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68章 章回26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原战!进密林!”

    原战打出一声呼哨,深谷领着五百战士出现,“跟我走!”

    有严默的木针扎在祁昊身上,也不怕他跑掉,原战随手把他扔进一个深坑中,用草木简单遮掩一下,抱起严默便向之前一千人进入的密林边缘跑去。

    深谷带着五百战士紧跟在后。

    刚进密林边缘,猿吼人怒声便不绝于耳,时不时还有惨叫传来。

    严默狠狠皱起眉头,林木深深,树木密集,树上跳跃着大量的深红色人猿,嘴中发出挑衅的吼叫声。

    这些人猿体型不小,行动却一点都不笨拙。

    大河带领的一千人在不远处被困,战士们站在外围守住最中间的妇幼伤患,可因为有林木遮挡,他们并不能有效保护住每一个人。

    红色人猿借着树木在林间攀援跳跃,时不时地从树上跳下偷袭战士。

    原战比严默更懂战事,一看情况,当即立断,跺脚便强行把身周的一片密集树木全部移开。

    为了赶时间,他移开这些树木的方法简单又粗暴,大量的泥土掀起,连着这些树木被扔向两边。

    “唰啦啦。”大量鸟儿发出惊叫腾空而逃。

    俗话说树有多高根有多深,原战这一移树可不得了,他又没有从别的地方弄来土壤填实,结果就见以他为中心的周围土地土壤落叶飞扬,数不清的草木被抛向四周,很快,密集的树林边缘硬是被他清理出一个不下五亩地的不规则开阔大坑。

    严默想阻止,忍住。等会儿争取赶在指南给出惩罚前把这里恢复原貌吧。

    原本藏在高木深草中的虫兽简直糟了大难,跟着疯狂乱窜。

    人猿们更是疯狂怒吼,有人来破坏它们的家园,它们怎么能不恨不怒?它们驱逐这些人类是对的,就不能让他们进入森林!

    可严默的声音盖过了所有,他掏出骨质喇叭,放开声音喊道:“所有人退到这边开阔地来!快!”

    这喇叭虽然没有电帮助扩声,但严默用的骨头比较特殊,传音扩音还算不错。

    大河等人已经看到这边的异动,可因为移树的声势过于浩大,他们一开始不但不敢往这边跑,还怕误伤又往里面逃了点。

    那些攻击他们的人猿看到那边变化也忘了要攻击他们,全都吼叫着往远处逃跑。

    待尘埃落定,密集的树林边缘出现了一片开阔地,大河狂喜,不等严默吩咐,已经命人集结四散的人手向开阔地逃去。

    有了那么一个明显目标,因攻击而四散的人群就算没有听到大河叫声,在听到严默的喊声后也都往开阔地跑来。

    大家你背我扶,完好者带着负伤者,硬拖也要把人从密林里拖出。

    严默时不时发出喊声,给大家指明方向。后来干脆在空地中点燃火堆,用有颜色的烟雾给大家做标识。

    原战没有表情地站在原地,使用能力让脚下土地慢慢升起,直到与周围的土地高度平齐。

    大坑变成平地。

    深谷带着五百战士跑去帮助那一千人,逐渐的,人员都集中到这片空地上。

    原战皱眉,抓住深谷,呵斥:“你们不要动!注意防守!”

    深谷心中一凛,大声应令,迅速按照原战吩咐,把五百长矛战士布成圆阵,警惕周围。其他人逃过来,便按照指示逃入这个圆阵中。

    看到伤员较多,严默掏出药物分发给丁宁等人,让他们赶紧对伤员进行治疗,有严重的就送到他这里来。

    大河和丁飞在清点人数,数来数去发现少了近百人。

    “有人死亡吗?”严默问。

    回报的大河摇头,“暂时没发现,那些大猴子像是想要抓活的,但伤重者比较多,有几个脑袋被抓破了。”

    严默让把这些伤患赶紧送到他这边来。

    在严默给伤患处理伤口时,原战又命令逃回来的、没有受伤的持石刀战士站到圆阵最外围,最中心的空地只有受伤者和妇幼才能进来。

    有人心中不愿,他们刚刚逃回来,又累又怕,怎么又让他们站在最外侧?为什么不让深谷带领的五百长矛战士守住大家就好?

