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69章 章回26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我们不敢。”严默正色,声音特地放大,保证后方也能听到:“我受祖神传承,受祖神指引与我的战士一起建立九原部落,九原人善良友好珍惜万物,我们努力与各族智慧生物为友,我们部落内和周围都生活着不少智慧种族,如非必要,我们绝对不会主动侵袭别的智慧生物。”

    严默说到这里一顿,“因此我和我的战士一发现摩尔干人有放火烧林的意思,就不顾我们自身安危,把人送进森林,我和我的战士则一起冒险去抓捕他们的头领。如果你不信,可以出去看一看,摩尔干人已经准备了大量柴火,而我们已经抓住他们的首领,正要令他放弃这样的行为。”

    这么厚脸皮的话也亏得严默说的义正言辞,如果换到前世,他敢当着众人面说这些话,听众一大半都得给他苏得吐出来。

    山魈发出一声尖啸,原战等人心中一紧,以为山魈要发动攻击,却看到严默抬手,让他们不要妄动。

    “它在喊它的子民。”严默低声跟原战道。

    果然,不一会儿,两只红色人猿攀枝而来,这两只人猿对严默等人的表情都不太友好。

    山魈和两只人猿吩咐了什么,两只人猿听后发出愤怒的叫声,转身就跳上树跑了。

    这次不用严默翻译,原战也看出那两只人猿应该是去外面查看摩尔干人的情况。

    山魈又面对严默,“九原,你的人为什么……”

    严默打断它,“这些人还不是九原人,我们只是刚刚把他们救下,想要成为九原人,必须通过祖神的考验。”

    山魈盯着严默看了看,又斜视原战,“摩尔干的头领在哪里?把他交给我。我可以让你和你的战士通过密林,其他人不行!”

    严默摇头,“我救了这些奴隶就不可能半途放弃他们,如果你不能让我们所有人通过,那么我和我的战士也不会单独过去。至于摩尔干的头领,我们把他丢在了外面。”

    “把他带来!”

    严默再次摇头,“你想杀了他是吗?我不建议你杀了他。”

    山魈兄又怒了,“人类!你果然……!”

    “我不是不想杀他,我是在为你们、为这个森林中的生物考虑!”严默用更大的声音喊道,见吸引了山魈注意,这才放平嗓音,“那个头领是摩尔干酋长的儿子,酋长也就相当于你在你的子民中的地位,如果你的孩子被谁杀了,你会放过他们吗?”

    山魈刚想吼叫我们不怕他们。

    严默又道:“他们打不过你们可以放火、可以下毒,我们能走,你们难道能放弃这片森林?如果不是为了你们和这片森林考虑,以我的战士力量,把他们全部杀了并不是很难。”

    山魈闭嘴了。

    严默摸了摸喉咙,掏出水壶喝水,做说客真不容易,不但得嘴皮子利落,还得嗓门大、声音清晰,且得耐得住干渴。

    山魈看他一晃手就摸出一个石头做的怪东西,好奇地往前又跨一步。

    原战下意识想阻拦,被严默抓住手。

    他举起手中原战给他做的石头水壶,“这是水壶,装水的器具,没见过吗?给。”

    山魈刚想伸手,又缩回,怀疑地盯着他。

    严默举起水壶又喝了一口,用袖口一抹嘴,再次举起水壶,“我可以用我的灵魂向祖神发誓,我对你毫无恶意。”虽然我很想解剖你。

    山魈到底对水壶好奇,它飞快地跳到严默前面,伸出爪子,一把夺过水壶,又跳回去,抓着水壶转来转去看了好一会儿,又试着仰头把里面的水倒进嘴里。

    严默想,再是智慧生物,没有经验,一样好骗,如果他在水中下药,山魈兄现在已经给他摆平、任他宰割了。

    山魈兄喝了口水,咂咂嘴,把水壶抱在怀里,明显不打算还了。

    它们聪明,但也只会做一些极为简单的工具,喝水顶多用叶子接,一般都是在水源边直接喝水,有这个东西,它就可以在巢穴里喝水而不用特地跑出去。

    山魈兄又发出一声尖啸,大约它的子民早就在附近等着,听到尖啸声就奔了过来。

    这次来了好几只人猿,他们手里都抓着一个人类,跳到近前,把那几个人往他们老大和严默两人中间一扔。

    几人发出痛呼,待看清严默和原战后,又高兴地哭叫起来。他们应该是得救了!

