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62章 章回26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没经历过爱情滋润的老男人察觉不到任何危机,不过他好歹还知道这时候不是仔细观察研究答答的好时候,看原战沉着张脸,他还奇怪地问:“你怎么跑过来了,不是约好在越过狩猎地的那座山的山脚下见面吗?人都安全到了吗?”

    这是他们从盐山族出来后就约定好的,中途虽然有些变故,但计策也基本按照原计划实行了,为了这一千五百人,他们一开始就没打算和摩尔干硬来。而他口中说的狩猎地就是摩尔干允许市集各族打猎的开阔地,那里连着一座座绵延的山头,再往里走就是深山老林。

    “我们已经到达狩猎地,那里野兽很多,晚上行走很不安全,他们也需要休息。”让原战说我想和你困觉容易,但让他说出我很担心你之类的话却有点困难,他压根就没长那神经。

    “你在担心我?”严默挑眉笑,总算他还不算无知无觉。

    原战没说话,看他湿透了,就伸手去扯他衣服。

    刚上岸因为答答变身的刺激还不觉得,这时严默才感觉到河边的寒风有多冷,吹得他连打两个喷嚏,赶紧三两下把自己扒光,从腰包里掏出备用衣裤换上。

    以前原战并不在乎严默被人看,大家都这么光着身子,看看也不少什么,但现在他越来越不能接受他的祭司碰触别人,同样也不愿让他的身体被人看到。

    原战挡住了答答的实现。

    答答也没盯着裸男看的嗜好,他的兽皮在变身时落入水中了,看严默能变出干燥的衣服,就伸手来要。

    严默扔了条原战的皮裙给他。

    原战不爽,却也没说什么。

    简单收拾后,三人立刻上路。这里很接近摩尔干一队战士的驻守地,并不是适合久留的地方,要不是黑夜,他们可能已经被对方察觉。

    原战和严默两人都有夜视能力,天上有点星月,他们就能把附近看得清楚,走路也不需要火把照行。

    而答答可能因为有野兽基因,在黑暗中行走也毫无障碍。

    三人沉默而快速地越过摩尔干的驻守地,绕道走向一片较高的土坡,严默这时才站住脚步回首望。

    摩尔干的火势已经被止住,离得远,又是黑夜,烟雾也看不到,但能看到摩尔干住地那里点燃了不少火把,似乎还在忙碌和警惕中。

    “猛不会有事吧?”

    “只要不被高阶战士发现,他能逃得掉。蛇人族那边你也不用担心,猛会把他们带过来,我沿路会给他留下标记。”

    严默点头,“猛的能力很好用,就是太幸苦了,等他把蛇人带回来,还得要他带人去盐山族,等这次回去我就看看飞砂族是不是还有跟他能力差不多的人。”

    “路很远。”原战没有他那么乐观。他也看过严默画在沙滩上的地图,看着好像很简单,只要大致顺着大河向九原进发就行。

    但实际上这一路他们得翻山越岭、穿越也许根本还没有人走过的深山老林、要趟水过河、要穿过瘴气,对付野兽、毒蛇、毒虫、毒草,还有野人。如果再加上摩尔干的追击,他们还不知道什么年月才能走回九原。

    猛就跟他抱怨过,说他一路跟着摩尔干的船只顺着河边走,如果不是他跑得快,也不怕爬山,都不知死掉几次。

    原战看答答在他们说话时自动负责警戒周围,对他的不满稍稍降低了一些。

    “九风应该会把水神引过来,到时候我来问问它,看有没有办法让我们从水路走。”

    “除非水神跟着我们一路送到大河上游。摩尔干送来的奴隶告诉我,水中有可怕的怪物,如果没有旋龟拖船、没有摩尔干祭司问水神天象、并给船只刻上水神的祝福和威慑,就是摩尔干人也不敢在水中行走。”

    原战说到这里顿了下,“就是九风,也是把我们都看作它的子民,你也是它养的,它才会帮助九原、帮助你。你去找水神,要用什么样的条件让水神答应帮助我们?你想,水神为什么一直徘徊在摩尔干附近不离去?”

    严默叹口气,他知道原战在提醒他什么了,“配偶、食物,摩尔干可以提供,我们却不能。”

    原战心想要不是你那些奇怪的规矩,我们也能,不过一年甚至几年才十几二十个奴隶就能换来水神的庇护,这交易不要太划算。

    严默揉揉额头,问他,“你有什么想法?”

    原战不是很想说出这个决定,但他必须说:“你先回去,部落里不能没有你。我带着人沿着河边走,你有空就让九风带你过来找我,给我们送红盐什么的,如果快的话也许入冬以前我就能带人走回九原。”

    “摩尔干如果追击你们?”

