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83章 章回283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叶赫先通过元晶占卜确定了朵菲尔德部落的方向,之后,他决定再消耗一枚高阶元晶币来再次占卜巫运之果下落。

    叶赫紧紧盯着元晶表面,元晶内白雾升腾,一点金光闪烁不定围着白雾飞快绕圈。

    忽地,那点金光扑向白雾一处,那处白雾被金光渲染,雾气竟一点一点散开。

    雾气中出现一幕景色,是他所在石林。

    叶赫心跳加速,他在等待,以前也是这样,先出现他本身所在的地点,比如他在天堑城神殿时,就是先出现天堑城,然后白雾移动,越过父神山,给他看到一片广漠的荒野,可他能力有限,占卜的人和物离他太远,他就只能得出一个大概方向,而得不到精确位置。

    可这次,白雾中现出他所在的石林后,石林景色竟然没有消失,白雾向四周一点点退散,他看到了以石林为中心的九原城和朵菲尔德部落,还看到了一条大河和广大如海的青色湖泊。

    这是?

    难道巫运之果就在这片范围内?!

    叶赫鼻息加重,他想再缩小一点范围,可就在此时,他忽然感到一阵心悸。

    鼻血滴落,元晶上的景色一阵震颤,散开的白雾重新聚集。

    原来白如牛奶的雾气陡然转为黑红色!

    “呃!”

    “咔!”一直用来占卜的高阶元晶突然裂成两半。

    凶兆!危险!

    叶赫身体往前一扑。

    “大人?!”彭斯和沃特扑过来,扶起他,“大人,怎么了?”

    叶赫抓住彭斯手臂,手指深深掐入彭斯肉里,张口就道:“离开这里!”

    彭斯皱眉,忍了。

    “大人,您找到方向了?”沃特兴奋地问。

    彭斯拿出布巾给叶赫擦鼻血。

    叶赫喘息着,伸手一指北方,“朝那边走,不管遇到什么,方向不能错。”

    彭斯想说不如休息一夜再走,可看叶赫的表情,他没能把这句话说出口。

    三人就这样顺着叶赫所指方向走了整整大半夜,途中,彭斯还把叶赫背起来跳到石头顶上确定方向,沃特在下面跟着,可是三人越走越心沉,他们明明在石头顶上看到了石林边际,却到现在还没有走出去。

    叶赫拍拍彭斯,阴沉道:“把我放下。”

    彭斯跳下石头,吐口气,依言把他放下。

    就连最信任叶赫能力的沃特此时也不由累得靠到一根石柱上,对叶赫道:“大人,这座石林不可能这么大,我们是不是……走错方向了?”

    叶赫闭着眼睛像在感受什么,过了会儿才睁开眼睛道:“方向没有错,但我们走错了。”

    沃特没听懂,“大人,可我们一直在朝北方走。”

    叶赫仰头看天空,“我错了,不该相信我的眼睛,等会儿我闭上眼睛,彭斯你背着我,我指向哪里,你们就走向哪里。”

    叶赫从随身包裹里掏出一枚六级元晶币握在手中,他要用精神力代替眼睛来探路,消耗势必会很大。可是他却不得不这样做,那个凶兆让他不安,甚至可以说他从来没有这么不安过。

    叶赫不敢告诉两名忠心下属,说他已经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无论如何,我们必须在天亮前走出石林!”冥冥中,似乎有谁在告诉他,只有这样做,他们才能有一线生机。

    兴许这次叶赫用对了方法,当天蒙蒙亮时,他们看到了一个小水洼。

    彭斯和沃特发出兴奋的欢呼,彭斯比较小心,他问叶赫:“大人,前面有个水源地,我们能不能过去?”

