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61章 章回26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轰隆轰隆!”

    大地震颤,没有人能在附近待得住,所有人都在往更远更安全的地方跑。

    祁昊在纷乱中对他父亲大喊:“绕过去,去九原人的高地,那里最安全,不能让他们就这么走了!我们的骨器还在他们手上!”如果就这样让九原逃走,他们摩尔干的脸面都丢光了。

    祁圭瞪他,这时谁还顾得上骨器不骨器。

    本来可以和平解决的事硬是被这个不知是真蠢还是假蠢的儿子弄到不可挽回的地步,当那小祭司提出要用红盐交换盐山族人时,他就想,如果祁昊聪明,这时不妨先答应下来,九原插手可恶,完全可以等以后他们说动其他部落一起去攻打九原。如果到了蛮荒之地,发现九原不好攻打,他们也可以把进攻改为交易。只有这样做,摩尔干的损失才会降到最小。

    可这蠢儿子仗着水神宠爱他?竟然想要在家门口留下人家的高阶神血战士!

    他没插手此事,就是想看看祁昊的能力到底如何。

    如果祁昊真的能把九原人拿下也就算了,如果不能……祁圭目中残忍光芒一闪而过。

    可惜他现在成器的儿子只有两个,但各有各的缺点,祁源做交易好,但魄力不足,武力也不够强,祁昊则勇武有余,智慧不足,还自以为聪明。如果他大儿子还在,他倒不用愁将来摩尔干的继承人,可那小子有能力,却野心太大。

    祁昊心中也苦,更恨不得骂娘。

    他哪知道九原那小祭司竟然能和水神沟通,更没想到水神会因为他命令投掷长矛而反过来对他们发怒。

    他也没想着真能把九原的人全部留下,他只想有水神在,又就在摩尔干部落,九原怎么也不会真和他们打起来,只要他们肯把盐山族人交给他,他就会放他们离开。

    他都想好了,到时候他还能大方地依旧履行祁源和他们的承诺,用船送他们走。

    他从很久以前就发现,先把人打一顿,当对方害怕了,再给予对方好处,那么那个人反过来还会对他感激涕淋,他对好几个部族都使用了同样的方法,都很有效。

    他想,九原也不会例外。

    而他跟谁都说不出口,他针对九原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破坏九原和祁源的红盐交易。

    如今,破坏是成功了,祁源以后恐怕无法再从九原弄到红盐,可他想给九原卖好顺便抢过红盐交易的打算也崩了。

    经过今天这件事,父亲以后肯定不会再放更多的权力给他。而其他部族也都看了他的笑话,更糟糕的是,三城使者也在,以后他想再压过祁源一头恐怕会很难。

    不,他不能就这么放弃,如果他就这么回去,以后摩尔干将再无他容身之地!

    祁昊看看祁圭再看看祭司,一咬牙就调转战兽方向,想去拦截彩石。

    彩石正带人绕行去攻打九原人占领的那个高地,他们不一定听见祁圭的命令。而他不信那九原高阶战士会连那里都做下手脚。只要他能留下九原人买下的大部分战奴,今天这仗他也不至于输的一点脸面都没有。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指着摩尔干部落住地的方向狂喊:“你们看!烟雾!火光!部落着火了!”

    祁圭大怒,这时他是真恨起了九原人,除了九原人,他想不到还会有谁会在这时跑到摩尔干部落放火。

    不过也不一定,九原就来了那么几个人,都是陌生面孔,不可能进入摩尔干住地还不被发现,战奴也不可能有那么大的胆子和能力,而且他刚才看了,九原那几人似乎都在?

    那么是谁在趁机捣乱?

    难道有人和九原联手,想要趁机攻打摩尔干?

    酋长祁圭越想越心惊,立刻连下几道命令,让所有能调动的战士全部赶往部落住地,先把自家住地保护下来再说!

    祁昊在这时陷入了进退两难之境,是去围杀九原战奴,还是回住地救火救人、防止其他部落进攻?

    祁昊想要听取祭司的意见,一转头就见祀水黑着脸在大骂一个弟子。

    那弟子身后跟着两名奴隶,一奴隶手里提着一个木桶,木桶口用兽皮扎得严严实实,但就在旁边的祁昊还是闻到了一股略微熟悉的血腥味。

    祁昊盯着那木桶心中左思右想,父亲对他已经没有好感,以后他在部落也无法再压制祁源,他该怎么办?

