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65章 章回26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不行!严默没有把这两个字说出口,他压下心中升起的不快,理智地反问:“神血石?那是什么东西?”

    天吴也许有心眼,但她或许自诩力量强大,或许不屑说谎,没有怎么隐瞒就回答道:“神血石,神战,流下的血,力量。”

    “哦?既然是神血,普通生物吃了会怎样?”

    天吴抬起头,似乎在回想,过了一会儿,她面向少年,手突然一张,“嘭!”

    九风发出怪笑声。

    严默从天吴的动作和声音推测,之前有吃下神血石的普通生物很可能因为无法吸收这股力量而直接导致身体爆炸。

    “他,强壮。”天吴再次对原战表示馋涎。

    没炸掉,还能把神血石的力量化为己用,当然足够强壮,不过那也是我调理出来的,否则早炸了,哼哼!

    严默可不想把自己“辛苦”折腾出来的杰作让给别人,他一脸像是第一次知道原战体内有神血石一样,跟天吴商量道:“你其实是想要神血石,对吧?”

    天吴毫不犹豫地点头。

    “那么你有办法把神血石从人体内取出吗?”

    “吸收,力量,交/配,孩子。”

    严默眉头一动,“孩子?”

    天吴天生就知道一些事情,却不知道该如何和这个人类解释,她比划着努力解说道:“神血,强大,我会‘嘭’!留给孩子,好,孩子会强大!”

    严默觉得自己似乎触摸到什么关键,压住激动,平静地问:“你是说连你都无法完全吸收神血石的力量,而想要不会被神血力量炸死,你需要把这股力量留给后代,然后这个吸收了神血石的后代在出生后就会十分强大,是这个意思吗?”

    天吴点头,加重语气道:“我要那个强壮的人类,我要,强壮的孩子!”

    说完这句话,天吴忽然转头看向河边一丛茂密的树丛。

    严默顺着她的目光也看向那边。

    天吴嗅嗅鼻子,脸上兴奋之情一闪而过,身体刚要动,树丛分开,原战从里面走了出来。

    “你怎么来了?”严默有点不满,张口就道。不是说好了,这只天吴交给我解决吗?

    “我不放心你。”原战大步走过来。听严默说要去见天吴,他就担心他家小祭司会被天吴拖走当配偶。严默连跟他困觉都唧唧歪歪的,又怎么愿意和天吴在一起,到时候惹怒天吴,被吃掉怎么办?

    天吴一指原战,“你,我要!”

    原战听不懂她在哼唧什么,看向严默。

    严默跟天吴好言好语道:“我记得你有很多孩子。”

    天吴偏头,声音柔和,意思残酷;“它们,不算。要,像我的。”

    “可是不行啊。”严默忽然叹了口气。

    “不行?”天吴有点怒了。

    严默严肃脸,“你说的这个男人他已经有配偶了。”

    原战听到此话,满意地拍拍少年肩膀,对天吴“狞然一笑”,指指自己,又指指严默,表示:没错,我就是他的。

    天吴一点都不奇怪原战已经有配偶,强壮的生物总是受青睐,她很干脆地道:“打!强的,得到他!”

    要为原战干架吗?严默摸下巴,虽然是只牲口,好歹也养了这么长时间,眼看着已经调/教得差不多,家里大小事务都能做的起来,就这么送人也太可惜。

    原战看他,“这女人在说什么?”你要敢让我和她交/配,我揍死你!

    严默没理他,只问天吴:“你要和我打一场?”

    “啊?”天吴呆住,她再也没有想到这个强壮的男人的配偶就是眼前这个能和她说话的少年,“你们?”

    “对。”严默把大块头往自己身边一扯,“他是我的。”

    原战一听严默要为了他和天吴干架,小心肝乐得差点没直接飞起来--他把反问句当成了肯定句,再听到这句“他是我的”,他就差没“嗷嗷”两声,当即搂住少年,宣告自己的被属权。

    严默想要踹开他,忍住。

    天吴沉默,不过很快,她又觉得就是该如此。能和她交流的人类当然不是普通的人类,会拥有那个身体里有神血石的男子也不奇怪。

    “你……弱。”天吴还算委婉地摇摇头,不觉得这个人类少年是她的对手。

    原战听不懂天吴的话,但能看到对方的动作,一拍严默,“打吧!我帮你!以后也要这样知道吗?谁敢抢我,你就上去揍他,有我在,你谁都不用怕!

    当我真稀罕你!我只不过不想浪费。严默后悔了,还不如把这牲口让出去,换来一个同样强力的打手也不错。

    天吴微怒,“你,和他,不要逃!”两个加起来她也不怕!

    严默闻言,很无耻地一指头顶上的九风,“加上九风,我们是一家的。”

    九风兴奋地扇翅膀,“桀桀!对,我和默默是一家的!打吧打吧!”

