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84章 章回284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叶赫惨笑,“厉害!佩服!这名控土战士是谁?九原的首领?”

    “对。”

    “他也是上城派出的神血战士?”

    “不是。”

    “哈!一个野蛮部落的野人首领竟然能成长为高阶战士!你的上城知道吗?”

    “不知道。”

    “你……”

    “我从来没有说过我来自三城,这只是你们的猜测而已。”严默看到叶赫脚下升起泥土,挥手让食肉蜂避开,他对叶赫仍旧有七分提防,害怕他会临死拼命伤到他的蜂卫们。

    叶赫眼眸收缩,“你不是三城神殿神侍?”

    严默摇头,“能跟我说说三城的事吗?我听你们说上城有九座?都在哪里?中城和下城有多少?”

    叶赫一脸不可置信,“你不是来自上城神殿,怎么可能?”

    “我的祭司来自祖神之殿。”原战突然插话,那表情就像在说上城神殿算什么,我的祭司才是最受祖神喜爱的,嗯,不过偶尔惩罚得也挺惨。

    叶赫把“祖神之殿”呢喃了好几遍,倏地问:“你是来自遗迹之地的人?”

    严默不答反问:“天堑城属于费罗城?”

    “……你觉得这种情况下我会和你说什么?”叶赫嗤笑,他低头看升到自己大腿的土堆,想稍微动一下都不成,完全被固定死。

    “那不是巫运之果,对吗?”叶赫又抬头看向那颗树。

    “我只说这里有果子,可没说这里有巫运之果。”

    “真是拙劣的计策。”

    “是很拙劣,但你们相信了。”

    “呵呵,哈哈哈!是啊,我们更蠢!”叶赫大笑,突地他笑声一收,“留下我,我可以治疗,哪怕断腿缺胳膊我也可以让它重新长出来,我还能占卜找人和物。杀了我,你们会多无数的仇人,留下我,你们的战士受伤了转眼仍旧能上战场。如果你们想要知道三城的事,我也可以都告诉你们,但要在你们用战魂发誓绝不会杀死我以后。”

    严默心动,叶赫的两个能力对他和九原真的很有用,可惜……

    严默忽地捂住小腹,某只又开始在他肚中折腾。

    叶赫看严默像是听进去了,再接再厉,“我是天堑城神殿大祭司,如果你杀死我,我留在神殿中的魂晶会碎裂,天堑城知道我来到蛮荒之地,朵菲公主知道我来到九原,如果我没有回去,他们必定会知道我的死与你们九原有关。大祭司之死一定会掀起战争,天堑城绝对不会放过你们!我们有无数的附属部落,有更多高阶战士,就算你们有人鱼族帮忙,你们能消耗得起吗?”

    严默很想让他闭嘴,他说得越多,巫果就越激动。

    “但如果你们留下我,我会让天堑城成为你们的盟友,会帮助你们成为下城之一。你们部落可以与天堑城甚至中城费罗城进行直接交易,你们会得到很多你们想都想不到的好东西。”

    叶赫加强语气,“还有!你们不是也在找巫运之果吗?有我在,我可以帮助你们寻找。如果你们有了巫运之果,可以拿去和上城交易换取高阶神血战士的修炼法,或者培育它,你们知道培育巫运之果的方法吗?我知道!你们知道中阶战士的修炼法吗?我知道!我可以做到你们很多做……呃!”

    “住手!”

    原战要从后面掐住叶赫的脖子,被严默喊停,“别碰他!他能吸收别人的生命力。”

    “我感觉出来了。”原战脸色阴沉,“所以才要杀了他。”

    “不用你,你不能碰他,最好离他远一点。”严默挥手,让他赶紧往后退。

    原战看一眼严默小腹,往他一侧退开几步,刚弄出的土箭也收了起来。

    叶赫低头,看着直直插入他心脏的藤蔓,脸色有一丝恍惚,他似乎还不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用这一招解决了很多比他强大的敌人,很多人在不知不觉间被他吸取生命力,直到死亡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对了,这个小祭司知道他能夺取别人的生命力,他一直都在提防他。可是正确解决他的方法不是要远距离攻击他吗?这两个人这么大胆的就站在他附近,他还以为他们忘了或不太了解他操纵这个能力的方式。

    原来对方不是忘了,而是有对付他的手段,他清楚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在流失,他想和插/进他心脏的藤蔓抢夺生命力,可是对方比他强大得多,他逐渐已经没有力气去跟对方抢夺。

    叶赫身体一个踉跄。

    严默真心觉得这个场面不太好看,就好像他长出了一截绿色的带刺的肠子,而肠子的另一端不小心塞进别人胸口里了。

    一开始巫果还很乖,自从叶赫一边说话一边开始吸收他和原战的生命力,巫果就开始闹腾——从来只有他吸食别人的份,哪有被别人吸食的?

