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79章 章回279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听到示警的号角声,狰等人第一个反应就是:难道天堑城的战队来了?

    可是很快,号角声改变,从示警变成了欢迎族人归来的三长三短,那号角声听着像是比刚才更用力、更大声,简单庄严悠长的号角声硬是被吹出了三分喜气。

    探哨看到了特意变大在骨鸟周围飞来飞去展示身姿的九风大爷!最后九风大爷直接停在了鸟头上,发出了极为明亮的唳叫声:“桀——!”

    叶赫忽有所感,转头看向西方。

    而其他人虽然听见号角声,但壕已经站出来,看那三名使者也不像是要把挑战中途停止的模样,只能把注意力放回到挑战场中。

    现在所有人都在祈祷,希望那代表族人归来的号角声指的就是首领和祭司大人,他们只要再拖一会儿,只要再一会儿!

    壕的站出既让人意外也不让人意外。

    原际众人听到壕自称“九原一名普通战士头领”,他们没有感到奇怪,反而都在心里有种:啊,终于!

    九原众人互看,最后一起看向狰。

    狰收回看向远方的目光,对壕用力一点头,默认了壕的说法。

    比起人鱼,他宁愿让壕出手,而且他理解壕的想法,壕想要率领剩下的原际人加入九原,可是作为一名酋长,他不希望做出恳求的姿态,也不想让原际人在加入九原后低人一等,哪怕只是心理上。

    但今天他作为一名九原战士为九原出头接受三城使者挑战,不管是胜是败——而大家都知道壕已经抱了必死的决心,那么在他死后,剩下的原际人就可以带着他死后的哀荣,昂首挺胸加入九原。

    在场所有九原和原际人,一起右手握拳击打左胸,对壕郑重行礼。而直到此时,有些不怎么关注原际人的九原人才发现,壕竟然不知在何时从四级战士升为了五级。

    这也是狰同意壕出战的另一个理由,无他,壕的战士等级在目前所有九原人中是最高的。

    战士们长矛捣地,齐齐发出帮助振威的低沉吼声:“喝!”

    “五级战士?还觉醒了神血?”彭斯打量他一二,摇摇头,“年纪太大,否则你还能有去天堑城的机会。”

    彭斯三人不知九原号角声底细,看他们先是紧张后脸上带有喜悦,也想到大概是九原什么人回来了,也许就是他们的首领和祭司,不过他们一点都不打算等待对方,甚至还想着在九原首领和祭司回来的当儿,正好让他们看看九原战士在三城使者手下是如何不堪一击。

    彭斯、沃特,包括叶赫在内,此时都没有把九原首领和祭司看在眼里,只看这个部落竟然只有一个五级战士就知道这个部落有多弱小,虽然他们的城造得很大很宏伟,但这也只能证明他们是一群好用的建筑奴隶罢了。

    壕大步走进三城使者和九原众头领之间的空地,伸手对彭斯鼻子一指:“你,来!”

    彭斯脾气比沃特好,可看到一个小小五级战士就敢挑战他,也不由好笑,“我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不用!”壕表情不动,别人都以为他在送死,他也确实抱了必死之心,但是他并不认为自己毫无胜算。

    他观察过,那个一直没有说话的中年人不知有什么能力,那个脸上有刀疤的沃特可以控火,而这个叫彭斯的男人的能力似乎和猛有点像,速度相当快。

    对付可以控火的沃特他没有把握,但对付这个速度快的彭斯,他的特殊视力也许可以帮助他一二。

    彭斯拔/出骨刀,打算给这些野蛮人一个威慑看看,他要一击必杀!

    彭斯从原地跃出,别人只看到彭斯身影一晃,就从原地消失。

    所有人都以为壕必定无法躲过这一刀,可是当彭斯的身影再次出现,人们发现,壕竟然还好好地站在场中,虽然他的左臂出现一条伤口,但他还活着!

    彭斯惊讶万分,脱口道:“不可能!”

    壕能力运用到最高,身体肌肉蕴力,睁大眼睛全神贯注盯着彭斯下一个动作。

    彭斯正要再给壕一刀,叶赫突然站起,“彭斯,等一会儿!”

