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80章 章回28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骨鸟虽然庞大,但从外面看只能看到它的根根骨骼,根本看不到里面的人,如果不了解其功用的人也根本想不到里面还会有人。

    而且就因为骨鸟从外面看一目了然,什么都藏不住,这从里面突然走出人来也就更加让人不可思议。

    在场众生物就看到那只骨鸟尾部突然走出一列列气宇轩昂、杀气腾腾的中低阶战士!

    先是三级战士,接着就是四级战士,最后是一名五级战士。

    五级战士是深谷,他原本只有四级,可就在一个半月前,严默当着众人面赐给他新的训练方法,还用针术为他疏通经脉,而深谷本身就已在四级徘徊有一段时间,有了正确的训练方法,身体又被调适到最佳,很快就突破四级变成五级战士!

    这也是他为什么会如此崇拜和尊敬严默的原因。

    如此直观的好处让其他战士又是羡慕又是急切,严默用他的行动明明白白告诉众人,九原喜欢听话、忠心和有用的人。

    而如此直观的奖励也非常有效,除了极少数脑子不知在想什么的,绝大多数人对原战和严默颁布的命令都是严格遵守、不懂也会问个清楚,平时更是积极表现,就想能早点通过考验成为被两人认可的人。

    五百名战士,齐刷刷地从骨鸟腹部走出,那气势还是很够瞧的。

    狰反应迅速,他看到战士出现,立刻做了几个动作。

    原本好奇的九原战士们迅速摆出攻击架势,和九原联动的矮人战士头领也命矮人战士们不可松懈,人鱼战士们亦盯紧了这五百人。

    直到大河带着三名蛇人从鸟腹走出。

    叶赫三人看到五百战士也只是略微一皱眉,虽然里面四级战士不少,但对他们还不能形成威胁,他们顾忌的是那个还没有从骨鸟中走出高阶战士。

    叶赫更是在等待他们最后一个人走出来,如果事实如他所想,给他们带来高阶威压、攻击他们的高阶战士就是这只骨鸟而不是人,那么……他哪怕冒着与人鱼族对敌的危险,也要把那高阶骨宝弄到手!

    八级,也许九级的骨宝?母神在上,有了这只骨鸟,天堑城也许可以从下城一跃成为中城。不,他要用这只骨鸟跟上城换取七级血脉能力修炼法。

    虽然他通过修习六级修炼法好不容易达到了七级,但如果没有七级的正确修炼法,他一辈子都只能停留在七级初。

    有了七级修炼法,他也可以凭此招揽更多六级和七级的战士为自己效力,成为自己的武侍,将来升往中城费罗城神殿,他也不至于被压在最下层。

    可是他竟然看到了蛇人!

    而且那三名蛇人中至少有一名和他们实力相当!

    难道这骨宝属于蛇人族?

    难道这九原城是蛇人族白曦城的附属部落?

    叶赫的眉头皱成了疙瘩。

    白曦城在三城中属于比较特殊的一支,他们自成一系,不分上中下三城,但他们的族人却遍及天下,遇到战时,一声号令,便能从四面八方赶来。蛇人不好战,但战斗力非常强,而且他们的空间能力让他们无惧后勤之忧,就是冬天他们也敢开战,其他三城轻易不愿得罪他们。

    朵菲那小丫头到底瞒了他多少事?她是真不知情还是假不知?叶赫胸中浮起怒气,又强行按下。

    沃特和彭斯也变得表情沉重,他们都认得蛇人。如果这个部落和蛇人族有关,他们之前的行为很可能变成对蛇人族的挑战。蛇人族就算杀了他们三个,天堑城乃至其所属上级城市也绝不会为他们与蛇人开战。

    与叶赫三人的沉重表情不同,狰等人一看到大河,脸上紧张的表情顿时一松,不少九原人脸上甚至露出了笑容。

    大河身为祭司大人的护卫头领,他绝对不可能离开祭司一个人回来。

    大河回来,那祭司大人……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那只骨鸟,连对三名蛇人的好奇都降到最低,至于那五百战士的来历也不急着了解,反正祭司大人带回来的,肯定是自己人。

    严默通过精神力感觉了一下九级元晶的消耗,还好,没他想象得那么严重,剩余量足够他再全力放上十几二十炮,该说不愧是一“块”九级元晶吗?感谢老山魈的慷慨!

    “走吧,我们下去。”严默可以从鸟头直接出去,但他没有。

    他愣是带着答答和丁飞这两只哼哈二将,从鸟尾走出。

    五百战士唰地分开。

    严默对三名蛇人微笑,伸手示意,“九原已到,请跟我来。”

    “这就是九原?母神在上,她看起来可真不像一个野蛮人部落。”白梨心直口快,表情木木地吐出他的第一感想。

    跟他差不多大的白诚点头,他一眼就喜欢上这个部落。

    这里地势开阔,天高山远,青湖如海,草木丰美,城池宏伟,生活在这里的智慧生物们看起来也都快乐富足,至少没有人饿得面黄肌瘦,也没有看到一些大部落常见的鞭打奴隶的场景。

    “这里就好像一座上城。”甚至比那里的氛围更好。白诚看到那些美丽健壮的人鱼,春心荡漾,他打算不回部族了,决定就在这里安家,哪怕这里冬天冷一点长一点也没关系。

    白岩也感叹道:“你的部落很好,九原很好!”我们没有白来。

    狰带着战士头领和众负责人迎上前来,每个人脸上都浮起笑容,祭司大人回来,所有问题都不会再是问题!

    乌宸三个小的看到严默激动得不得了,叶星直接带着泪音哭喊着冲上前来:“师父,你终于回来了!”

    叶星还没扑到严默跟前,答答一个飞步抓住叶星脖子,把他扔了出去。

    众人,“……”这多毛壮男是谁?

