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67章 章回26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这次攻击盐山族由祁昊亲自带队。

    祁昊跟其父亲和祭司说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开始,所以也应该由他来结束。

    没有人怀疑他强烈要求带队的目的,人人都知道他报复心重又要面子,又没什么算计。

    其父祁圭当即挥手同意他的恳求,让他带出了一千人的战队,其中五十人都是五级战士。

    当祁昊发现他父亲毫不犹豫地挥手给了他一千人,他也吐出了一口气。

    从祭司口中证实他们的兄长确实是被他们的父亲命令咒杀,他就知道他以前留给祁圭的印象很成功,至少祁圭就算再骂他无能,看在他比较听话又是个强力打手的份上,也不会轻易杀死他。

    他有时候会想,祁源表现的武力不佳是不是也是自我保护的一种方式?就像他表现的鲁莽有余,智慧不足。

    他可不觉得自己的智慧真的不如祁源,他只是单独选择了一个方向发展而已,而且他自认自己做的一切都没问题,甚至暗中还有些小小得意。

    等他变得更强大,等祁圭老了……!

    祁昊早在一天半前就已到达盐山,他也丝毫没有惊讶没在盐山看到一个人。他早就想到九原既然帮了那几个盐山族人,怎么可能不帮他们一起报信,他们有那只人面大鸟,肯定能飞得比他们快。

    祁昊要求队伍分成两支,沿着密林边缘寻找痕迹,目的还未达成,他并不打算那么快就回去。

    原战打算偷袭摩尔干战队,被严默阻止。

    严默也很无奈,因为指南,他们的行动都会变得被动得不得了。

    虽然他们已经和摩尔干对上,但摩尔干这次来是来攻打盐山族,并不是九原,而指南还没有把盐山族算在九原人里面。在他们没有主动攻打九原之前,原战动手,一旦超过五个人,他就会被指南计算人渣值。

    根据斥候传回的消息,虽然他们不会数数,但听他们的形容,摩尔干这次来的战士也不会少于五百人。

    这是个大/麻烦,他不止亲自教了原战,猛、他三个学生都是他亲自教授了初级训练法,以后只是为了笼络人心,他也很有可能再亲自教几个人,而这些人造下的杀孽都会计算到他头上。

    这让严默忍不住嘀咕:指南啊指南,你还能再坑爹一点吗?你的主旨是想让我帮助其他生物,做一个好人,但我帮助某一方,肯定会有另一方乃至其他方的敌人出现,这就跟我帮了兔子就得对付狼一样,如果你这样给我计算人渣值,我还敢做事吗?还是你希望我什么都不做?

    虽然这样嘀咕,其实严默也知道指南是希望他能找到一个平衡点,你可以保护兔子,但是也得考虑狼的生存状态。

    可这种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连圣人也不一定能做得到。

    “你在嘀咕什么?”原战问他。

    严默摇摇头,“没什么,摩尔干没和我们正式为敌,我们如果偷袭他们,让他们伤亡过重,我们就成了没理的那一方。”

    原战才不管谁有理谁没理,可他家祭司特别在乎这一点,他也没办法,“不偷袭,我们正面对上的话,我只有一个人,不可能保护到所有人。趁着他们没发现我们,我们下手,胜算还大一点。”

    “我知道。”严默也憋屈得不得了,他就不是能忍的人,“我的计划是由你和我出面先和他们带队的头领谈一谈,如果能让他们离去最好,如果不能,也要引得他们先动手。我们可以先把陷阱做好,如果他们翻脸,我们就引他们往陷阱走。”

    “不这样做,祖神会惩罚你?”

    “对。”

    原战沉思片刻,迅速调整计划,再次对深谷等人做下吩咐,花了点时间布置好陷阱后,让大河带着一千人暂退入密林,让深谷带领五百人接应他,他随即带着严默去找摩尔干人。

    摩尔干战队这边。

    五级战士彩石快速跑向祁昊,行礼后,低声道:“大人,往太阳升起方向走的队伍发现了草木被践踏的痕迹,盐山族人已经进入密林。”

    “哦?”祁昊放下水囊。

    “大人,我们要不要循着痕迹跟进去?”

