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63章 章回26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此言一出,偌大的洞穴里便听不到任何说话声。

    这一静下来,木头被燃烧的噼啪声、不远处人们睡着时的呼吸声、翻身和偶尔呓语的声音就变得无法忽视。

    洞外的虫鸣兽走声也变得异常清晰。

    够资格坐在这个火堆边的人都各有思量。

    原战并没有一味赞成和拥护严默的提议,他想得最深,提出的问题也最犀利。

    “这里摩尔干虽然不常来,但有了盐山,他们势必会派大量战士和盐奴把这里占下来。如果我们在这里建造部落,只有一片密林想要完全挡住他们还不够。”

    “不止密林。”严默指向密林面向大小湖泊的边缘的两个相连的土堆,又指了指湖泊对面的一长条土堆,道:“我说了这是一个半盆地,面向九原和面向摩尔干的两边都恰好有山,面向九原的山很高、山脉也很长,我们在完全没有路的情况下,想要翻行十分困难。可是因为这座大山脉也恰好挡住了从蛮荒之地吹向下方的冷气和大风。”

    严默说的很多词汇他们都没有听过,但奇怪的是他说的话他们都能理解。

    没有人提出为什么,他们似乎觉得这位少年祭司做出任何事情都理所当然。

    “再看面向摩尔干这边的山脉,不算高,但横向绵延比较长,到处都是密林,危险,可也是天然屏障。我们唯一要重点防守的就是这个谷口。”严默指向两个相连土堆中的凹口。

    “而这个半盆地面向大河没有任何遮掩,面向东南方也是一片坦途。虽然大河这边有被攻打上岸的危险,可同样也方便我们利用这条河流。我们只要在河边建造驻守工事,摩尔干人想攻上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甚至我们可以垄断从上游到我们这段的河流,禁止摩尔干和其他部落通行。面向东南方的大片平原则是我们可以发展的方向。”

    原战曲起膝盖,单手搁在上面,坐姿霸气,问题也尖锐:“人手呢?你是不是想用红盐向对岸黄晶等大部落交易大量战奴?”

    严默承认他有这个想法。

    原战摇头,“我们在摩尔干短时间内交易了这么多奴隶,凡是参加他们市集的大部落对我们都已有提防,想要在黄晶部落买大量奴隶,很难。”

    严默答:“我们可以吸纳东南方发现的野人部族,或者用红盐雇佣他们的战士帮我们打仗。”

    原战被后一种说法吸引,“雇佣?”抬手,“你不用解释,我明白你的意思,但你能用红盐雇佣到五级以上,甚至神血战士吗?我们能交易到的只会是普通战奴,最高不会超过四级,五级以上你就别想了。”

    深谷插话:“那些来收集骨头的三城使者对五级战士很重视,如果发现就会带走。传说当初摩尔干就是有了五级战士,被三城使者带走,那五级战士回来后就成了神血战士,还教了摩尔干人新的训练方法。后来摩尔干四级、五级战士越来越多,才快速强大起来。”

    严默好奇,临时走题,“那摩尔干后来出现的五级战士,三城使者有没有再把他们带走?”

    深谷摇头,“我不是很清楚,应该没有。不过传说凡是有很多五级以上战士的部落都会和三城有直接来往。”

    严默沉吟,据他发现,一般能自己升到四级的战士都有很大可能自我觉醒血脉的特殊能力,比如壕。那么是不是可以理解,在没有适合的训练方法下可以自然升到五级的战士都是天赋非常好的人?同样,如果很早就觉醒血脉的人,也比其他人更容易升到五级,比如阿战。

    而三城使者在天下间到处行走收集骨头,同时也在留意这些天赋好的战士,发现就带走,是不是因为三城也很重视这些天赋好的神血战士?

    这些人被带回三城后,应该有人教他们进一步的训练方法,如果可堪造就,就把人留在三城,如果一般就把人放回去。

    当然三城不可能干没有利益的买卖,天赋特别好的神血战士可以留在三城当作储备力量,放回去的人也可以把他们的部落变相变为三城的附属部落。

    就算这些部落在得到训练法后能训练出更多五级甚至六级战士,他们也无法打过三城。相反,如果三城需要他们出兵,他们却不得不甚至很荣幸地派出大量战士帮助上面的某城。

    想到这里,严默还有一个问题:“摩尔干附近的土崖、边溪等部族也有五级战士,三城使者有没有把他们带走过?”

