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73章 章回27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觉得自己闻到了硫磺味,但有面罩,他也不确定这味道是来自山洞本身,还是因为瘴气。

    “我拿火把。”严默说话声刚落,突然有数条白影向他们飘来。

    严默还在努力想看清那白影是什么,原战已经抱起他就往旁边一跃。

    白影扑空。

    “那是什么鬼东西?”严默惊讶,倒不害怕。

    原战却神色严肃得多,“那些白影想杀我们,别给它们缠住。”

    “为什么不能给它们缠住?你上次碰见过它们?”

    “对!”原战抱着怀中的好奇宝宝在山洞中跳来跳去。

    他也想攻击那些白影,可那些白影不管什么东西碰到它们,立刻就穿透过去,对白影没有任何损伤。

    严默明知白影不能碰,可他还是好奇碰到白影会产生什么伤害。

    白影见原战动作迅速,竟分散开来,包围他们。

    “这白影是生物吗?”严默试着想要跟它们交流,把精神力提到最高,凝神向一抹白影问道:“你好,我们没有恶意,不是敌人,请问你是这里的主人吗?”

    白影不知听懂没有,并没理睬他,一个劲地想要杀死他们。

    严默一拍原战,“放我下来!老这样躲来躲去也不是办法。”

    原战依言放下严默,站在他前面,快速从背部抽出绑好的墨杀,拉开系绳,抖开蛇皮就砍向其中一条白影。

    白影被一劈两半,但不一会儿,分开的白影又合成一体。

    “它们有什么杀伤性?被它们碰到会怎样?”严默从腰包里掏出火把,用火折子点燃,与原战背靠背,挥舞火把不让白影靠近。

    白影似乎有点怕火,被火碰到会消失一小块,但过一会儿又会恢复。

    原战,“它们会吸收你的生命力!”

    严默冷冷一笑,绕到和原战平排,“你早说!小巫,出来!你的口粮来了!”

    巫运之果无声无息地从严默腹中飞射而出,缠住一条白影一卷,白影没有分裂、也没有飘散,而是迅速消失。

    “不好吃。”巫果口中嫌弃,动作却一点也不慢地扑向第二条白影。

    瞬间,又一条白影消失。

    “不错,干得好!”原战见此,一点都没觉得自己这个派不上用场的父亲没面子,他还觉得他大儿子很厉害,很为此得意。

    严默斜睨他。

    “住手!”一道愤怒的苍老声音在洞中响起。

    声音似来自四面八方。

    “你是谁?为什么要攻击我们?”严默恶人先告状。

    原战只听到了一声低沉的野兽呢喃,威严,却没有足够的力气。

    “我是这片森林之主,人类,这是我的地盘,滚出去!”

    “我们并无恶意。”严默示意巫果回来,死巫果还不愿意,扭了扭藤蔓又飞速扑向第三条白影。

    “小巫!回来!”严默怒。

    巫果吃掉第三条黑影才算稍稍满足,看严默发火,冷哼一声,缩回严默腹中。

    严默翻白眼,这就是个贪吃又白眼狼的小牲口。

    原战伸手拍拍严默肚皮,被严默一巴掌打开。这是牲口爹!一样混蛋!

    “那是什么?”苍老且有点怪异的声音问。

    “你说什么是什么?”严默明知故问。

    原战凝神细听,头部渐渐转向西北方。

    “你肚子中的藤蔓,能吞噬我的力量,它是什么?”

    严默嘀咕,原来那些白影是这个声音的力量,倒是很特殊、很好用的能力。

    “如果我回答你这个问题,你能让这里的瘴气散去,和我们见面吗?”