    巫运之果也在他腹中鼓动,“让我出去!我帮你吃了她!”

    严默不知道天吴能不能认出巫运之果,但他不想冒这个险,否则让巫运之果出来,他们四打一,天吴必输无疑。

    天吴再次陷入沉默,只有一个严默,她自然不惧,可那个体内有神血石的男人也加上来,她就比较头疼了,再加上一个九风,她的胜算真的很低很低。

    严默观察着天吴表情,猜测对方大概也不想和他们死战,用足精神力,带着一点诱惑的口吻道:“如果你和人类交/配后不会吃掉他们,其实我们九原也可以为你提供交/配期的配偶。我可以保证我们九原的人类更加强壮!”

    “要有神血石的。”天吴也不是傻子,当即提出条件。

    严默嘴角抽搐,你当神血石是大白菜,满大街都是?不对,现在还没大白菜,如果真有大白菜,他宁愿用神血石交换,如果他有多余的话。

    “一般男人不行?他们真的很强壮,除了没有神血石,我保证他们哪里都比摩尔干人好。”严默用卖猪仔的口吻宣传着九原壮男们的好处,“你和猛睡过吧?猛就是你差点吃掉又没吃掉的那个,满意吗?像他那样的壮男,我们部落有很多!”

    原战这个首领跟着点头,“我们还有很多矮人,他们也很强壮。矮人如果你看不上,还有鸟人。”

    严默用眼神瞪他,别给我捣乱!

    原战无辜,我们九原男人不多,很宝贵好不好?说不定那些小矮子和鸟人就喜欢天吴这样的呢?

    “普通的,吃掉,孩子才能生下。”天吴对严默的提议也很动心,她在摩尔身边已经待了很长很长时间,也该是离开的时候,而且这个人类还能听懂她说话。

    “你不是说生下来的那些孩子不算是你真正的孩子吗?你可以只交/配,不生育。”

    “不行!孩子,养大,吃掉,我……力量。”天吴又不知该怎么解说了,这是刻在她生命中的命令和必须,后代必须留下,但不合格的后代可以当作养分吃掉,她生就如此。

    严默没有感到恐惧,也没有觉得反感什么的,他来之前一直在研究基因,自然知道这些看似残酷的本能不过生物天性而已,这并不是天吴的过错。

    “你知道人鱼吗?”严默在想要不要先答应她,把她骗到自己这边,等回了九原,再让她和虞巫接触,都是水中凶物,也许两只能看对眼?如果看不对眼,为了占地盘,虞巫应该会主动出手收拾天吴。

    而没了天吴的摩尔干,跟没了长矛的野人战士有什么区别?

    “人鱼?”天吴陡然兴奋了,她脸上露出了明显的喜悦之情,“人鱼!吃掉!力量!我要人鱼!”

    我x!还想把人鱼介绍给你呢,敢情人鱼在你眼中不是良配而是美食!这下严默也不敢随便把天吴忽悠回去了,否则天吴见到人鱼就吃,凭她不弱于甚至稍强于原战的战斗力,人鱼还不知道会给她吃掉多少,到时候虞巫不跟他拼命才怪。

    等等!也许他可以借此把虞巫骗出来,让他来对付天吴?

    是个好主意,可是远水救不了近火,他还得先解决眼前的麻烦再说。

    “你喜欢吃人鱼?你和人鱼是天敌?”

    “天敌?”天吴摇头,看一眼九风又点头,九风才是她的天敌,不过人鱼也算?

    严默单纯好奇,他看天吴快要流口水的表情,忍不住问她:“你吃过人鱼?”

    天吴狂点头,她在很久很久以前吃过一尾人鱼,不过那时她还很弱小,她清楚地记得那天大河里突然出现了很多很多人鱼,她的母亲很兴奋,带她去捕捉人鱼,可人鱼也非常强大,她那个强大的母亲还没吃上几条人鱼就被愤怒的人鱼杀死了,她趁乱拖了条人鱼逃走,那尾人鱼的味道让她回味至今。

    等她变得强大,她还想吃人鱼,可人鱼却再也没有出现在这条大河中,她还曾上下游寻找过,也没找到,不知那么多人鱼都去了哪里。

    “人鱼,在哪里?”天吴想那个叫九原的地方是不是有很多人鱼,她更想去了。

    但严默和原战却都不想天吴去九原了。一个强大的种族和一只天吴,任谁都知道要怎么选择,更何况人鱼还能和人类进行正常交流,也不会动不动就要和人类交/配还要吃掉他们。

    两人互视,严默抬起手指,示意他来说。

    原战闭嘴,看严默怎么忽悠天吴。

    严默对天吴道:“我不知道人鱼在哪里,但我见过他们,如果你答应不对付我们九原,不从我们九原抓人当配偶当食物,我可以带人鱼来找你,到时你能不能干掉人鱼吃掉他们,就看你的本事,你觉得如何?”

