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59章 章回25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如果不是战争狂人或天生嗜血者,没有人想要打仗,尤其是在自家门前打架。

    摩尔干酋长听到消息时,他正在和三城来使说话。

    那三城使者原本只是来收集骨头,待上几天就会离开,可他也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一个叫鼎钺的部落带来了四件带有诅咒的远古骨器,而集市中竟然有一名骨器师可以破解这种远古诅咒。

    使者表示他对这四件骨器和那个骨器师都很感兴趣,想见见他们。

    不过他自恃身份高贵,不愿亲自去找人,就想通过摩尔干,让那些相关者来拜见他。

    摩尔干酋长祁圭并不想让这名三城使者知道摩尔干太多事情,也不想让其他部落的人接触到三城使者,可是骨器的事闹得那么大,他想瞒也瞒不过去,只好答应说他会和鼎钺还有九原的人提出使者想要见他们的事,但他并不保证那两个部落的人就会来见他,并隐约提了下九原的祭司很可能与三城之上城中的某一城有关。

    三城使者听了这话很不高兴。

    就在那时,有人前来报信,说盐山族背叛逃离,祁昊带人追捕,但九原从中插了一手,现在是九原和摩尔干对上了。

    祁圭头疼,他明明和祁昊说了在没有摸清九原底细前不要和九原动手,他怎么就不听?

    等他传令战士集结,却又听说战士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祁昊或祭司下令出发,不由气急。再问祭司,说是已经去请水神,更是气了个仰倒。

    偏三城使者就在面前,他也不能大肆发作,只能强行把这口气忍下。

    祁源始终当作不知道这件事,直到祁圭让人叫他一起过去。

    三城使者不知抱了什么心思,明明人家没邀请他,可他也硬跟了过来。

    待祁圭带人赶到近前,发现九原已经摆出阵势,越发皱眉。

    他带人过来只是不想在家门口弱了威风,也给那九原一点震慑看看,但他并不想真和对方打起来,听祁源说对方可是有一名七级神血战士,而且是控土战士。

    别人不清楚七级的威力,可他曾亲眼看过,只要给对方准备时间,毁掉一座小部落并不是什么难事。

    和高阶神血战士在自家门前打仗,那真是蠢透了的人才会干的事情。

    祀水在祁圭等人到达后也在战士的护卫下来到此处。

    祁圭一看到他,立刻把他叫到身边,低声质问他:“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

    祀水似乎知道他会发怒,不慌不忙地回答道:“你说过攻打背叛者和某些小部族的事都交给祁昊,盐山族想要背叛我们加入九原,让九原人庇护他们。祁昊知道这个消息后,只不过想给他们一个教训,也让其他附属部族睁眼看看背叛者的下场。”

    祁圭忍怒,他确实说过类如:小战事都交给祁昊,交易方面则交给祁源,没有大事可以不用禀报他的话。

    “那些已经集结的战士是怎么回事?”

    “祁昊本决定明天让彩石带领一部分战士去收服盐山族,彩石为了明天一大早就能出发,今天下午就召集了战士。也幸亏如此,我们才可能来得这么快。”

    “那你把水神大人请来,是为了对付九原的高阶战士?”

    “对。”

    祁圭没说话,他突然有点害怕,他是不是给予祭司和祁昊太多权力?至少把部落的武力几乎全部交给两人并不是很妥当,如果祁昊想做酋长,等不到他死亡那天,有祀水还有水神帮他,祁源和他大概只有被杀死的份。

    以前祁圭从来没有想过这些问题,他一直觉得自己很强大,他是部落和这片土地上第一个六级神血战士,就连三城来使和他说话都很尊敬,他从来就没想过自己的儿子和部落祭司会有背叛他的一天。

    可现在,他忍不住这样想了。

    他想,祁源说得对,他对祁昊和祭司太过信任,不但不会让他们感激,反而会放纵他们的欲/望,比如这次祁昊就没有告诉他就把鼎钺的人接进来,还让他们带来了具有诅咒威力的骨器,另还私下和三城使者接触,如今更是背着他与不明底细的大部落九原对上。

    而且祁昊有了武力还不够,他还一直不满他把部落的大型交易都交给祁源。

    哼!祁昊和祭司今天敢瞒着他做下这么多事,那么将来他们是不是还会瞒着他做下更多了不得的事情?

