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57章 章回25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两人离开,盐山族的帐篷里陷入好一阵沉默。

    青鹿望着跪在地上的青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更不知该拿他怎么办,如果不是青泽自己都用表情和动作承认了他所做的一切,他根本不会相信作为长老的青泽会背叛盐山族。

    青泽是个好人,平时对人很照顾,很多年轻战士都喜欢他、尊敬他,如果不是这样,黑奇也不会对他如此信任。

    青鹿叹口气,还没有开口,青泽突然站起,一声不吭地就往帐篷外走。

    其余人一起看向他,青鹿只好挡住他的去路:“青泽长老,你去哪里?”

    青泽抹抹脸,对青鹿露出一个凄惨的笑容,“我没有想要背叛盐山族,我也想要我们都离开摩尔干,你相信我吗?”

    青鹿沉默了一会儿,点头,“我信。”

    “我只是不想再死那么多人,我们根本不了解九原,又怎么知道九原和摩尔干不是一样?而且九原那么遥远,一路走过去,我们能有多少人到达九原?最重要的是,他们有那么好的好盐,根本不需要我们,那他们又为什么要帮助我们?还答应让我们的族长和祭司做九原的长老?”

    比起目的不明的九原,他宁愿抓住眼前可以抓住的,青泽在回来前都没认为自己做错,可现在……

    青鹿对此也感到讶异,他问黑奇:“你为什么会想起来去找九原帮忙?”那些大部族可都不好说话,黑奇哪来的勇气和自信?

    黑奇到了这时也只能说出他的理由:“九原的族长,也就是刚才来的神血战士曾是原际部落的人,我看到他们这次来的好几个人都是原际部落的。”

    “原际?”青鹿更惊讶,“原际怎么变成了九原?难道原际把那片土地上的部族都收服了?可我记得他们的酋长是壕,而且他们脸上的刺青都没了。”

    黑奇把他知道的说了一遍。

    众人互看,有去过原际附近的人想起他们住地那条快要干涸的河水,再想到贪婪的彘族,也都理解原际为什么要全部落迁徙到新的地方。

    “只因为这样?”他们和原际是认识,可也没有太深的交情。

    黑奇抿了抿嘴唇。

    “黑奇,你是不是认识他们中的谁?我看你一直在偷看他们那位少年祭司。”一名青年开口道。

    所有人都看着他,黑奇只好说出他那现在想来十分异想天开的猜测:“我看到他们的祭司,那个少年……他长得很像我弟黑狡。”

    众人表情:目瞪口呆。

    “这、这不可能吧?你弟怎么可能变成祭司?我听说他的名字叫严默,可不叫黑狡,而且人家不止是一个大部落的祭司,还是连三城都少有的骨器师!”青鹿不住摇头。

    黑奇低声道:“我觉得他也认识我,他看我的目光不像是在看陌生人,而且就算他不是我弟,他也说他曾经欠过一个盐山族人的人情,答应他会帮助他的家人,之前他都没有来找我们,可我去找了他们,他就给了我承诺,那……我是不是就是他说的那个盐山族人的家人?那他认识的人会不会就是……”

    黑奇很聪明也很勇敢,这是所有盐山族人都承认的事情。

    青鹿听到这里,也开始觉得黑奇的猜测并不完全是做梦,他们也都亲耳听到那少年祭司承认他欠了一个盐山族人的人情。

    “现在不管那少年祭司是不是和黑狡有关,就算他真的是黑狡……”青鹿自己说完都觉得好笑,“或者他认识黑狡,他答应帮助我们已经很难得,以前我们也不是没去找过其他大部族,可他们还不是只想要我们找盐和制盐的能力?而且还不愿明着得罪摩尔干,只答应接收我们一部分族人。”

    “你是说?”

    “黑奇,你立刻带上市集里所有族人,除了自己最信任的奴隶,其他一个奴隶都不要带,每人带上一块盐,现在就去河边找九原人,要快!”

