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77章回27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你们和我买来的那些奴隶一样。”

    原战一句话就让想仗着过去认识的情面,好给盐山族争取更多好处的盐山族长变了脸色。

    “而且就因为你们,让我们九原损失惨重!如果不是为了救你们,我们没必要和摩尔干撕破脸,更不用和他们干架,弄得现在想要回去九原都得令想办法。而且如果不是为了特意过来接你们,我们也不必要绕远走这条路,现在更是为了你们把摩尔干酋长之子得罪狠了。”

    盐山族长说不出话,因为原战说的都是事实。

    “所以你们打算怎么赔偿我?”

    盐山族长焦急,“大人,您当时可不是这么说的!黑奇还有您的使者过来,说我们只要投靠你们,我们一族就可以不用当奴隶,您还可以保证我们的族长和祭司都可以成为九原的长老,而我们的族人都可以像原际人一样,享受他们享受的一切。”

    “我什么时候答应了这些?二猛!黑奇!你们俩过来!”

    猛凑过来就摇头,“我可没说这话,只说九原会帮他们,不过需要他们付出足够的代价。而当时这位族长和他们的祭司及长老商量过,告诉我,盐山族会全体归入九原。”

    原战冷笑,“听见没有?你们难道不是已经同意做我们九原的奴隶?”

    “不……黑奇?”盐山族长双眼带着希望看向黑奇。

    黑奇汗颜,他当时只跟族长和祭司说有这个可能,原战和严默确实并没有实际答应他们。

    看了黑奇脸色,原战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位大概说了不少打动盐山族人的美丽前景,只是前景毕竟是前景,这位族长却把它当成理所当然的优待那就很搞笑了。

    “我记得很清楚,黑奇是问过我和我的祭司,你们过来后要如何安排,当时我的祭司给了他一个承诺,说只要你们愿意加入九原,我们就会帮助你们。可是后来呢?嗯?你们的长老却向摩尔干告密!害得我们本来可以平安离开,如今却被困守在这里!还少了一个可以交易的大部落,打乱了我们九原所有计划!”

    原战说到这里突然变脸,“这样的情况下,你们想不付出任何代价就加入九原?就算我能答应,九原的子民也不会答应!盐山族长,我现在就问你一句话:你们想归入九原,还是不想?”

    “我们当然想要归……加入九原,但是我希望……”

    “希望什么?希望保留你们的族长和长老及你们的血脉?想要不杀你们的祭司?”

    “对!还有,不能让我们做奴隶,如果九原一定要让我们做奴隶,我们宁愿……”

    “宁愿怎样?去死?你这是在威胁我?”

    “不!当然不!”盐山族长发现这位原原际战士、现在的九原首领竟比摩尔干的酋长之子祁昊还要嚣张和可怕。

    他们来到这座溪谷多日,这位首领和他的祭司虽然一直没跟他们接触,但也没找他们麻烦,这让他们惶恐之余,又有些庆幸,还以为那两人是个比较慢腾的性子。

    原战坐在随手弄出来的椅子上,神态懒散,“九原没有奴隶,你们不用担心回到九原会变成惨兮兮的奴隶,不过你们欠我九原的债必须还清,放心,不会比你们现在过的日子糟糕,说不定还要好得多。但是首先,你们得把战队交出来,交给我手下的深谷。”

    盐山族众人低着头,族长和祭司互看,族长想要说什么,年过半百的祭司轻轻摇了摇头。

    可三十多岁还在壮年的盐山族长却在环看在场的族人一圈后,一咬牙,“我想见你的祭司大人。”

    原战似乎已经料到盐山族长会说出这句话,“为什么一定要见我的祭司?因为他心软?觉得求求他,他就会免除你们的债务?我可以直接告诉你们,那不可能!”

    盐山族长很坚持,“战首领,我们只想见见您的祭司,如果您的祭司也坚持我们必须交出战队,那么……”

    原战突然发出嗤笑声,“因为那个叫黑香的女人坚持我的祭司是你们盐山族人?甚至还为此去找你们?而你们竟然相信了?”

    盐山族众人不信,可这好歹也是一个希望,如果这是真的……

    他们得到消息就去逼问过黑奇,可黑奇却只说只是看起来有点像,不可能是同一个人。

    原战像是烦了,从石椅上起身,“不管我的祭司是谁,是不是真的是你们的族人,就算是,也不会改变任何事实,等会儿记得把战队交给深谷,其他非战士人员归丁宁管辖,如果再让我看到你们一族人聚在一起,而不是按照号令行事,你们将只有两个选择。”

    两个选择是什么?

