晶部落自动理解为三城某城神殿中的某位大人物需要神血石,答应会帮他打听和留意。

    原战挑眉,“蛇人族没给你元晶?”那可是九级傀儡!

    “我跟他们要求了别的事情,等我们离开,白岩、白梨和另一名蛇人白盛会跟我们一起走。”

    原战脸上打出问号。

    严默拍拍自己的腰包,“既然出来,我就不想那么快回去,可如果沿途收集东西太多,我的空间又不够大,蛇人不但战斗力高,可以当打手用,还能当仓库,再没有比他们更好的随行保镖了。”

    “保镖?”

    “就是带着东西或人从一个地点到达另一个地点的人。”

    原战一想,蛇人还真的很合适,“他们就跟我们跑一趟?”

    “一个九级傀儡,只让三个人跟我走一趟,蛇人族可干不出这种事。”

    “他们不会跟着我们回九原吧?”

    “为什么不行?我也没强迫他们,只稍微提了下这个意思,他们那位女长老反而放下心似的,主动让白岩带一支小队跟我走,还是我说不用那么多人,又表示可以在九原的领地里专门开辟出一块地方给蛇人族安身。而且那些蛇人对我们九原好奇得很,那女长老刚问他们,谁愿意跟我一起走给我帮忙时,那些蛇人大多都表示愿意去。”

    严默说到这里笑了,“最后还是他们的战士头领白岩,从里面挑出了最想去、空间储存也比较大的白梨和白盛,他们三人会先跟着我们到处走,等回去九原,他们会看那里的水土适不适合蛇人族生活,如果适合,他们会迁徙一支过来。”

    原战对蛇人族印象不错,可是听到蛇人族竟然被严默忽悠地打算迁一支族人过来,还是感到很惊讶。

    严默以为原战不高兴他没事先把这么重要的事跟他说明,捏了捏他的手,稍微解释了下:“当时也是看气氛不错,就随口提了下,哪想到蛇人族竟也有这个意思,他们大概觉得我们九原领地比较富足。反正我们那里已经有了人鱼和矮人,再多个蛇人也没什么。”

    “你跟他们说了,我们那里还有人鱼和矮人吗?”

    严默愣了下,笑,“没说。”

    原战顿时很期待这三族相会的那一刻。

    “抱歉,我应该事先跟你说一下,你是不是觉得让蛇人族过来不好?”严默很勇于承认错误,毕竟他对管理并不擅长,甚至还不如没有理论知识的原战。

    “没事,就像你说的,已经有了人鱼和矮人,再多个蛇人族也没什么。”原战握住他的手,他是希望他的祭司凡事都先跟他商量一下,但也只是希望而已,默又不是真正十几岁不懂事的小孩子。相反,他还有不少需要跟他的祭司学习的地方。

    做梦又活过一次?他才不信!

    不过不管默是什么,他只要知道这人是默就行,而且他也只要这个默!

    他突然好想看到默三十九岁时的样子,那样的默欺负起来是不是更带劲?

    坏了!

    两人前后一起低头。

    严默满脸黑线,年轻真好。

    原战一把搂住他,不让他挣脱,声音低哑地道:“我们上楼吧。”

    上楼干吗?严默用手肘捣他。

    “你实际都三十九了!”原战义正言辞地控诉。

    “嗯,老了,需要休息。”

    “你可以躺着,我来。”

    “滚!”

    原战才不滚,干脆把人扛上肩,三步两步就冲上了楼。

    严默被扛得难受,气得用手打他屁股。

    原战觉得这就是赤/裸裸的挑逗!

    大河咳嗽一声,扯住要跟上去的答答的皮裙,让他跟着丁飞把扒了皮的野兽剁成块再抹上盐。

    答答哼唧,挥舞着石刀把桌子剁得梆梆响。

    丁飞对他呲牙,抓过肉块抹盐,再穿上树枝。

    不一会儿楼上也传来咚咚的响声,就好像有人在打斗。

    答答抬头看屋顶。

    丁飞做严肃状,“以后首领和祭司大人在一起时,没事不要凑过去。”

    答答表示他听不懂。

    丁飞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听不懂,拿剔出的骨头砸他,“今晚你给我用水把身上擦擦,你身上一股味!臭死了!”

    答答对他露出凶相,抓起那块骨头放到嘴里就嘎嘣嘎嘣嚼碎吃了。

    就在这时,楼上传来几声奇怪的叫声。

    答答一听是严默的声音,抓着石刀就要往楼上冲,被眼疾手快的大河一把抱住。

    “嗷嗷!”默大很痛苦,我要去救他!

    可惜大河和丁飞都听不懂他在嗷嗷什么,两人一起把他往桌子那里拖,死活不让他上二楼。

    答答很愤怒,扔掉石刀就和大河丁飞打成一团。

    三人不动刀,也不舍得动食物,屋里堆积的木柴就倒了霉。

    猛鬼鬼祟祟地蹿进来时差点被飞过来的木柴砸中脑袋。

    “喂!别打了,等会儿有的是架给你们打!首领和祭司大人呢?我有重要的事要告诉他们!”

    楼上正好传来原战痛快的吼叫声,猛拔腿就往楼上跑。

    他速度快,没人能拦住他,大河想抓他,只抓到一个重影。

    但比猛速度更快的是九风,连影子都没留下,一阵风过,它已经飞到二楼。

    “桀!默默,大鱼带两脚怪要打过来啦!”