    甚至有些人会想,既然你那么厉害,为什么不能帮大家解决那些大猴子?

    可原战的力量让众人害怕,就算有些人心中有埋怨也不敢说出口,只得不甘愿地持刀站到圆阵最外围。

    原战也不知有没有看出这些人的情绪,他只冷漠地发出一道道命令:“深谷,等会儿听我命令,我让你们把长矛往哪里投,你们就把长矛往哪里投。”

    “是。”深谷从来没有依靠别人的想法,他的目光冷冷从一些动作退缩、表情微带不满的战士身上扫过。这些人敢退,他就让长矛战士先杀死这些人!

    严默没去管那些战士,他的主要职责就是救人,能救回一个是一个。

    逃回来的妇幼也没歇着,严默看有些人没事,就让他们一起过来帮忙治疗和照顾伤患。

    有丁宁照顾他们的情绪,加上看到原战和严默都在,这些惊慌不安的妇幼们也逐渐安定下来,哭闹的人很少,更很少有人只坐着不动,大家都力图找些事做,听到严默和丁宁吩咐,他们一开始还有点手忙脚乱,但慢慢的也变得有条理起来,就是不大的小孩子也在试图帮忙,递递东西什么的。

    用来裹伤的布条和止血药发下去,小伤口便由丁宁、落英族那个懂一点医药的半老者呼鄂,一起带着女人们处理。

    严默这边躺了十几个伤重的,丁飞和深谷的族人藏那给他打下手,答答帮不上忙,看严默需要水,抓起严默拿出的两个水桶就跑进树林寻找水源去了。

    严默顾不上答答,他见过答答变身,对他的安危倒不是很担心,这家伙就是个两栖凶物,水上陆上都能来去自由。

    “桀——!”小号九风疾速飞了过来,“默默,最厉害的来啦!”

    严默立刻告诉原战。

    原战弄出这么大的声势,一个是为了让大家有个逃的地方,还有一个就是为了引出这些人猿的老大。

    祁昊的承诺还不一定可信,他们还是需要考虑穿越密林的可能,这样一来,与这里的地主硬干,他们就算能穿越密林,伤亡也必定极大。

    有严默在,沟通便成了可能。原战显出力量,成为威慑力,严默就可以站在同等地位与这里的老大交涉。

    九风飞到严默头顶,立刻一通告状,“默默,那只有一只脚的大家伙可凶可坏,我不过啄了它脑袋一下,它就用大石头砸我!桀!”

    九风口中的厉害家伙还没有出现,但众人都听到了一声类似狼嚎却比狼嚎尖锐的吼叫声。

    原战看向严默。

    严默,“它在呼唤那些人猿,让它们集中。”

    转而又问九风:“一只脚?”

    九风飞起来,飞到他面前,两只脚爪试图并在一起勾啊勾地叫:“长毛的两脚怪听一只脚的,一跳可以跳好远好高!两只大爪子,差点抓到我!”

    “你啄它脑袋?”所以是你先惹它?

    九风可不觉得自己有错,“有毛的两脚怪听一只脚的欺负没毛的,我去找它,让它不要欺负没毛的,它不听我的,还想吃掉我!桀桀!坏蛋!”

    原来九风是想帮他们。严默嘴角勾起一丝微笑,现在九风也知道护着自己这边的两脚怪了,他伸手让九风停在他手掌上,轻轻摸了摸它的小脑袋,“等下看到一只脚先别去抓它啄它,让我先跟它谈谈,好不?”

