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81章 章回28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虽然有故意刷对方面子的意思,但是他也真的不想和那三人对上,就怕他们看出什么破绽。

    没有人知道,他现在已经汗湿腋下,头疼如裂。

    以刚升级的六级精神力操纵九级骨器,又怎么可能不付出代价?

    只是他一直在忍着而已,但头疼已经越来越剧烈,从开始的隐隐作疼到现在的无法忽视。

    乌宸拉拉严默的袖子,示意他往旁边看。

    狰挡住叶赫三人,沃特要对狰出手,被叶赫阻止。

    “你是九原祭司?”彭斯扬声道:“我们是来自三城之天堑城的使者,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入你们部落?”

    严默像到此时才注意到三人,转身,趁人不注意挥手擦去额头溢出的汗珠,上下左右极为放肆地打量三人一番,把三人看得怒气横生,才对乌宸笑问道:“这三人是我们九原的客人?”

    乌宸一挺胸膛,当即大声回道:“不是!”

    “那是人鱼族的客人?”严默看向河里的人鱼战士。

    拉蒙凑热闹,尾巴一甩笑道:“也不是!”

    严默看向矮人,朗朗族长不等严默询问,就瓮声瓮气地吼:“也不是我们矮人的客人,就不认识他们!三只大傻子!”

    矮人们发出哄笑。

    还好朗朗说的不是通用语,否则叶赫三人非得气得再次开战不可。

    但是听到矮人的哄笑和九原人望向他们又是嘲笑又是仇恨的目光,他们心里也只有一个想法:要把这里的人类和矮人全部杀了!

    严默最后转向彭斯三人,笑道:“你们不是九原的客人,也不是我们盟友的客人,我们为什么要让你们进入九原?还是你们的家随便什么人都能进入?”

    彭斯怒,“无礼小儿,我们是……”

    “哦!对了,你说你们是谁?来自哪里?”

    沃特受不了,握着拳头对叶赫低喊:“大人!”

    叶赫目光从三名蛇人、立在骨鸟头顶的人面巨鸟和那骨鸟身上掠过,冷下脸,对彭斯示意。

    彭斯忍怒,提高声音:“你耳朵不好使,那么听好了,我再说一遍,我们是来自三城之天堑城……”

    严默再一次打断他,恍然,“原来是天堑城的使者,你们是来感激我首领当初在寒冬救下你们公主的恩情的吗?早说嘛,乌宸,你和冰一起去收下天堑城使者送来的礼物,对了,还有当初朵菲殿下答应的奴隶也一并收进来。”

    乌宸出列,“是。”

    冰从一旁走出,他一直在负责警戒城中安危。

    彭斯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他可没听公主殿下说她曾被九原首领救下的事,当即看向叶赫。

    叶赫也不知道这件事,但他转念一想便大致明白其中过程,公主来到此地不可能一来就建立部落,她既然认识九原人,想必当初刚来到此地时曾被九原人救下,之后大概发现九原的祭司不好惹,就离开九原凭借菲力那几只鸟人的能力,加上她的治疗术,自己创建了部落。

    想清这个过程,叶赫在沃特耳边低语两句。

    沃特变色,“大人,我们……”

    叶赫手掌放到他的手臂上。

    沃特不再多言,对严默狠狠瞪了一眼,不怎么甘愿地从腰间解下一个皮囊扔给乌宸,恶声恶气道:“给!这是一百枚元晶币!我们赏……”

    “乌宸,还不谢过这位客人的见面礼。”严默让乌宸收下这一袋元晶币,看了看里面的元晶等级,又对叶赫三人笑,“不好意思,让你们破费了,送礼就送礼,还另外给我的弟子见面礼,虽然只是一百枚一级元晶币,但也不能这么娇惯小孩子,呵呵呵。”

    沃特脸色从铁青变成怒红,火光在他手掌上浮起。

    严默眼眸低垂,那静止的骨鸟突然昂头,头部对准了叶赫三人,九风也配合地发出威胁的唳叫,“桀——!”

    “沃特!”叶赫低声喝止沃特。

    沃特忍了又忍,才没把火球投出去把对面那个貌似憨厚其实奸猾无比的少年烧成黑炭!

    乌宸收起皮囊,低头暗笑。

    叶星眼珠一转,拉过萨宇,对严默眨眼睛,“师父,那我和萨宇也有吗?”