    “你说九原人和那一千五百名奴隶会不会跟着盐山族一起进入密林?”

    彩石摇摇头,“斥候传回的消息,他们发现了一条人踩出来的小路,不过不是很明显,他们进入了密林一点,确实发现树枝折断、草丛被踩踏的痕迹,但不像是有近两千人走过,如果是那么多人一起进入,留下的痕迹会更明显。”

    “祀水大人说过,密林危险,让我们不要轻易进入密林。”祁昊惜命得很。

    “那我们怎么办?现在盐山族人已经逃入密林,难道我们就这样放过他们?等回去酋长问起来……”

    祁昊用树枝挑了挑火堆,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我们认路,走的是近路,又都是战士,肯定比九原带着那么多累赘要走得快。”

    “您是说九原那一千五百人还没有进入密林?”

    “他们想要回蛮荒之地,沿着河岸走最不容易迷路,如果他们首领不傻,一定不会轻易进入密林,而且他们给盐山族报信就已足够帮助他们,怎么会带着那么多人来找他们?我以为盐山族会全体投靠九原,得到报信后会跟着报信人去找九原人,这样我们也能顺着痕迹找到九原人,没想到他们却进入了密林,一群蠢货!”

    彩石没敢问祁昊为什么一定要找到九原人,他们来这里的目的不是杀死盐山族人吗?

    祁昊冷笑,“再等一天,如果等不到九原人,我们就向河岸进发,临走前,顺着斥候发现的痕迹放火烧林!”

    “啊!大人?”彩石烧过不止一个部族住地,但放火烧林?

    “这里是部落边缘,烧了也没关系。”这招还是他看到九原人放火烧他们部落想到的。

    原战带着严默潜行到摩尔干战队附近。

    “你看到没有?他们在大量收集干柴。”严默戳戳原战。

    原战盯着不远处的摩尔干营地,想了想,脸色一变,“他们想放火烧林!该死!”

    像原际那块土地的众部落之间早就有不成文的规定,就算再是死仇,也不允许放火烧树林、烧草原,如果谁这样做,势必会被同一片土地上的其他部落一起攻打。

    严默对此也很头疼,“虽然现在是春末,林中含水量足,但如果特意引燃,就算没有助燃物也很可能引发森林大火。我们不能让他们这么干!把他们的头领抓出来!”

    原战一拍他的肩膀,让他在这里等着,身体瞬间没入土壤中。

    祁昊正坐在火堆边大口啃肉,彩石等战士头领则在向他汇报斥候传回的消息和木柴准备的情况。

    “第一拨斥候顺着痕迹进入密林,没有回来。第二拨人送进去,过了一段时间出来,说盐山族在里面做了手脚,有好几个方向都有人走过的痕迹,盐山族人还弄了陷阱。”

    “盐山族人真狡猾!放火烧他娘的!”

    “对,还是祁昊大人的主意好,我们就不该进入密林,直接放火烧死他们就可以!”

    祁昊得意,脸上却摆出一副他早就想到的表情,“等明早我们离开后,再让他们点火,记得让他们注意风向,别把火烧到这边来。”

    “是。”

    一名头领开玩笑,“说不定等我们回来,能捡到一大堆被烧熟的野兽,可以让部落里的奴隶过来把这些肉都扛回去,这样今年一年他们都有吃的了。”

    “哈哈!”其他战士头领跟着大笑,彩石看祁昊心情好,试探地问了句:“大人,听说三城使者要在部落里挑选几个战士去三城?您知道会选谁吗?”

    祁昊瞥了眼彩石,“怎么?你也想去三城?”

    彩石打哈哈,“大人你在哪里,我在哪里!我这不是听说三城使者好像要让祁源大人跟他一起去……”

    祁昊脸色一变,“你听谁说的?”

    彩石舔舔嘴唇,压低声音,“我最小的妹妹被派去服侍使者大人,使者大人很喜欢她,跟她说了很多事。”

    其他战士头领听说三城使者要挑选战士去三城,心里也都各自活泛起来。之前部落里也有过战士被使者挑走的事,那些战士虽然都没有回来,但不知哪里来的传闻,说那些战士在三城都成了六级以上的神血战士!