    这还用问吗?

    盐山族在场众人都明白,原战在让他们选是死还是被交给摩尔干人。

    都到如今这个地步,他们当然想要活下去,可是一旦交出战队还被打散,盐山族也就真的要消失了。

    原战走出土屋,犀利的目光从黑奇身上一扫而过。

    黑奇低头,决定回去就让老娘和黑香远一点!

    在严默离去期间,原战敲打了盐山族后,在自己的能力方面也有了新突破,也许应该说他找到了一个有意思的游戏?

    原战开始喜欢往夏雨他们那边跑,除了自己亲自动手用泥巴捏制了不少盆盆罐罐,他最感兴趣的是观察火窑如何把那些泥巴烧制成严默口中的陶器。

    有了火窑后,陶器的成品率和质量一下就提高不少,虽然碎得还是多,但已经可以烧制出一些大件。

    原战在把夏雨等人恐吓了好几天——他自认为是观察学习,开始想:我体内有火有土,那么我是不是可以把泥巴直接烧制成陶器,甚至瓷器?

    默不是说过堵不如疏吗?

    在默以前跟他说,瓷器坚硬到一定程度完全可以当武器使用,防御力也比现在他们所造的九原城墙高时,他就想试试利用体内的火能,只不过他和默都担心过度使用神血能力会导致他体内神血石能量暴走,会无法压制那份庞大的力量。

    但现在,有默临走前给他的两块八级、一块九级土元晶,如果出问题,他完全可以靠吸收元晶的能量来压制体内火山,他已经不害怕那股毁灭性的暴能,甚至敢于去引导它、让它为自己所用!

    原战原本就是个胆大的人,有了依仗后,他胆子已经不只是大,有了想法就直接开始尝试。

    其中过程不赘述,没有什么事能一开始就成功,短短三天,他把默留给他的三块高阶元晶全部消耗完毕!还差点因为能量暴走而死掉!

    如果不是山魈跟他拼命打了一架,让他体内暴走的能量有所发泄,他甚至不一定来得及吸收最后一块九级土元晶。

    经过这一架,山魈兄对他的态度有了更明显的变化,也许是感觉到对方的实力不弱于自己,甚至疯起来有可能干掉自己,山魈兄不再用鼻孔看他,而是对他有了点兄弟式的相惜感,表现在后来没事就来找他打架上。

    而原战更是高兴!不是因为这场架让他充分证明了不比山魈弱,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他在用土箭攻击山魈兄时,竟无意引动体内火能量把那枚土箭煅烧了一番。

    虽然过程很快,他还来不及细细体悟,那枚土箭也因为煅烧方法不得当,还没飞出多远就自动碎裂,但原战终于撬开了如何利用体内神血石能量的一个缝隙。

    有了缝隙,以后他终会把这个盖子全部掀开!

    严默离去的第十天清晨,原战正在耐心地一点点调用体内火能来煅烧一颗小土球。

    远处突然传来示警的呜呜号角声。

    这是负责在外围高处侦察的人传回的消息。

    原战小心收回火能,握着那颗被烤得干裂的泥球站起,问跑过来的深谷:“谁来了?摩尔干部落战队?”

    “不是!”深谷转头,手指东方天空,“首领,你看!”

    与此同时,二猛大惊小怪的叫喊声也传了过来:“大战!首领大人!快看天空!那是什么?”

    溪谷中的人一起抬起头。

    溪谷的天空比起树林其他地方已经算得上视野开阔,可是仍旧有些遮挡。

    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傻傻地盯着天上的巨物。

    一时半会儿,他们竟没有一个人看出那是什么,只知道那看起来似乎很像某种生物的骨架。

    但是这世上有这么大的生物骨骸吗?

    最主要的是,骨头能在天上飞吗?

    还是蛇人族比较见多识广,白岩仰头看了一会儿,就惊讶地道:“那是骨器?”

    那巨大的骨鸟从溪谷上空掠过,看它落向的目的地似乎是大河边的空地?

