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74章 章回27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说着摘下口罩。

    老山魈脑袋动了下,像是吓到,“那是什么?我以为那是你的嘴巴。”

    怪不得老山魈一直叫他奇怪的人类小崽,敢情这前吻突出的口罩也是原因之一。严默笑,把口罩递给老山魈,“这是口罩,你放出的瘴气太厉害,我便做了这样的口罩用来防毒。”

    老山魈用爪子勾起口罩,好奇地翻来覆去看,还凑上去闻了闻,“唔!”

    老山魈先是不能接受这股略带苦香的药味,但它好像被这股从没闻过的复合药香给吸引,又凑上去闻了下,这下它没有躲开。

    “奇怪的味道,很好闻。”老山魈表示喜欢,发出类似笑声的嗤嗤声,“奇怪的人类小崽,看来你真的是一名祭司,竟然能弄出抵挡瘴气的药物,好吧,你来看看。”

    老山魈把口罩塞到了自己肚子底下。

    严默笑,算了,它喜欢就给它吧,能有机会为传说中的山魈看病可不是所有医生都能遇到的奇迹。

    少年在老山魈身边跪坐下,抓住它一只爪子,试图寻找它的脉门。

    原战看自家祭司和老山魈相处和谐,他便蹲到一边去捡那些石头看,刚才他就觉得这些石头看起来特别亲切,洞内也有股让他感到舒服的能量流动,等他拿起一块石头,这感觉更加明显。

    老山魈扫他一眼,没说话。

    “这片林子里的瘴气和白影都是你弄出来的,它们也是你的能力?”严默还以为山魈的能力就是力大无比,结果人家山魈兄只是没表现出来而已。

    “我不能弄出瘴气,只能收集和利用它们。白影倒是我的力量,我们山魈一族也是靠这个能力才能活得稍微长一点。”

    这个稍微长一点到底有多长?严默倒没觉得山魈吸收别的生物的生命力来让自己延长生命很恐怖,长生族的枫族培育幼苗还直接用活人呢!朵菲的能力也是靠吸收周围生物的生命力来产生治疗效果。

    就是他和原战,只要他们还需要吃喝饱腹,他们也就在不断杀生来延长自己的生命。

    “那么你能让林子里的瘴气散开吗?”

    “我可以让它们散开一段时间。小崽,你还想从林子里穿越?林子对面到底有什么在吸引你?我去过那里,翻过山就能看到很多小湖泊,那里食物多,但是那些湖水里的鱼很多都吃肉,掉下湖水,以你的能力就只有被吃成骨头的份。”

    “呃?那种食肉鱼很多?”

    “很多!”老山魈加重声音,“以前也有人类想往那里迁徙,可他们留下的只有沉在水中的骨头。就连八头鱼也不敢随便往那里游。”

    严默被打击得不轻,果然再建一个部落的想法还是太想当然了吗?至少以他们现在的人手和能力,想要占领那片半盆地还有点难度,看来真的只能想法子回去九原了。

    原战拍拍他,这是大家的决定,不是他一个人的,现在知道危险也就罢了,如果真不知道就这么闯进去,也总有办法活下去。

    老山魈大概觉得被一个人类小崽握着爪子很有意思,它用爪尖戳了戳严默的手臂。

    “不要动。”严默瞅瞅自己被轻轻一戳就戳出一个小血洞的手臂,很是无奈。

    原战忍怒,他打不过那老山魈,不过伤了他的祭司总要付出代价。

    原战从地上抓起数块稍大的石头就硬往严默腰包里塞。

    严默看到石头上露出的一点晶莹,把它们当作伤害赔偿费,毫不客气地塞进了自己腰包中。

    老山魈瞅着这两人的行为,突然一巴掌向原战扇去。

    原战伸臂挡住老山魈的巴掌,脚下生根,但身体仍旧晃了一下。

    “喂,那人类战士,你想要元晶?”老山魈突然对原战开口。

    原战和严默心里都是一惊,原来人家也知道元晶,不过想想也是,元晶原本长在地下,现在却四散在这山洞里,那显然是被谁特地挖出来放到这里。

    “是,这是土属性元晶,我需要它们。”原战没有否认。

    老山魈似乎很满意他的诚实,“这还是我以前从河对面挖来的,不过现在它们对我已经没有多大用处。”

    它儿子那里也还有不少,而且如果它和它儿子需要也可以再到河对面去挖,当初它把高阶元晶都挖了来,唔,不知道经过这么长时间,那里有没有新的高阶元晶产生?

    严默和原战听到河对面就想到了黄晶部落,这些元晶是不是来自那里?

