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56章 章回25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什么事?说吧。”严默看原战挪到他身边,自然而然往他身上一靠。

    也许真的是很重要的事情,猛坐到地上,表情一下变得认真不少,“那天回来,大战见天吴没有找过来,就让我在摩尔干住地多转转,如果能进那个山洞最好,再留意一下那个祭司的动静。”

    “你在那山洞里发现了什么?”

    猛摇头,“那山洞不好进,白天黑夜都有人看着,那很可能真是他们训练战士的地方,里面可能很大,要么就是里面还有另外一条更加隐秘的通道通往外面,我注意观察过,同样的一批战士进去,两三天后才会出来,有些进去到现在还没看到人出来,而出来的战士看起来都很疲累,就好像跟人狠狠打了一架。不过这不是我想说的更重要的事。”

    原战听到这个描述,不知怎的想到了虞巫指给他的那个战士训练用的遗迹之地。

    会不会那个山洞也是一个类似的地方?

    严默和原战没说话,都看着猛。

    猛手一指隔壁,“你们一定想不到我今天下午在那个山洞附近听到了什么。”

    严默坐直身体,“和盐山族有关?”

    猛点头,“我看到祁昊来找那个祭司,那个祭司经常会去那个山洞口,帮那些从山洞里出来的战士疗伤。我看到他们像是有重要的话说,就偷偷跟了过去。他们大概也没有想到会有人偷听他们说话,默让用树枝草叶做的那什么伪装衣很管用,我靠得很近,他们也没察觉。”

    猛看向严默,事情涉及到祭司的族人,他开口不由自主就带了几分小心,“那个祁昊跟他们的祭司说盐山族一个长老来找他,说我们九原为了找到更多的盐,想要把他们盐山族从摩尔干带走,还说是你亲口答应的。”

    严默皱眉。

    原战冷哼一声,“那他们对盐山族和我们有什么打算?”

    猛再次看向严默,“他们说盐山族的祭司很狡猾,说是会帮他们找更多盐,却一直想着逃跑,留着也没多大用处了。祁昊跟那个祭司说,他要让手下的战士头领带一批战士去攻打盐山族,把盐山族的族长和祭司都杀了,只留盐山族人当他们挖盐、制盐的奴隶。”

    严默立刻问:“他们已经出发了吗?”

    “没有,那个祁昊说第二天一大早再让那些战士出发,只要赶在这批盐山族人回去之前就行。”

    “那我们九原呢?他们准备怎么对付我们?”原战问。

    猛这次看向了九风,“他们后来说的事可能跟九风大人跟默大说的也有关系,那祁昊说我们九原不安好心,说我们的奴隶还偷了他们的神鱼,又不是很尊敬摩尔干,说等以后时间长了,我们九原会变成摩尔干的大敌。那个祁昊想带那水神天吴过来,以我们勾结盐山族想要偷他们的盐山为借口,杀死我们!”

    严默,“他们祭司答应了?”

    “一开始他没答应,但是那个祁昊说我们九原有更好的红盐,不如杀了我们,他们直接把九原的领地给霸占下来。”

    “他们就不怕我们真的与三城的上城有关?”严默惊讶,他其实很清楚摩尔干等部族人在心中如何猜测他的底细。

    猛拉了拉嘴唇,“那个祭司也担心这点,还怕惹其他部族不高兴,所以他跟那个祁昊说,让他不要带着水神在集市和人多的地方动手。他们想等市集结束,等我们离开摩尔干,在路上再干掉我们!”

    严默没想到盐山族那里竟然出了背叛者,还是一名长老,大概盐山族人也不会想到。

    原战从床铺上站起,抓起衣服往身上系,果断道:“默,你把有用的东西都装起来。不能等他们准备好,我们趁天没黑,现在就去河边召集那些奴隶,等会儿就走!”