    猛嘀咕,“祖神在上,这不会是默默弄出来的吧?为什么我觉得就是他弄出来的呢!大战,你说那会不会……”

    猛一转头才发现身后的首领大人早跑不见了。

    猛怎么可能放过这个热闹,当即一抬腿,一阵风刮过,这人也跑了。

    大河边,严默从骨鸟腹中/出来,一眼就看到了狂奔而来的原战。

    不过猛的速度比原战快得多,比他后走仍旧比他先到,看见严默就扑过来……扑向他身后的巨大骨鸟。

    “默大!我就知道是你!这是什么?好大!九风爹的骨架吗?”

    “噗!”一道风刃从严默头顶喷出。我爹活得好好的!“桀!”

    “九风大爷!”猛惨叫,他的头毛贴着头皮瞬间少了一溜排。

    严默忍笑,对猛这个新发型竖了竖拇指,“很配你。”

    猛摸摸脑袋大哭。

    “桀!笨蛋二猛!那是巨火鸟!是我们人面鲲鹏的食物!”九风骄傲地飞到猛头顶很不文明地丢下一个地雷。

    猛就感到头顶一热,稀稀的什么顺着他的头皮往下滑动滴落……顿时一头冲进了大河里。

    九风发出桀桀怪笑,飞到河边去继续欺负二猛。

    原战跑来,没看严默身后巨大的骨鸟,而是先抓住了少年的手,“我还以为你还需要花一些时间。”

    严默装逼地淡笑,“我说很快就会回来,就会很快回来。”

    原战心情顿时变得愉快无比,大笑,“九原怎样?三城使者提了什么要求?”

    严默很傲气地回了三个字:“不知道。”

    原战呆了下,“你没回九原?”

    “没有。”

    原战想说你心还真宽,可想到也许默就是为了早点回来才没有回去九原,他又高兴了。

    严默咦一声,反抓住男人手腕,给他把了会脉,惊奇地打量他,“你体内能量似乎又厚了点,但却比以前稳定许多,你做了什么?是不是又吸收了一块元晶?”

    原战咳嗽,“唔。”

    “唔是什么意思?”

    “我能直接把泥巴烧成陶器了。”

    “真的?”那简直太方便了!严默大喜,顿时忘记追问元晶的事……怎么可能!

    “你到底吸收了几块元晶?”少年脸变成了晚娘脸孔。

    原战见藏不过去,只好说实话,“不多,就三块。”

    “我好像就给了你三块?”

    原战点头。

    严默,“……我艹哟!那是两块八级和一块九级!每块都不比一个拳头小!你竟然都给我吸收完了?!”

    原战不高兴了,“可我体内能量变得比以前稳定,而且我还知道怎么运用那个火属性神血石能量了,这还不够?”

    严默心疼得心肝肺脾胃全在发颤,“阿战,你知道吗,养你真他妈不容易!”

    就你一个,就得耗费无数高阶土元晶,还得用两枚神血石!对了,还有老子血肉做的返魂丹一枚!

    败家战哼唧两声,一口咬了上去。

    严默心情不爽,一脚踹开他,“第二批要走的人都准备好了吧?让他们赶紧过来,回九原!这次把四级和五级战士全部带上,巨火鸟一次最多可以装五百人。”

    “中阶战士全走的话,这里留下的人不安全。”原战还是咬了一口才放开人。

    “你留下!跟着最后一批走。”

    在严默心疼“被浪费”的大量高阶元晶想着要从哪里找补回来时,九原那边和三城使者也到了扯皮扯不下去就快打起来的地步。

    狰表面上看起来还很冷静,处理事情起来也依然果断有力,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很头疼,疼得他不住向祖神恳求,求他能让原战和严默早点回来。

    狰都如此,其他人更不用提。

    当遇到绝对的力量前,什么计谋都没用,尤其别人人生经验比你还丰富、比你还聪明的时候。

    当他们说使用九原的奴隶需要元晶币,在他们九原的地盘盖房子要元晶币,包括在九原地界打猎捕食也一样需要元晶币时,那三名三城使者之一、名叫彭斯的人直接说要用元晶币买下他们现在盖房的那片土地。

    九原当然不同意,彭斯表示不让进城也不让人住在外面这是对天堑城的挑衅,当场就说要挑战部落里的战士,而输的人必须献上奴隶或元晶币,要么就打开城门迎接他们三人入城!

