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82章 章回282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答答盯着严默看,发出不安的低吼声。

    丁飞和大河先不明白,可当他顺着答答的目光看向严默时,脸色立变,“大人?!”

    严默手无力地搭到答答肩膀上,让他承担自己大半重量。

    答答想要抱起他,严默对他摇头。

    狰也看出不对,目中露出担忧。

    “三城使者走了?”严默低声问走近的狰。

    狰回头,两指插入口中吹了声口哨,不一会儿,另一道口哨音传来。

    狰这才肯定地回答:“走了。”

    严默点头,转而抬手让九风落到他手心上,跟他说道:“九风,那三个人不怀好意,想要抢我们的地盘,还想杀死我们养的两脚怪,你能不能去盯着他们?如果他们没有前往朵菲尔德部落,而是中途留下或者有其他动作,你回来告诉我,我们好好教训他们。”

    “桀!”九风看那三人本就很不顺眼,他讨厌会放火的人!“坏蛋,看我赶走他们!”

    “小心,不要太靠近,不要给他们伤到你的机会,也注意不要把草原烧着。”

    九风精明的眼睛露出凶光,他知道要怎么办了,这是他的领地,要欺负三个两脚怪还不容易,桀桀!

    九风大爷怪笑着飞走。

    严默稍放心,转而对狰嘱咐:“等下我可能会昏迷,你们不用担心,我只是精神力透支,千万不要慌乱,让我躺下休息就行,所有事情你先继续担着。”

    “默大?”狰握住双拳,他妄为战士头领,太没用了!整个部落都靠祭司大人撑起来,遇到什么事都找默大,却忘了默大再厉害也只是一个年龄不大的少年,他的神血能力虽然达到五级,但纯武力的体质方面却只有三级而已。

    狰此时还不知道严默已经升到六级神血战士,不过他的纯武力方面确实仍旧在三级。

    “没事,不要让矮人和人鱼看出破绽。如果有人要过来跟我说话,你和大河帮我挡着,就说我累了,需要休息。”

    “是!那……”

    严默知道狰在问什么,笑了下,“不用担心白岩他们。”

    蛇人还希望他能继续为他们制作骨器,又知道原战的厉害,就算看他趴下也不会起什么异心。

    大河灵机一动,“丁飞,你去让护卫队把那把椅子抬过来。”

    严默对大河赞许一笑。

    丁飞飞奔而去。

    不一会儿护卫队扛着椅子飞奔而来,大河当着众人面特地把严默请上木椅。

    严默坐上木椅,做出闭目养神的模样。

    狰和大河大声告诉想要和祭司大人接近的九原人与大概想要表功的矮人族长,说祭司大人赶路累了,需要休息,有什么事过后再说。

    矮人们见严默刚回来,想想也确实不好打搅,便和严默打了个招呼后就先离开了。

    人鱼们没有跟随,那被派来的高阶人鱼战士在没有明确命令下,仍旧尽忠职守地留守在外护城河里,隐身偷看的虞巫一看严默样子就知道他是怎么回事,勾唇一笑,没入水中。三城使者突然来到,小祭司肯定有不少事要忙,他还是等他忙完后再来找他好了。