    山魈兄抱着水壶,指指地上的四个人,“换。”

    原战嘴角抽搐,严默却笑眯眯地点头,“好,换。你还想要更多、更大的盛水工具吗?可以放在洞里、也可以放在树上,大的叫水缸还可以收集雨水。”

    “你们有?”

    “我的战士可以为你们制作,不过越大的做起来越难。一个大水缸至少要换五百人。”

    “五百?”山魈兄不会数数。

    严默只好道:“我可以让我的战士为你们做两个大水缸,但你要把人都还给我。”

    “不行!”山魈兄不会数数也觉得那么多猎物只换两个水缸不划算。

    “那些人你打算怎么办?吃了?还是养着他们?就算吃吧,吃完了就没了,可两个大水缸,只要你不砸破它们,你可以用很久很久,几百几千年都没问题,可以传给好多后代。”

    山魈兄沉思,它之所以是智慧生物,就因为它会思考,它很想要这个人类口中的大水缸,而它想要留下那些猎物,这些人类肯定会跟他打起来,那还不如拿来换水缸。

    “我要这么大的。”山魈兄张开手臂划了一个老大的圆。

    严默,……你还真是不贪心。

    原战心想,用能力的话,多大的水缸我都能给你做出来。

    严默原本也想让原战动手,可他在扫到那四人中的一人时,突然改变了主意,如果让山魈发现他们做水缸那么容易,谁知会不会再另生变故?

    “这么大有点不太可能,水缸做起来很麻烦,你看到就知道。”严默挥手让后面的战士来把这四人接回去,“而且还需要一些时间,我希望在制作水缸期间,你能让我的人暂时留在森林边缘,因为我想帮你们彻底解决摩尔干人可能会带来的麻烦。”

    “杀了他们!”

    “我刚才跟你说了,不能杀他们,就算杀,也不能全杀,要威胁。等会儿我把他们的头领带来,我们一起想办法恐吓他,让他以后再也不敢打这片森林的主意。”

    山魈的神情已经比刚跳出来时平和了许多,虽然一样狰狞,却没有了浓重的杀气。

    正好此时那两只人猿回来,向山魈带来了摩尔干人果然收集了大量柴火并堆到森林边缘某处的消息。

    山魈大怒,跟严默吼了声,让他把这里恢复原样,再给他制作水缸,就带着手下去找摩尔干人晦气去了。

    空中传来九风的叫声,它在告诉严默,它也要跟过去看热闹。

    山魈一走,严默直接往原战身后一靠,“呼,累死老子了,我宁愿连续动三台大手术,这就不是我应该干的活。”

    原战顺手用单臂把他抱起,“你是祭司。”祭司可不只是治病。

    严默也知道这点,他把老脸皮扔到一边,两手一张搂住原战脖子,趴他脖颈那儿了。

    原战心头像是生出了一只小小的绒球,小绒球在他心尖子上滚来滚去,痒痒的,又软软的。他想,他家小祭司不是在跟他那什么……撒娇吧?

    山魈兄带领手下去教训摩尔干人,原战努力恢复那些被扔出去的草木,还好他的控木异能也已达到二级,只要把它们重新种回土壤里就行,严默不想去听树木的痛苦和埋怨,就把这事交给了原战一人。