    严默忍着剧烈头痛,绷脸,微怒斥:“胡闹,不过一百枚一级元晶币就眼红?上次摩尔干部落使者过来甩手就给你十枚二级元晶币,你也没说分给乌宸。去,你们俩都跟乌宸一起,去把朵菲殿下送来的奴隶带进来。”

    “是!”两小吐吐舌头,一拉乌宸,跟着冰就去接收奴隶了。至于乌宸刚得到的元晶币,当然是大家一起分享啦。

    沃特气死!嫌少你还给我啊!这真是送礼还给人打脸,他都恨不得把那袋元晶币给夺回来!

    狰和捕蛾跨前一步,捕蛾很不客气地伸手。

    沃特瞪着那只手,什么意思?

    严默挥手,淡淡道:“捕蛾,算了,天堑城想必也不富裕,人家既然没有带他们公主的救命之恩的礼物来,我们也不能苛求,否则让朵菲殿下知道了,还不知会怎么伤心,我们和朵菲殿下的新部落是邻居,怎么也得给公主殿下一点面子不是?”

    沃特身体发颤,克制都克制不了,他已经忍得要吐血!

    叶赫到此时终于开口,“你口口声声说你们对朵菲殿下有救命之恩,但我们来前并不清楚这件事情,等我们回去核实你所说的属实,自然会携带礼物再来一趟。”

    “哦?不是来送礼?那你们来干什么?”严默像是忘了落下之前看到的一幕幕,也忘了壕还受着伤。

    而其他九原头领也都在此时保持沉默,没有一个提醒他。

    叶赫蹙眉,他发现这个年纪不大的小崽子似乎真的有点难以对付,说话滴水不漏还老钻他们的语言空子,一点都不像他这个年龄的少年。

    “三城使者脚步遍及天下,我们这次出来也是想看看各处部落发展得如何。”

    狰突然冷笑,“你们看的方式就是趁我们部落祭司和首领不在,挑战我们?还想妄图霸占我们九原?”

    “哦?”严默挑眉,“这种观摩他部落发展的方式相当有意思,有机会我也想和我部落首领一起去三城,尤其你们天堑城看看。”

    沃特很想说难道我们天堑城怕了你们这些野蛮人不成?但是瞅到那只可以喷出比他更厉害数倍火球的骨鸟,他把话吞了回去。

    让这样一只骨鸟飞到天堑城,不多,只要喷上几个火球,就能对整座天堑城形成可怕的打击,最后就算把来犯者杀死,他们的得失比也还是大大不值当。

    而这也是上城之间不会轻易开战的原因,九级战士的破坏力太大,一般都只当作威慑,不是真正要拼个你死我活的生死大仇,谁也不会轻易把九级战士派出来。

    如果他们来之前知道九原有八级以上战士,他们绝对不会开口说要挑战对方,交往方式也绝对会是另一个样子。

    可现在双方已经交恶,沃特三人也拉不下脸来求和,局面便有点僵持住了。

    叶赫轻声一叹,“少年,你的嘴很厉害,还从没有哪个蛮人部落能这样对待三城来的使者,你身后的是高阶骨宝吧?你来自上城哪座城的神殿?”

    是的,叶赫和摩尔干集市上的各部落一样,也开始以为严默来自三城。

    他有这样的认识不是他没有见识,相反,就是因为他曾去过中城和上城,见过那里的神殿侍者,再比较严默的言行和家底,自然而然就把他当作了某座城派出来扩展势力的神殿祭司之一,而且在他看来,能给一个年龄不大的小祭司高阶骨宝,那还必定是上城才有可能。

    有了这样的想法,叶赫也像忘了刚才严默对他的无礼,更像是忘了他们之前要侵占九原的言行,对严默微微一笑,就好像仁慈的长者在看喜欢的后辈。

    沃特和彭斯听叶赫这么说,当场都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原来是上城神殿派出的神殿祭司,怪不得!

    沃特和彭斯也不得不这样想,毕竟一个来自上城的祭司挤兑他们,和一个蛮荒之地的野蛮小崽子不给他们面子,那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

    严默淡淡一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三城使者的身份并不代表你们可以肆意妄行,蛮荒之地已经属于九原,以后你们再来,最好想清楚你们是来做客,还是想来开战。”

    好大的口气!叶赫三人没有把整个蛮荒之地走遍,但他们也知道蛮荒之地到底有多大,这少年竟然说蛮荒之地以后都属于九原,他凭什么?