    因为有严默提前交代,等回到小树林中祭司居所,护卫队和狰发现他们的祭司大人已经昏死在椅子上时,也没有太惊慌。

    答答快过所有人,抢过严默抱在怀里,在丁飞指引下把人送入屋中。

    严默一觉睡了两天,他现在终于知道猛为什么会一睡就睡了三天,这不只是体力方面的消耗,还有精神力方面的,偏偏吸收元晶对精神力补充效果不明显,只能让它自己缓慢恢复。

    两天后,严默巩固了一下稍稍有点突破的精神力,立刻乘坐骨鸟飞回溪谷,他得把剩下的人,尤其是原战这个超级打手给赶紧接过来。

    而在严默把第三批人运回来时,最先用船出发的人才刚刚到达大河口。

    连续三天,严默昼夜没停歇,硬是把所有人全部运回。

    原战最后一趟跟着一起回来,而最后走的那批人比最初他们买下的数目稍微少了一些。

    因为指南监督,严默没让原战杀死那些人,把他们留在溪谷,任他们自生自灭。

    这些人中有屡教不改的刺头,有在战奴中仗着武力欺压他人的渣子,还有一些本身就渴望“自由”的人,太恶劣的个别人已经被原战借着打猎的时候解决掉了。

    那些本身就渴望“自由”的人原本生活散漫,也没有劳作的概念,以前是被摩尔干逼着做奴隶没有办法才做活,听说去九原一样要劳作来赚回自由身,心里其实都不太情愿。

    当原战和严默最后一次询问众人,谁不想前往九原,并同意不想去的人可以没有任何代价地离开时,这些人“勇敢”地站出,给自己争取了一个“真正自由”的机会。

    原战和严默非常爽快的同意,甚至溪谷里的东西都没有带走,全部留给了他们。

    这些人一开始还很高兴,但等他们发现溪谷里的人越来越少,最后只有他们少数二十几人,其中还有几个恶霸渣子时,他们又慌了,想要跟着大部队去九原。

    但那时已经迟了,骨鸟已经升空。

    留在溪谷的人也并没有在溪谷逗留太长时间,严默不在,没有人和山魈兄交流,山魈兄又从这些人身上榨不出油水,当即就发怒把这些人全部赶出了森林,没杀他们,已经是看在严默的面子上。

    这些人后来怎样,严默没有特意去了解,见指南对此并没有增加他人渣值,他就丢开不管了。

    另外,因为直到最后一趟接人时,夏雨他们还没把山魈兄的坛子和水缸弄出来,原战只好亲自出手,去寻了不容易渗水的石头给山魈硬挖了几口大水缸和十来个小坛子,其他夏雨他们烧制出的大小陶器,也都留给了他,山魈兄为此很高兴。

    严默给山魈兄留下怎么用水果简单酿酒的方法,又告诉他怎么储存后才离开。

    至于山魈兄到底能不能酿出猴儿酒,呃,就看他运气了。

    九原领地往北,一片占地广阔的奇形怪状的巨石林中。

    叶赫三人走不动了,找了个避风处过夜。

    沃特舔舔嘴唇,把水囊先递给叶赫。

    叶赫灌了一口,又递还给沃特。

    沃特喝完,递给彭斯,彭斯喝掉最后一小口水,不由骂娘。

    “那股风沙起得太奇怪!天气那么好,又是中午,突然就狂风大作,卷的漫天都是风沙,路都看不清楚,如果不是要躲那阵狂风,我们也不会陷到这里。”

    沃特也骂:“那只人面鸟的血脉能力似乎就是控风,还有九原那个叫狰的战士,他就能卷起风沙,我们落到这里,肯定是九原人搞的鬼!”

    “也不知道这里到底有多大,连我都跑不出去。”

    “不是大小距离的问题,这座石林有古怪!”沃特也妄图烧出一条路,但石头烧碎了还是石头,并不因为石头变小,他就能找到正确道路。

    叶赫听两人发泄了一阵子,才开口道:“从这里面看到的星月位置似乎都是错的,我们想要走出去,必须安下心来,你们这么焦躁可不行。”

    沃特吸气,抹脸,“大人,你有办法吗?”

    彭斯暗中撞他一下,“大人当然有办法,我们保持安静。”

    叶赫没说自己有办法也没说自己没办法,他拿出了用来占卜的元晶,凝心静气。

    回去的路上,原战在参观过一遍骨鸟内部后,走到严默身边,拉他一起坐下。

    “很累?”

    “我只想蒙头大睡个三天三夜。”累得晕淘淘的机长严顺势往后一靠。

    原战捏捏他的脸蛋,把他揽在怀里没说话。

    严默闭着眼睛,鸟头里不止他们两个,但大河愣是能做到自己像不存在一样。

    “说说九原的情况,天堑城使者离开后去了哪里?”有着粗大指节的手指插入他短短的头发中,学着他平日的手法轻轻按压他的头部穴道。

    “唔……”

    大手把少年翻过来改为趴在他怀里的姿势,手顺着脖颈往下,拿捏着少年坚硬的肌肉,顺着脊梁骨往下,再往上推。

    严默舒服得想要呻/吟,“九风把他们逼到了迷踪石林。”

    “迷踪石林?”