    “我们这么多人去河边,摩尔干人一定会看出来。”黑奇皱眉,补充:“还是分批走,青鹿你带所有战士离开,再背上盐筐,有人问起来,就说是给九原人送盐,如果是摩尔干人问,你就说九原人好像有办法把这些粗盐块变成细盐。这边,我和青泽叔带奴隶留下。这样摩尔干人也不会太怀疑。”

    青鹿不同意,谁都知道留下的人几乎跟送死一样,只要河边的九原人一动身,市集里的盐山族人一定都会被抓起来。

    “不能这样离开。”青泽抬起头。

    其他人都不赞成地看他,青鹿微怒,“青泽长老,都到这时候了,你还想留在摩尔干?”

    “我不是想让你们留下,我是说不能就这样毫无理由地逃走。如果我们就这样走了,以后摩尔干就有理由说我们是背叛者,而九原则会成为他们口中卑鄙的部落,他们就有理由让其他友好部落帮助他们攻打九原,而好处就是红盐。”

    长老就是长老,也许他会一时糊涂,但只要他清醒过来,确立目标后,多少年累积下来的见识会让他看事情比年轻人更深入。

    “以后你们跟着去九原,就是九原人了,不能让其他九原人埋怨你们,说我们盐山族给了摩尔干等部落攻打他们的理由。”

    青泽说到这里突然冷笑,自语一般地道:“况且凭什么让摩尔干讨这么大一个便宜!骗我,我让你们骗我……”

    “青泽长老?”青鹿和黑奇等人都看着他。

    青泽把溢出的眼泪抹去,平静地问:“你们愿意再最后相信我一次吗?”

    “长老!”

    “其他的都按照你们之前说的来,我知道奴隶中哪些是摩尔干的人,哪些已经想要离开我们,我会带着这些奴隶留下,你们先别急着走,跟平常一样,把晚食吃了,吃饱了,我让你们走,你们再走。”

    “青泽叔,你要做什么?”

    青泽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最后拍了拍黑奇的臂膀,慢慢走出了帐篷。

    这次没有一个人拦着他。

    严默和原战赶到河边,第一件事也是让所有人吃饱。

    严默发狠,除了极少数他自己非常喜欢的,他把这次在市集交易和以前积累下来的皮毛全部发了下去,让所有人至少有块皮子可以暖身。

    他还发下不少骨针和细麻线,简单教了几人如何缝合,再让那些人去教其他人。

    还好这一千五百人只有少数是野人部族,其他人常识水准都和原际差不多。

    奴隶们很高兴,一部分人忙着弄晚食,一部分人忙着穿针引线缝合已经鞣制好的皮子。

    原战一来就召集了战奴中的头领,等严默那边把皮毛和针线等发下去,他这边也把事情交代完毕。

    战奴头领的脸色很沉重,但都没说话。

    战奴,战奴,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了打仗。

    在被训练的第一天开始,那些奴头就让他们反复牢记,他们被主人买去了,就要为主人卖命,如果他们不能打仗、不能为主人杀人,那么他们也没有存在的意义。

    一天又一天,虽然不是每一个人都被这样洗脑,但是他们所有人都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也明白九原买下他们的目的。

    如今九原人愿意发给他们部分人武器,给他们每个人一件皮裙,还让他们尽量吃饱,没让他们赤手空拳并饿着肚子去和敌人与野兽搏斗,他们已经很满足。

    原战扫视这些人,对这些战奴头领的表现,他也还算满意。

    刚买来的奴隶,自然谈不上忠心,原战只要求他们听话就好。

    严默走过来,“等等,先别走,我有东西给你们。”

    唰,所有人一起看向严默。

    严默现在已经被人看习惯了,但被这么多牛高马大还大半赤/裸的肌肉男们齐刷刷地这么一看,他还是忍不住拉了拉嘴角。

    “大河,深谷,丁宁,丁飞,你们过来。”

    除了丁飞和答答本来就跟着严默,其他三人都另有事忙,直到刚才原战召集他们才过来,这时听到严默叫他们,一起上前一步。

    严默从腰包里摸出四把骨刀。

    这要是土崖等部族在这里看到,肯定要质问严默:你不是说你手上的骨器很少吗?