    与此同时,不知是谁第一个发现了从西边天空快速移动过来的庞然大物,当即大喊道:“看!那是什么?!”

    “桀——!”

    “九风!是九风大人回来了!”听到熟悉的唳叫声,九原人都要高兴疯了!

    “那个白色的大鸟……那是什么?”人们极力想要看清那白色的庞然大物。

    叶赫倏地转身,彭斯住手,和沃特一起转身看向西方天空。

    壕缓缓吐出一口气,也仰头望向天空。

    那巨大身影越来越接近九原。

    “那是……骨鸟?”彭斯声音诧异到变音。

    沃特也收敛了脸上的狂傲,神色慎重,“能在天上飞的骨鸟,那不是骨宝?大人,那是不是骨宝?”

    叶赫紧紧盯着骨鸟,一向平静的脸色出现了一抹狂热。竟然是骨宝!他在中城之费罗城都没有见过这样能在天上飞而且还如此巨大的骨宝!如果他能够得到这件骨宝……

    突然!叶赫三人脸色大变!

    威势!重压!天空中有高阶战士!而且是远远超过他们的至少八级以上的战士!

    那名被派来的人鱼战士也惊讶地抬起头,他感觉到了比他厉害得多的威力,而且他天生讨厌鸟类,看到那么大的骨鸟,让他打从心底不舒服。

    一直在旁边隐身偷看热闹的某只大鱼仰头对天空怪异一笑,那小家伙倒真是能折腾,竟然给他弄到了一件九级骨宝!可惜啊,那七千斤炼制过的红盐要飞了。

    “大人!九风大人!”九原人狂喊九风。

    “九风大人,您可回来啦!有人欺负我们啊!”叶星拉着嗓子哭喊,他还是小孩子才不管什么面子,他就是要告状!

    “桀——!”九风嚣张地从骨鸟头顶附身冲下,对着站在外护城河边的叶赫三人就是三道风刃。

    这是哪来的两脚怪,竟然欺负他养的两脚怪们,不想活了是吧?鸟爷灭了你!

    “保护大人!”沃特一声吼叫,和彭斯一前一后护住叶赫。

    沃特从口中喷出火焰,抵挡风刃。

    彭斯拔刀快速迎接。

    九风也不傻,他能感觉出这三只不好欺负,但论武力,大概是被护在中间的那只两脚怪最弱,所以他也不降低高度,就在三只使者头顶盘旋,风刃全部对准中间的叶赫。

    沃特喷火,他坏心眼地一扇翅膀,把火焰全部倒扇回去。

    沃特一看自己喷出的火焰竟然倒卷回来,吓得连忙收回火焰,免得误伤身后叶赫。

    沃特不再喷火,他开始使用火球攻击九风。

    天空中,严默眼望下方。

    因为原战曾跟他分享的鳐鹏眼珠,他的视力比一般人都好很多,答答和丁飞看下面只能看到一群丁点大的小人,他却能清楚分辨出那些人都长什么模样。

    那三只就是三城使者了吧?

    耐心真不错,竟然能忍到今天才对九原出手。他还以为这些使者会先把九原攻打下来,占住地盘后再来和归来的九原首领和祭司打一场。

    他特意先去接人就是为了给自己多增加一点声势,好让三成使者摸不清他们的底细。

    如果他得到骨鸟的那天先回去九原,也许他可以凭借九级巨火鸟的威力震慑住三城使者,可是大战一场的后果却要九原来承担,他可不想把自家门前烧得寸草不生,更不想和三城使者在城中大战。