    是退,还是拼命往前进?

    当看到祀水对他不满意的脸色后,他心中终于做下决定。

    祁昊跳下战兽,挤到祀水身边,抓住他的手,低声道:“大人,你得帮我!”

    祀水脸色阴沉,一边快步跟着大部队向部落方向走,一边道:“我怎么帮你?现在这么混乱,水神那样也不好过去安抚。”

    现在他们只能等水神自己安静下来。

    “那桶里是不是神鱼的血?你是不是想把神鱼之血泼到九原人身上?”

    祀水没否认,只阴沉道:“已经迟了。”

    “不迟!”祁昊抓他抓得更紧,“我知道您能用神血诅咒人。”

    祀水倏然转头,厉声道:“谁跟你说的?”

    祁昊心中一跳,但他仍旧没有放开祀水的手腕,压低声音道:“我那大哥和你一向不亲近,我知道你不喜欢他。后来他好好的就从战兽身上摔下来死了。”

    祀水目光冰冷,“那是意外。”

    “我看到你从他的女奴手上拿过一束头发,那是我那大哥的头发吧?而且那女奴也死了,被你以不敬祭司的名义处死,就在大哥死后没几天。”

    “就这样?”祀水垂下眼皮,掩盖了他的杀意。他看错人了,这祁昊果然是个蠢的!

    祁昊咬牙,“我母亲跟我说过,族里的祭司除了能安抚水神,让水神帮助杀害部落的敌人,你们还有一个最大的本事就是诅咒。所以你在听说鼎钺带来的诅咒骨器后不但不害怕还想要拿过来看,可你看后发现无法破除那个诅咒才会把那件骨器交给九原的小祭司,对不对?我手上有彩羽奴隶弄回来的九原人的头发,你可以……”

    祀水停住脚步,不理周围的纷乱,打断祁昊,低笑一声,道:“孩子,那你母亲有没有告诉你,只有部落的酋长才可以命令祭司取神鱼之血进行诅咒?而且你以为诅咒不用付出代价吗?”

    代价是什么?祁昊记忆迅速回溯,他记得好像在他大哥死以前,他的父亲曾下令杀死了整整五百名奴隶!

    祁昊腿一软,差点一屁股坐倒在地。

    不!不可能!父亲怎么可能会命令祭司咒杀自己的儿子?

    祀水用同情的目光看他,轻轻掰开他还抓住自己手腕的手,“你放心,水神宠爱你,只要你做一个好儿子,你会活得好好的。现在想想,祁源那孩子就比你聪明得多。”

    有战士奉酋长之令来找祭司,祀水让弟子拎上那个木桶,跟着那战士走了。

    祁昊站在原地,突然之间精气神都像泄了个精光,整个人都变得萎靡不堪,从他身边跑过的战士都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但没有人敢惊扰他,也没有人敢和他说话。

    祁源远远地看他一眼,脸上浮起冷笑。这好色又好战的莽货终于碰壁了吗?

    众人都以为祁昊被打击过大,但是谁也没有注意到,祁昊垂下的脑袋,嘴角是微微翘起的。

    摩尔干这边乱得一塌糊涂,九原那边却在按照当初说好的计划有条不紊地撤离。

    原战消失不是去对付正面的摩尔干人,而是去拦阻绕行的彩石一队。

    高地上,深谷在听说原战打出那个约定的手势后,就让六百战士护着那没有战斗力的三百人步入黑暗的洞穴。

    高地上还留着一百人跑来跑去假装人仍旧很多。

    洞穴很狭窄也很粗糙,一看就是临时赶工出来的,除了最前头的人打着火把,所有人都在摸黑前进,每个人都手搀手,紧紧挨着前面的人挪动。

    怕不懂事的小孩哭闹,大人把小孩的嘴巴都用东西塞了起来。

    这段路不算很长,主要就是为了避过上面路口防守的一队摩尔干战士。

    只要经过这个路口,摩尔干因为人力有限,便没有再在路上安排大量战士看守,只要小心巡逻的战士就行。

    等这九百人走到一半,高地上留下的一百战士和五百长矛战士也追来了。如今摩尔干大乱,天色又已全黑,已经完全顾不上他们。

    等原战进来,把后面的通道口一堵,就再也没有人知道他们是怎么消失的。

    原战看到大河几个竟然还带着那四个摩尔干奴隶,不由皱眉,“默没有和你们一起上岸?”