    狰完全看不出三人实力,那三名使者脸上都没有战士刺青,倒是他们,虽然默大弄出了掩盖刺青的方法,但大家已经习惯脸上有刺青,也没心思遮掩,结果就把实力就这么暴露在三城使者面前。

    可那三名使者虽然没有刺青,但高级别战士总是能感觉到低级别战士的弱小,而低级别战士也能感受到高级别战士身上的威压,由此,狰可以肯定:那三人每一个人的实力都强于九原人。

    九原高层不安,下面人更不安。

    所有人都害怕那什么鬼三城使者进入九原,尤其那些刚来半年多的女人们。

    狰无奈,只得向人鱼族寻求高阶战士支援,拉蒙作为代表出来回复:“我们和九原的合作一直是被雇佣的方式,如果你希望我们的高阶战士帮助你们接受天堑城使者的挑战,那么你们必须支付报酬。”

    “多少?”

    “一名六级神血战士接受一次挑战,不论死活,六百斤炼制过的红盐。七级,七千斤。”

    “什么?!怎么一下涨那么多?”

    拉蒙表示他也没办法,这是他们的大巫定下的要求,“七级神血战士和六级虽然只差一级,但那其实是中级和高阶的差别,我们大巫说如果不是看在默大份上,他根本就不会同意让我族战士帮助人类与其他人类挑战。”

    理虽如此,但狰多少还感觉出人鱼族在趁火打劫。

    拉蒙满脸歉意,“我们大巫说,那三名天堑城使者差不多都是七级初实力,且都是神血战士,如果想要彻底压制他们,必须派出七级近八级的战士,而且战斗经验还要很丰富,七千斤炼制过的红盐真的不贵。”

    狰揉太阳穴,“数额太大,我没办法决定,要么先订六百斤,其他的等我们首领和祭司回来,再和你们大巫详谈?”

    “我们大巫说不能还价。”

    狰在心里骂娘,“我现在还不能决定,等和大家商量后再给你回复。”

    商量的时间很短、很迫切,三城来使要求明天就要开始挑战,如果不应战,他们就当九原认输,会直接进入九原来接受这座城。

    九原人要愁死了!

    大家面对强大的逼上门的敌人,谁都想不出好办法。

    乌宸也发现自己那点小聪明,遇到强大的敌人几乎就没有用武之地,可他并没有气馁,还在努力想主意,想要怎么把时间拖延下去,一直拖到他师父回来。

    “我上次不是看见九风大人回来了吗?首领和祭司大人还没回来?他们要多久才能回来?”焦躁的战士头领们拍桌。

    “猛呢?默大什么时候回来,他好歹回来传个消息也好啊!”

    “我就说当初不应该让首领和祭司大人一起出去,好歹留个下来,也不至于……”

    “够了!”狰怒拍桌,“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首领和祭司大人还不知什么时候能赶回来,明天那彭斯就要挑战我们,我们敢于应战,可是输不起!那两位不在,我们更要守好城,如果他们回来,却发现城丢了,我们还有什么脸见祭司大人?人鱼的雇佣条件,你们看能不能答应?”

    狰问这句话时看的是大山,大山和蚊生负责最秘密的红盐提炼,部落能拿出多少红盐问他们最清楚。

    大山缓缓摇头,“七千斤,如果祭司大人在,他怎么也不会同意。”

    “可问题是我们现在没有压制三城来使的高阶战士!”

    “大家一起上,跟他们拼了!”

    “对!跟他们拼了!”

    一片愤怒的吼叫声中突然插/进一道女声:“跟那三个使者,说实话,说首领和祭司大人,没有回来。挑战,必须他们同意。使者敢进城,就是想打架,等首领和祭司大人回来,血的报复!”

    沙狼九原话说得还不是很顺溜,但她的意思大家都明白了。

    狰考虑再三,“人鱼那边的高阶战士还是要雇一个来,否则他们真的不管不顾想要攻占九原,我们死伤会很大。”

    大山皱眉,“可我们拿不出七千斤红盐。”

    “先答应再说。可以先跟人鱼说好,不出手就是另外一个价。”

    “只能这样了,希望能吓住那三个使者!”

    叶赫三人完全没有被吓住,彭斯直接提出要挑战三场,以三局两胜定胜负。

    九原输,敞开九原城门,迎接使者入内,从此九原归天堑城所有。

    九原赢,三人将在外护城河外继续等待九原首领和祭司归来。

    “另外,挑战前,我还有一句话想问九原诸位,为什么派出人鱼战士?难道九原属于人鱼族?还是人鱼族属于九原部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