    九风被摸得舒服,眼睑半阖,大概在和一只脚的争斗中它也没怎么吃亏,小翅膀扇扇,很大度地表示它不会对那一只脚一般见识。

    一股腥风伴着嚎叫声传来,味道骚臭,很难闻。

    树林发出哗哗声,空地的另一头出现了一只身形高大、全身黝黑、毛发不长、脸型像猿、嘴中却有獠牙突出的怪兽。

    外围的战士有些人已经被吓掉魂,看到陡然出现的怪物,竟吓得发出惨叫,还有人转身就想往圈内跑。

    深谷早就注意着这些人,当即对长矛战士发出一声吼。

    站在内侧的长矛战士“唰”地把矛尖对向了这些想要逃跑后退的软蛋。

    深谷暴吼:“谁敢逃一步,杀!”

    原战目视这一切,走到忙碌的严默身边,道:“那些大猴子的首领来了。”

    严默抬头,快速帮正在治疗的伤者缝合好伤口,让藏那接手,他习惯性想找东西擦手,没找到,也就任由两手沾着血污,就这么跟着原战走出圆阵,走到了那怪兽面前。

    九风在严默嘱咐下飞到半空中,负责戒备和侦察。

    圆阵内的人也很害怕,但有外围的战士保护,也并没怎么慌乱。大河和丁宁又及时安抚,先把乱跑的小孩子集中起来。

    严默仔细打量怪兽,就见它身高至少超过两米,两只手臂很长,十指如钩,爪尖锋利,最独特的是它只有一只腿!

    那只腿很粗壮,有点像狼腿,微弯曲,脚掌粗大厚实、脚背如弓,脚前后共长有四个爪子。

    严默看到这只腿就想,这家伙的弹跳力一定非常好。同时他想到了一种传说中的怪物,山魈。不是名字叫山魈的某类凶恶猴子,而是传说中独脚、力大无穷、浑身黑毛、能生撕虎豹的那种华夏怪物。

    “嗷——!人类!滚出森林!”山魈兄张口就发出威胁地嚎叫。

    严默扭头,山魈兄嘴中喷出的味道极为难闻,让他很想给这家伙刷刷牙、洗洗嘴。

    原战侧挡一步,毫不保留地放出了七级神血战士的威压。

    山魈是怪物也是野兽,而野兽对危险的直觉最为敏感,它猛地往后跳跃一步,神情警惕地瞪向原战。

    “能谈谈吗?我们对你和你的族人并无恶意,我们只是借道而已。”严默放平语调,尽量柔和地说道。

    山魈一惊,它竟然听懂这个人类在说什么。

    这是人类,还是像人的猿猴?山魈瞪大牛眼怀疑地上下打量严默。

    严默轻推原战,示意他让开。

    原战不同意,让他就这么和对方说话。

    严默无奈,只能侧跨一步,保证山魈能看到完整的自己,再次开口道:“干架对我你都没有好处,你说呢?”

    山魈惊疑不定,它盯着严默,发出类似哇啦哇啦的叫声,“你是谁?你是人类还是什么怪东西?”

    严默笑,“我不是什么怪东西,我就是人类,不过祖神赐予了我与万物交流的能力,我无心伤害任何生物。”

    “你说慌!人类,滚出去!”山魈兄突然发怒。

    严默不明白它发怒的原因,“为什么说我说谎?你应该看出来我旁边的战士,他有能力伤害你们,可是我们并没有动手。”

    山魈更愤怒,“你们破坏了我们的森林!”

    “那是为了能和你见面,我们能破坏,也能恢复。”

    山魈怀疑,“你们能让树木重新长回来?”

    “能!”

    山魈一挥爪子,“把这里变回原样,滚出森林!”

    “等等,我们还少了九十多个人,他们都被你的子民抓走了,能不能把他们还给我们。”

    “不能!”山魈一听严默要人,又怒了,这位明显脾气不好,它大吼:“滚出去!滚!”