    “这样吧,小崽,你不是要帮我看看我的身体吗?如果你能让我舒服一点,我就送你几块元晶。”

    “我要高阶的。”严默发现跟老山魈直来直去更管用。

    老山魈又发出奇怪的笑声,得意道:“我这里就没有低于六级的元晶。”

    看,多直白?严默笑得白牙都露出来,他什么元晶都行,但高阶土属性元晶,正是原战需要的,这趟密林探查真的没有白来!

    “来,我们再仔细看看,你哪里不舒服?”其实没有报酬,他也会仔细看,但既然有报酬,他自然要让对方感觉到前后变化。

    比起事后施恩,让对方因为感激而付出更多报酬,他更喜欢这种直白交易,没有欺骗,没有感情负担,大家你情我愿。

    “所有地方都不舒服,我老了,不是受伤,不是生病,只是老了。”老山魈很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也很豁达。

    严默查看老山魈的眼睛、耳朵,又让它张开嘴看它的舌苔和牙齿,“你的能力相当于人类神血战士几级?”

    “九级,不止神血战士,所以智慧生物的能力都能按照这个等级划分。”老山魈在合上嘴巴的时候故意用牙齿磨了磨严默的手。

    大概是觉得自己弄明白了两人来这里的目的,并且发现他们想要的东西对它而言并不多稀罕,老山魈此时的状态很放松,对严默的态度也更随意。

    严默另一只手挠了挠它的下巴,老山魈舒服得发出呼呼声,嘴巴也松开了。

    “是谁划分了这个等级?”

    “不知道,也许是神吧。”老山魈被摸得舒服,竟然让严默给他把背也摸一摸,“传说能超越十级的智慧生物就可以活很长很长时间。”

    “十级神血战士很少吗?”

    “很少,一直都很少。”

    “那人类中有十级战士吗?”

    “也许有,但我没有听说过。”

    严默一边抚摸老山魈的背部,顺便查看他的骨骼和肌肉情况,一边想:虞巫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十级?甚至更高级别?那变态鱼似乎活了很长时间。

    “您听过炼骨族吗?”严默看老山魈回答爽快没什么心眼,他的口气也自然改变,变得更亲昵和尊敬了些。

    至于老山魈一开始用瘴气和白影攻击他们的事,谁会对闯入家中的强盗小偷客气?他理亏,老山魈又没有一定要杀死他,他也就不会记恨。

    原战见话都说开,干脆去周围查看那些元晶,他想先把最高级别的元晶挑出来。

    老山魈没去管原战,“炼骨族?我好像听谁说过,唔,我想不起来了。我活得没有长生族长,也不怎么离开这片森林,外面很多事情都不如长生族了解。”

    严默很想把它送进实验室给它彻底检查一番,再测测它的骨龄,他开始分别检查老山魈的三肢。

    最后,严默得出诊断结果,老山魈说得没错,他没有病,他只是老了。

    “你的情况我确实没有太好的方法解决。”严默坦诚道。

    老山魈丝毫不奇怪,“你摸得我很舒服,小崽,你留下来,陪我一段时间,我送你十块元晶,我可以让你自己挑。”

    严默动心不已,如果可以自己挑,他和原战完全可以找最高级别的元晶,他还暂时无法看出元晶内所含能量的级别,但原战身为控土战士,他应该能大略分辨出土属性元晶中蕴含能量多寡。

    但是他没有时间!

    他这么急着找元晶就是为了想回去,又怎么可能为了元晶留下来?

    严默摸向自己腰包,在利弊间再三考虑,终于还是下定决心,“您知道长生族,那么您也应该听过返魂树吧?”

    “枫族的萨玛?”老山魈又被这人类少年惊了一次,但很快它就恍然,“黑森林就在青渊湖旁,你既然认识人鱼,认识黑森林中的枫族也不奇怪,不过你竟然能见到萨玛,还知道返魂树?小崽,神很宠爱你,他不但让你有了聆听者的能力,还让你遇见很多普通人类根本见不到的智慧生物。”

    严默笑笑,他说:“我不但认识枫族的萨玛,他们的老萨玛还是我半个父亲。”

    老山魈的嘴巴张开了,模样有点傻,“你、你不是人类?”