    “你们做得很好。”祁圭哈哈大笑,拍拍祁昊的肩膀,“不错,反应快,有魄力,不愧是我的儿子!”

    祁昊骄傲地昂起头。

    祁源平视前方,就当没看到这一幕。

    “现在情况怎么样?”祁圭问。

    祁昊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重点说明是盐山族背叛了他们,他才会动手杀人。

    祁圭看着前方那条巨大壕沟,皱眉问:“那是怎么回事?”

    祁昊扫了眼对面的原战,憋气道:“是那个高阶神血战士。”

    祁圭头疼又心惊。

    三城来使听到这句话才知道前方那条看似天然生成的天堑竟然是人力所为,不由吃惊地瞪向对面。

    这样的威力,对方的神血能力至少也在七级以上吧?

    可是除了三城,什么时候其他地方也有七级以上的神血战士出现了?

    这可是大事!他一定要赶紧回去禀告给神殿和城主。

    对了,那摩尔干酋长说什么来着,说怀疑九原和三城的某个上城有关?

    也许真是这样,如果不是,也没办法解释其神血能力的等级。

    祁圭想了又想,开口道:“这件事便交给你和祭司大人,背叛部落的盐山族不能放过,也不能让九原那边压我们一头。去吧,不要让我和摩尔干的子民失望。”

    祁圭一推儿子,明摆着表示他不会再插手此事。

    祁昊巴不得他不会插手,如果祁圭现在插手,他就真的一点面子都没有了,以后他还怎么率领部落战士和震慑附属部族?

    比九原那边更多的战士来到,级别也比他们高,水神也被祭司大人请来,这些都让他觉得自己已经赢定了。

    在天黑之前,他一定要九原和盐山族见到血!让他们彻底知道摩尔干祁昊大人的厉害!

    祀水拉住祁昊,对他低语两句。

    祁昊点头,走到壕沟边对九原那边喊道:“九原人,我们祭司大人说了,你们远来是客,盐山族是我摩尔干的附属部族,要怎么处理她是我们摩尔干的事情,希望你们不要胡乱插手。”

    此时,壕沟对面。

    严默终于把青泽身上的伤口全部处理完毕,让黑奇给他喂下一颗黑色药丸,又调了些盐水让他喝下,这才慢慢走到原战身边。

    “累了?”

    “还好。”严默伸个懒腰,“事情发展得怎么样了?”

    “摩尔干那边要求我们交出盐山族人。听,正喊着呢。”原战似笑非笑。

    祁昊大度地表示,如果九原人愿意交出盐山族人,他们仍旧会把九原当作友好部族,并履行之前和九原的承诺,用船把他们买下的奴隶全部送到大河上游。

    盐山族人闻言都紧张地看向原战和严默两人,这时他们已经顾不得惊讶少年救人时用的神奇巫术,竟把一个必定要死的人救了回来。

    严默听到喊声笑笑,从腰包里掏出一个喊话神器放到嘴边,他累了,没劲跟对面扯着嗓子喊。

    “你们说盐山族背叛你们,但盐山族却说你们想要把他们都变成奴隶,还要把他们的族长和祭司都杀死,他们没办法才会逃跑,而他们的长老也差点被你们杀死。我不知道你们谁是谁非,但盐山族这样,我看着实在不忍心。”

    对面听到严默说话的人想到之前这位少年祭司一来就买下几个被鞭打的奴隶,后来更是几乎买下集市里所有奴隶的事,都了然地点点头,但也不以为然地想:这小祭司就是心软。

    而九原这边,所有人包括原战都盯着严默放在嘴边的模样奇怪的骨器看。

    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听起来声音好大?

    严默握着骨头喇叭慢悠悠地继续道:“我刚才问了盐山族人,他们说他们愿意放弃盐山,只求你们让他们全族离开。”

    严默话还没说完,祁昊就大声喝道:“不行!盐山族人必须交给我们处置!”

    严默也不生气,问:“处置的方法是什么?杀死他们,还是把他们都变成奴隶?”