    “如果你不把人还给我……”严默看对方呲牙咧嘴抬手似乎要再掀起一场战斗,立刻改口:“我们只是借道,对你们并没有恶意,好端端地你们为什么要驱赶我们,甚至还抓走我的族人?”

    山魈兄吸气,“没有恶意?”它愤怒地往前一跃。

    原战只把严默往身后一塞,脚步都没多动一下,表情也没改变。

    山魈对原战似乎也有些忌惮,它偏头找严默。

    严默看它这个动作有点想笑,忍住,从原战身后探出脑袋,“请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愤怒?”

    山魈突然捶打胸膛,“嗷嗷嗷!”等它吼够了,才低头看严默,掀唇,“人类,是你们先用石头砸我们!”

    严默,“……”

    听到山魈告状,严默脑中浮现一幕情景:大河带领一千人躲进密林,一大群人猿好奇地跑过来看热闹,有人感到害怕,或者是想驱逐这些大猿猴,就用石头砸它们。然后被砸的人猿们怒了,也用各种东西砸回来。大河等战士头领以为被攻击,自然会下令反击,于是大战开始,再逐渐升级……

    这就是一颗石头引发的血战吗?

    严默揉揉脸皮,从原战身后走出,用非常诚恳的目光看向愤怒的山魈兄,“他们只是害怕,如果你们被很多人类在头顶盯着,你们不会害怕吗?”

    “我们不怕你们!”

    “好吧,你们不怕我们,但我们怕你们。”严默观察着山魈表情,主动道:“你们有没有受伤者?我可以帮你们治疗。不管什么伤势,断胳膊断腿、头破血流、或者被捅破肚子,我都能治。”

    山魈兄的凶狠收起了一点点,它用怀疑的目光瞪严默,“我不相信你,人类!”

    “我的族人在你手上。这样吧,我跟你们去你们的住地,帮你的子民疗伤,然后你把我的人也还给我,怎么样?”严默微微一顿,又加重筹码:“这场战争的开始只是一个误会,我想,你我都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子民受伤、死亡。如果你执意不肯归还我的人,那么我们为了救回自己人,就只能跟你们血战到底。你想想看,那会付出多大代价。”

    山魈兄有点动摇了,“你跟我走?只有你?”

    严默很想答应,但他知道原战绝对不会同意,只能稍无奈地道:“还有我身边这名战士,他是祖神派给我的保护者,不会肯离开我。”

    原战一只手按住严默肩膀,摆明了他到哪儿我就到哪儿。

    山魈兄从鼻孔里喷气,两只大牛眼来回扫视两人。

    严默忍住那股腥臭味。

    “你们为什么进入森林?”山魈兄突然问。

    严默考虑两秒钟,九真一假地道:“如果你一直在注意森林外面,那你应该会发现除了我们,还有一批人类也接近了这里。”

    山魈像是已经知道这件事,沉默地等着。

    “他们是摩尔干人,非常凶残,这些人……”严默朝身后一划,“这里大多数人都是摩尔干的奴隶,我和我的战士们把他们救了出来,可是摩尔干人不想放过我们,派出战士追杀我们,虽然我的战士很强大,但我们人太多,还有很多孩子和女人,只能让他们暂时躲入森林,而我和我的战士则去对付那些摩尔干人。”

    山魈掀唇,像是在讥笑,它才不管人类之间的争斗。

    可下一句严默却道:“摩尔干人不止想追杀我们,他们早就想占领这片森林,你们这么警惕人类,应该也是因为之前就有人想要侵入这里,对不对?那些人就是摩尔干人,这次他们来了很多战士,可他们知道这森林中有你们在,他们怕打不过你们,正在收集木柴,想要放火烧林!把我们,还有你们,一起烧死!”

    “嗷——!”山魈一听有人想要放火烧林,当即疯狂大怒,“人类,你们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