    严默很随意地把骨刀交给他们一人一把,“不是什么好东西,都是我练手时做的,先凑合用用,等以后再给你们换好的。”

    大河侧目,凑合?祭司大人,你拿凑合的武器跟人家换了那么多东西,小心被人家知道找上门来!心中这样想着,手则非常快地把那把凑合的骨刀拿到了手里。

    丁宁和丁飞都是单纯的高兴,接过骨刀不住抚摸、比划。

    深谷知道这是武器,不知这是什么炼制的,低头仔细看,还伸手在刃口上摸了下。

    很锋利!

    答答瞪眼,我的呢?

    “这些都没有上药,只是普通骨刀,唯二优点,坚固和锋利。嗯,比一般石刀要锋利得多,而且不容易卷刃。”严默想到这些人还没用过金属武器,也就没再细说。

    见其他战奴头领羡慕地看着这里,严默笑了下,又掏出一堆匕首,“这一路遥远,没有武器肯定不行。你们也都来领一下吧,不过就只有这十一把骨匕了,没拿到的人就让首领大人给你们做石刀。”

    被原战和深谷挑选出来的战奴头领从级别高的到级别低的,一共有二十个人。

    严默见他们犹豫,就把骨匕交给原战。

    原战直接按照级别高低发下去,级别低的就只能等他的临时用石刀了。

    答答继续瞪眼,我的呢!

    战奴头领得到武器,在原战命令下,先离开带众战奴去填饱肚子。

    大河怕这些人不知道这些骨匕有多宝贵,跟着他们好好宣扬了下,重点说明黄晶等大部族为了一把骨制武器,付出了多少代价。

    战奴头领们听他这么一解释,再看手中骨匕,感觉立马就不一样了。

    严默隐约听到一耳朵,失笑。人黄晶、土崖等部族的人也不是傻子,怎么会为了一件普通骨制武器就付出那么多,当然是因为骨制武器也分级别。

    他发给战奴头领的骨匕是他一开始的练手产品,级别较低,使用的炼制材料也一般。

    给大河等人的骨刀要更好一些,但也真的是凑合用而已。

    曾经送给白梨的那把骨匕,和他交易给四部族的骨刀是同等级的武器,也算是他目前所炼制的武器中比较满意的。

    而墨杀则算是他最满意但也是意外的产物吧。

    而严默此时还不知道,他发给战奴头领、认为只是比垃圾好一点的骨匕,在三城是绝对不可能发给奴隶用的,甚至五级以下战士都不准佩戴和使用由骨器师制造的骨制武器。

    历史的断层,文明的遗失,三城的骨器师至今还在摸索中。

    而严默这个承袭了炼骨族完整传承的人,就算知道炼骨族的传承很宝贵,但也没还有实际明白这个传承宝贵到什么程度!

    他更不知道,他交易给黄晶部落的骨刀在日后落入三城人眼中掀起了怎样的波浪!

    这些都是后话,先暂时不说。

    严默想到墨杀,再看看原战,把墨杀掏了出来,略郑重地递给他,“先给你用,刀鞘还没做好,我只简单用蛇人的蜕皮裹了下,用绳子扎上了。你用的时候要解开,用完了记得一定要包裹上,锋刃上无毒,但是它有点奇怪的特质,咳。”

    严默没说他当时炼制这把骨刀时,放了点他自己的血,偏巫运之果嘴馋,竟然偷偷伸出枝蔓来舔他的血,他那时对它管的也不严,不过出来就被他抓住。

    这玩意天天窝在他体内,还馋他放出的那点血,简直不知道要怎么说它!

    作为惩罚,他命令巫运之果给他留了截它的枝蔓,他也是好奇,就把那枝蔓加入了墨杀的炼制材料中。

    之后墨杀炼制好,他在试验其锋利度、坚固度、柔韧度时,发现它竟然还具有了一个很特殊的特质。

    “墨杀吸血,你一刀下去,哪怕只划破一点皮,它也能在瞬间带走那生物体内不少血液。”严默艰难地道:“基本上,你可以理解为,哪怕你没有砍中要害,它也可以一刀致命。”

    如果不是情况危急,严默真的不太想把这把吸血刀交给原战,刀是他炼制出来的,如果将来原战靠这个杀了太多生物,不用说以那指南的尿性肯定也会给他算一笔帐!