    “不,我是人类。”严默心中一动,道:“不过老萨玛赐给了我长生的能力,让我能像返魂树一样,可以自我恢复。”

    严默也不怕谎言戳破,返魂树都是萨玛,他就不信萨玛们会把自己的所有特性都告诉别的智慧生物。而老萨玛现在致力抚育枫族的小小萨玛,大概也不会随便跑出来溜达,进而戳破他的谎言,这样一来,他的恢复力和以后比他人长的生命也都能得到解释,毕竟祖神还是太远了些,还不如长生族血脉这个解释来得实在。

    老山魈低头看严默胳膊,刚才它不过轻轻戳了一下,这个小崽的皮就破了,可现在那里不但不见流血,就连伤口都看不见了。

    “怪不得人鱼会让你在他们湖边建立部落,人鱼族算是半长生族,和长生族一向处得很好。”老山魈看严默的目光更……亲切了些?有点像看自家小人猿。

    在智慧种族中,长生族的木族是最受欢迎的,它们一般只需要阳光、土地和水就能生长,不会跟其他生物抢夺食物,还能庇护住在它们周围的生物,有的还能结出好吃的果实,有的树叶和数皮等能为其他生物疗伤治病,这让绝大多数智慧生物都非常喜欢木族。

    严默从腰包里掏出一个密封的小药瓶,他拔/出药瓶的塞子,从中倒出一颗桂圆大小、鲜红的滚圆药丸。

    老山魈深深吸了口气,瓶子一打开,就有一股说不出的香味向四周扩散。

    原战转头,待他看清严默手中拿的是什么,他的眼眸猛然收缩,眼神不自禁地就带出了些痛苦,他看到返魂丹,就想到了他的默熬制其的过程!

    “这是什么?”老山魈的眼中也不由流露出贪婪之色,它的本能在渴望这个圆溜溜的小东西。

    “这是老萨玛送我的返魂丹,你知道返魂树能……”

    “我知道。”老山魈盘膝坐了起来,只这样,严默也要抬头看他。

    老山魈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返魂树能让死去的生物复活,但老死的就算活过来,过一段时间还是会死去。你收起来吧,它对我没用。”

    严默惊讶了,老山魈竟然拒绝了返魂丹,他看其神色,还以为对方迫不及待就要上来抢夺。

    “但如果你愿意把它送给我的儿子,我用这里一半的元晶和你交换!”元晶再宝贵又怎么能抵得上一次死而复活的机会?

    “好!不过我觉得你还是可以自己服下试试,就算不能延长你的生命,至少也能让你舒服一些。”严默心想,他的身体血肉被指南弄得似乎具有了某种特殊效果,之前九风就因为喜欢他血肉的味道才会盯上他。

    而他试验过,他的血可以让九风和猛在身体内能量到达一定程度后安稳地度过升级过程,那么他的血肉至少具有一定恢复生体机能、刺激细胞新陈代谢的作用。

    他不知道用他的血肉熬制的返魂丹有没有延缓衰老、恢复青春的作用,但是既然是完全状态的复活,那么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一旦复活,不但*全生,其身体健康状况也会是其生前的最佳状态?

    老山魈问:“那你有两颗返魂丹吗?”

    “我一共就只剩下两颗。”真实是他手中还有四颗,“我必须给自己留下一颗保命。”

    但他随即又看向原战,脸上充满纠结。

    老山魈也看向原战,“我能感觉出来,他身体中有一股非常庞大的能量,就像我曾经见到的一枚神血石,而你的战士根本无法压制这股能量,我很奇怪,他竟然能活到现在,他是不是死过一次,你给他用了返魂丹?”

    严默却顾不上回答老山魈的问题,他急问:“你见过神血石?在哪里?那是什么属性的神血石?”

    “我记得是水属性,那对我没用,我就没抢过来。”老山魈好诚实。

    原战也不看地上的元晶了,他和严默一起盯着老山魈,齐声问:“那枚神血石在哪里?”

    老山魈用爪子搔搔脑袋,一指严默手中返魂丹,“我要两颗。你给我,我把这里所有元晶都送给你,再告诉你那枚神血石下落。”

    严默明明可以一口答应,可他硬是犹豫了两分钟,直把老山魈等急了,张口就道:“再加一块九级元晶!”

    如果有希望,谁也不想就这么等死。

    可原战却不同意了,“最多一颗!”

    他不知道严默手中到底有多少颗返魂丹,看严默神情,还以为真的只有两颗,那他宁愿等待下一次机会。留下一颗返魂丹,至少能确保默可以有一次重生机会。

    “再加两块八级。”老山魈也没指望严默真的把两颗返魂丹都给它,能有一颗给儿子它就很满足了,所以它也没生气,只等严默回答。

    严默还想留三分香火情,看老山魈的神情,这大概已经是他能出到的最高价,他随之做出一副咬牙又咬牙的神情,还看了原战好一会儿,终于蹦出两个字:“成交。”

    原战想阻止,严默对他说:“我们需要元晶,需要神血石,我已经决定。”

    原战握紧拳头,他以为严默都是为了他!

    严默用两颗返魂丹换来一大堆高阶元晶,其中九级的就有三块!

    而等他日后对元晶的知识知道更多后,他才发现他到底占了老山魈多大一个便宜。老山魈数元晶都是按照块,而在三城,元晶则是按照枚来计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