    叶星被莫名其妙摔了个跟头,大怒,爬起来就要冲过来和答答打,被萨宇拖住,“你干什么呢?正事要紧!”

    严默乐,他看出答答并没有伤害之意,也没管他。

    “大人,您回来了。”狰平静的神色下掩藏着放松和激动。

    “回来了,这段时间我和战都不在,辛苦你们。”严默拍拍狰的肩膀。

    狰想说不辛苦,但他真的很辛苦,自从三城使者来了后,他就没睡过一天好觉。

    “大人,那边的……”

    狰想要汇报三城使者一事却被严默打断,“来,我给你们引见一下。这三位来自蛇人族,以后很可能将会在我九原安家,蛇人族友好善良能力卓绝,这是他们的战士头领白岩,那两位是白梨和白诚。”

    白岩三人连忙与狰行礼,他们看出狰在九原的地位不低,并没有因为对方只是四级战士就轻看他。

    严默又把狰为首的战士团头领介绍给白岩三人,最后招呼自己三个弟子过来,“这是我的弟子,乌宸,叶星,萨宇,以后如果你们在部落中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他们三个。”

    乌宸三人端正上前,叶星也没喊着报仇,萨宇对三名蛇人憨憨一笑。

    客人介绍完了,剩下的便是那五百战士和严默身边的陌生多毛男。

    五百战士努力只看前方,不肯弱了威势,就算他们心里各种激动难言。

    他们来前对九原有各种想象,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九原竟是这个样子!

    他们是来到神的领地了吧?肯定是吧?

    嗷!看看不远处高大结实的城墙!看看这里宽阔的大河!除了人类,还有人鱼!还有矮人!他们竟然都混在一起!而且他们在这里真的没有看到一个像是奴隶的人。

    这样的九原,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的部落模样,那些有别样心思又不怎么听话老实的人,他们看到这样的九原一定会后悔!可惜他们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狰和捕蛾等战士头领也是内心震颤,蛇人就不说了,这五百战士竟然有不少都是四级战士,他们这些战士头领也不过才四级。

    这么多强大的战士来到九原,他们战士头领的位置还能保住吗?

    不行!以后一定得更加努力训练,绝对不能让这些后来的人超过自己!

    严默就像没有看出双方战士头领们之间的暗潮汹涌一般,他看到凑上前来瞬时泪眼朦胧的叶星,好气又好笑地弹了下小孩脑袋,一指答答,“这是答答,我新收的护卫。他很厉害,你们想和他切磋可以,但不准捉弄和欺负他,否则被揍哭了,我可不管。”

    叶星对答答扮了个鬼脸,答答对他龇牙。

    其他人笑看答答,都在心中暗自估量答答的战斗力。能被祭司大人收作护卫,忠心肯定毋庸置疑,就是不知道这个多毛男有什么能力。

    最后,严默转身,指向身后五百战士和深谷,“这五百名战士算是九原预备战士。深谷,第五战士团头领。”

    一句话,肯定也奠定了深谷在九原的地位。

    狰等人听到这唯一一名五级战士不是预备军,而是已经被肯定的九原一员,而且一来就是一个战士团的头领,立刻明白要用什么态度与这人相处。

    不是没有人妒忌和吃味,但他们见深谷年纪不大就是五级战士,虽然没有觉醒神血,也勉强能让他们压下这份不服。

    深谷对狰、捕蛾等战士头领郑重行礼。

    “好了,以后有时间足够给你们慢慢认识了解,先把人都带回城,五百战士留在外城,让后勤的人给他们准备食物和住处,狰你负责。”

    “是!”

    “深谷,你暂时先跟着狰,了解战士团头领要做什么。那五百人暂时由你带领,具体人员安排等首领回来和大家商讨后决定。”

    “是。”

    “乌宸,你去给岩大三人安排住处。”

    乌宸接令,没问要安排在哪里。内城开春默大没走之前,就在议事大厅后方建造了专门给客人居住的院落,现在已经建好,正好给三名蛇人居住。

    严默边走边下令,转眼已经走到河边。

    壕对他点头,右拳放到左胸。

    严默在天上已经看到壕的所作所为,虽然没有听到他说了些什么,但看他在危难关头能替九原出头,就足够让他对壕付出敬意。

    乌宸走上前,悄悄把壕说的话跟严默复述了一遍。

    严默目光闪动,壕终于决定要加入九原了吗?很好!

    “壕大,等会儿你愿意来内城一趟吗?”

    壕身体一震,当即回答:“当然!”

    严默没有向他说谢谢,而是抓住了他的手,摇了摇。

    人鱼和矮人上前,严默也对他们亲切问好,还笑眯眯地说这次出门弄到不少好货,等后面安顿下来就拿出来和大家一起分享,惹得人鱼和矮人都心动不已。

    狰等头领在后面看着祭司大人的作为,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头。

    对了!三城使者还在旁边呢,大人怎么跟没看到一样?

    叶赫、沃特和彭斯三人要气疯了!

    叶赫和彭斯还好,只是脸色难看。

    沃特当时就想给那少年一点颜色看看,给叶赫喝止。

    “大人,那毛头小子竟然敢无视我们,他、他……谁给他这样的胆子!”

    “那大概就是朵菲殿下说的九原的少年祭司了。看样子,他的地位似乎还在那三名蛇人之上?”彭斯感到不解,看向叶赫。

    叶赫也不明白,不过他并没有多想那少年身份,而是在想:那骨鸟还在那里,后面也没再见出来人,那么他是否可以判断那感觉像是八级以上的威压就是来自那只骨鸟?如果真是这样……

    “他不来见我们,那我们就过去见他。”叶赫收敛所有表情,抬步就向众人簇拥之处走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