    叶赫闭着眼睛,“如果就在我指的方向,可以过去,如果不是,不能。”

    值得庆幸的是,那个小水洼就在他们前进的方向,并不用他们绕路。

    叶赫虽然想要一口气走出石林再说,但他们也确实需要补充水分。

    沃特和彭斯看到水洼并没有立刻低头喝水,他们一起看向叶赫。

    叶赫睁开眼睛,掏出一颗杏子大小、颜色微黄、圆溜溜的球状物体交给彭斯。

    彭斯拿着那小球放入水洼,等了一小会儿,见那球体没有变色,这才欣喜道:“这水可以喝。”

    彭斯把小球还给叶赫,那边沃特听说水无毒,已经一脑袋扎进水里。

    彭斯先用水囊取了一袋水,又打湿一条布巾递给叶赫,这才给自己补充水分。

    清晨的凉风吹来,三人都感到一阵惬意,叶赫都忍不住用布巾沾水擦身。

    沃特喝了个水饱,摸着哐当哐当的肚子,不忿道:“大人,难道我们就这样算了?”

    对于一直高高在上的他们来说,九原的经历让他们从心感到屈辱,哪怕那少年祭司真的是从上城神殿而来,他们还是觉得难以忍受。

    尤其沃特,他差点就被那骨鸟喷出的火球烧死,如果不是叶赫大人就在身边,他可能就要埋骨在这片蛮荒之地。

    叶赫想要解开闷热的皮靴,把捂了好几天的脚放入冰凉的水洼中,但是他抬头看了下天色,忍住了这个*,“该出发了。我们的目的不是收服九原,而是找到巫运之果。等找到巫运之果,那座城里的人任你处置。”

    沃特狰狞一笑,“我要把他们全部剔除脚筋扔到兽栏里,再把他们的心脏挖出来烤着吃!大人,那个小祭司呢?”

    彭斯站起身,笑道:“我记得费罗城的神殿大祭司最喜欢这种还没有完全长开的少年。”

    暗中偷听的某人脑门青筋崩起,杀气抑制不住地腾腾外放。

    叶赫闻言淡笑,“没错,一般的少年想要服侍柯德大人,柯德大人还看不上,他最喜欢那些神血浓郁的少年神侍,像九原这样的小祭司一定会很让他满意。”

    严默一把抱住就要暴走的某人,压着他示意他再等等。

    沃特哈哈大笑,抓起灌好的水囊跳起。

    彭斯担忧,“大人,如果那小祭司比我们先找到巫运之果?”

    叶赫捂住心脏转头四看,他再次有种被恶魔盯住的危机感,可等他想要仔细感受,那股杀气又变得飘渺无踪。

    “大人?”

    “咳,那么我们就把这件事如实上禀。”叶赫摇头,努力想要把那种厄运罩顶的感觉挥去。

    “我们甚至可以跳过费罗城,直接禀告给上城火神殿。就算那小祭司来自另一座上城,可是九原拥有的好东西太多,巫运之果、人鱼族、矮人族,就算巫运之果无法分享,那些上城贵族们可不会放过那么多美丽的人鱼和娇小的矮人小崽。就算人鱼族强大,九大上城一起派出武力,他们如果没有九级以上的圣战士,也只有做奴隶的份!”

    叶赫说到这里,再也按捺不住焦躁感,“走吧,不要再耽搁了。”

    “是!”彭斯过来正要背起叶赫。

    叶赫忽然抬手,沃特和彭斯也同时听到动静,一起转身看向南方。

    不远处有说话声传来。

    “九风大爷,你怎么把他们赶到这里来了?我好不容易确定那果子就长在这石林中心。”

    “桀!”

    “好啦,我先前没跟你说是我不对,你快点带路,我们赶紧找到果子离开,别给别人抢先了。”

    “桀桀!”

    “希望那三人已经困死在石林中,唉,如果不是你把他们赶到这里,我也不用急急忙忙还没准备好就赶过来。”

    “桀!”

    “嗷!九风大爷,不要再抓我头发!”

    叶赫脑中分裂成两半,一半大吼着让他赶紧离开石林,还有一半则在低语:你没有占卜错,那巫运之果果然就在这片土地,而且就在这个石林中!如果你走了,巫运之果将永远和你失之交臂,你也再也没有得到它的机会。

    沃特急忙看向叶赫,用眼睛问他:大人,要不要跟过去?

