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60章回26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壕沟对面的人发现九原没有派出那名高阶战士对付水神,而是那少年祭司走向河岸,都有点诧异。

    兔丘跟他哥兔吼嘀咕:“哥,我们要不要帮帮他们?如果水神大人把默大给吃了怎么办?”

    “帮?怎么帮?先看情况再说。”兔吼对严默和九原的印象很好,但还不至于到他能为对方得罪家门口最大恶势力的程度。

    边溪族和土崖部落看法差不多。

    黄晶部落因为住在河对岸,对摩尔干虽比较警惕和慎重,但也不至于就怕了对方,也不想伸手帮助还算陌生人的九原,看热闹的成分居多。

    蛇人族大约是市集各部族中对九原好感度最高的,又牵涉到以后迁徙的事,对九原的安危也就比较紧张,但这时候还没到他们插手的地步,另外他们也想看看九原的武力和应对危难的能力如何,也就都没急着表明站到九原那一边。

    摩尔干人除了奴隶,不管是谁都希望水神能一口吞了那小祭司。

    可是事情发展却大大出了他们的意料之外,就连原战等人都没想到。

    严默一直在注意那几个被投入河中的祭品奴隶,他原本打算请九风帮忙,第一时间把人救上来,可他在看到水神用它那粗长的蟒蛇一样的尾巴把那几个人给扫到岸边后,他就没有再急着冲过去。

    不过那几人的情况仍旧不妙。

    大概水神的心情太差,祭品也不想享用,或者它在生气人类把什么都往河里扔的行为,那一尾巴扫的并不温柔。

    那几个奴隶有两个似受伤较重,河岸边的水明明不深,可他们还是趴伏在水里无法挣扎站起来,其他几名奴隶大概被吓坏了,一个劲乱扑腾,根本不知道他们只要站起来再往前走几步就是岸边,自然他们也顾不到去救同伴。

    严默不可能立马冲到河里救人,那水神还在盯着他,明明没有眼睛,可它看的方向却一点都没有错。不,他说错了,那最大的头颅没有眼睛,可它另外七个头颅可都五官俱全。

    严默走到河岸边,仰起头,伸出手,这次他没用喇叭,而是调动全部精神力,语调平稳地对浮出上半身的庞然大物道:“你好,水神大人,你能听懂我的话吗?”

    水神张嘴,看样子本来想对他喷水,可在听到对方的搭话后,它那口水硬是没喷出来。

    “哞嗷——!人类,你,会……说话?”

    也许第一次有人类和它交流?天吴迟疑了好一会儿才断断续续地回答他。

    严默微笑,能交流就好,“水神大人,我是祖神的祭司,祖神赐予我与天下万物交流的能力,首先我希望你能明白,我没有伤害你的意思。另外,河水里有几个人,我能下去把他们捞上来吗?我看你好像也不打算吃它们。”

    天吴又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在理解严默的话的意思,“不。”

    严默也在努力理解对方传回来的意思,“你是说不让我去把他们捞上来?可是那几个人就快死了。”

    “没死,死的,不好……吃。”

    敢情人家还挑嘴,肉都要吃最新鲜的。严默猜想大概水神大人现在还不饿,就把那几个被投到水里的奴隶给扔到了河岸边,它很可能也知道人在水中时间长了就会被淹死。

    “可那几个人如果再不管他们,就要死了。”

    “死了,也是我的!”水神甩动尾巴,搅起风浪。

    “桀!默默,你要那几个两脚怪吗?我抓来给你!”九风呼啦一下就飞了过去。

    水神气,可它似乎有点忌惮九风,看九风飞过去救人,它只是愤怒地拍打波浪,却没有明着去阻止。

    严默慢慢走进河水里。为了不让指南找理由惩罚他,他就算做样子也要做一下,虽然这个做样子的危险性一样很高。波浪很大,打得他几乎站不稳。

    原战狠狠皱起眉头,他不明白默为什么要冒险走进水中,难道是为了救那几个摩尔干的奴隶?

    大河和丁飞已经冲了过去,答答紧跟其后。

    答答一边跑,还一边嗅着什么,看他的神情似乎也很讨厌空气中传来的那股味道。

    大河和丁飞要冲进河中,被严默叫住,他可以自保,但再多加一个人他都保不住。

    “你们在岸边待着,九风把人扔过来,你们就把人拖到岸上,有受伤的就给他们治一下。”严默厉声命令。

    大河和丁飞只得站在河岸边等待九风扔人过来。大河在心中轻轻叹气,他们祭司什么都好,就是有点仁慈过头。

    大河哪知严默有苦说不出,他就算想要救人也不想救摩尔干的奴隶好吗?