    原战也没觉得多辛苦,他当时弄出这个空地时,为了方便,都是从很深的土壤里直接把上面的草木给掀开,那些草木的根并没有被伤害到多少。

    只是在恢复这些树木时,他稍微给他们移了点位,空出了让他们这么多人扎营的地方。

    答答早就拎着水桶回来,但他很有眼色,看严默和原战与那一只脚对峙,他也没跑过去凑热闹,而是把水桶交给丁飞,让他使用,直到严默回来,他才继续跟前跟后冒充贴身保镖。

    严默忙着救治重伤者,等忙得差不多,就让大河把当初救下的少年奴隶带了过来。抽空他还问了答答,水是在哪里打的。

    答答比划着,手指东北方,嗷嗷了几声。

    严默听说不远处就有一个小溪谷,便动了把这一千多人暂时转移到那里的主意,不过这还需要和山魈兄沟通。对了,他还想问问对方知不知道盐山族,按理说盐山族进入密林,这群人猿也应该知道才对。它们没有驱逐盐山族人,是不是和盐山族有了什么交易?

    少年来了,经过二十多天调养,他已经完全恢复。这孩子当时主要是饥饿,吃饱喝足,身体免疫力提高,再加上严默的药粉,又有人精心照顾,鞭伤很快就痊愈。

    少年有点惶恐不安,不知严默特地叫他来有什么事。

    远处他的兄长和族人眼含焦急地看着这边,也不敢随便靠近。

    “你叫什么名字?”严默示意少年坐下。

    少年不敢坐,半蹲半跪,“大人,我叫夏雨。”

    “有姓吗?”

    少年茫然,他们还没有姓的概念。

    严默见此,又问:“你们的部族叫什么?在哪里?”

    少年不敢隐瞒,主要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他的部族已经消失,族人要么死了、要么被抓做奴隶,全部四散,如今这里也就剩下他们十几个。

    严默记下他说的方位,应该就在摩尔干上方不远、从大河中游分出去的一条支河流域。

    “这么说,我们一路过来很可能路过了你原来的家园?”

    夏雨点头又摇头,“是,但还在更里面,还要再走四、五天路才能看到我们住的白山。”

    严默觉得这族住的白山很可能就是天然瓷土,“会做陶器吗?”

    “陶器?”夏雨显然从没听过这两个字眼。

    严默索性说明白,“我知道你们会用泥土和水制成器具,再用火煅烧,现在我需要你和你的族人用你们的方法烧制一些器具出来。”

    夏雨脸色变得惨白,这人怎么会知道?会用火烧制器具是他们一族的秘密,而他是被选中的族巫弟子,自从族巫被杀死后,现在族里最清楚怎么烧制器具的人就只有他。他的族人会这么保护他,也是因为这点。他和他哥还想着,将来有机会……

    严默教过那么多学生,这少年的脸色变化根本无法躲过他的眼睛,他也能猜出少年心思,无非是想着保留技艺,将来带领族人东山再起,或者凭此在九原占一席之地等等。

    他笑笑,直接道:“我是祖神祭司,当然也知道如何烧制器具,甚至就连你们的神物,那个圆球,我也能烧制出来。不过我想给你和你的族人一个机会,九原不是人人都能进入,想要成为九原人,想要接受九原庇护,你们必须要表现得比其他人有用。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放弃这个机会……”

    看到少年身体都有点发抖,严默抬手,“放心,我不会杀死你们,既然你们不愿成为九原人,我也不会勉强,我会把你们再交易给其他部族。”

    “不!”少年一听严默要把他们再交易给其他部族,当即就叫了出来。

    这段时间已经足够他们发现,这个九原部落的首领和祭司是多么仁慈和厉害,一路上他们这些奴隶吃的喝的都和两人一样,两人也没有让奴隶侍候,甚至还反过来照顾他们,比如这次他们被大猴子弄伤,那么多伤者,两人完全可以不管,可是他们却亲自动手给他们疗伤抹药。

    如果再换一个部族,他们不一定就还能找到这么好的主人。

    而且丁宁丁飞都曾跟他们说过,九原没有奴隶,他们就算不能成为真正的九原人,等回到九原,他们还可以做长工,只要努力干活,没人会用鞭子抽打他们或不给他们饭吃。

    更重要的是默大也会烧制器具,他连摩尔干人那么馋涎的骨器都会做,怎么可能不会烧泥巴?默大这么仁慈地愿意把烧制器具的活计交给他们,大约也是看在他们原本就懂一点的份上。他们不做,默大完全可以另外找人。

    最最重要的是,这是一位多么神奇的祭司,他不但会做很多神奇的东西,他还能和水神、和怪物说话,水神和怪物也都听他的,没有攻击他,甚至还把他的族人还了回来。

    他想,有这样一位神奇祭司的九原部落,一定非常强大,如果他们加入,不管他们再烧制出多少器具,也不用担心被别的部族抢夺和攻打了吧?冬天,他们也不用担心吃不饱肚子了吧?