    大河摇头,“我们没有找到大人,但大人说过无论他在河里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准我们下河找他,只让我们一定要跟住你。”

    原战知道严默保命的本事不少,又有九风在外面,对他倒不是特别担心,但说不担心,他见不到人心中还是无法安定。

    “这四个奴隶又是怎么回事?”

    大河苦笑,“我不想带他们,但他们硬是跟了上来。”

    那四个奴隶抖索着,也不知是冷,还是害怕,其中一人大着胆子哀求道:“大人,带我们走吧,我们一定不会背叛你们,不会背叛祭司大人,请让我们做祭司大人的奴隶吧!”

    原战对于任何想留在严默身边的人都很挑剔,他看这四个人还算强壮,否则也不会被当作祭品扔给水神,但也不是谁被默救了,就能做他的奴隶。

    给默做奴隶,那不是受罪,而是享福好吗?

    大河等人也不愿意,部落里想挤到默大身边的不知有多少,这新来的也敢说想做默大的奴隶,美得你!

    原战让丁宁把这四个奴隶安插到其他奴隶中,重点照顾一下那两个受伤的,也就不再管他们。

    “对了,答答那小子呢?”原战看了一圈都没有看到那毛茸茸的大块头。

    大河等人苦脸,那小子太不听话了!欠揍!

    不听话又欠揍的答答现在在哪里?

    严默在哪里,他就在哪里。

    严默看天吴和九风打起来就想上岸,可那波浪太大,偏长矛又大量向他投掷而来,无奈,他只得沉进水里。

    一进水,他就习惯憋气,憋着憋着,等他觉得憋不住了,打算跟上次一样,用金针插上自己几个穴位,让自己处在假死状态下,好唤出体内返魂树作为树木的本能,可就在他拿出金针时,他发现他好像憋得并不像上次那么难受。

    憋过气的人都知道,憋气到一定程度就会不由自主想要呼吸,那是本能。就算受过专业训练的人,在憋到某种程度也会忍不住挣扎着想要浮出水面。

    可严默刚刚察觉,他以为很痛苦的憋气竟然不是那么痛苦,至少他没有挣扎着想要赶紧把头伸出水面,掏出金针和思考的过程也完全不像上次那么紧张。

    一条黑影快速靠近他。

    严默睁开眼睛,是答答!

    答答在水中游得可快,游到近前,他围着严默绕了一圈,对他露出了一个不知是精明还是憨傻的笑容。

    严默伸手臂拍他伸出的手,他想起来了,答答之前给他喂过一个人面鱼的能量巢,而据指南所说,他吃下这个能量巢有一定几率可以获得在水中呼吸的能力。

    对别人也许是有一定几率,但对于已经具有木属性能量的他,恐怕会自然而然把这个能力进行融合,这个能在水下呼吸的几率也就变成了百分百的可能。

    这个能力不错,严默很喜欢。

    以前他只能像根木头一样在水中漂流,但如今他可以自如地在水中像鱼一样游动甚至生存。

    不过他没有通过鼻子呼吸,那氧气是怎么进入他体内的呢?

    严默仔细观察己身,河底很黑暗,上面只落下一点点星月的光线,幸亏他眼力特殊,有借光的情况下勉强看得还算清楚。

    只是河水有点浑浊,想要细看不太可能。但他的手从自己皮肤上掠过,能感觉到一点点微小的汽泡浮在他皮肤表面。

    是通过皮肤来呼吸吗?

    想要适应这种新呼吸方法还要点时间,严默从腰包里掏出两个棉球堵住自己的鼻孔,避免自己无意识地想要通过鼻孔呼吸。

    答答似乎觉得严默用棉球堵鼻孔的行为很有意思,伸手也来要,被严默拍开。

    严默指指前方,表示要顺着河道游。

    答答拉住他,把他转了个方向。

    严默在脑中调出指南提供的地图,这才发现自己刚才方向反了。

    奇怪,答答怎么能在黑暗的河水里辨明方向?

