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75章 章回27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老山魈得到返魂丹并没有立刻服下,他打算等到真要快死的时候再吃。

    严默与老山魈告辞,刚到溪谷就看到大河看似与平常一样其实眼含焦急地快步迎上前来。

    “默大,你们终于回来了!猛来了,他带来了一个重要消息,三城使者跟着朵菲尔德部落送来的奴隶一起到达九原,现在他们就待在九原外护城河边,猛说他们没怀好心。”

    严默与原战脚步略顿,两人都稍微消化了一下。

    “倒比我想的要来得早得多,看来我们那位朵菲公主和三城使者们说了我们九原不少‘好话’。”严默轻笑。

    原战表情平静,当初放走朵菲和菲力等人,他心中就已经有和三城对上的准备,严默说他们来得快,他还觉得对方作为三城人手脚也太慢。

    去年冬天看到那些蜥蜴人,他以为三城开春前就会找来九原,结果现在都夏天了,他们才摸到门口。

    “猛呢?”原战问。

    大河跟着两人,快速道:“在睡觉,他累坏了。他一回去就得到消息,几乎没休息又往这边赶,路上也没怎么休息,睡在路上还遇到猛兽追赶。”

    严默对猛深表同情,在这个没有电话和网络、连信鸽都没有的世界,猛的能力太重要,可偏偏目前只有他一个有这样方便跑腿的能力。

    大河继续把猛告诉他的事详细转告两人。

    原战与严默都以为猛刚到,结果刚走到土屋门口就听大河异常担心地说:“默大,猛已经不吃不喝睡了两天,他这样没事吧。”

    严默还没表示,原战掀帘进屋,看到撅着屁股睡在左边床铺上的猛,走过去一脚踹在他屁股上,“你还想睡到什么时候?”

    猛眼睛还没睁开就开始哭,“呜呜,大战,你还是不是兄弟?不要以为你做了首领我就不敢揍你,我喊我哥一起上你信不信!”

    严默乐了,走到闭着眼睛呜咽还不肯起身的猛身边蹲下,拿出一枚从黄晶部落得来的五级元晶币,放到他鼻前晃了晃,“起来,把它吸收了。”

    猛不哭了,睁开眼睛,翻身坐起,好奇地看元晶币,“这是什么?”

    “好东西,可以提高和补充你体内能量。你要是不想要,可以还给我,这可值一把骨刀。”

    原战妒忌,“你刚换回来时怎么没给我吸收,猛一来你就给他用。”

    严默心想,那时候元晶币不是少嘛,这么少,你吸收了也没用,还不如给我用来向骨承中的赞布请教。当然,这话他可不敢直接说出来。

    “喂,阿战,做首领的可不能这么小气,你看猛多辛苦,来回跑。”严默摸摸猛的狗头。

    猛狂点头,抱住严默胳膊就去抢那枚元晶币,“就是!默大,你看我好辛苦!特别辛苦!我要我要,给我给我!”

    不管那圆圆扁扁的东西是什么,一听原战想要而默大竟然没舍得给他,猛只想立马抢过来。

    严默松手,“这是土元晶币,五级,好好吸收,别浪费了。”

    猛抓着那枚元晶币,翻来覆去看了好一会儿,还放到嘴里咬了咬,“这东西怎么吸收?吃掉吗?”

    严默把吸收方法告诉他,并严厉叮嘱他不准他一次吸收太多,第一次以体内能量充满为界限,以后每天只准吸收半小时。

    “你目前只有四级,这土元晶币却是五级,里面的能量我怕你不能承受,所以必须缓着来,明白吗?”

    猛再次狂点头,他也不吃饭不洗漱了,两眼还挂着眼屎呢,就迫不及待地开始按照严默所教方法开始吸收元晶币中的能量。

    原战从鼻子里喷出一声冷哼,二猛急着吸收显然是怕他把元晶币给抢走。

    这个有女人没兄弟的!还想找他哥一起揍他?等着吧,等老子回去就把你埋了!