    “有。”深谷点头,“土崖就曾经出现过这样的战士,也带回了训练方法,可他们族出现的五级和六级战士都比摩尔干少很多,三城使者也许和摩尔干有约定,就没有怎么和土崖来往。边溪族……”

    深谷表示自己不是很了解边溪族,“这个部族比较独特,他们似乎有自己的训练方法,他们的族人也被带走过,但回来后说三城的训练方法对他们没有用,三城好像也放弃了他们。他们五级战士很多,可六级就不知道有几个了,有人说他们一个六级战士都没有。”

    严默又问:“摩尔干和土崖等部族有没有把他们从三城学来的训练方法传授给其他部族?三城允许吗?”

    “谁会把这么好的事情告诉其他部族?”深谷拉了拉嘴角,清澈的双眼中忽然浮起了深切的恨意,“不但不会,他们还不允许附近其他部族出现五级以上战士,土崖还好,他们攻击性不强,可摩尔干强大后,只要发现他们附近的哪个部族出现了五级战士,就会去攻打那个部族,杀死那个五级战士,再把那个部族的其他人全部变成奴隶。”

    “你的部族就是这样消失?”

    深谷悲痛地点头。

    严默距离他有点远,无法拍他肩膀做安慰,只能含糊地说了一句:“以后总有机会。”

    总有机会什么?深谷没问,但他的情绪却快速沉淀下来,目光也变得更为坚定,他相信这位少年祭司。自从在看到少年不忍心那些奴隶被虐待而出高价把他们买回后,他就想,他要付出忠心,也只会把忠心付给这样的主人。

    到这里,严默总算破解了当初原战告诉他的,关于息壤族长老留下的谜一般的留言“如果部落里出现五级以上战士,就可前往三城。”这句话的含义。

    而他经此也再次肯定,三城掌握的战士训练方法必定不如指南奖励给他的初级和中级训练法。

    话题回来原来,严默总结:“也就是说,想要建造新部落最大的难题就是人手,而最迫切需要的是五级以上战士,对吗?”

    原战表示就是这样,“我和你都不可能长期待在新部落,没有高阶战士就无法彻底压制摩尔干,而我们一旦离开,摩尔干就能把我们的辛苦占为己有。”

    原战想说与其如此折腾,还不如直接把人带回去,辛苦就辛苦点,总比辛苦付出了,人还都死光了的好。

    严默有个很疯狂的想法,他不知道能不能实现,但如果实现,九原缺少战士、新部落缺少高阶战士的问题都能解决,甚至摩尔干以后就算天天看着他们流口水,也不敢随意侵略他们。

    但是在这之前,他必须要守住这座新建部落。

    “边溪。”

    “嗯?”原战猛地抬起头,“你说边溪?你为什么会突然提到……”

    原战记忆飞快闪现,改口:“你是要?”

    严默对他肯定地点头,“边溪族的头领战士在那次骨器的小交易会上说过,谁能让他成为高阶战士,边溪族就加入他们的部落。而你知道,我手上有什么。”

    原战等人还好,深谷眼皮一跳,那眼中瞬间迸发的热情和兴奋几乎遮掩不住。

    黑奇和青鹿互视,也看到彼此脸上的激动。青鹿握紧拳头,好不容易才压制住自己没有问个清楚。黑奇则暗中偷看少年,目光复杂得不得了。

    严默没看其他人,他只看原战,“不止边溪族,给我两个月时间,我可以让现在的一千五百人至少出现一百名以上的神血战士!”

    “啊!”不知是谁控制不住激动,终究小小惊叫出声。

    原战从头到尾都很冷静,“那也要至少两个月时间,我一个人可抵不住摩尔干的全力进攻。况且神血战士出现也不是立刻就能成为战斗力。”

    “所以我们需要边溪族,还有蛇人族。”严默思路清晰。

    “如果我们提出让蛇人族帮忙,你用什么做交易?”