    “我、我们想要成为九原人,真的!”夏雨都要急死了,改半蹲半跪为两腿跪地,“大人,请不要把我们再卖给其他部族,我们愿意做!我们愿意为您烧制器具!”

    严默示意夏雨起来,他心中还有些疑问,“其他部族不知道你们会烧制器具吗?我以为这个很简单。”

    夏雨仍旧跪着,心想这一点都不简单,光是想要掌握好火候这点就很难很难,更别说淘洗泥土等步骤。但也许他们觉得难的,在默大眼中并不难吧。

    严默也知道烧制陶器瓷器想要好的并不容易,他那样说只不过在震慑少年而已。

    夏雨镇定了一下,赶紧回答:“族巫说我们还不够强大,如果我们拿这些烧制好的器具去和其他族交换,会被更强大的部落攻打,把我们变成奴隶,以后烧制器具的方法也会被抢走,就算我们不说,他们也会逼着我们说出来。就像被摩尔干消灭的布族。”

    严默扬眉,“摩尔干的织布技术是从别的族抢过来的?”

    夏雨点头,“听说摩尔干为了得到织布方法,当着布族的族长和祭司面,把他们的族人一个个杀死、生生掏出他们的肠子,布族族长和祭司受不了族人的哀号,只能说了出来。摩尔干人得到方法并找到织布机后,就把布族的女人全部抓走,其他人都杀了。”

    “难怪。”

    夏雨眼含悲伤,“为此,我们在被云族攻打时,我父亲还有族巫大人就让大家把所有器具都砸烂扔进了山洞里,除了我们的神兆。”

    严默沉默一会儿,从包裹里掏出那颗瓷球,抓过少年的手,把瓷球放在他两手手心中,“好好做事,九原不养无用和懒惰之人。”

    夏雨捧着瓷球,又是高兴,又是不可置信。

    原战种好树木后就跑去看热闹,这会儿回来就把他看到的经过和严默分享了。

    “你说那山魈的能力就是力气非常大?”

    “对,我亲眼看到它冲进摩尔干战士中,抓住他们就把他们……”原战做了个撕裂的动作,“那些摩尔干战士大概因为祁昊不见了,有点乱,他们大概也没想到会有群大猴子偷袭他们,那些大猴子特别会用石头砸人,也不知它们哪里弄来那么多石头。”

    原战说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笑,似乎看山魈撕人很解气。

    “两方谁厉害?”严默并不想听这些,他怕听到后就必须去救人。

    不过人猿们和摩尔干人战斗到现在,指南也没有冒出提示,说他见死不救什么的,那么在指南那边的判断中,摩尔干应该属于理亏那一方,他哪怕不伸出援手救助,也不算见死不救。

    严默猜想,摩尔干理亏,很可能就因为他们准备了干柴打算放火烧林。

    想到这里,他一拍脑袋,其实在发现摩尔干打算放火烧林时,他们就算动手也没什么,只要他说是为了保护森林。

    原战抓住他的手,没事拍自己脑袋干吗?“在林外,摩尔干的战士也许更厉害一点,但山魈力大无比,缠到它身上的鞭子都能给它挣断,那些大猴子又躲在树上,摩尔干战士没有弓箭,只凭长矛根本无法杀死它们。那些摩尔干人也知道进入林子后,他们更不能打赢那些大猴子,都逃远了。”

    “还是要提防他们放火,等会儿那山魈肯定会再来找我们,你去把祁昊带来,他不是认定我们不敢杀他吗?那就让山魈兄跟他‘谈谈’好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