    严默看原战神色不善,也搞不清楚这人是真妒忌还是假妒忌,不过再想想他和猛的关系,和这人的真实年龄,又觉得这牲口真的很有可能做出这么幼稚的事情。

    “走吧!”严默让大河看守猛,禁止任何人打扰,拉着原战离开。

    大河看猛有土元晶币吸收,心中也十分羡慕,但他也知道目前部落没有多少元晶币,而猛也确实需要补充能量和尽快提升能力。

    “默大,部落那里……”大河看严默和原战都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懵了。

    严默回头,“猛说打起来了吗?”

    “没有。”

    “人鱼族和矮人都在帮忙?”

    “对。”

    “看到三城战队了没有?”

    “没有。”

    “那有什么好急的?”严默是真不急,他就不信虞巫肯让三城的人在自己地盘旁做窝。现在他和原战不回去,最急的不应该是九原人,而是人鱼和矮人才对。

    而且听大河转述,虞巫好像一直都没露面,不知是觉得没必要,还是不屑于。既然虞巫都不急,他急个什么?

    说句残忍的话,就算九原那座城被三城占领了,他手上有近两千人,完全可以另起炉灶,不过只是要再找一个产盐地而已。

    而且九风已经回去,九原乃至附近那片广阔土地都被九风也就是人面鲲鹏视作自己的领地,如果三城敢对九风出手,九风打不过对方的情况下,虞巫会眼看着不管?见到自己孩子吃亏的人面鲲鹏族会放过三城?

    大河的焦虑瞬间全部消失,没见首领和祭司大人都这么……不在乎?

    三城来使又怎样?我们的祭司大人可是来自祖神之殿!山神九风,水神天吴,还有这片森林的主人山魈都是我们默大的朋友,你三城使者能跟神沟通吗?

    顿觉骄傲得不得了的大河昂起头颅,神色无比淡定地在土屋门口坐下。

    回到自己的土屋,严默不等原战开口就塞给他一块六级元晶,让他赶紧吸收。

    “要九级的吗?”不是他舍不得给原战吸收九级元晶,而是凡事都需要循序渐进,他不希望原战贸然吸收再出现其他问题。

    “不用。”原战本人也不想浪费,之前他吸收了一枚七级水属性元晶,虞巫就说其中能量就能让他支持一年左右。如今有这么多土属性元晶,他想就算找不到土、水神血石,说不定他也能把体内那枚火属性神血石给消化掉。

    “别妒忌了,以前元晶少,现在不稍微富裕了点吗?我分你一半,你收好。”

    “不用,你收就行,我没地方藏。”

    严默也就是做做样子,原战真要过去,他还会抢回来。

    原战看严默得意,咬了自家祭司大人的脖子一口,又在他嘴巴上啃了好一会儿,这才拿着元晶去吸收。

    严默摸摸嘴巴,出门找答答和丁飞过来看门,他也抓了一枚元晶币开始吸收,他想试试看,他是不是也能用土元晶币。

    结果很让他吃惊,他以为自己没有土属性异能,但他却完全吸收了这枚五级土元晶币,而且身体没有产生任何排斥。

    难道吸收元晶不需要属性相对?严默觉得自己对元晶了解还是太少。

    一枚五级土元晶币,他每天一小时,两天就吸收完,之后他觉得自己的松果体产生了一点点灼热感,似乎再积蓄一些能量,他就能冲到五级。

    严默没急着升级,他花了不少时间到骨承里学习。九风还没有回来,他希望能抓紧每一分钟时间,争取九风回来时他就能弄清操纵那四只骨鸟的方法。

    三天后,九风回来。

    原战此时竟然还没有把那块六级元晶吸收完。

    那块元晶差不多拳头大,原战每天花两个小时吸收其中能量,吸收了三天,他自我感觉说里面能量约还有一半。

    见能量差别如此之大,严默立刻把黄晶、蛇人等族之前交易给他的元晶拿出来和老山魈那里得到的元晶进行对比,发现这些部族拿出来的元晶有一个很明显的特点,就是形状大小都完全一样,总体来说就好像一个大铜钱,只不过中间没孔。

    看看这些铜钱大的元晶币,再看看腰包中那一块块最小也有乒乓球大、最大跟篮球差不多大的元晶块,当然元晶块并不都是圆形,有些形状很不规则,但总体体积都不小。

    瞬间,严默被类似只想要一百枚金币却得到了一百块金砖的巨大幸福感给包围。

    老山魈真是一只好老怪!