    天吴也许单纯点,但并不蠢,她正准备开口说什么。

    严默又抢在前面说道:“你不用觉得吃亏,如果你不同意,非要和我们九原为敌,那么今天我、阿战还有九风就会和你打一场,我们三个对付你一个,就算打不赢你,也不会输给你,到时候就是个两败俱伤的结局。但如果你同意和九原为友,只要你不吃掉交/配对象,我们还能介绍壮男给你,以后我还能带人鱼来,如果你被其他人类欺负,我和九风看在朋友一场的份上,也愿意帮助你。”

    严默表明了,如果你天吴和九原为友,那么以后获得的好处肯定会很多,但如果和九原为敌,我们不舒服,你也不会快意到哪里去。

    天吴没说话,她低头像是在沉思。

    严默眼看火候差不多,又很坏心眼地加了几句:“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帮助摩尔干人,但他们口中称呼你为水神,可并没有真的把你当神来看。你看,他们一有什么事,就跟驱使战兽一样驱使你,还怕你不听话,用药物刺激你,这是在把你当神看吗?”

    天吴原本就对后来的摩尔用药物刺激她不满,听严默这么一说,三分不满就变成了十分。

    “而且他们献给你的祭品也大多不是他们的族人,而是他们抓来的奴隶。那些奴隶都心不甘情不愿的,否则你也不会老想杀死他们对吧?”

    天吴下意识跟着点头。对啊,那些人类一看到她就拼命挣扎嚎叫,还想杀死她,她当然会生气。难得有比较听话的,她就没有杀死,比如那个叫祁昊的人类。只要食物充足,她也不是非要吃掉交/配对象。

    “还有你那些孩子,虽然你说他们不是你真正的孩子,可是你也不愿自己的孩子被别人吃掉或杀死吧?”

    当然!谁敢动她的孩子?

    “但你有没有数过,你的孩子正在悄悄减少?据我所知,摩尔干人一直都想吃掉你的孩子,也是他们口中的神子,以获得你这个水神的力量。”

    “呜——!”天吴发出一声闷吼,到底有多少孩子,她也不是完全有数,但有时她确实会感觉少掉几个。有些可能自己跑掉了,但有些是不是就是给摩尔吃掉了?

    她记得她曾经给第一个摩尔吃过她的孩子,然后摩尔才变得强大。摩尔答应她不会把这个秘密告诉其他人,但摩尔真的一直没说吗?

    “你强大,我尊敬你,我不会把你当神看,但我会把你当作朋友,只要你不伤害我和我们的人,我们也不会伤害你,但摩尔干人生性残忍狡猾,我们绝对不会把他们当朋友看,以后我们会在附近建造新部落,到时欢迎你来找我和九风玩耍。”

    严默微笑,他想,他已经成功在天吴心中埋下一根刺,以后摩尔干的祭司再想使唤天吴,恐怕就不会那么容易了。

    天吴沉入河水中,也没有强要把原战留下,她不是不想,而是不能,三打一,她没有夺走原战的把握,而且原战如此强大,他不愿意,她也很难和他交/配成功。

    天吴打算把她的孩子从靠近摩尔的大湖里带出来,换个地方藏起它们。她已经不相信摩尔!

    原战轻轻吐出一口气,“这就是你说的语言的力量?”

    严默头顶九风,“嗯。”他也许该感谢那坑爹的指南之神?这个沟通万物的能力初时看似弱,实际却非常实用和强大,他已经越来越感觉到这个能力的好处。

    “九风,你是不是也能听懂很多生物的语言?”严默抬头。

    九风蹲在严默头顶上,咕噜噜回答:“要和我一样的。”

    也就是说九风能听懂大多智慧生物的语言?也许不是“听”懂,而是精神力的缘故?

    “你承认了。”

    “哈?”严默正在想事情,一时没反应过来原战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原战又是得意又是本就该如此的臭屁表情道:“你承认,你是我的人了。”

    “错!”严默反应过来,当即反驳:“我不是你的人,是你属于我,明白吗?”

    原战眯眼,大手虚虚掐住少年的脖颈,半威胁地道:“什么意思?是不是除了我,你还想再找你几个陪你困觉的?”

    “时间不早,我们该赶路了。”

    “严默!”

    严默不耐烦,“你烦不烦,我养那么多牲口干什么?气我吗?还不快走!”