    严默见对方没有立刻回答,又道:“我说了我们没有恶意,但如果你一直避不出面,还用这些瘴气和白影拦阻我们,为了我们自身安全,我只能再次放出我家小巫。”

    “你……能与万物交流,我以为这样的人类已经消失。”那苍老怪异的声音叹息了一声。

    最后一条白影退入雾气深处,浓重的像雾气一样的瘴气也开始慢慢散去,周围的景色逐渐变得清晰。

    这确实是一个山洞,还是个很大的山洞,只看到的面积就不小于一个足球场,高度也不低于五米,地面上四散着一些或大或小的石头。

    洞中西北方有两个不大的小水潭,其中一个冒着白色烟雾的水潭看不到底,水色有些发白。还有一个小水潭则水质清澈,能清楚看见其中央有一眼地下泉水正汩汩从地下冒出,可水潭里的水却一直没见多。

    以原战和严默的眼力,他们能隐约看见两个水潭后似有一个庞大的黑影。

    严默走向仍旧漂浮着白雾的水潭,他仗着自己不死的体质,直接蹲下/身,伸手去摸水潭里的水。

    原战都来不及拉他。

    潭水触手微烫,这竟是一眼温泉。

    再摸旁边清澈的潭水,则略显冰凉。

    “这地方不错。”严默由衷赞叹,一冷一热,如果九原也能找到这样的潭水,他就不用每次洗澡要么去河里,要么自己烧水了。

    隔着水潭,严默看向那隐约的庞大黑影,“你认识山魈吗?我是说一个只有一条腿、浑身黑毛的智慧生物。”

    黑影沉默了一会儿,“他是我的孩子,看来你已经见到他们。”

    “你和你的孩子的语言和词汇都很多,比大河中那个水神天吴说话要顺溜很多,你认识天吴吗?”

    “天吴?你是说八头鱼?你也见过她?”黑影惊讶了,略略提起一些精神气,“语言是长生族赐予我们的能力,你说的天吴,她还小,等她的传承全部苏醒,她就会和她母亲、和我一样,可以听懂很多种族的语言,也会说。”

    那不是跟九风一样?是不是这些智慧生物都能靠成长来获得自身种族的传承?

    这真是最方便的知识传承方法!只要血脉不断,就不用担心传承会断绝,而且这些传承知识大概还能一代代累积,保证知识绝对不会出现断层。

    其实人类基因中也含有祖辈的记忆,比如所有人都天生怕火、怕蛇,而有些人则从小就对某种生物特别恐惧。

    还有天赋之说,有人说天才其实就是隐藏于基因中的祖辈记忆觉醒的一种表现,因为祖辈曾经学过,甚至家族数代都有人专攻某方面知识,于是当该家族某一个后代的基因记忆觉醒,举一反三、闻一知十的天才便出现了。这也是有些人说高智商父母结合容易产生高智商后代的一个原因?

    甚至有科学家推测,人类梦中的一些场景很可能就是基因中隐含记忆的投射。

    严默思绪持续扩散,他好像听老萨玛说过,人类的语言也是由他们长生族所教,那长生族的语言又是从哪里学来的呢?

    这个世界很有意思,他以为原始,但在逐渐深入了解后就会发现,这个世界早已经有不少辉煌的文明曾经出现过,他知道的就有一个炼骨文明。

    他何其幸运?竟正好处于两个或数个新旧文明交替的时期,过去的影子还存在,新的东西也在发展。

    严默忍不住想,会不会之前的文明都不属于人类,人类只是配角,而随着时间发展,人类开始逐渐登上历史舞台?现在轮到了人类发展的文明?

    那么这个文明会是什么内容?金属文明?还是继承炼骨文明?或者还有其他他不知道的文明正在产生?

    “默?”原战看严默又习惯性发呆,轻轻戳了他一下。

    严默回神,“我见过天吴,我们处得还算不错。对了,你知道人面鲲鹏吗?”

    “奇怪的人类小崽子。”黑影发出类似嗤笑的声音,随即微惊讶道:“你也见过人面鲲鹏?”