    如果只有他们几个,他并不是很担心,九风就可以直接带他们离开。

    可是他们刚买下一千五百名奴隶,还有盐山族人他们也不可能不管。

    严默暗骂一声,这下好了,免费船用不着了,这么多人,他们恐怕得靠两只脚走回九原,途中还不知得损失多少人口!还把他所有计划全部打乱。

    “等等。”严默抓住原战小腿,“猛,你和大河去隔壁盐山族走一趟,把这件事告诉黑奇,你认识黑奇吗?如果不认识,就说是我让你去的,再问他们长老是谁,先把他们那个长老控制起来!最好在帐篷里动手,别让人看见。九风也请你去帮个忙。”

    九风觉得好玩,跳到猛脑袋上,答应了。

    严默又抬头对原战道:“你跟我去蛇人族、边溪族、土崖族走一趟。”

    原战略略一想,“不行,盐山族人不少,只有猛和大河过去,不一定能控制住他们,九风出手,动静也大,我去,你等我。”

    “那还是我跟你一起去吧。”想要让黑奇相信,恐怕还得要靠他这张脸。

    隔壁盐山族正在准备晚上的食物,天还没黑,但谁都是很早就开始准备,尤其对于一天只吃两顿的部族,晚上这顿非常重要,也会尽量吃得饱一点,谁都不希望饿着肚子睡觉,这时候可没养生学。

    原战和严默过来,答答跟在他们身后。

    猛和九风又暗中离开,去侦察摩尔干祁昊等人的行动。

    大河和丁飞则装作给奴隶送东西,扛着几个大包裹直奔大河那边的开阔地。

    黑奇看到两人过来很惊讶,连忙把手上的事交给另一个人,起身就迎了过来。

    青泽用石头碾着盐块,头没敢多抬起,只用眼角余光偷偷打量两人,并暗中猜测两人来意。

    “黑奇,有件重要的事跟你说,除了你,现在这边还有谁负责管事?”严默上来就道。

    黑奇心脏微微一跳,这少年祭司特地过来说的事情,会不会跟他弟弟有关?难道他真的是……

    “这是这次跟出来的长老,青泽。”黑奇连忙对青泽喊了声。

    青泽在心中叹口气,丢下盐块按着膝头慢慢站起,慢慢走过来,他实在是被打怕,也逃够了,现在的他只想过安安逸逸的日子,哪怕辛苦点,可以后总会好的,等族里想办法弄出更好的盐……

    年轻人就是吃不了苦,又爱折腾,也不看看整个盐山族还能不能被折腾了,唉!

    “外面不好说话,我们进帐篷吧。”严默提议。

    原战眼光微微一转,就发现路边路头都有摩尔干的奴隶在有意无意地望向这边,还有人正往这边走,就是盐山族的奴隶里面,也有一两个竖起了耳朵。

    黑奇看他们表情严肃,也没多说,直接拉着青泽一起走进帐篷。原战和严默随后。

    答答等人都进去后,托塔天王一般往帐篷口一站,两臂交抱,谁敢靠近就瞪谁,那凶残样吓得想要靠近的人硬是止住了脚步。

    严默见帐篷里再没有其他人,转身对黑奇道:“除了你们俩,再多叫几个人进来吧,最好都是能管事的,我等下要说的事很重要,事关你们盐山族生死。”

    黑奇和青泽同时脸色一变。

    青泽当即就道:“这不好吧,你们和黑奇商量的事,我们还没有回去和族长和祭司说,现在就告诉大家,如果让摩尔干人知道……”

    严默面无表情地看他,淡淡道:“摩尔干人已经知道了。”

    青泽身体一晃,似大为吃惊,“你们跟摩尔干人说了?”

    原战嗤笑,以他高大的身材居高临下地上下打量他,“你是这次跟出来的唯一的长老?”

    青泽没回答,黑奇看看青泽,又看看原战两人,惊疑不定地代替回答:“对,青泽叔是这次跟出来的唯一一位长老。”

    “黑奇,你出去多叫几个人进来,不要叫奴隶,神情也镇定点,别惹起别人怀疑。懂吗?”严默直接下令。

    黑奇再次打翻“对方可能是他弟弟黑狡”的猜测,这样霸气的人怎么可能是他那个傻乎乎的弟弟。

    黑奇刚要转身离开,青泽立刻厉声喊道:“黑奇!”

    原战一把掐住他的脖子,青泽就觉得喉咙里似乎多了一些泥沙似的,不但堵得一句话说不出来,还难受得不停咳嗽,想要吐出喉咙里的泥沙。

    “青泽叔!”黑奇不放心中年人,又想回来。

    严默脸色一沉,“快点!没那么多时间给你磨蹭,你越耽搁一分,你的族人被杀死和变成奴隶的可能性越大!”