    叶赫睁开眼睛。富贵险中求,想要得到传说中的巫运之果又怎么可能不冒一点危险?

    他能找到这里,又这么巧被那人面鸟刮起的狂风逼入这座石林,现在想想又何尝不是父神给他的机会?

    虽然这一切都是那么巧,就在他要走出石林之际,那小祭司就找过来了,还让他听到了他的说话声,可是……

    如果他没有进行那次占卜,他说不定还会有些怀疑,也不会这么快做下决定,但就算那小祭司骗他,他的占卜结果也不会骗他。

    叶赫拍了拍彭斯,伸手一指说话声传来的方向:跟上去。

    严默担心那三人只听到声音找不到方向跟丢,特地跑到他们附近晃了晃,确定能让他们看见自己和九风的身影,这才像是一边在寻找方向,一边慢腾腾地向石林中心走去。

    叶赫见只有他们一人一鸟,心中稍安。

    他想,也许危险不是来自这少年祭司,而是来自那巫运之果的生长之地。

    好东西都有凶物守着这一规则在哪里都通用。

    沃特看到少年竟然敢一个人进来,更是露出狞恶笑脸。

    彭斯走着走着,也开始感到不安,他总觉得有什么在盯着他们,可他转头找了又没找到。

    彭斯想,为什么少年敢只身一人进来寻找巫运之果?难道他就不怕碰到他们三人?可是转念一想,巫运之果那么特殊,少年肯定不希望再让别人知道。再说石林里方向不辨,如果没有那人面鸟带路,恐怕极难找到石林中心在哪里,少年大概以为他们在石林里已经绕迷糊了。

    另外少年大概也没想到会那么巧他的说话声会被他们听到,而叶赫大人又有能力带他们走到石林边缘,更暗中跟上了他。

    一路无话,石林中时间感有点丧失,三人不知走了多久,只看到太阳似乎还没有走到头顶。

    少年停下了。

    前面是一片稍大的空地,空地的土质有点特殊,中间长着一株树。

    如果是九原人,他一定能认出来,这不就是土元果树吗?

    不过此时,这株土元果树违反季节地结了满树的果子,树上黑色小蛇爬来爬去,在树顶,有一颗果子长得特别大、特别显眼。

    严默让九风飞到自己手臂上,可兴奋可兴奋地问他:“找到啦!原来种到这里了。”

    严默自己都觉得自己的兴奋好假,九风都发出咕噜噜的嘲笑声,但他偏偏感觉身后那三道气息变得粗重了不少。

    看来叶赫三人并不知道这是土元果树?

    呵呵,就算看出来也不怕,谁知道巫运之果长什么样?

    这次精神力突破,虽然没有升级,但严默在精神力运用方面又自如了一点,比如刚才到现在,他一直在用精神力代替眼睛观察周围,并留意那三人。

    “轰隆隆!”石林中突然冲出一只铁背龙。

    “昂——!我来啦!”铁背龙崽开心地大叫,冲到那空地上对着严默发出一阵大吼,“昂!说好的肉块呢?拿来!不给就撞你!”

    严默惊慌,连退三步,赶紧从腰包里掏出一块腌好的牛肉用力一抛。

    铁背龙崽那么笨重的身躯竟然跑得飞快,脖子一伸,肉块到嘴。

    吧唧吧唧吃完,“昂!还要!”

    严默又抛肉。

    铁背龙崽连吃三块肉,摇摇脑袋,勉强满意了。

    九风飞起来,对它喷出一口风刃,铁背龙崽大怒,跑过去追他。

    九风发出桀桀怪笑,逗着铁背龙崽轰隆隆跑远。

    严默抹一把汗,快速向空地中央的土元果树走去,就在他要碰到那株树时。

    “轰!”一只火球向他砸来。

    早有准备的严默就地一滚,十分狼狈地躲开那只火球,“谁?出来!”