    可也许就因为严默的口气太大,叶赫三人反而不敢轻视也不敢嘲笑他。最主要的是那骨鸟的骷髅眼还盯着他们呢!

    叶赫掂量着道:“蛮荒之地有无数大小部族,九原想要一一征服他们恐怕也不容易吧?”

    “那是九原的事。”

    叶赫想问他为什么非要占下蛮荒之地这块地盘,是不是他的上城神殿有什么命令。

    严默突然盯向叶赫,“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你们为什么来到蛮荒之地,我就是为什么。你们既然能猜出我的来历,那也应该能猜出我为什么要在这里建城并打算征服整个蛮荒之地。”

    叶赫在心中低喊一声:果然!

    严默又道:“我知道你们的目的,也明白三城已经派出不少人手,蛮荒之地这么大,我们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把所有部族全部搜遍,大家各展神通,你们要是能先找到,那也是你们的本事,不过东西要藏好,别被我知道,否则我还是会抢上一抢。另外,如果让我知道,你们没有找那东西却暗地里背着我对我刚建好的城下手,那就不要怨我带人打上你们的城市!”

    严默这番话说得九原人和其他听众大多稀里糊涂,但叶赫三人却完全明白他在说什么。

    果然,这人就是上城派出来的,而且那座上城比他更提前得知巫运之果在蛮荒之地出现的消息,已经先一步派人出来寻找,顺便建立势力。

    叶赫更想知道严默是从哪座上城里出来的,但事情涉及到巫运之果,对方只要脑子没问题,自然绝不会告诉他其来自哪里。

    “嗡嗡!”黑压压的食肉蜂群从九原内城飞出。

    这是出来巡逻的蜂卫发现它们的蜂王归来,通知大家出来迎接了。

    九原人、矮人、人鱼,无论谁看到这一大群食肉蜂都立刻纷纷躲避,虽然他们明知道这群食肉蜂不会在附近觅食,但他们还是本能地感到发怵。

    白岩和叶赫同时发出惊叫:“食肉蜂!”

    看来他家这群小的们的大名不止响彻整片蛮荒之地,在其他地方也相当有名嘛。严默得意。

    “不用怕,是我养的小家伙们。”严默笑着抬手,食肉蜂铺天盖地地飞来。

    三名蛇人和叶赫三人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瞪向严默,然后同时,“唰!”

    眨眼间,严默身周一丈方圆全空!就连九原的战士头领也不敢靠近他。

    彭斯更是早早抱起叶赫,拔腿就奔出老远。

    沃特控火,倒不怕这些食肉蜂,可他也不想轻易招惹这些特别会记恨、记忆力还特别好的变态蜂,看到就跟着退出。

    九风大爷看到一段时间不见,那些讨厌的小不点们竟然又变多了,气得桀桀大叫。

    严默也被这铺天盖地的数量吃了一惊,这看样子像是翻倍了?

    不过还好,食肉蜂们个头不大,胃口也不大,真要喂它们,这么多蜂,一只牛足够。而且它们饱食一顿可以管很多天,还可以产出大量蜂王浆,就养殖上来说还是很划算的。

    严默随身的红翅和飞刺飞进蜂群,带领所有蜂向严默绕圈,摆出花样阵向他“朝拜”。

    严默不想停得满身都是食肉蜂,吓得其他人不敢接近,便用精神力送出想法,让食肉蜂群停到了骨鸟背上。

    九风看到食肉蜂飞过来,很想吐风刃干掉它们,但他也知道这些小不点都是他的小两脚怪养的,对它们威胁地扇了一翅膀,就唰地变小,飞冲到严默头顶,重新占住地盘。

    食肉蜂、骨鸟、蛇人、能变大变小的人面鸟,这人到底还有多少底细,他们没有看到?

    叶赫在此时突然恨起朵菲来,公主殿下啊,你到底瞒了我多少事!你真的真的对这些都不知情吗?

    只这小祭司的等级,你说对方只有三级,说这些野蛮人脸上的战士刺青都不会掩藏,可事实却完全不是这样!

    那严默脸上分明就没有战士刺青,而且对方真的只有三级吗?打死他都不信!