    黑奇左思右想,如果九原人真要对他们不利,别说只有他们几个,就是整个盐山族在此,恐怕也挡不住别人动手,当下没敢再耽误时间,绕过答答就跑了出去。

    过了不一会儿,黑奇就带回了四个人,这些人大多和他年纪差不多大,最大的一个看起来也就三十出头。

    答答也不让道,硬是让人从他旁边挤着过去,每个人经过,他都要嗅一下,好像在记住那人的味道一样。

    几人对答答侧目,可也对他无可奈何。

    “青泽长老这是怎么了?”有人一进来就发现帐篷里的异样,立刻问道,还用不善的目光瞪向原战和严默。

    青泽喘着粗气,一手捂着喉咙,一手指向严默两人,他的意思是想把这两人赶走,可是黑奇过来握住了他的手。

    那名三十多岁的壮年人环看一圈帐篷内情景,声音沉稳地问道:“能说明一下这里是怎么回事吗?黑奇说你们有非常重要的事要说,到底是什么事?”

    原战目光转向壮年人,壮年人脸上有刺青,是一名三级战士。

    “你是战士头领?”

    “是,我是青鹿,这次市集带队的战士头领。”青鹿昂起头,他比原战略微矮一点,气势还可以,至少在原战面前还能沉稳说话。

    他看原战有点眼熟,但他之前并没有怎么去市集交易,并没有认出原战就是原来的原际人。

    原战面对他,张口:“我是九原的首领,这是我们九原的祭司,我下面要说的话只说一遍,你们听好了。”

    帐篷里的人基本都知道两人的身份,闻言都没说话,他们到现在都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原战声音清晰:“你们的族人黑奇来找我们,向我们九原寻求帮助,我们祭司心地善良,答应了。可是你们自己的族人却出现叛徒,我们的斥候亲眼、亲耳探听到,你们的长老向摩尔干的祁昊告密,说你们想要借助我九原的力量脱离摩尔干。”

    帐篷内所有人脸色大变,青泽不知是不是咳得狠了,身体都开始颤抖。

    “而你们的长老大概没有想到,摩尔干早就想把你们的族长和祭司全部杀死,把你们的族人全部变成盐奴,这次他去告密正好给了他们攻打你们盐山族的借口!”

    “噗!”青泽长老喉咙里的泥沙吐出来了,混合着粘稠的血液。

    他不停呕吐,呕得鲜血一口一口往外吐。

    “青泽叔?”黑奇不敢置信地看向他搀扶着的中年人,请九原帮忙带他们离开摩尔干的事,他只告诉了他一人。

    他没说,九原也没有理由说,可摩尔干还是知道了,再想到他告诉青泽叔这件事之后,青泽叔特地背了一筐盐块说出去和别人交易,回来时一筐盐竟全部换完,牵回了三头膘肥体壮的尖角鹿。他还说青泽叔就是比别人厉害,竟然能用粗盐块换到这么多活肉。

    现在想想,青泽叔哪是交易比别人厉害,这不过是他告密,摩尔干人“赏赐”给他的肉罢了!

    青鹿眉头皱成山地看向黑奇,“黑奇,是不是这样?”

    黑奇脸色惨淡,他无言点头。

    “这么重要的事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青鹿怒,其他三个人脸色也十分难看。

    黑奇声音低微,“青泽叔不让我说,说等回去问了族长和祭司再说。”

    原战摇头,“根据我们斥候传回的消息,摩尔干明天就会派出战士去攻打你们盐山族,等你们回去,大概盐山族已经消失了。不,我想你们可能都没有离开这个市集的可能。”

    青泽缓缓跪倒,他似不信地不住低喃:“他们不是这么说的,他们明明说只要我们给他们炼制出更好的盐,他们就会让我们像他们的族人一样,他们明明说……”

    青鹿暂时没有心力去处理长老青泽,他稳定了下心神,专心问黑奇:“把事情经过全部跟我说一遍,还有你有没有答应九原什么条件?”

    黑奇吸气,摇头,“我没有答应什么。九原人只是提出,如果我们愿意加入九原,他们会带我们离开摩尔干。”

    “加入九原?”青鹿和其他三人都冷笑,“代价又是让我们帮助找盐制盐?”