    “使者大人要挑选也会选那些年纪很小就觉醒了神血能力的人,神血能力越高、年龄越小,越容易被选中,你们就别想了。”祁昊嗤笑。神血战士多么宝贵?虽然部落里目前是有一些神血战士,但大多都是在升到五级以后才觉醒,有些人的神血能力多少年下来都只在一、二级徘徊。就是他,身为六级战士,神血能力也只有二级!

    他的父亲神血能力很可能已经达到三级或更高,但自从他们跟三城学的能掩饰脸上的战士标记后,就再没有人能知道祁圭现在的神血能力到底有多高。

    还有祁源,大家都知道他武力不高,可据他所知祁源也已达到六级,一个六级战士,如果觉醒了神血,他的武力会弱到哪里?如今连三城使者都看中他,想带他去三城,哼,武力低?骗谁呢!

    彩石看祁昊脸色不对,赶紧安抚道:“大人,您和使者大人也一直相处愉快,我看他好像也很想带您去三城,如果您去了三城,可别忘了带上我。”

    祁昊禁不住露出自得的笑容,他和这次的使者处得确实不错,如果能被带去三城最好,如果不能……祁源走了,对他也有好处,就怕祁源将来变得厉害了再回来跟他抢摩尔干酋长的位置。

    真是难以决定啊,是去三城升级能力,还是留在摩尔干熬死他父亲呢?

    “大人!”

    “祁昊大人!”

    彩石和其他头领突然发出惊叫,刚刚还坐在他们面前喝水吃肉和他们说话的祁昊忽地沉入地面,一下就消失了!

    不说摩尔干战队营地发生了怎样的混乱,且说另一头。

    祁昊怎么也没想到他坐的好好的会突然眼前一黑,随即身体就被裹入一个坚硬的土球中,他想反击也完全没有反击的机会。

    不过他总算不是呆子,立刻就想到这番变故的缘由。

    祁昊张口想要大喊却吃了一嘴泥,他急得一身汗,他可不想就这么死掉!

    祁昊四肢用力,手臂变成鞭子一样的尖锐物体,猛地刺破囚禁他的土球。

    可土球刚刚炸开,又一层土球裹住他。而且这次抓他的人没再对他客气,一手刀斩在他后脖颈上,把他劈晕了过去。

    等祁昊再次醒转,就看到坐在对面的少年手中金光一闪。

    “呸,呸!你对我做了什么?”祁昊吐出口中泥土,第一句话就是质问少年,他刚才看到少年的手从自己脸上离开。

    少年微笑,“封住你的能力,顺便让你清醒过来而已。”感谢他之前对神血能力的研究,有九原那么多人给他试手,他基本已经找到可以封住异能的穴位。

    祁昊不信,想试着让手臂变化,却不见丝毫反应,吓得一低头,结果发现自己身上被扎了好多根木刺。

    “你最好别动那些木针。”少年警告他,“你乱动乱拔,导致能力完全被废可不要怪我。”

    祁昊不敢动了,他甚至不敢随便移动身体。如果换个人他还没这么相信对方所说,但对面的人可是那个会制作骨器、会破除远古诅咒,比祀水大人还厉害的神秘祭司!

    当时他明明看到这人已经落入水里,他以为这人要么被长矛射死,要么淹死,要么就被水神大人吃掉,可没想到,人家好好的连块皮都没破!

    原战绕到前面,在严默身边坐下,对祁昊友好一笑。

    祁昊觉得自己看到了毒蛇吐信,“等等!不要杀我!我来不是想和你们做敌人!祁源能答应你们的,我也能答应你们,如果你们还需要奴隶,我可以再和你们交易一批!”

    原战见对方不欣赏自己的友好,笑容一收,“你能提供船只?”

    “……能。而且我可以发誓我不会再追捕你们!我们可以像你们和祁源一样合作!”

    严默觉得好笑,这人到了这时还觉得自己站在上风吗?竟然说发誓不会再追捕他们?有种你们倒是追到九原试试!