    要打架,当然要到别人家去打,如果不是逼不得已,严默坚决不要在自家领土开战。

    不想出手,威慑就很重要,而一个人加一只骨鸟,总不如带回五百战士的效果更好。

    要想吓住别人,当然是威势越大越好。

    带着一点心疼,严默用精神力操控巨火鸟,让它放出了九级骨器的气势——在回来前他就换了一块九级元晶,就为了这一刻。

    不想,九风脾气糟糕,一看有外人侵入他的地盘,他顿时就火大了。

    严默觉得九风就是想摆威风。

    可是那三名使者却不比九风弱,尤其那能使火球的,竟然打得九风不敢往低处飞。

    眼看九风火大,翅膀扇动,想要刮起狂风。

    严默也顾不上心疼九级元晶了,当即控制巨火鸟张嘴就喷出了一个更大的火球!与其让九风燃起燎原大火,还不如让他有目的的烧。

    这个火球可比沃特扔出的火球要大得多,温度也高得不是同一个档次。

    九风看到一只巨大火球从他身边擦过,吓得翅膀一拍,本能地就躲开老远。他还奇怪,这火球怎么会拐弯到他后面来了,飞到天上才发现巨火鸟的嘴巴张开了。

    “桀!杀死那些两脚怪!”九风怕火,可是看到己方也能吐火,而且火球还比敌人的大,他又傲了,飞到巨火鸟的头骨顶上,桀桀怪叫,假装这火球是他喷出来一样。

    下方,狰等人看见三城使者攻打九风,这还得了,当即发出一声吼:“杀死敌人!”

    “杀!”九原的战士头领全部冲了上去,他们早就憋坏了!

    彭斯三人根本不惧这些中低级战士,可是偏头顶还有一只不弱于他们的人面巨鸟,正当彭斯想要转身先杀掉这些碍事的九原战士时,沃特突然发出一声带着恐惧的怪吼:“快闪开!”

    彭斯转头,就见天空中一个巨大的火球正飞速向他们袭来。

    狰和壕同时大吼,所有九原战士刹住冲杀的脚步,转身,拔腿就跑!

    围观的人鱼、矮人、非战士也全都惊叫着向四方逃散。

    彭斯抱住叶赫,用最快速度向北边飞跃。

    沃特还想抵抗一二,他也是控火者,可是……

    “砰!”

    火球落地,巨大的爆炸声震耳欲聋。

    弹起的火星四处飞射,护城河里的人鱼战士们立刻扬起水幕,浇灭这些很可能会带来大难的火花。

    隐身的虞巫暗骂一声,只能由他出手浇灭了那个被火球直接击中的地面。

    如今那地面已经不再是地面,而是变成了一个可怕的环形大坑。

    虞巫降下的大水让那个大坑在转眼间变成了一个小湖泊。

    “沃特!”安全了的彭斯放下叶赫,回头大喊。

    小湖泊上浮起一条面朝下的身体。

    “你去看沃特。”叶赫脸色铁青,示意彭斯去把沃特捞出来。

    “大人你?”

    “我没事,你快去!”叶赫握紧颤抖的双手,不想让下属看到他的恐惧。

    他真的真的完全没有想到,九原竟然会有如此厉害的高阶战士存在。

    如果他一开始知道,他对九原的策略也不会如此粗糙。

    朵菲!是不是那小女孩隐瞒了他、欺骗了他?

    他以为公主殿下没什么头脑,可现在他却因为疏忽大意差点死在外面!

    他就不应该相信朵菲,在他第一眼看到这座九原城时,他就应该相信自己的直觉,能建造出这样一座城的九原人又怎么可能只是一群低级野蛮人?何况他们还有那么多低级神血战士!

    叶赫也顾不上懊悔,现在赶紧扭转态度还来得及,至少他们没有杀死一名九原人,而他们的身后还有天堑城。

    同时叶赫心中还有个猜测,而这个猜测要等看到九原首领和祭司才能知道是否正确。

    如果他的猜测是对的,他发誓他一定会让九原付出今天让他震惊和出丑的代价!

    天空上,鸟头里的严默愣了足足有三秒。

    他也没想到让巨火鸟喷个火,威力竟如此之大,简直跟陨石落地差不多了。

    这就是九级生物的威力吗?

    这还不是全力……

    “大、大人,”丁飞都被吓得结巴了,“那那那个火球……”

    他亲眼看到骨鸟张嘴,一个大火球就从它嘴里喷了出来。敢情这只骨鸟不只能带人一起飞,它还能攻击?母神在上!祭司大人您实在太厉害啦!