    “我给它取名墨杀,除了它刀身颜色墨绿,还希望你能尽量少用它。”墨杀,莫杀,能不杀就别杀吧。

    原战异常珍惜地接过墨杀,他看墨杀的眼神简直跟看绝世美女似的,就差没拿自己的脸去蹭它。男人,本能的就对武器痴迷。

    “另外,我怀疑这刀能自己成长。”

    “嗯?”

    严默把原战拉到一边,小声道:“它会吸血,吸的血似乎可以不断增加它的坚韧度、柔韧度和锋利度,当然吸血量也会增加。我本来想等将来我的炼骨能力上去后,把它重新淬炼,争取炼制成骨宝,给它镶嵌上元晶,看能不能做出用精神力控制的飞剑,可现在我很犹豫。”

    “不用犹豫!我能控制它。”

    “你确定?”

    “嗯。”

    严默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这家伙,本来就是个凶残的牲口,再加上一把嗜血的墨杀,天知道这对能搞出多大事!

    原战突然看到一只手向自己握在手中的墨杀伸来。

    这谁啊?这么大胆?

    严默和原战一起看向那只手的主人。

    答答见两人盯他,立刻对严默低吼了声:“嗷!”

    严默听懂,答答在嚎:我也要!

    严默脸皮抽搐,还真不知道客气。

    “嗷!”给我!

    “没了。等以后吧。”

    “呜……”答答蔫了,不高兴了。

    严默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偏答答比他高不少,他的姿势看起来便有点奇怪。

    可答答瞬间就被安抚了,眯着眼睛发出呼噜声。

    原战看这毛茸茸的大家伙可不顺眼,特想一脚把他踹到河里去。

    严默没注意到原战的情绪,他安抚了答答后,就看右掌通过指南查询从摩尔干到九原的地图,他想找一条最短、最安全、也最好走的路回去。

    别人在吃饭,原战和严默则忙得连口水都沾不上。

    严默研究路线,这时他已经顾不上心疼交换地图和路线所增加的人渣值。至于惩罚,等会儿再说吧。

    原战带着一批战奴,沿着河边寻找比较适合做武器的岩石,找到了,他就立刻现场劈石,把这些石头弄成有锋利的刃口的粗糙石制武器。战奴们则跟在后面捡起这些武器分发下去。

    答答缠着原战,嗷嗷叫了半天。原战给他缠烦了,踹了他两脚,索性给他弄了个很大很重的石斧。

    答答扛着那个堪称巨大的石斧,高高兴兴地跑回严默身边,抢丁飞的烤肉吃。

    大半个小时后,原战看所有人吃的已经差不多,严默似乎也研究出什么,立刻下令:“所有人立刻收拾,妇孺在中间,战士在前后,列队!”

    深谷、丁宁立刻传下命令。奴隶中非战奴的也有三百人左右,这些人没有一个固定的头领,严默便让丁宁暂时管理他们。

    奴隶们除了身上的皮毛和手中武器,什么拖累也没有,集合得很快。

    一千五百人的队伍在一层层命令下,立刻快速行动起来,很快就列成一个比较长的方队。

    眼看队伍已经列好,一直偷偷观察他们的摩尔干探子也飞奔回摩尔干报信,太阳已经落到河对岸最近的大山的顶端。

    严默蹙眉,盐山族人不来了吗?算了,他们不来就不来,实在不行,等会儿就让九风或原战把黑奇一个人给弄出来。

    “默大!”一阵疾风迎面冲来,猛刹住脚步,张口就道:“盐山族出事了!那个青泽被摩尔干人杀死了!盐山族人正在往这边跑!”

    严默还没反应过来,原战已经高吼:“所有战士听令!远离河岸,跑向高地!长矛战士出列!跟我准备迎战!”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