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70章 章回27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祁昊不愧是跟天吴交/配后还能活下来的主儿,看到丑恶恐怖的山魈兄凛然不惧。

    直到山魈兄对他掀掀唇,抓起他的胳膊就“咔嚓”!

    祁昊呆愣了一秒,随即发出了痛苦加不可置信的惨叫。

    “啊——!它是什么东西?你们……不想要船了吗?”祁昊痛得冷汗直流,他的胳膊给生生咬断,那一只脚的怪物还在咬断他手臂的同时用獠牙带走了他一块肉。

    “哎呀呀!”严默一脸无可奈何又很抱歉地道:“它不是我们九原的人,它是这片森林的主人,就像你们的水神天吴,它是这座大山林的守护神,这片森林里所有动物都听它的命令。”

    随即他又痛心疾首地道:“我说你好好的怎么会想要放火烧林?你知道吗,我们的人跟它的子民打起来,刚才丢下你就是这个原因,结果我们正和他们战斗,你那边却准备放火,被森林里的动物看见告诉它,这不,它也不和我们打了,非要来找你算账。”

    祁昊只觉得手臂更痛!严默说的一些词语,他还是第一次听到,但因为严默的特殊能力,他完全能理会其中含义,可就因为理解,他更怄得差点吐血。

    照严默这样说,他不但帮了自己仇人解困,更倒霉的是还把祸水引到自己身上来了?

    刚把他的一块肉给吃下肚的山魈突然对他吼叫一声,张嘴就“噗”地喷出一口气。

    腥臭的口水加一些食物残渣就这么被喷出来,喷了祁昊满脸。

    祁昊的表情简直难以用言语形容。

    在场四只,只有严默听懂山魈兄的愤怒吼叫,它让祁昊和摩尔干人以后再也不准接近这片森林,否则它就吃了他。

    严默没翻译,祁昊当然听不懂山魈兄在吼叫什么,他想躲避,可是被扎了满身木针的他根本躲不开。

    可山魈看祁昊被他咬断胳膊还那么强硬,别说带人滚走,连动都不动一下,更加愤怒,牛眼一扫,放弃没多少肉的胳膊,一爪子捞起祁昊右腿,血盆大口张开。

    “不——!”

    “咔嚓!”

    山魈咬断他的小腿不算,看样子还很想把他的整只右腿从他身上撕下来。

    “住手!住手!啊啊啊!”祁昊面对这种完全无法沟通还蛮不讲理的怪物也没辙,只能疯狂大喊。

    原战就站在一边冷冷看着。

    严默看火候差不多,大胆地一把按住山魈的手臂,“等等!别杀他!如果你撕他一条腿,他就死定了。”主要是他不想费劲动手术救祁昊的命。

    山魈从鼻子里喷气,它也不打算弄死这个人,只是想出出气再吓吓他而已。

    严默偷瞄祁昊身下,发现他还算英勇,受到这种威胁和折磨竟然还没有被吓尿,这个人放回摩尔干也许假以时日有可能会给九原带来一定麻烦。

    但从他想绕开祁源并甘愿放弃被打脸的仇恨,想暗地里和他们九原建立红盐交易这点来看,这个人并不像他表面表现出来的鲁莽无大脑,虽说也算不上很聪明,但这样的人给自家人的打击才是最大的,就因为自家人最“了解”他,反而不会提防他。

    祁昊所图绝不是一个酋长的儿子或者战士头领的位置就能满足的,放他回去,看他和祁源还有他的酋长父亲暗斗也是挺有意思的事。如果真杀了他,反倒给了摩尔干攻击九原的理由。

    再说,他还指望这个人给他多弄一点船只和旋龟过来。

    祁昊看那怪物真的放开爪子不再抓着他的大腿拧来拧去,他脸上再次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情,“它听你的?它竟然听你的?!”

    山魈兄发出一声嚎叫,它怎么可能听人类的!气恼的它抓起祁昊就往地上砸了一下。

    “砰!”泥土飞扬,不太坚硬的地面硬是被砸出一个浅浅的坑。

    严默缩手,作为旁观者他都能感到祁昊的痛苦。

    祁昊连叫都叫不出来,他被砸晕了,更糟糕的是,因为这一砸,他身上不少木针就这么被深深扎进肉中,也有些木针或折断、或掉了下来。而他被咬断的胳膊和腿就更别提了……

    原战很风凉地“啧啧”两声。

    山魈兄举起祁昊还想砸,严默赶紧再次伸手阻止,这次阻止的比较诚心,因为再不阻止,祁昊可能就要因为失血过多昏迷了。

    “山神大人!手下留情!”严默拦住山魈,“抢”下祁昊,把他放到地上。

    “啪啪”左右两个耳光,“醒醒?别昏!你是六级战士吧?别表现得这么弱。”

    祁昊硬是被严默的耳光抽回神智,他只觉得浑身都要散架般痛苦,还未说话,先发出一声痛吼。

    严默用木针戳他,“手臂和腿还想要吗?”

    祁昊心想,废话,他当然想要,谁也不想做残废!

    “你知道我是祭司,我的疗伤水平还不错,至少比你们的祀水大人好得多,由我动手,你的手臂和腿不但能接回去,将来好了也不会有任何影响。”

    祁昊不信,但这时他只能靠严默,“救我!我不会……忘记你的恩情!”

    严默等的就是这句话,“那你要如何报答我的恩情?”