    随后,他又抢在祁昊前面为难地道:“我们九原既然管了这件事,也不可能救人救到半途再放弃他们,这样吧,反正你们也要把他们变成奴隶,不如直接把他们交易给我们,听说他们的族人大约有两百人?我全部按照三级战奴的价格算给你,用红盐做交易如何?”

    祁昊还没回答,祁源已经在暗中跺脚。

    这狡猾的小祭司硬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红盐的来历了!

    不过也怨不得人家这样做,两边都要干架了,人家凭什么还跟你做独家交易?

    跟着来的众部族还有三城来使听说九原有红盐,反应快的立刻想到了摩尔干这段时间拿出来当作宝贝一样交易的血盐。

    怪不得九原突然来了,摩尔干负责大型交易的祁源不但没有奇怪还那么客气,原来这才是血盐的真正主人。

    黄晶、土崖、边溪等部族都乐了,哈!幸亏他们和九原处得还算不错,这样的话,以后他们想买红盐不就不用再通过摩尔干,可以直接和九原交易?这样价格上不但能便宜很多,说不定量还可以多增加一些。这样一想,他们顿时觉得摩尔干这次做的事好傻好蠢但也好棒!

    蛇人族最高兴了,白岩和女长老都觉得他们之前的决定太明智了,嗯,三个人还不够,得再加两个,也不用特地去看一遍,回去就禀告族长和大巫,立刻迁徙一支蛇人到九原安家,哇哈哈,这个便宜可占大了!九原部落真兄弟!

    三城来使则打算等会儿也不用通过摩尔干酋长,他要直接过去见见那两人。而且他也很好奇,那两位是不是真的和三城某个上城有关。

    摩尔干酋长祁圭和祁源这对父子都要呕出血了,看看!这就是和九原开战的代价!这还只是刚开始!

    可要真打过去占领九原,那么远,怎么打?

    祁圭也开始犹豫,要不要趁今天的机会把九原的高阶战士和祭司全都杀死?这样他们想要进攻九原霸占他们的红盐还有些胜算。

    祁昊当然不愿意,等打下九原要多少红盐没有,把盐山族人当奴隶交易给九原才是真吃亏。

    “不行!盐山族是背叛者,不能当作奴隶交易,他们死也要死在摩尔干!”

    “我们才不是背叛者!是你们先失信!是你们太贪婪!”青鹿大吼。

    祁昊冷笑,也大声回骂。

    眼看又要再吵起来,原战不耐烦,怒挥手,“够了!那就打一架吧,谁赢,谁把人带走!”

    对,早就该这样了。看热闹的众部族在心中说道,他们才不要看谁有理没理,他们只想看谁更厉害。

    祀水拉住祁昊,“我去请水神,你派人围住他们,别让他们逃掉!”

    祁昊点头,立刻下令战士头领分别带领战士绕行包围九原人。

    祁圭看向祁源,祁源对父亲轻轻摇了摇头,他并不看好祁昊,因为他知道对方除了一名高阶神血战士,还带来了一只战斗力不弱于那高阶战士的人面鸟!

    现在那人面鸟在哪里不知道,但他明明听到那人面鸟的叫声。

    严默看到对面祀水向河边走,举起喇叭对天空喊了声:“九风!”

    “桀——!”九风嗖地从大河上空飞到严默头顶,围着他转了一圈,“默默,我带你去和好大鱼玩!她有很多大鱼!”

    “好啊。”

    壕沟里的河水在逐渐升高,九风跑去喊天吴。

    祀水也在河边呼唤天吴,他把准备好的奴隶扔进水里,然后大声乞求:“水神大人,蛮荒之地来的野人想要触犯您的神威,他派人夺走您的神子,还想要攻打您宠爱之人的部落。水神大人,杀死他们!把蛮荒之地的野人变成您的祭品!”

    祀水在河边燃起火堆,往里面丢了几株草药。

    天吴闻到那草药味道,突然变得暴躁起来,风浪掀得更大。

    祀水趁机让大力的战士把燃烧着的草药投掷到九原那边。

    天吴在波浪中发出沉闷的吼声。

    九风奇怪,飞来飞去地叫:“桀!好大鱼,你怎么了?你不舒服吗?身上生小虫子了吗?我让默默给你抓!”