    叶赫三人从石柱后走出。

    叶赫虽然觉得引走铁背龙崽的那一幕有点过于容易的儿戏,但他想也许那少年祭司早已经摸清铁背龙崽的喜好,还准备了人面鸟把它引走,这才会看起来如此简单。

    “你没想到吧?”沃特发出狞笑,“如果不是那只人面鸟用狂风逼我们进这座石林,我们大人说不得就要和巫运之果错过了,桀桀,这叫什么?人算不如天算?小子,只能怨你运气太差!”

    严默从地上爬起来,揉揉鼻子诚实道:“这不是巫运之果,真的!”

    叶赫三人都用“你拿我们当傻子耍”的无语表情看他。

    严默叹息,为什么这世道总是假话比真话更容易让人相信呢?

    “就为了这株树上的果子,你们想杀了我?”

    叶赫对少年很慈祥地笑了下,“孩子,巫运之果对我很重要。”

    严默示弱,“我可以把这树上的果子都让给你们,只要你们让我走。”

    叶赫偏头,对沃特微微一颔首。

    沃特手掌中聚起火球。

    “别伤到树。”叶赫叮嘱。

    “大人,你放心,我就是把那小崽子烧成灰,也不会伤到一片叶子!”

    严默一拍巴掌,“喂,老大,你也看到了,这可不是我主动动手,是他们想杀我,就为了这么些果子。”

    叶赫三人奇怪,这少年在跟谁说话。

    而就在少年话声刚落,沃特火球也砸向他的同时,少年忽然消失了。

    叶赫脸色一变,迅速道:“彭斯,去取果子!要最上面那颗!”

    彭斯身影一闪,身体已经出现在树顶。

    “桀——!”伴随着一声唳叫,十数道风刃同时飞向彭斯。

    天上人面鸟现身,利爪直抓彭斯头部。

    彭斯抓到果子展开速度就逃!

    “沃特!”叶赫看彭斯危险,呼唤沃特火力支援。

    可身边没有动静。

    叶赫转头,脸上血色一下消失。

    沃特正在痛苦挣扎,他的身体从脚部开始一点点石化,如今石化已经到达他的腰部。

    “救我……”沃特用口型向叶赫求救。

    叶赫想要上前,“嗡嗡!”数百只食肉蜂突然破土而出,围住了他。

    母神!他上当了!他就应该相信自己的占卜,立刻离开石林才对!

    沃特想要从口中喷火,可火星刚刚出现,他就猛地双眼翻白,他的喉咙被堵住了!

    一只手从沃特脚下伸出,慢慢的,一名只在腰身围了一条皮裙的雄壮男子出现在沃特身边。

    原战一手抓着沃特的臂膀,让他进一步石化,一边对叶赫狞笑了下。

    叶赫顿觉这名野人的狞笑要比沃特可怕多了。

    那头,采了果子逃跑的彭斯感到自己被什么咬了一口,低头看,才看到挂在手腕上的小黑蛇。

    彭斯不但中毒还迷路了,没有叶赫指引,他只能像只没头苍蝇一样在石林中乱跑。

    天空中,那只人面鸟不时发出怪叫,每当他慢下来就会对他喷出几十道风刃,偶尔还会飞下来用爪子抓他。

    彭斯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

    沃特的下巴也被石化,这时他已经什么都做不了,只剩下眼睛流露出极度痛苦和绝望。

    他大意了,他再也没有想到就在自己脚底下会有一双手抓住他的脚腕。

    他的能力很强大,很多人都怕他,就是等级比他高的神血战士也不敢轻易得罪他,如果他知道这里有埋伏,如果他知道有一个等级比他还高的控土战士,他一定会站在火中,让任何人都无法近身,再从远处攻打敌手。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迟了……他就要死了!

    原战手移到沃特头部,手下一用劲,已经完全石化的沃特从头部开始碎裂,石头渣子滚了一地。

    严默从松软的土壤里爬出,啧啧道:“你这一手真凶残!”

    原战挑眉,对他勾了勾手指。

    严默拍掉身上土壤,对他竖起中指,绕到叶赫面前。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