    “嗯,唔……”严默闭着眼睛一脸欲仙欲死,“我听九风形容那里的特征后给取的名字,离部落有点远,在朵菲尔德部落附近。九风说进入那里的野兽和两脚怪,都很难再走出来。”

    “天堑城使者也不能?”

    “反正我来的时候,九风说他们还在里面绕圈。我怀疑那里可能磁场有问题,能影响人的眼睛和精神。要不是九风把他们困在那里,我还有点担心来接人的时候被他们反应过来,强占住九原再跟我谈判。”

    “三个七级?一个跟朵菲一样有治疗能力?”

    “应该是。”脸上没有战士刺青,只能凭大概感觉来猜测对方的等级。

    “杀了。”

    严默停顿一秒,“好。”

    原战反而有点惊讶,“你同意?”

    严默趴在他肩膀上含糊唔了声,“他们为了巫运之果而来,一个都不能留。虽然我现在暂时唬弄过去,但他们只要到彘族和拜日族那里打听一下,很容易便会猜到巫运之果的真实下落,到时候他们有了防备,再来就不会只有他们三人。”

    “他们死了,朵菲不管知不知道凶手是我们,一定会把他们三人的死推到我们头上。”

    “所以不能让他们死在九原领地,等等,你不会想连朵菲一起杀吧?”严默睁眼直起腰,又被按趴下。

    “你不是说朵菲想做女王吗?告诉她,我们帮助她,条件是把那三人的死栽到别人头上。等将来朵菲做了女王,我们九原也必定会发展到让三城不敢随意伸手的程度。”

    严默沉默了一会儿,“你在溪谷这几天是不是就琢磨这个了?”竟然想得比我还周到,连后续处理都想到了。

    原战忽然发出笑声,厚实的胸膛被震得轻颤,粗糙的长着硬茧的大手探进少年的单衣内侧,一路滑到那翘起的部位,不怎么用力地拍打一下,“不,我日夜想的都是这个。”

    严默报复地拿针戳他一下,干脆把整个人的重量都赖在青年身上,“小子,别做那码子事,本大人累!来,帮大人我多揉揉捏捏。”

    原战吃吃笑,低头咬住他耳朵,“我的祭司大人,你喜欢我揉你哪里?”

    “肩膀,脖颈,多捏捏,别捏太重,你手劲大。”

    “这样?”

    “再稍微重点,对,对,就是这样,哦……”

    大河望头顶,这两人是不是真的把他彻底忘了个干净?

    骨鸟飞入外城,把鸟腹里最后一批人放出,严默和原战都没出来,两人乘坐骨鸟直接返回内城住处。

    战士头领和部落各项负责人被原战叫去。

    一堆人不知商量了什么,等结束后,原战和严默饱饱睡了一晚,再次从九原城中消失。

    九风放下木箱,变小跳到严默头顶上,“桀,默默,就在前面。”

    “他们还没出来?”严默边收起木箱边问。

    “没有。”九风发出得意的咕噜噜声。

    “你进去后能认得方向吗?”

    “桀!当然,我是这片土地的山神!”九风天天被人叫山神大人,虽然他还没有完全明白神是什么,但他知道山神比部落首领和祭司还大,这就行了。

    严默对跳到他手背上的九风挤眼,“我们进去,把那三人偷偷干掉。”

    九风发出类似奸笑的怪笑声。

    严默也跟着笑,九风越来越像人了。

    “偷袭?”原战回头。

    “当然不,我可不想祖神惩罚我,找个理由让他们攻击我们,这个不难吧?对了,要小心那个跟猛能力很像的战士,那人跑得可比猛快得多,下手一定要快,不能让他有机会逃掉。”

    “桀!那只两脚怪交给我。”九风大爷不信那人跑得能比他飞得还快!

    严默在进入石林前再次叮嘱:“记住,都不准先动手,听我信号……”严默拍了下巴掌,“再动手,明白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