    天吴翻腾着从河水中露出巨大的丑陋的头颅。

    看热闹的弱小部族都在往后退。

    这可是活生生的水神,曾经住在大河边的好几个部族因为触犯神威被水神淹没住地还吞噬了所有人的事,他们可都听了无数遍。

    摩尔干也就因为有了水神才能迅速成为附近最大的部落,就连战斗力最强大的边溪族也不得不对他们退让几分。

    三城来使还是第一次见到水神原貌,他们对这种非人类的智慧生物也都很忌惮,三城神殿有明确指示,没有必要,就不要招惹这些远古遗传下来的神之宠儿们。

    祀水看天吴只是露出头颅面对九原那边,但仍旧没有多少攻击的意图,不由皱眉。

    那由前几代祭司遗传下来的草药从来没有出过差错,天吴只要闻到这个味道,就会攻击有那草药所在的地方的所有生物,可今天……

    祀水咬牙,暗中叫来一人,对他低声嘱咐。

    那人听到详细,吓得身体一抖,这可是玩命的事情。

    “快去!”

    “是!”那人匆忙离开,脚步都有点踉跄。

    祁圭在后面默默注视着一切,也不知他心中在想些什么。

    严默仰头看着那水神浮出的上半身,试图用他前世学到的生物知识给这个大家伙分类,可他真的分辨不出。

    这水神似鱼非鱼,似兽非兽,庞大的头颅顶着一张没有眼睛的人脸,可那颗最大的头颅四周竟然还有着很多脑袋,细数之下,竟一共有八个之多!

    它的身躯如兽,兽皮如虎纹。没有露出的尾巴隐约可以看到鳞片。身体整体呈现青黄/色,腹下可以看到数只像鳄鱼一样的爪子。

    “哞嗷——!”天吴发出了如虎如牛的吼声

    这一声吼,吓得不少人腿软,不说摩尔干那边,九原这边新收的战奴们就有一大半乱了阵型,更不用说那些非战奴。

    原战抓住严默,不让他走向河边。

    严默推开他,“我过去,我也许能和水神交流,你放心我有自保的能力,再说九风也在。我去解决水神,你安排好大家按照原计划撤离,天就要黑了!”

    原战不同意,“我去!那水神在发怒。”

    “你到水里能干什么?”严默拍他,“还要靠你震慑那些摩尔干人呢,我们还不知道他们的神血能力是什么,你得留神对付他们。那个祁昊有心计也就那样了,主要是他们的酋长,那家伙看着就狡猾狡猾的,别被他坑了。”

    原战磨牙,如果不是严默这边非要等那边动手,他才能反击,依他的脾气早就把摩尔干先掀翻几遍了!

    “黑奇,你过来,你知道摩尔干的神血能力是什么吗?”眼看摩尔干不肯自己动手,却一来就请出水神,原战对他们的无赖打法也没辙。

    黑奇惊吓过度,结结巴巴地回答:“祁昊能把手臂变成鞭子,那鞭子很厉害,像刀一样锋利,还能像蟒蛇一样绞杀敌人。”

    “其他神血战士呢?”

    “他们能力差不多相同。他们还有一支队伍不是神血战士,但能趋势战兽,也非常厉害。”

    所有大胆的人都紧紧盯着水神天吴的举动。

    可是天吴的举动却出乎所有人意料,它看着是动怒了,可是当它浮出上半身,面对九原那边时,却没有马上攻击。

    它那模样似乎在分辨什么。

    天吴闻到那草药味道很暴躁,她闻到这味道就想把附近的一切吞噬一空!

    可是她还闻到了其他味道。

    有上次从她身边逃走的那个人类,也有好像是她后代的味道。

    还有一个夹杂在很多怪味中,但一点都没有被遮掩的特别好闻的味道。

    “桀!好大鱼,默默来啦,让他给你抓虫子,你给她吃大鱼!”

    那好闻的味道近了!

    严默走向河岸时,腹部同时也被顶了下。

    “吃了它!”凶巴巴的小恶棍声在他脑中响起。

    “别见谁都想吃,安静待着!”

    “放我出来,我要吃了它!”

    “闭嘴!”吞噬的精神力都消化了吗?说话都变连贯了。

    “不给我吃,我就吃你儿子!”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