    两个人在河水中默默游动,严默的游泳姿势一开始还有点僵硬,但他看答答游得那么欢快,也慢慢放松自己。

    不知过去多久,他似乎摸到了在水中追逐波浪游动的乐趣,脸上也带出了笑容。

    波浪渐渐平息,他们的身周逐渐出现追逐他们的鱼群。

    这还不是河底,严默根据水面折射的光线判断,他们大约还是在河水上层。

    可只上层,这些鱼就大得让他吃惊,一两米长的大鱼非常多,忽悠忽悠就从他身边掠过,鱼群量也丰富得让他有种想要撒网的冲动。

    原始社会大概就这点好,人类还没有彻底站到食物链上层,所有物种都丰富得让人流口水。

    “哗!”一条庞大黑影突然向他冲来,四周鱼群纷纷逃散。

    严默一眼就看到那大鱼腹下的四个爪子!

    这玩意绝对食人!不能再悠哉游哉地在河水里游玩了,岸上不安全,原始世界的大河里更不安全,还是赶紧上岸吧。

    严默正想着要怎么避开那凶物的攻击,答答已经冲了上去。

    严默手握骨刀,奋力游过去想给答答帮忙。

    答答发出一声闷吼,身体突然变形!

    严默怀疑自己的眼睛,他看到了什么?

    他竟然亲眼看到答答变成了一只像老虎一样的猛兽,甩着像蟒蛇一样的尾巴,一尾巴把那像鳄鱼的凶兽给抽到一边,又张开满是利齿的大嘴扑上去就咬人家的脖子。

    河水一阵翻腾,暗红色的血液从那只凶兽的身体里溢出。

    严默忽然觉得不妙,他感到周围好像有不少凶残的目光在盯着这边。

    得赶紧离开!赶紧上岸!

    严默游到那凶兽下方,抓着那只骨质手术刀的手往上一划。

    凶兽的腹部被剖开,内脏混着血液涌出。

    严默拍了那像老虎的猛兽一下,往上指了指。

    那老虎似明白了严默的意思,大约他也发现河水中的凶险,顾不得享受战利品,尾巴朝他一卷,速度极快地向河岸边冲去。

    严默注意到,奇怪猛兽的腹下似还有对鱼鳍,张开来就如船桨一般,这也让他的划行速度特别快。

    “噗!”一兽一人冲出河面。

    严默抬头四看,这里似乎已经离开摩尔干住地较远,附近没有看到摩尔干的驻守或巡逻战士。

    河水中有凶鱼尾随他们而来,严默没有多看就赶紧爬上河岸。

    答答兽也冲了上来,一上来就噗噜噜甩毛。

    河面中露出数个可怖的鱼头,严默对它们比了个中指,蹦跳着离开河岸更远。

    答答兽直接回身对河面发出一声怪异吼叫,“哞嗷——!”

    鱼头立沉。

    严默侧目,这声音听着怎么就那么像天吴的吼声?再看答答兽那身皮毛,不就像天吴的虎纹身体,那像蟒蛇的尾巴看着也像天吴的尾巴,不过答答身上没有鳞片,比起鱼来更像野兽。

    严默盯着答答兽心痒难熬,一个劲告诉自己就看一下,不会浪费多少时间。想着想着,手已经摸了上去,嘴里还发出安抚的嘘声。

    答答兽一开始看严默伸手摸他,他还挺开心,仰着脖子让他摸,让张开嘴也张开嘴,让摸尾巴就把尾巴放到人手心里,可这人越摸似乎越上瘾,摸着摸着就想把他掀翻似的。

    “哞嗷——!”答答兽脖颈的毛立了起来。你要干吗?

    严默两眼亮晶晶,他割了答答兽一丛兽毛,又取了点他的口水,他还想仔细看看他腹部已经收起的鱼鳍。

    可答答这时却不情愿了。

    “答答,让我看看,啊,乖,就让我看看。”

    “你要看什么?”一个高大的身影如幽灵般出现在严默身边。

    他在那头急得要死,急得他最后还是放下那一千五百人,单独冒险沿着河岸找过来,结果他看见了什么?

    这么紧张危急的时候,他家祭司大人竟然还有闲心调戏一头野兽?

    话说这野兽哪里来的?

    “哞嗷!”答答兽大概感觉到会被杀死的危机,就地一滚,瞬间变回人形。

    嗯,光着屁股的大块头出现了。

    原战额头青筋一跳,他不惊讶野兽大变活人,他只想着,就在刚才他亲眼看到他的小祭司摸了答答的屁股还有胸!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