    “红盐。只要蛇人族派出战士支援我们,以后九原和他们交易的红盐都按照普通交易价的一半来计算。”

    “摩尔干也可以以红盐为代价,吸引蛇人和其他部族一起攻打我们。”

    “九原很远,在他们口中的蛮荒之地,其他部族不一定愿意付出这么大的代价,还不知道是不是能打赢我们。而蛇人族只要给出姿势,派一些战士过来而已,也不要他们和摩尔干真的打起来,他们就可以得到便宜的红盐,我想只要他们的上层不是笨蛋就应该知道怎么选择。”

    原战深深看他的祭司,“就算边溪族愿意加入九原,我们可不一定能控制住他们。”

    “不需要控制,他们成长提高,我们的战士也会在成长提高,五级升六级不容易,但三级升四级、四级升五级却不会那么困难。我们缺的只是大量五级以上战士,只要给我时间差,我就能想办法弥补这点。只要一年时间,九原的五级战士绝对不会少于摩尔干。”

    “就算他们升级了,九原的战士要怎么过来?”两人现在口中所说的九原战士彼此都知道指的是青渊湖边的原班人马。

    严默敲敲膝盖,给出了两个字:“修路。”

    修一条从九原通往新部落的路,不是水路,而是陆路。

    这也是严默被逼无奈冒出的疯狂想法。

    而有原战,有能控土的息壤族战士,再加上胶质石灰泥,这并不就是无法做到的异想天开。

    原战听到此处,挥手让火堆边的人都去休息,下面的话他不打算再让其他人听到。

    不说被要求离开的人在听到原战和严默的对话后,心中掀起怎样的波涛,且说原战和严默两人。

    原战一反刚才首领式的冷静持重,伸了伸懒腰,把全身重量靠到旁边比他小了不止一圈的少年身上。

    严默被他压得身体一歪,拍他脑袋,“重死了!滚边去。”

    原战才不管,他单臂一伸,搂住少年,让他能够坐正,另一手拿着树枝在地上画圈圈,“我们来顺一下要做的事。”

    听到是正事,严默收回金针,“是要顺一顺。”

    原战在地上画了一个阿拉伯数字的1,“首先,我们要抢在摩尔干之前,接到盐山族人。”

    “对。”

    “但我不能离开这支队伍,所以只能让猛带他们的族人去找他们,让他们先收拾东西躲入密林,我们这边再尽力赶过去。”

    “只有这样了。”

    “盐山族如果不相信我们,或者不愿意做我们的附属,就放弃他们。”

    严默毫不犹豫地点头:“可以。”

    原战表示满意,“第二步,如果我们赶得快,可以抢在摩尔干人之前进入密林和盐山族人会合,如果不能,我们可能就要在密林边缘和摩尔干干上一架。”

    “我们可以绕过摩尔干派出来的战士,不一定非要打上一架。”

    “第三步,也是我们即将遇到的最难的一步,我们对密林不熟,就算方向不错,还是有可能在里面遇到很多危险。如果你不想死太多人,这时你不能离开。”有默在,至少还能救些被毒物咬伤、蛰伤的人。

    严默点头。

    原战问:“当时说好的那三名蛇人如果还是肯来,我们说不定能减少一些在密林中遇到的危险。而他们肯不肯来,只要等到猛回来就能知道。”

    两天后,猛寻着标记赶上了他们,带着白岩、白梨和白盛三名蛇人一起。

    九风也带着天吴一路玩了过来。严默打算再次接触天吴,想要争取这只古老长寿的智慧生物对他们的好感。

    对三名蛇人的来到,严默表示了莫大欢迎,并向白岩提出了他要用红盐雇佣蛇人战士的想法。

    白岩很犹豫,说这事他无法做下决定。

    严默又给出一个选择:“如果你们派出商队,做出要和我们九原交易、和我们一起前往九原的模样,以后我们提供给蛇人族的红盐将和九原子民享有的内部价一样。”

    商队、内部价……总算严默的话语可以让人直接理解,白岩表示他会把严默的两个提议带回给蛇人族,由族长和他们的大巫决定。

    白岩大约担心留下的两人会被严默忽悠得直接参战,便把传递消息的任务交给了对严默最有好感的白梨,让他迅速赶回蛇人族。

    白梨对严默眨眨眼,尾巴一甩,极为快速地滑入草丛中。

    同时,刚刚吃饱睡了一觉醒来的猛已经拽着黑奇赶往盐山族住地。

    猛很累,但他也知道这时容不得他叫累,走之前,默默叫住他,当他的面割破手指,喂了他五滴血,并单独给予他祖神的赐福。

    “如果你途中发现要提升等级了,不要强行赶路,找个地方躲起来,比起你,我宁愿舍弃盐山族。”

    猛感动得一塌糊涂,当时就觉得身体里涌出了一股似乎使不完的力气,拍着胸脯,让严默放心,“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自己死掉!默大,你喂给我的血……”

    “嘘,不要告诉别人。”

    猛狂点头,他才不会告诉别人!就是他哥,他也不会说!

    黑奇走之前突然对严默开口:“我能和你说一会儿话吗?只要一会儿。”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