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72章 章回27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两人能够休息的时间很短暂,作为首领和祭司,两人有一堆事情要忙。

    原战手指严默画出的地图,在上面画了条线,“从这里开始,你说的那种有毒的瘴气非常重,如果我们想要越过这片瘴气,必须从两边绕道,但左边是蛇谷,山上、树上、草丛中到处都是蛇,如果我不用土甲护身,连我都不敢走地面走。”

    “右边呢?”

    “右边住着很多彘,很凶。”

    “野猪吗……”严默刚想说也许可以走这边试试。

    就听原战说道:“可我宁愿走蛇谷都不愿从这群彘……野猪中穿过,你没跟野猪打过架不知道,他们的皮非常厚,我们手中的木矛很难穿透它们的厚皮,而这些野猪打架都是一大群一起冲过来,普通二级以下战士根本不是它们对手,除非我先把它们除掉一群,可是我总不能一个人杀掉很多,到时祖神又要惩罚你。”

    严默细想,“你说得对,我们有蛇人,走蛇谷说不定还便利些。”

    原战又打击了他一次,“但要绕很远,不管左边还是右边。而且越往里走,树林越密集,树木的根也非常深,想要开出一条路,我也需要时间。否则这么多人,肯定会迷失大半。”

    严默揉了揉额头,“那我们想要穿过这片密林,最好的方法就是先开一条路?”

    “对,路还不能太窄,否则要不了多久就会被树木野草再把路抢回去。”

    “那个瘴气林,你带我过去看看,我看看能不能想法弄出解毒的药囊。”

    “你要弄将近两千个?那瘴气林里除了毒雾,还有一些奇怪的东西,这也是我说要绕路的原因。”

    “你看到是什么了吗?”

    原战摇头,“看不清,它们好像雾气一样,白色的,在毒雾中飘来飘去。也许山魈能控制它们,毕竟它就住在那片瘴气林中。那群人猿的住地就在瘴气林前面。”

    “你说山魈住在瘴气林里?”严默精神一振,也许他可以找山魈谈谈。

    “不止山魈,小巫说的元晶根据他指出的方向看,很可能也在那片瘴气林,或者在瘴气林后面。”

    严默很想跟他一起走一趟,哪怕先弄点元晶回来也好,可是这里不能他们两人都离开,必须留下一人震慑祁昊和山魈,而进入密林探索需要时间,就是原战从地底走,只到瘴气林那里,来回也要十天时间。

    偏偏巫果可以感觉到宝物存在,却无法事先说出详细地点,它就像寻宝罗盘一样,必须带它一起过去,它才能找到确实地点。

    “看来只能等把人都送回九原,我们再另找时间寻找元晶。”严默还没有放弃渔妇、土崖等各族周边生长的各种好东西,他打算把人送回九原后,安排好那些人,再和原战带着蛇人一起出来,边走边收集。

    “我们总不能一直什么都不做就等在这里。”原战再次道:“默,你回去吧。你不是还收集了一些植物吗?现在回去说不定还能种上一批。”

    “有植物异能的是你,而且我一走,没有巫果,你体内的神血石能量要怎么压制?”严默私心中也不得不承认,他已经无法也不愿失去这个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最佳打手,等他离开,原战如果因为无法压制体内能量而自爆,他可没本事再把人弄活一次。

    原战也头疼。他是一点都不想默离开他,可两个人真的连在一起,很多事处理起来也极为不便。

    “我们并没有在这里白浪费时间。”严默拍拍原战,“本来想等确定后再跟你说,我这段时间一直在研究炼骨术,在你进入森林探路之前,我又进入了骨承一次,找到赞布问了他一些事。”

    “他说了什么?”原战还记得这个名字,严默跟他提过。

    严默并没有直接回答,“当运送成了我们的问题时,我就一直在想,炼骨族在过去辉煌了那么长一段时间,创造出了不亚于其他文明的炼骨文明,那么他们是否已经有办法解决运输问题。”

    “然后?”

    “然后赞布说确实有办法,这对炼骨族人不是难题。阿战,你还记得那个地下大厅的骨台四周站立的四只骨鸟吗?”