    “在他们的地盘会,等出了他们的地盘,他们就会退回。”

    严默仰头看天色,月牙斜斜隐入乌云,已经是后半夜。

    原战心里并不想和他分离这么长时间,看他脸色,伸手摸摸他冰凉的脸蛋,“不用担心盐山族人,盐山族那个黑奇说他们当初也是顺着大河走,他们的盐山应该离大河不远,我们走过去稍微绕点道,正好接应他们。”

    “我没有担心盐山族人。”看原战不信,严默抓住他的手,加重语气:“真的。对我来说盐山族人和其他族都差不多,你以后不用把他们当作特别对象来对待。我在思考另外一件事。”

    “什么事?”原战的声音沉沉的,明明还有那么多人在等着他们,可他却忍不住想要在此时和他的小祭司亲昵一二,之后他们就要分开很长时间了。

    低头,用鼻尖蹭蹭他的额头,再一路往下蹭蹭他的鼻尖。

    严默仰头,忽然想笑,他们的姿势多么像是在接吻。

    说到接吻,那野蛮人就张嘴咬了他嘴巴一下。

    严默用脑袋顶开他,“别闹了,说正事呢。”

    答答偷眼瞧两人,舔舔嘴唇,他也好想加入进去!在他看来,亲近就是要打打闹闹,互相抱在一起你咬我一口、我咬你一口。

    原战又咬了他一下,这次是耳朵。

    严默不知怎么的,这次竟然没有推开他,直到对方咬着咬着就咬到他脖子上,还用劲吮吸,一副打算继续咬下去顺便再做点别的什么的趋势,他才用力撕开对方快要粘在自己胸前的脑袋。

    “我有一个想法……你到底要不要听!”严默呵斥完,又一转头,“答答你不准看!给我警戒周围!”

    答答低低嗷呜一声,爬到一块大石上蹲下,但他的眼睛还是时不时扫向两人。

    严默正忙,没注意,如果他注意,一定会很惊讶地发现答答的眼睛在黑夜中竟然反射出绿色的光芒。

    严默忽然倒抽一口冷气,这牲口!当即不再客气,翻出金针就一针扎在某人脑门上。

    原战疼得一咧嘴,不得不松开嘴巴,临分离前还恋恋不舍地舔了一下那小米粒。

    严默抓住他耳朵用力扯了下,“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

    某人哼唧,什么时候?你在河边对着其他男人摸来摸去有时间,我舔你两下就没时间了吗?想想不忿,又逮着人咬一口。

    严默没有表情地抹掉脸蛋上的口水,很残忍地一针扎在某人特别凸起的部位上。

    “嗷!”原战怪叫一声,差点跳起来。

    答答一惊,站了起来。

    不远处传来野兽的吼叫,丛林中有腥味传来。

    他们在这里站的太久,这地方不能留了,原战抓住严默就跑,答答迅速跟上。

    这次三人一口气赶到了大部队所在。

    那是一个避风的土坡下面,原战借助地势,很聪明地弄了个有顶的半洞穴出来,这样他们只要防住洞口,还能在洞内点燃火堆又不会被摩尔干发现。

    原战和严默进来时,大多数人都在睡觉。

    看到原战和严默安然无恙,负责戒备的人都精神一振。

    严默做了个小声的手势,让防守的人不要吵醒大家。

    防守的人激动地点头,又连忙让出地方让他们坐下休息,还有人给他们送来食水。

    大河和深谷等人很警戒,一有动静就醒了过来,看到是原战和严默两人,大喜,连忙起身,悄悄走到他们身边坐下。

    严默简单进食后,想根据指南提供的地图在地上画简单的地形图,可等画出地图,他才发现这些人并不能理解那些地图符号的意思,只能选择另挖一种方式。

    他用木棍沾水划了一条弯弯曲曲的沟壑,道:“这是大河。”

    又在大河大约中游的位置旁边放了一块石头,“这是摩尔干。”

    接着他用几丛野草代替草场,用几根木枝插在地上表示树林,用泥巴捏成土块当作山,就这样弄出了一幅最简单的沙盘。

    有了这个沙盘地形图,解说起来就直观多了。

    原战等人一开始还不明白他的意思,等他一边弄一边说就差不多都明白了。

    像原战和深谷这样对战争比较敏感的,几乎立刻感觉到这种拟形沙盘图的重要性。

    深谷更惊讶的是严默怎么可能这么了解从九原到摩尔干的地貌和路线?他觉得这少年祭司就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存在。