    丁飞崇拜死严默了。

    答答张嘴,“嚯嚯”用力,却只喷出一些口水,这让他很不满,他去抓严默的手,想让他也能让自己喷火。

    严默手一抬,“我们下去,你们准备好。”

    “是!”丁飞一把拉住答答,他只要一想到等下他跟在祭司大人后面从骨鸟上下来、大家都仰望着他的场景,他就亢奋得小心脏直蹦跶。

    鸟腹内也是一阵混乱,趴在排泄洞口朝下看的众战士虽然没有看到巨火鸟喷火,但他们都看到了那颗火球从天而降把地面砸出一个小湖泊的全部过程。

    这对他们来说简直不可思议到家!

    先不说那颗火球威力有多么大,只火球砸到地面竟砸出一个小湖泊,这就跟神迹一样了好吗!

    他们竟然亲眼看到神迹的展现过程,这让这群原始人怎么能不激动?

    等丁飞下来,用一脸亢奋与骄傲得一塌糊涂的激昂语调说:“大家准备好,大人说了,我们就要落下。还有,你们看到那个火球了吧?不用害怕,那是大人的神力,为的是对付我们的敌人!”

    嗷嗷嗷!竟然是祭司大人的神力!战士们嚎叫一片。

    白梨和白诚滑到白岩面前,用木木的表情、激动的语调抢着述说那颗火球的威力,他们也好奇火球为什么能砸出一个小湖泊来。

    “头,我们看到人鱼了!”

    “什么?真的?”白岩惊。

    “真的,人鱼就在这里,就在九原城!”

    白岩哑然,好个严默,竟然把摩尔干和鼎钺部落的人耍得团团转,大家都给他骗了,说他知道人鱼下落,他当然知道,人鱼就在他家里嘛!

    不过同时白岩也放下最后一丝担心,至少严默没有说谎,有人鱼、有矮人比邻的九原想来也不会排斥蛇人。

    深谷喝令战士列队准备,大步上前,想要与丁飞问个究竟。

    丁飞又想表现出这没什么,又忍不住想要告诉别人他亲眼看到的一切,深谷一问,他就忍不住秃噜秃噜全说了!

    下面,九原外护城河边。

    危险过去,人们又渐渐集中过来。

    不过他们不像巨火鸟腹中的战士惊讶下面的小湖泊,他们全都仰头看着天上的巨大骨鸟。

    叶星和萨宇蹦到乌宸面前,戳他:“你说是不是师父回来了?”

    乌宸摇头,他也不知道。

    叶星又戳乌宸去问狰,他怕狰,不敢自己去问。

    乌宸带着两小向狰等战士头领走去。

    结果狰看到他第一眼,张嘴就问:“天上是默大吗?”

    乌宸压力山大,他抬头看着天空,努力分析:“九风大人跟着那只骨鸟,那只骨鸟还喷火攻击三城使者,我想就算师父还没回来,那骨鸟肯定也是他派来帮助我们的。”

    “不用猜了。那骨鸟要降下来了,是不是默大,等会儿就知道。”壕接口。

    草町带人上前给壕包扎伤口,壕看到走到他面前的女人,哑巴了。

    甘雨没看他的表情,伸手抓住他受伤的左臂,缝针、上药,至始至终没说一句话。

    壕一直紧绷的面皮慢慢松懈,另一只完好的手抬起,摸了摸甘雨的脸。

    泪珠从甘雨眼中滴落。

    那头,彭斯跑到湖边,捞出沃特。

    沃特浑身焦黑,大约也就只剩下一口气。

    彭斯立刻抱起沃特,冲向叶赫。

    叶赫看沃特情况危急,让彭斯在一边守护,他立刻吸收周围生命力给沃特治疗。他后悔了,他应该带一支战队出来,而不是就只带两名高手。

    巨大的骨鸟越降越低。

    人鱼、矮人、人类终于看清骨鸟全貌。

    “天!祖神在上,那是鸟的骨头?骨头也能飞?”不止一个人发出这样的惊叹。

    直面一只庞然巨鸟骨骸的冲击太大,这一刻所有人竟然都保持了一片异样的沉默。

    等巨鸟骨骸完全降落到地面上时,叶赫收手,沃特睁开眼睛,从地上一跃而起。

    “大人!属下……”

    叶赫抬手,示意他暂时什么都不要说,“那骨鸟落下来了,我们要小心。”

    “大人!”彭斯忽然发出大叫,“那骨鸟、那骨鸟……有人走出来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