    原战笑了,转过身,“丛林里路不好走,上来,我背你。”

    严默不客气地跳上他的背,有人愿意背他,他干嘛还要辛苦走路。

    原战托住他的屁股,捏了捏。

    严默扯他耳朵。

    九风桀桀怪笑,帮着他去抓原战的头发。

    原战嗷嗷怪叫,更用劲地捏人家屁股。

    两人一只闹成一团,不过速度一点不慢,等到了营地,严默从原战身上跳下,两人又恢复了首领和祭司该有的庄重。

    “都准备好了?那就出发吧!”

    早就等着的众人,按照之前安排好的队形开始往盐山族所在的密林边缘进发。没有了天吴干扰,他们前几日都可以尽量沿着河边赶路,而不用特意绕路。

    一路急行,路遇各种困难,但众人已有目标,也不觉得路途辛苦,加上原战和严默安排得宜,总算全员无损耗地到达离盐山族大约有半日距离的一个小湖泊旁。

    猛跟着留下的标记,找到他们,带回盐山族想要受九原庇护的想法。

    “我走的时候,他们已经收拾动身,打算避入密林。”猛大口吃肉、大口喝水,抽空抹嘴简单陈述:“盐山族也不是没脑子的,他们早就准备好退路,我跟他们说让他们躲入密林等我们去接他们,他们族长长老的说会儿话后就告诉我,让我们按照他们留下的标记到一个红叶谷找他们,那地方就在密林里面。”

    “有比较安全落脚的地方更好。”原战也不愿再多耽搁,当下让猛稍事休息后就去接蛇人。

    猛找严默说话,欣喜地告诉他,自己升级的事。

    严默给他把脉,“情况不错,虽然没时间让你休息,但正好让你掌握一下升级后的不同。等安顿下来,我会给你做一次调养。”

    猛又是崇拜又是好奇地看严默,他想问他升级是不是跟他的血液有关,但他又不敢问出口,他总觉得这是一个天大的秘密,不能轻易说出口。

    严默在心中暗笑,猛的身体状况他一直掌握得比较清楚,猛的能量囤积差不多已经可以升到四级,他的血也许有一定作用,但也没那么神奇。不过能让猛更加感激他,对他更死心塌地,又有什么不好?不过几滴血而已。

    至于猛会不会把他的血液异于常人的事告诉别人,他倒不是很担心,猛这家伙看似鲁莽轻率,其实最知轻重。部落中,除了原战,他其次相信的人就是猛,连大河都排在猛后面。

    猛抓住严默的手,想要表忠心,被不爽他和严默粘粘糊糊的原战抓住脖子拎到一边,“吃饱了?休息够了?蛇人还等着你去接,你可以出发了!”

    猛抽泣,“我就握了下手,你曾经明明答应我让我……”

    “你说什么?”原战蹲下,和他眼对眼。

    猛一抹眼泪,跳起来,“我走了,你们不用太想我。”声落,一阵风过,人已经不在原地,同时少掉的还有火堆上正在烤的两只肥兔子。

    严默没有去管那两只,他正在扫视不远处的密林。

    他们现在就处在密林边缘,附近也有不少树木,而他们栖身的小湖泊有一半就在密林中。

    原战在他身边坐下,低声道:“不用看了,我们已经被盯了两天,自从我们靠近这处湖泊,我们就被盯上。”

    “你怎么不跟我说?”严默收回寻找的目光。

    “我以为是野兽,不过现在……”原战拉了拉唇角,“晚上我会去探探,你待在所有人中间不要离开。”

    而就在这个时候,远在大河上游的蛮荒之地,新建立的朵菲尔德部落迎来了一位尊贵的客人。

    朵菲和菲力等人听到消息一起迎出部落大门。

    朵菲见到中年人,矜持地点头行礼,“叶赫大人。”

    叶赫手持权杖,拄在地上,摘下遮掩风沙的面罩,面无表情地回礼:“原来这个部落的首领是你,朵菲殿下,许久不见,你的父亲一直在担心你。”

    朵菲成长许多,闻言淡淡一笑,“叶赫大人,您来这里是为我父亲来找我的吗?这真是不胜荣幸,没想到我父亲会为了我,连您都派出来。”

    叶赫很想说就你一个黄毛丫头值得我亲自出来寻找吗?但他是什么人,怎么会把自己的心思轻易述出口,他转而看向菲力,“菲力捷尔逊,如果让哲非将军知道,你出来寻找到公主殿下,却没有回去告诉他……”

    菲力对叶赫行礼,面带笑容道:“叶赫大人,也许您出来时恰好和我派回去传讯的人错过?我已经把此事禀告给将军,我看到您,还以为国王陛下知道公主在这里特地派您过来接殿下回去的呢。”

    叶赫抬起权杖,“我们要一直在门口说话吗?朵菲殿下,我有些事想要问你。”

    朵菲虽然身为公主,在叶赫面前也不敢放肆,当下便充满歉意地道:“叶赫大人,我许久没有看到您,一时失态,还请谅解,您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