    “不止见过,我们来自天柜山的九原部落,人面鲲鹏九风是我部落的保护神。”

    黑影再次发出闷闷的嘲笑声,“天跪山?谁说那座山叫天跪?明明是天鬼?还是我们给它取的,就因为那两只人面鲲鹏。”

    原来天柜只是音译。天鬼?想想九风那貌似精明的人类脸孔,严默笑了。但很快他就发现黑影说的鬼并不是恐怖怪异的意思,而是指精灵。

    黑影是在说人面鲲鹏就是飞翔在天上的精灵,最接近神的存在。

    也许大家都有了共同认识的朋友,黑影的语气明显和缓了不少,“你们说的九风还是一只小鸟吧?人面鲲鹏的卵要好长时间才能孵化,我上次见到他们,他们刚刚生蛋。”

    黑影忽然又发出笑声,“我还记得当时有不少智慧生物跑去偷蛋,当时整座天鬼山天天打得混天暗日,人鱼就在青渊湖里看热闹。”

    “我们九原部落就建在青渊湖旁边,人鱼和矮人都是我们的友好同盟部族,他们可以在我们九原内随意来往,我们的孩子和他们的孩子都玩在一起。你想见九风吗?它回去九原了,但很快就会回来。”严默的语声中也带了笑意。

    “人鱼竟然让你们在他们的湖边建立部落?那人类小崽……你过来。”黑影对严默招手。

    严默一动,原战也跟着动。

    “你旁边那个神血战士让他老实待着!”

    严默笑,“我到哪里,我的战士就到哪里。”

    原战把墨杀往肩膀上一扛,单手按住严默肩头。

    黑影不爽,但还是让两人一起过去了。

    从两个水潭中间的小路走过去,眼前豁然开朗,没有白雾,也没有任何遮挡。

    这就像是一间地基被抬高了的内室,面积相当于一个篮球场,靠向外侧的洞壁上还有两个可以充当窗户的洞窗,光线从两个洞窗中投射进来。

    光线下,有什么在闪耀。

    地面上有大量的干草和树枝,庞大的黑影就趴卧在上面。

    严默把火把递给原战。

    原战随手一插,把火把插/进洞壁中。

    洞内变得更加明亮。

    黑影动了一下,抬起了头。

    这是一只身体比山魈打了近两倍的老山魈。

    说它老,除了它的神态和迟缓的动作,还有它已经开始浑浊的双眼。

    “过来。”

    严默走近老山魈,“你看起来不太好。”

    老山魈低喃,“是啊,我就快死了。”

    原战眼尖,看到洞穴内周围四散的石块中,有一些在光线下反射出闪耀的光芒。这就是元晶吗?

    “介意我帮你看看吗?我是祭司,会治病。”严默慢慢接近老山魈,在它身边三尺的距离停下。

    老山魈并没有把严默说的会治病放在眼里,它丝毫不觉得一个人类小崽能帮助它,哪怕这个小崽是少见的聆听者。

    老山魈浑浊的双眼盯住少年,“你们为什么来这里?”

    “我们想要穿越这片森林,而这片瘴气阻住了我们的去路,所以我和我的战士就先过来查看。”

    “查看到我的洞穴?还没有惊动外面?”老山魈冷笑,“小崽,不要说谎。”

    严默脸都没红一下,“我的战士其神血能力就是控土,我们走上面太危险,只能走地下,出来时我们也没注意这里是哪里,哪想到会这么巧。”

    老山魈盯着他,似乎在判断他有没有说实话。

    严默可憨厚地笑,“我们有必要骗你吗?你虽然快要死了,但我能感觉出来你依然强大,我的战士甚至可能不是你的对手。”

    这点,严默是通过巫果的态度判断而出。

    巫果异常地安静,如果按照他平常的德性,遇到这么一只快要死掉但力量仍旧存在的能量体,他早就闹着要出来吃掉它。

    可巫果没闹,那反应就和碰到虞巫差不多,不怕,但也不会主动攻击。

    老山魈的头颅缓缓垂下,它似乎有点累了,“你们想穿过这座森林到哪里?回去天鬼山?如果是去天鬼山,你们走这里就绕远了,我可以为你们指路,小崽,看在你聆听者的能力上,我允许你带着你的子民离开。”

    严默这个坏蛋还想着人家的元晶,当然不可能就这么离去。

    “让我为你看看吧,我的力量无法伤害你,你让我看看,对你也没有任何损失,不是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