    祁昊怒瞪他。

    严默可憨厚地笑,“想不出来?这样吧,我是很好说话的人,也不需要你卖身为奴来报答我的恩情,一只胳膊十艘船十只旋龟,一只腿二十……”

    “不可能!”祁昊不等严默说完就吼出来,“我不可能弄到这么多船和旋龟!”

    “吼!”山魈看祁昊被它砸了一下还能吼得这么大声,怒了,这个人类看样子还得再砸一下才能老实,伸手就要来抓人!

    “别!不——!”祁昊一看到山魈伸过来的爪子就疯狂大喊,他对着貌相憨厚的少年不住喊:“我答应用船送你,可我真的弄不到三十只那么多!顶多十只!船和旋龟都归祁源管,我最多只能用十只!再多就会给他们发现!如果你用我威胁我父亲,你什么都不会得到!”

    严默见过摩尔干的船,他没打摩尔干木船的主意也没对此表示惊奇,实在是因为那种船的制作方法谈不上困难。

    那种说是船,其实用严默的眼光看,就是三个木舟捆到一起形成的舟排,木舟一看就是用整根树木刨制而成,不过他们选用的树木极大极粗,大概也只有这个时代才能找到这种凭一根树就能挖出一艘能装十人左右的大木舟。

    这样的木舟用树藤紧紧捆在一起就形成了能装三十人的舟排,前面由一只旋龟拖拉。

    严默不馋涎人家的木舟,可他稀罕人家的旋龟,他也可以伐树做木筏,但逆流而上,没有风帆、没有熟练的掌舵手,光靠人力划行,不但费时费力还危险。

    而摩尔干人既然能在大河上下自由来往,除了水神庇佑,大概主要就是靠那些旋龟,严默要的也是旋龟。

    “好,十只就十只。再加上那只诅咒骨器就当你们对我们九原无礼的赔偿吧。”不止骨器,严默打算船和旋龟也用完就扣着不还,祁昊还能来九原抢夺不成?反正他们也不打算和摩尔干友好往来了。

    “喂,醒醒,别昏。我的问题解决,下面来谈谈山神大人的要求。”

    严默本来想借山魈震慑祁昊乃至摩尔干,但想到山魈能听懂他的话,而他心中还另有一重顾忌,话到嘴边又收回,只说道:“这位山神大人让我转告你,它不想看到摩尔干人接近这片森林,如果下次再让它看到你们,它不会再留活口。”

    山魈适时地对祁昊做出凶相。

    严默瞅瞅祁昊又怕又惊却暗藏狞恶的目光,又加了一句:“它也不怕你放火,火烧不死山神大人,如果你放火,它会带领它的子民杀去摩尔干,把你们每一个人都撕成碎片。水神也许可以保护你们,但除非你们住到水里,否则你们永远都无法逃脱山神大人的追杀。”

    山魈兄对严默的追加注释很满意,伸出爪子跟人一样拍了拍他的肩膀。

    严默被他拍得龇牙咧嘴,这山魈的手劲太大,怪不得刚才它只是做样子,祁昊就疼得跟大腿真的被拧断一样。

    原战对严默嘲笑了下,根本没动手救他。

    严默对他竖起中指。

    “哦,还有一点忘了说,山神大人不满你们的行为,撕了你们大约一多半的人手,还有一些逃走了,你回去可以以此为理由,跟你的酋长父亲好好说说,说山神大人还是友好的,否则你也回不去。”

    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这大概是祁昊现在最真实的写照,何况他小命都捏在别人手里。

    祁昊和九原签署了第一份不平等条约,石板上明明白白地写明了三条:

    第一,摩尔干祁昊把骨器问天作为礼物赠送给九原,以做两部落友好往来的象征。

    第二,向九原提供十只船和十只旋龟。

    第三,以红猿森林靠近摩尔干的边界为界限,摩尔干祁昊答应以后不会带人进入红猿森林。

    祁昊不明白,口头答应就好了,为什么非要在石板上写明,还得留个手印。

    之后,祁昊留在森林边缘养伤,用摩尔干特有的传讯方法把剩下的手下召回,彩石命大没死,见到祁昊差点虎目流泪,丢了酋长之子,回去后他绝没有好果子吃。

    听说祁昊要他把私藏的十只船和十只旋龟弄来,他虽然好奇但也没有多问,在部落里,他算是祁昊的心腹,自然以祁昊的命令为第一。

    原战也好奇为什么非要浪费一块石板,扣着祁昊不放,他自然会逼他手下去做事来救他。

    严默神秘一笑,小心把石板收进腰包,“现在祁昊只是摩尔干的酋长之子,等他变成酋长,这块石板的价值就不一样了。现在用不到,以后扯皮的时候你就知道这块石板的好处。”

    原战知道严默不干无用之事,见他如此在意这块石板,便顺势记下:嗯,以后和人干架,把对方打输了就让人写石板,多收集几块,默一定会很高兴。

    严默弄块石板只是想让手中骨器和旋龟的来历能够正大光明,也顺便堵上指南的嘴。等日后他才发现,第三条的价值才是最大的!

    原战则纯属为了讨自家祭司大人欢心,人家烽火戏诸侯,他就让人刻写石板。

    这两只完全没想过这样类似游戏式的新式契约法会给这个世界带来多大的变化,于是,后世被称为石板契约的时代就这么拉开了帷幕。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