    叶赫后悔了,他真的应该等九原的首领和祭司回来,看清他们的真实实力后,再考虑如何与他们相交,也不至于弄得现在不上不下。

    严默让食肉蜂离开,虽然头顶着一只变小的人面鸟,但至少没刚才那样恐怖到让人根本不敢接近。

    叶赫吐出一口气,让彭斯把他送回原地,就这么跑过来还是挺丢脸的,不过现在也顾及不到这些了。

    严默看叶赫三人过来,故意看了看天色,“三位,我刚回来,还有不少事要处理。如果你们还想要在九原附近逛逛,请自便,不过必须遵守九原的规矩,租住九原的房屋……就算在九原城外,只要在九原地盘内,一样要付房租,具体事宜,我自会派人与你们联络。”

    沃特忍不住了,“难道我们连进城的资格都没有吗?就算你是上城神殿派出的祭司也不能这么对待其他三城使者!”

    严默脸色一板,直接翻脸:“如果你们是客人,带着友好目的前来,我们自然会把你们当客人一样款待,可你们是吗?!我刚才对你已经手下留情,否则我就不信那位夺取我九原生命力来进行治疗的大人能把死人也救活!”

    听到叶赫竟然是用夺取别的生物之生命力来治疗他人,已经知道朵菲这个例子的九原人、人鱼和矮人都是脸露厌恶,看着他的目光也十分不善。三名蛇人也不太舒服,受伤的时候谁都想活,但同样谁也不想被人夺取生命力。

    叶赫听严默竟一口道破他治疗的奥秘,心沉了沉。严默看他的脸色带着杀意!如果对方狠下心,不顾天堑城,先把他杀死,那沃特和彭斯也必死无疑。

    如果这少年真的是来自某座上城神殿,身负寻找巫运之果的使命,天堑城就算知道他们被这少年杀死,九成也不会为他们报仇,费罗城就更不会。

    叶赫心念电转,决定暂退。他的主要目的是寻找巫运之果,并不是和某座上城的神殿祭司结仇。

    至于今天丢掉的面子,等将来他找到巫运之果,等他学到更高阶的修炼法,等他升到上城神殿,他会把这一切全部讨回。

    暂时低头,不是退让,只是策略。

    想到这里,叶赫对沃特沉声道:“沃特,不得无礼!”

    随即他又对严默微笑,“这位祭司大人,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本人叶赫,愧为天堑城神殿大祭司。”

    “严默,九原祭司。”

    “今日诸多误会,默大你又刚回来,想必还有很多事要忙,待我回去朵菲殿下的部落,问清当日九原首领救助公主殿下一事,再来向贵首领道谢。”

    严默见对方软了,他脸上的杀意立马退去,换上憨厚的笑容,“原来是叶赫大人,道谢不敢当,朵菲殿下部落就在附近,我们也一直都想去拜访,这样,也不用叶赫大人再跑一趟,等今夏草原燎起蓝烟,我和我们首领便会前往殿下新建部落,到时再相见。”

    这是威胁吧?赤/裸裸的威胁吧!可就算明知这是威协,在武力比不过对方、又忌惮对方身后势力的情况下,叶赫也只能咽下这个威胁,还要笑颜相回:“那么我们就在朵菲殿下的部落等待诸位来临了,告辞!”

    叶赫根本不打算留在朵菲部落等人,他想着离开九原就去蛮荒之地其他部落寻找巫运之果的下落,他必须要抢在九原之前找到巫运之果!

    九原人看到叶赫三人前倨后恭的态度,再目送他们窝着一肚子火还得带着笑容离去的憋屈样,心中震撼都非常之大。默大是不是来自上城神殿他们不知道,但他们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哪怕是传说中的三城使者又怎样,只要你足够强大,一样可以让他们卑躬屈膝!

    九原人火热的目光投在严默身上,此时,没有人发出欢呼,因为他们已经不觉得那三名使者是强敌,没见他们祭司大人回来,就放了一个火球,说了几句话就把人给吓跑了?

    严默腋下全是冷汗,精神力透支,头疼得他都想拿脑袋撞石头,可是他脸上仍旧带着笑容对大家挥挥手,在众人簇拥下向九原内城走去。

    严默想要收起骨鸟,可他的精神力已经不足以他再对骨鸟进行操控,只能把骨鸟留在那空地上,另外吩咐狰派人把骨鸟围起来不让人接近。

    “嗡嗡嗡!”食肉蜂们再次腾空飞起,跟在人群后,一起拥着它们的王回城。

    叶赫最后转头看了一眼,他见严默把那骨宝留在原地,不知是他想借此威慑,还是其他意思,一时弄不明白。到后来,他想,今晚就再用元晶之力占卜一次看看,希望这次占卜能把巫运之果所在范围再缩小一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