    先是他那神奇的可以装很多东西的腰包,接着是他拿出的骨器,还有他能与山神九风和水神天吴沟通的能力,如今他更是弄出了也许只有神才知道的地图。

    地图这东西咋一看似乎很普通,但对于普通出门都不会超过住地百里的土著们来说,这东西简直跟神喻一样。

    原战也惊讶严默拿出的地图,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不过他把惊讶都放在心底没有表现出来。

    严默还不知道他又震惊了大家一次,很认真地指着地形图解说道:“大家看沙盘也能看出来,首先,我们不可能一直顺着河道走。”

    原来这东西叫沙盘,大家记住了一个新名词。

    “河道顺着地势从高往低流,它有时候会穿过密林,有时候会绕着大山,有时会进入地下,我们如果一直跟着河道走,得绕行很远、多走很多路才能回到九原。”

    众人点头。

    原战用木棍指指地形图,“直行的话,我们得翻越好多座大山,还得跨过这个大湖。这是森林?从这里到这里都是?”

    严默,“对。简单一句话,没有一条路好走,不,应该说,根本就没有路,我们得和野兽毒虫一起在山林和原野中穿行。而且路途十分遥远,我们就算能走回去,也要走很长时间。”

    黑奇和青鹿也摸过来了。

    闻言,黑奇心有余悸地低声道:“我们本来不止现在这么多族人,可一路走来,几乎又死了近一半。就因为路太难走,我们到了摩尔干以后,日子过成这样,也不敢轻易离开。”

    深谷等人并不排斥黑奇等人,对他们来说,盐山族人和他们的遭遇类似,只不过他们在灭族前遇到了好心的九原小祭司。大家都一样,自然没什么好排斥的了。

    大河看看左右,迟疑地提出:“九风大人能分批带我们飞回去吗?”

    严默摇头,不说九风愿意不愿意,他一点都不想让九原人以为九风是可以随意驱使的飞行兽,山神大人的地位必须是卓越的,况且……

    “路途太遥远,九风虽然比较厉害,但还是雏鸟,它的力气有限,一次带的人不能太多,也不可能来回往返不断地飞行,而且没有我在,它一个人都不会带上。”

    怕众人不理解,严默给他们算了笔账,“九风一次大概最多可以带十个人,这里有一千五百人,加上盐山族的两百,就是一千七百人。也就是说九风得来回飞一百七十趟。大河,这次我们飞过来花了几天时间?”

    大河摸摸鼻子,“将近三天。”

    “嗯,来回就是六天,这还是九风力气比较充足的时候。等飞第二趟、第三趟,它需要休息的时间更多。我们就算平均一个来回八天吧,一百七十个来回飞下来,中间不停歇,就是一千三百六十天,知道这个天数代表多长时间吗?”

    九原学过数学的人都在或心算、或拿小棍在地上计算,深谷和答答等人就傻傻地看着严默。

    严默说出答案:“将近四年时间。”

    众人,“啊!”

    其实九原一次不止可以带十个人,他们来时九风飞得也比较悠哉并没有赶路,看到好玩的还会停一停,如果九风全力飞行,一天一个来回完全不成问题,可是严默不愿意这么累着九风,九风八成也不会同意。

    原战断然道:“不要考虑九风了,你们看摩尔干用水神天吴拉船吗?山神只能祭祀、只能恳求,可不会供我们任意驱使,如果没有默,九风压根就不会跟我们来摩尔干。”

    大河讪笑,严默拍拍他,示意他不必放在心上,他们会有这样的想法很正常。

    “就算九风愿意,这时间也太长,而且留下的人越少,也越不安全,四年时间,变故太大,还不如大家一起走回去。”

    众人又齐点头。

    “但是我和首领不可能一直跟着大家,九原那边还等着我们。”

    严默这话一出,黑奇等人的脸色就变了,深谷倒是表情不动,他想,祭司大人会说这句话肯定是已经有所安排。

    严默看向原战,他下面要说的话才是重点:“我不建议大家就这么一路走回去。”

    原战目光落在地形图上,他似乎明白了什么,抬起头,“你有什么打算?”

    严默笑笑,他先问黑奇:“盐山族的确切位置在哪里?”

    黑奇细看地形图,和青鹿确定了一下,指了一个大概的位置,“这里。”

    严默指着地形图又问:“摩尔干最远的狩猎范围在哪里?就只这个方向。”

    黑奇这次很明确地指出:“到这座密林为止,我们的盐山就在这座密林前面,其实这里他们原本也不怎么来,但自从他们发现我们在这里落脚后就派人过来了几趟,但从来没有深入后面的密林。”

    严默指向密林后的大大小小湖泊,再一圈周围的山脉,“这是一个半盆地,水源丰富,气候想必也不差,非常适合人类生活。”

    原战盯着那个有很多大小湖泊的半盆地,语调微微提起:“你是想让我们在这里建造一个新部落?”

    “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