    可他亲眼看到祀水把人往河里扔,而现在的情况是他完全有能力救出这几个人,如果他不动手,那可是一人10点的人渣值!

    偏巫运之果这时又在他腹中闹腾,顶着他喊:“让我吃了它!”

    “你给我老实点,没见河岸边那么多人?还是你很想让那些人把你带回去养?”严默怒。

    巫运之果暂时老实了。

    严默继续靠近天吴,想要引它说话。

    壕沟对面的人惊讶万分。

    “那小祭司在干什么?他想游到水神身边吗?”

    祁昊一看,认为是好机会,当即对身边人道:“让长矛手准备!”

    祀水已经回到他身边,闻言立刻道:“不行,天色已暗,如果长矛投掷到水神身上,它会发怒,会反过来对付我们。”

    “我会让战士注意。”祁昊一意孤行,再迟一会儿,就真的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神哪!那是什么!”祁昊和祀水突然听到己方阵营中传来了阵阵惊叫声。

    两人一起抬头看向河岸,首先就看到了背映夕阳、周身发出金红光芒的庞大黑影。

    严默也抬起头看向摩尔干那边,原来是九风为了方便抓人,恢复了原来的身体大小。

    摩尔干人就看到天空中突然出现一个庞大黑影俯冲而下,以极快的速度一把抓起河岸边的祭品就又飞上天空。

    “桀!默默,两脚怪抓来啦!”九风爪子一松,两个奴隶从三米高的半空落下。

    大河和丁飞一个飞扑,总算把人接住,没让那两个可怜的祭品奴隶死于摔落。

    九风似乎觉得这个游戏很好玩,转头就飞了回去,去抓剩下的两个。

    “人类,”天吴大概觉得这个能和它说话的人类很难得,它垂下庞大的头颅,瓮声瓮气地开口道:“帮我,做事,我把祭品……送给你。”

    “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严默觉得这天吴也挺有意思,见祭品被九风抓来送他,就立马改口了。

    天吴很认真地思考,它似乎正在组织语言。

    严默在河水中划动双臂,好让自己浮在河面上,可波浪太大,他吃了一口又一口浑浊的河水。他想回到岸边,可又不想成为摩尔干的标的。

    “水腥草,变了,不是……原来的味道。告诉……摩尔,我,讨厌……驺虞粪,不要加!”

    “摩尔?摩尔干部落?你是不是和他们有什么约定?刚才那股味道就是摩尔干的祭司弄出来的?”严默鼻子很尖,虽然祀水扔那草药扔得很隐蔽,但他本来就对草药敏感,多少也闻到一点。

    那味道不算难闻,有点像烤干的牛粪,带着一股青草味,但天吴显然异常讨厌这个味道。

    答答也很讨厌,因为严默不让下水,又有大河和丁飞帮着救人,他就循着河岸寻找那味道的来源。

    找到了!

    答答冲进一丛草丛中,抓起那个已经闷烧了大半的药草,甩手就扔到河里。幸亏是春天,又是潮湿的河边,草木都刚刚才发芽生长水分充足,那草药烧了一会儿也没引起火星。

    “哞嗷——!”水神一尾巴把刚刚沾到河水的药草给抽飞到摩尔干那边,看来它心里也清楚那东西是谁点燃的。

    摩尔干因此稍微慌乱了一下。

    祀水很镇定,用这种燃烧的药物的味道当作指出敌人方向的工具,是水神大人和摩尔干最初的祭司的约定,水神大人就算不喜,也不会迁怒到他们身上。

    可惜水神大人不知道祀水心里在想什么,也听不懂他说的话,否则它一定会抱怨,就和它现在与严默抱怨的内容一样。

    严默从天吴不太连贯的叙述中大概明白了天吴和摩尔干的关系。

    原来在很久很久以前,天吴认识了一个叫“摩尔”的人类,那也是它第一个人类交/配对象,以前它一直都找河里的大鱼或者岸上的动物。

    它很喜欢那个人类,交/配后没有吃掉他,还送给他长在大河最深处的水腥草,说只要他点燃水腥草,它就算在河里也会闻到味道,然后来找他。

    后来摩尔和它约定,他把烧着的水腥草扔向哪里,天吴就帮他把那里的人类和野兽都吃掉或卷进河中。

    一年又一年过去,第一个摩尔死了,那个住在河岸边的人类部族也越来越大,他们会在它需要配偶的时候送来祭品,也发现它极度讨厌驺虞,而后来的摩尔开始在水腥草里加入驺虞的粪便进行燃烧,因为他们发现这个味道会让它发狂。

    天吴对此很不满!