    原战再次嗤笑,他这次连红盐都懒得拿出来。

    黑奇脸红,赶紧把九原盛产红盐,而且口味等什么都比他们最好的盐还要好很多的事说了。

    青鹿等人都不太相信,他们不信除了盐山族人,还有人能比他们炼制出更好的盐。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只是来把这件事告诉你们,怎么做,你们自己掂量着办。因为你们的拖累,摩尔干也打算对我们下手,而我们刚买了一千五百名奴隶,这些人总不能全丢掉。”严默语调冷淡。

    他不就是没认亲吗?有必要这么坑他一下吗?

    一想到免费运输没了,以后回去九原要靠走的,还得带上一大堆累赘,他就心烦又心疼!

    “摩尔干也打算对你们动手?”黑奇等人吃惊,“那你们打算怎么做?”

    严默冷声道:“怎么做?留在这里被人围起来打吗?当然是趁他们还没有把战士集结好,就赶紧带人离开,能带走多少是多少。”

    “那我们怎么办?”另外三名青年中的一人大概急了,竟然问出这么不着道的话来。

    黑奇和青鹿虽然觉得这话问得有点丢脸,可目前的情况是,如果九原不帮他们,他们盐山族就死定了!

    黑奇顿时用期冀的目光看向严默,这时候他们还肯过来通知一声,总不会就这么抛下他们不管。

    严默顿了下,“本来我们有稳妥的方法带你们离开,等你们走了,摩尔干人就算发现,也不会真的跑到我们九原来要人,他们还想要我们的红盐,也不可能跟我们撕破脸。可如今,他们以你们为借口,说我们肖想他们摩尔干的盐山,想要在我们回去九原之前就拦截我们。”

    青泽已经不再吐血,他只是跪在地上,像个木偶一样,脸色苍白,双眼无神。

    可这时,谁也没有管他。不管他最初的目的是什么,也许他也是为了盐山族好,可他做出来的事实际上却害了盐山族,还连带让九原也遭了殃。

    青鹿他们没有资格去处置一位长老,也不知该拿他怎么办,只能暂时当他不存在。

    “如今我们想要悄无声息地走已经不可能,我们也不可能为了你们盐山族两百人,丢掉我们这边一千五百人。”

    严默的话让黑奇等人的心都冷了。

    “不过,”严默没有犹豫,他说道:“我曾经欠过一个盐山族人的人情,我答应过他,如果将来有机会,会帮助盐山族人一次。本来说是只要帮助他的家人就可以,但现在……看来我需要帮助你们整整一族人。”

    黑奇心中一动,猛地抬头看向严默。

    “你们在市集里的盐山族人可以跟我们一起走,我会派人去你们盐山族传话,争取抢在摩尔干战士到达之前,通知到你们的族人。”

    黑奇咬牙,“就算这样,我们也不可能逃得过摩尔干人的追捕,在他的领地里,那些小部族都听他们的,附近几个大部族也不会帮我们。如果你要帮我们,就……”

    严默打断他,轻笑,“我把你们在市集上的人全部带走,再让人去通知你们族人,我觉得我这份情已经还得足够。”

    原战接口:“我们还有自己的族人要守护,想要我们分出人手去保护你们,和摩尔干战斗,你们必须付出足够的代价!”

    黑奇蹲地,本来什么代价都不用付,可如今……

    青泽神情更加萎顿,他抱住了自己的头。

    “如果你们没有办法决定,那就回去问你们的族长和祭司。我们的斥候可以带上你们中的一个一起上路,但有人拖累,他不能走得跟以前一样快,这样势必会耽搁时间,你们先在路上想好回去要怎么说,等到了盐山就询问你们的族长,让他立刻做决定,并确定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这样我们的斥候还有可能赶在摩尔干人前面把消息带回给我,我也才有可能请山神九风大人帮忙,在摩尔干人到达之前,把我们的神血战士带过去帮助你们。”

    原战确定这些人都听清楚了,又道:“记住,当太阳下降到河对岸那座最近的山头顶上,我们就会出发。如果你们想要跟我们一起走,就到大河边来找我们,除了武器,其他东西就别带了。还有,把你们的人的嘴巴都管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