    “当然。”原战微兴奋,“是不是那骨鸟可以……”

    “对,它们可以当作坐骑,也可以进行运送。但是想要让它们最大化并长途飞行,需要元晶,越高阶越好。而且我还必须先抹去它们身上原本的精神印记,刻印上自己的,这样它们才可能为我所用。抹去精神印记不难,实在不行可以让巫果出来吞噬,可是高阶元晶……”

    原战果断起身:“我们进入森林,这里交给深谷和大河。祁昊……交给答答看守。”

    严默略略一想,也只有这样,再瞻前顾后只会浪费时间,他们已经没有更好的方法。

    “我再把红翅和飞刺留下,如果祁昊有异动,就让它们麻痹他。”

    走之前,严默去找了正在制陶的夏雨和他的族人。

    “有没有人跟你们说过,我们九原的房子都是用石砖垒砌,我们还有专门烧火做食物的灶台,冬天我们还能通过烟道让屋内暖和起来。知道什么是烟道吗?知道烟道怎么会让屋子暖和起来吗?哦,还有,要想让屋子变得更暖和,就得把屋子所有门窗都给关上,只留下通气的孔,这样在里面点火,温度会很快升起来。等你们去了九原,好好做事,也会有这样的屋子住。”

    严默一离开,夏雨就脸色惨白地看向他哥,“我都跟你们说了,这位祭司大人什么都知道,他一眼就看出神兆是什么,还说那叫瓷器,你们还不信!他们九原都可以用石砖盖屋子了,我们还在利用山洞当烧制泥器的火塘。你们忘了吗?丁飞丁宁大人都说过,想要进入九原必须接受考验,我想,祭司大人让我们烧制泥器就是对我们的考验了。现在,大人肯定发现我们在欺骗他。”

    “那怎么办?”夏雨的族人惊慌起来,他们都害怕再被交易。

    夏雨的哥哥还不太情愿,“可是这是我们一族的秘密,如果让九原人知道我们真能用泥巴烧制出器具,他们学会了会不会杀死我们?”

    夏雨仰天长吐一口气,“哥!默大说我们烧制的泥器叫陶器,说像神兆那样的是瓷器,如果他不知道怎么烧制,又怎么可能认出神兆?还知道它们叫什么?”

    “也许他只是乱说……”夏雨哥哥说到后面声音不由自主变小,他也知道这种可能性很低。

    “九原有布,他们的布比摩尔干的还好。摩尔干织布方法是从布族抢的,九原呢?他们可是在大河上游,传说中的蛮荒之地!我觉得默大可能真的是祖神祭司,你有没有看到他治疗那些生病受伤的人?他用针线把人的肉给缝起来,用骨刀把人切开,可那些人都好了!他还给那些人扎针,那些人就不痛也不流血了!而且他弄的药也比一般大巫管用,我当时都快给打死了,他对我用了几次药,又让我喝了些苦苦的药,我就好了。”

    夏雨深深地看向他哥,他剩下的唯一亲人,“哥,我们就算能离开,又能去哪里?我们就这么点人,还不够野兽吃的,你忘了当初我们差点都要被折磨死?如果不是碰上默大,我们还不知道要被卖到什么地方,也不可能大家都在一起。哥,我想去九原,做真正的九原人,你呢?”

    严默看到夏雨和他的族人在他们原本点火烧器旁的小土山开始挖洞做泥窑,就暂时不再去管他们,他还特意找到跑过来玩耍的山魈,叮嘱他不要随便进入那个泥窑,也不要随便去打扰夏雨等人。

    “他们正在做水缸和水坛,这些大东西很不好制作,不能受到一点打搅。”严默不知为何,总有种山魈老是跑过来看烧器其实是为了偷学的想法。

    山魈想凑过去看夏雨等人怎么弄那个泥窑,被严默叫住:“我和阿战想去你住的地方玩,可以吗?”

    “不行!”山魈一口回绝。

    严默也只是试试,动物对自己的地盘都很保护,很多生物甚至极度讨厌有其它生物进入自己的地盘。人猿也是其中之一,它们很不喜欢人类进入他们的生存领域,对生活环境要求也非常高。如果有开山、砍树、种植,甚至采药的人稍微多一些,人猿们都会往更深的大山深处迁徙,而山林的肆意开发也正是导致他前世母国人猿等动物越来越少的原因。

    见山魈态度坚决,严默也就死了通过山魈进入瘴气林的想法。

    只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当严默和原战被困在瘴气林时,他们意外地得到了进入山魈住地的许可,也找到了元晶所在。