    也许返魂丹在别人眼中非常重要,甚至远超十级元晶,但他只要活着就能熬煮返魂丹——就是太痛苦,可元晶他却急需又没有。

    他敢说如果他把返魂丹拿去三城交易,能交易到的高阶元晶绝对没有老山魈能给他的这么多,而之后他在三城经历到的一切也验证了他此时所想!

    后话不多说,先在现在。

    为此,严默临走前特地又让原战把他带去找了老山魈一次,诚恳邀请他将来没事到九原逛逛,并表示如果他愿意,九原还可以为他划一片山林——反正九原西边大片原始森林都没主,至于原来的住户矮人,他和原战已经想好让他们搬家到朵菲尔德部落附近。

    想想看,如果老山魈过来,以后摩尔干等部落就算想从西边的山林过来,也得先过老山魈和人猿族的那一关!

    不过严默也清楚“理想很美好,现实很摧残”的事实,所以他也只是有这个构想而已,一般生物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都不太喜欢离开自己的固定地盘,老山魈说不定就想死在自己的领地里,而且将来人猿族迁来,和九原各族磨合也是一个问题。

    嘛,这都是后事,暂且不考虑。

    严默任性地把这些后续问题全都抛到脑后,他就负责邀请,将来有什么事那就全给原战解决,谁叫原战是首领呢?

    在溪谷的时间不长,但总体来说还算生活愉快,能吃饱肚子、没有战争和野兽突袭就是好的。

    山魈兄似乎和他老子沟通过,对严默和原战的态度变得亲切不少,这位口臭极重的兄台在亲切方面的表现就是特随意,来到溪谷看到什么他感兴趣的就随手拿走,不仅如此,他还经常跑来蹭饭。

    严默以为他喜欢上熟食,后来才发现山魈兄喜欢的是抹在烤肉上的盐味!

    山魈和他的子民人猿也需要盐分,只不过它们大多从动物的血肉和泥土中获得。

    这些人猿可比他前世知道的人猿凶猛得多,在食用血肉方面不止吃小鸟、昆虫和鸟蛋,它们还会抓捕森林里其他动物吃,它们还吃猴子!

    这是严默和原战从老山魈那里回来的路上亲眼看到。

    所以猿和猴的区别不止在有无尾巴上,人猿吃猴子,猴子可不会吃人猿。

    除了人猿,其实猴子也需要盐分,猴子之间互相抓虱子的行为据说就是在抓吃汗腺分泌出来的盐粒。

    “剩下的所有红盐都在这儿了,别让山魈发现,否则他能全偷了去。”严默向原战做最后交代,“等我把那四只骨鸟全部启动,弄懂它们怎么用,我就会回来,很快。”

    原战解开皮裙,扔到一边。

    “夏雨那边你盯着一点,偶尔可以鼓励鼓励他们……喂,别这么凶,算了,你就算笑看起来也像威胁人,还是让大河去鼓励他们吧。”严默看到抓着自己腰带的那只手,按住,但并不是很用劲。

    原战舔舔嘴唇,扯掉碍事的腰带,按倒他的祭司大人,爬到他身上。

    “盐山族那边……你该出手就出手,不用顾忌我,唔……”

    “桀!”九风飞进来,啄原战头皮,“你干什么?不准咬默默!”

    原战把脑袋石化,任九风啄。

    严默看着那颗石头脑袋,笑得止不住。

    “再笑,我就把那里也变成石头!”

    “……你还不如开花给我看。”

    “在你里面开?”

    严默觉得不妙,牲口本来就够不要脸,现在彻底变流氓了怎么办?

    耍了一天流氓的原战抬头看九风背着他的祭司飞走了。

    庞大的黑影越来越小,终至看不见。

    原战垂眸,转头冷声吩咐丁飞,“去叫盐山族长和祭司过来。”

    “是!”

    原战抬头,看到溪边那个还在抬头痴望天空的女人,冷冷一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