    在和祁昊进行一番“艰难”交流后,严默两人总算弄明白了这人的意思。

    这位带队前来竟然是想通过跟踪盐山族进而找到他们,希望和他们重新建立友好合作,由他祁昊代替祁源,来和九原交易红盐,如再能有骨器交易则更好。

    “我父亲对你们现在已经非常仇恨,祁源也不敢不听他的,如果你们以后再想用红盐交易奴隶,想找祁源已经不可能,但我可以帮助你们。不用你们把红盐送到摩尔干来,我可以派船去大河上游和你们交易,这样你们也不用担心我父亲会破坏我们的交易。”

    原战和严默都很无语,这人的口气好像他只要提出来,他们就会立马感激涕零地答应似的。

    “你想法不错,不过你凭什么以为你提出,我们就会同意?”严默好脾气地笑,“相比祁源,你又能提供什么好处?”

    祁昊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你们都和我摩尔干闹翻了,如今我这个酋长之子亲自过来跟你们说愿意和你们暗中往来,难道你们不应该觉得庆幸和荣幸?

    “你们把我抓来,却没有和战队动手,应该也是不想和我们摩尔干翻脸。如果你们杀了我,我父亲一定会知道就是你们动的手!除了你这个高阶神血战士,这片土地上还没有其他人能这样轻易杀死我,而且我的手下都看到我陷入土壤的过程,他们也一定会想到你。”

    原战淡淡道:“就算你父亲知道又怎样?你也说了,摩尔干和九原已经是敌对关系。”

    “可是我们还没有变成真正的血仇!如果你杀了我,我父亲和水神大人一定不会放过你们,就算路途遥远,他们也一定会为我报仇!难道你们就想被几个部落联手攻打?”

    祁昊简直使出了他平生积累到现在的所有智慧,语速飞快地继续道:“但如果你们留下我,虽然你们不能再来摩尔干参加市集,但是我摩尔干不会和你们成为死仇,你们也可以继续用红盐和我们做交易。如果、如果你们放过我,并用战魂发誓以后和摩尔干交易红盐只和我交易,那我还能想办法给你们弄到几只船和拖船的旋龟。对了,那个本来属于我们摩尔干的骨器,我也不会要了。”

    原战和严默并不把祁昊的威胁当回事,但两人都对他最后所说的能提供船只和旋龟十分心动。

    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他们又怎么会想要在九原未稳的时候再在其他地方另建部落?

    严默用眼睛问原战:你怎么说?

    原战搓搓脸上冒出的胡渣,跟严默借小刀。

    严默没好气地把指南给他的手术骨刀扔给对方,他明明已经给了男人一把小骨刀刮胡子,这家伙偏不用,非要每天跟他借,毛病!

    原战接过手术刀,没用它刮胡子,却用它指向祁昊,“既然你这么重要,如果拿你和你父亲换船只和旋龟,能换多少?”

    祁昊可不想被他父亲知道他的打算,更不想自己被抓住的蠢样被族人看到,当即非常诚实地回答:“如果你杀了我,我父亲一定会为我报仇。但如果你拿我去跟我父亲交换船只和旋龟,他一根木头都不会给你们,只会当我已死,再找你们报仇。”

    “你能提供多少船只、多少只旋龟?”

    “最多五只,再多会给发现。”祁昊怕两人嫌少,又连忙补充道:“每只船大约能运送三十人,你们可以在河边做营地,可以在附近捕猎,我不会把这件事告诉部落,多来回几趟,不到冬天,你们就能把人运送完。”

    严默计算,一千五百人加上盐山族人,大约只要来回十二趟就能把人全部送到九原,如果祁昊可信,倒也是一个法子。

    祁昊观察两人脸色,“不过……我用船也需要理由,而且我总不能白用船送你们,我要的不多,只要每次到达你们九原,你们能送一船红盐给我就行。”

    原战和严默一起看向祁昊,这人到底哪来的自信?先前害怕他们杀了他,现在就开始跟他们谈条件了?还想要十二船红盐?美的你!

    “桀——!默默,你们在哪里?快来!好多长毛的两脚怪!没毛的两脚怪打不过它们!这还有只更厉害的!桀——!”密林中传来九风愤怒的叫声。

    严默倏地站起身,进入密林的那一千人出事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