    天色已经越来越暗,太阳就要完全落山。

    原战看摩尔干那边的注意力都被严默和水神吸引,他背着一只手,悄悄对身后做了一个手势。

    不远处的高地上,一直专门负责瞪大眼睛注意原战动作的战士一看到原战比划的这个手势,立刻跳起来就跑去找深谷。

    没有人注意到高地上那些人的动静,就算特别留意也无法看得清楚,主要是距离稍远,天色又变得黑暗,看着那高地上影影绰绰的就以为人都还在。

    “我,喜欢,你的味道。”天吴的大脑袋突然伸到严默面前,鼻子对着他嗅了嗅。

    像人一样的脸露出了垂涎的表情。

    好闻的味道,它喜欢。

    天吴张大嘴巴,它非常想吃了这个有着好闻味道的人类,可是它又犹豫,已经很久没有智慧生物能跟它交流,更不要说人类。就连当初的第一个摩尔也不能和它说话,它们彼此只能猜测对方的意思。

    如果吃了这个有着好闻味道的人,以后是不是又要很久很久才能遇到一个能和自己说话的生物?也许再也碰不到了。

    严默手中握紧了骨刀,并准备随时呼唤九风。

    九风已经先一步发现天吴的异样,立刻扔掉抓过来的两个半死奴隶,暴怒厉叫:“桀——!不准吃我的默默!”

    天吴脑袋被抓,愤怒大叫:“哞嗷——!”

    它是忌惮九风没错,但那是任何种族对人面鲲鹏这个强大种族的天生恐惧,真实它的力量并不弱于九风,甚至还比它更强大。

    天吴喷吐云雾遮掩九风视线,尾巴如蟒蛇一般卷向天空,它想把九风拖到水里。

    九风因为视线受阻,只能往高处飞,可往高处飞,它就抓不到那八脚大鱼了,吐出的风刃对那怪鱼的厚皮又没多大伤害,而它翅膀扇起的风,只会让河中的默默更倒霉。

    严默看这两只庞然大物打起来,当即奋力向河岸游。

    大河和丁飞焦急地对他大喊:“默大,这边!这边!”

    大河和丁飞也逐渐走进水中。

    这边波浪非常大。

    祁昊眼看机不可失,立刻下令:“长矛手准备,照准那小祭司,投掷!”

    大量的长矛向严默游动的河面投去。

    原战动了!

    他的身影从原地消失。

    与此同时,他身后的五百长矛战士齐齐往前冲出,并同时发出大吼。

    “桀——!”九风看到向河边投掷的长矛,竟不顾漫天的云雾,直接俯冲而下,它想把严默从水中救出来!

    “哞嗷——!”天吴也发出了怒吼声。

    可谁也没有想到,天吴的怒吼不是针对九风,也不是针对九原的任何一人,它在对摩尔干发怒。

    它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能听到它说话的人,它刚刚抱怨完水腥草加驺虞粪便的事,还有好多事它还没说。

    它和那还没有长大的人面鸟打架也只是闹着玩,并没有真想打个你死我活,它们已经这样打了好几次了。

    它们这边玩得正愉快,它还故意掀起波浪不让那个有好闻味道的人类离开河水回到岸上,哪想到摩尔那边竟然想要杀死他!

    巨大的蟒蛇尾甩出,大量投掷而来的长矛被打飞,有些还倒飞回摩尔干那边。

    九风冲到河面却没有发现它的小两脚怪,瞬间勃然大怒,振翅就向摩尔干方向冲去,它要把那些两脚怪统统抓烂!

    祁昊眼看河面突变,连忙大声呼喝战士不要慌乱,又喊祭司赶紧去安抚水神。

    祁圭在此时突然脸色一变,“那七级神血战士呢?”

    不知道,没人能回答他。那五百长矛战士对着这边高举长矛大吼,他们根本看不清里面都有谁。

    祁圭猛然高吼:“都给我退!离开河岸!快!”

    “父亲?”祁昊不可理解地大叫。

    “你还不明白吗?你这个蠢货!那高阶战士的神血能力是控土!九原人已经在这河岸边待了五天!”祁圭破口大骂,一反刚才的漫不经心,跳到战兽身上,长鞭挥空,发出撕裂空气的尖锐啸声。

    “摩尔干所有战士听令!都跟我退回神洞那边!快!”

    不止摩尔干人动了,听到祁圭喊声的其他部族人也都拔脚就往附近的高地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