    楼上,严默躺在床铺上,气息还未平定,原战听到鸟叫声,速度翻身下来抓过棉被就把他的祭司大人给盖了个严实。

    严默甩手一巴掌扇到原战后脑勺上。

    原战揉揉后脑勺,转过身拉开棉被就想也钻进去。

    严默抬脚踹他,却不小心扯疼了某部位,气得又是一巴掌,这次是打在人背脊上。妈蛋!十九岁的少年郎敢这么持久,你说你都吃什么了!

    “啪!”清脆的声音可响。

    原战看九风和猛都跑上来了,也不进被窝了,就盘腿一坐。

    猛瞅到原战还未消退的某部位,发出怪笑声!

    九风围着严默的脑袋飞来飞去,也飞出桀桀声,“默默,你在交/配吗?那你会生蛋吗?”

    生你个鬼蛋!严默现在特别想抽出墨杀把这三只都宰了扔出去!

    “你不穿衣服也给我把皮裙围上!”抓起衣服砸过去。

    原战还想等着等会儿再战,哪肯穿衣服,就随便盖着遮挡一下。

    严默抱着棉被坐起身,一指二猛,“你,别再让我听到你的笑声,否则以后你都别想笑!”

    二猛笑容凝固,立刻闭嘴。

    “还有你!九风!别再飞来飞去了!也不准蹲我脑袋上!说!你跑哪儿去了?你说大鱼带人要打过来是怎么回事?”

    “默大,我也有要紧的事,很急!”二猛抢着说道。

    “一个一个来!”严默实在不想在这种状态下处理正事,偏偏屋内的两人一鸟都没有这个自觉,似乎他和原战这时不是正躺在被窝里,也不是正做完了那码子事,而是身穿整齐的衣服坐在议事厅里一样。

    “桀!”九风可不知道让先,它的叫声又比较锐利,猛只好闭嘴让它先说。

    “默默,我去找那个没眼睛的大鱼啦!她可生气啦,把一湖水搅腾得波浪都掀起来了,那些大鱼都从水底下浮上来啦,我还抓了两只吃!”

    严默心里咯噔一下,“你抓的鱼有人脸吗?”

    “桀,没有。”

    “那就好。”严默呼出一口气,“那你说的大鱼带人打过来又是怎么回事?”

    “没眼睛的大鱼找不到他们。”九风对猛和原战吐风刃,“没眼睛的大鱼在河里和湖里游来游去,还抓了几个两脚怪吃了!她想让我带她去找他们,我说不,她很生气,可她还是给我鱼吃,她是个好大鱼!今天好多两脚怪去大湖里找她,跟她磕头,一个两脚怪说什么神鱼丢了,要没眼睛的大鱼不要发怒,还往湖里丢了好几个两脚怪。可大鱼还是发怒了!那个两脚怪就说要带大鱼来找什么凶手!我看到他们往这里来啦!”

    也亏得严默了解九风,而且他的神血能力之一就是理解万物的语言,把九风的话稍微整理一下,明白了。

    九风的话中交代了好几件事。

    首先,摩尔干的水神天吴大约可以凭借气味或其他类似的信息素来找寻和她接触过的生物,山林里,人类少,她追踪也好追。而猛和原战回到摩尔干,她反而找不到了,很可能就是因为摩尔干住地和市集里的人类很多,多到气味混淆,天吴分辨不出。

    其次,九风调皮贪玩,对那天吴又好奇,便又跑去找她玩耍。天吴想让九风告诉她,原战和猛的下落,可九风不愿说,但天吴大约对九风有所忌惮,虽然生气也没有攻击它,看它吃鱼也没禁止它,说不定还故意弄了些大鱼上来讨它欢心。

    第三,那天吴似乎并没有发现人面鱼少了一尾,可摩尔干人看天吴回来就搅风搅浪,以为她发现了,心虚害怕下就主动去找她说明,并投掷祭品想要让她不要怪罪,结果原本可以隐瞒过去的事就这么被揭发出来,天吴怒上加怒。

    而为了平息他们水神的怒火,摩尔干人打算带她一起来找凶手。

    严默揉额头,能干出这种没脑子的事,他怀疑那主动向天吴说明还带路找凶手的就是那个做事说话都有点莽撞的祁昊。

    不过也许那祁昊并不是真的莽撞,也许他这样做有他的理由。

    说不定是摩尔干觉得有七级神血战士的九原威胁太大,想要趁此机会干掉原战。

    也可能是祁昊不愿意九原和祁源接触太多,便把水神带上门做威胁,同时向九原展示他的地位和能力,想要借此把九原给拉到他那边去。

    嘛,不管那祁昊有什么打算,已经被天吴看中的两交/配对象可就窝藏在他们这里!

    等天吴过来,就算她能听祁昊的话,不会干掉答答,恐怕也不会轻易就放过原战和猛。

    “你们说,如果摩尔干人带着那水神找上门,说要让你们两个跟她睡几个晚上才肯放过我们,你们打算怎么办?”严默很认真地问。

    原战一指猛,“把他送出去。”

    猛大哭,“大战!你怎么可以这么没兄弟情义!你怎么不把你自己送出去,我来和默……噗!”

    猛扒下突然糊到嘴巴上的泥团,流着眼泪举手:“把我送出前,能听我说件更重要的事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