    数天后,在原战和严默进入密林寻找元晶时,猛也正在蒙头发力往这边赶,途中他甚至顾不得多休息,往往稍稍恢复一点就立刻又赶路。

    他有重要消息要带给两人,朵菲尔德部落当初答应的奴隶送来了,其中还有三名自称是三城使者的人,他们要求进入部落。

    狰想拦住他们,可是根本拦不住,如果不是人鱼出面,那三名三城使者就要直闯入九原内城。

    现在那三名使者和朵菲尔德部落送来的奴隶全部驻留在九原外城的外护城河边,那些奴隶竟然就在那里为三城使者盖起房屋。

    狰和人鱼战士一起看守住他们,不让他们深入九原南方腹地,可是九风大爷不在,原战这个七级战士不在,无所不能的祭司大人也不在,如果不是人鱼族派出了两名高阶战士,他们早就拦不住三城使者探索九原的步伐。

    而这个过程中,让猛也让所有九原人惊讶的是,矮人们也组成了战队帮助九原一起对抗三城使者,不允许他们进入九原。

    猛想,那些小矮子也不呆,看那三名三城使者鼻孔朝天、比九风大爷还要大爷的鸟样,他们大概也清楚如果让三城控制了九原的后果会有多糟糕。

    只看那使者们看矮人和人鱼的贪婪目光,就知道一旦这些人侵占了九原,矮人和人鱼下场会有多惨。人鱼还好,他们的战士强大,还有不少高阶战士,可连五级战士都没有的矮人们……十成会被抓去当作珍惜奴隶贩卖,而他们期冀的安宁生活也将就此消失。

    现在,不止是九原人希望原战和严默赶紧回来,就是人鱼族和矮人族也一样!

    瘴气林中的某处地底下。

    用布巾掩住口鼻的严默有种即将窒息的恐怖,刚才他们就稍微冒了一下头,他想弄点瘴气进行化验,结果他就差点昏死在瘴气中。

    如果不是原战早有准备,一看他身体发晃就迅速拉着他重回地下,他可能就有要体会一次“怎么都死不掉但老是在死亡”的惨痛过程了。

    地底下的空气也不是很新鲜,但至少比瘴气林中好,原战很聪明,把通气孔留在了瘴气林外。

    严默正在问巫运之果,“必须上去?我们不能从地底下走?”

    小巫只回答了两个字:“上面。”

    “你是说我们已经到地方了,元晶就在上面?”

    “嗯。”

    “等等,元晶这种东西不就相当于矿石吗?它们不应该深埋在土地里面吗?”

    “不知道,我感觉到的就在上面。”小巫有点不耐烦。

    严默没辙了,指指头上,对原战道:“还是得上去,你大儿子说就在上面。”

    原战苦中作乐,“那你有办法出去吗?上次我也差点被/干翻,这里的毒雾太毒了。”如果不是他没怎么敢呼吸,一察觉不对就立刻沉入地底,他可能在上次就被留在瘴气林中。

    “我需要时间分析这毒雾的成分,再想法做出解药。”感谢他有个堪称神器的实验室,还有那些超越时代的实验机器。没有它们,他也不可能轻易合成一些在这个时代根本不可能出现的药物,比如之前用来恐吓人鱼族的绝育药。

    为什么大家都喜欢机器,不就因为它们可以大大减少各种繁琐的过程,把原本复杂无比的实验等尽量简化?

    虽然每次开启实验室需要增加的人渣值太多,但和两手空空从零开始相比,他宁愿增加人渣值。

    原战已经习惯他时不时地消失,见他丢下一句话就不见,眼皮都没撩一下。

    半天后,严默从实验室出来,递给原战一个样式古怪的面罩。

    面罩用棉布缝合,做工简陋,罩子在口鼻的部分特别突出,原战捏了捏,发现里面有东西。

    严默解释:“里面是过滤和解毒层,不要拆开,时间太急,药物也不太够,这个面罩的效果不是很好,如果等会儿你闻到里面的味道变得刺鼻一定要告诉我。”

    两人戴上面罩再次从地底上到地面。

    外面就像起了大雾,到处都是雾蒙蒙的,还相当潮湿。

    原战突然抓住严默的手,“这里好像是个山洞。”刚才他们在上面停留的时间太短,他还来得及查探周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