    这小子不爽,在严默脑子里不住叫嚣要出来干掉那个胆敢跟他抢夺生命力的混蛋。

    严默心想,敢情你小子在我肚子里待着不肯走,也是因为养料充足是吧?

    而见叶赫自以为得计地喋喋不休,暗中夺取他和原战的生命力,他也火了,懒得再特意跑远射杀他,直接就把巫果给放出来了。

    “叶赫大人。”

    叶赫抬头。

    严默对他微笑了下,“你不是一直在寻找巫运之果吗?你其实已经找到了。”

    “啵!”藤蔓从叶赫心脏处抽出,故意从头部鼓出一个包,对着叶赫晃了晃,又“噗”一下钻进他的心脏。

    叶赫脸色惨白,他抬起手,指向自己胸口,“你你是说……这、这……”

    严默很抱歉地点下头,“就是他,他好像很喜欢你的能量,你不觉得他特意放缓吸收你生命力的速度了吗?因为你能从旁边的生物补充,他借着你,这次可以偷吃个饱了。”

    原战捏了捏拳,哪怕作为自己人,他也觉得他家小祭司此时的表情和语气真是太可恶、太欠揍。

    叶河身体摇晃,他似乎想笑,可肌肉已经无法操控,结果扭曲出一个怪异的表情。他的占卜没有错,巫运之果果然就在这里,他离它是这么近,这么近……

    他就要死了吗?好奇怪,他竟然就这么死在了蛮荒之地,死在了两个野蛮人手里?

    他竟然会死?

    不!我不要死!我不应该死!我有这样连上城大祭司都羡慕和忌讳的特殊能力,我怎么会死?死的不应该是我,不应该是我!

    原战皱眉,往远处又避开几步。

    严默脸色一变,叶赫在临死反扑,当即骂道:“你这个小混蛋!够了吧!给我速速解决!我数到三,一,二……”

    数到一时,叶赫迅速苍老。

    数到二时,叶赫皮退骨现。

    三字刚落,叶赫直接化为了一把尘土。

    严默戳戳不肯缩回去的巫果,“死透了?”

    “嗯。”

    “这人能力特殊,会不会死而复活什么的?”

    巫果没眼睛,否则他一定会翻个大大的白眼,“你以为他是你?”

    “……这是在我肚子里待时间长了,知道我的身体底细了是吧?给我滚回去!”

    巫果包一扭身,“用完就丢,我回去揍你儿子!”不等严默有任何反应,他倏地缩回了严默腹部。

    “你听到没有?这臭小子竟然又敢威胁我!”严默气得戳戳自己肚皮。

    原战看着他乐,“咱们大儿子说话越来越溜了,他打算什么时候变成/人生出来?”

    严默哭笑不得:“你自己问他!”随即抬头看天,“还有一只,不知道九风有没有解决。”

    “我去看看。”

    “桀!”天空中一道庞大的身影闪电般掠来,隔空丢下一个大包裹。

    “砰!”彭斯的尸体落到地上,脑袋位置没有着落好,正好砸在石头上,掉到地上时已经变成一只烂西瓜。

    三个敌人到此全部解决。

    原战本来不打算动彭斯的尸体,这时候还不流行土葬,也没有什么入土为安的说法,对于敌人的尸体,把它们留给野兽吞吃才叫物尽其用。但他想了想,脚碰到彭斯尸体,把其土化后直接埋进了地里。

    “这样也好,这样就算有人找到这里,也找不到他们的尸体。”严默也没有动那株土元果实,就让它留在了石林中央,也许几年后这里也能长出一片土元果树林也不一定。

    原战弯身从地上捡起三人的随身包裹抛给严默,这是他特地留下的,否则也会像三人的衣服一样全部化作尘土。

    “看看有什么好东西。”

    严默把三个包裹放地上打开,一阵挑挑拣拣。九风变小,在地上跳来跳去找里面有没有自己喜欢的,当看到里面有一根火红色的羽毛,低头就叼了起来。

    “你要这个?”严默想问他要不要元晶币。

    九风大爷看不上亮晶晶的元晶币,他表示他就喜欢那根羽毛。

    严默一时好奇,伸手去摸那根羽毛,询问指南那是什么。

    结果指南告诉他,那竟然是巨火鸟成年后的鸟羽。

    “奇怪,这是谁的包裹?竟然有巨火鸟的羽毛?我还以为巨火鸟已经绝种了。”严默发现那包裹是那个控火战士沃特的,可是沃特看到骨鸟并没有认出那就是巨火鸟的骨骸。

    也许骨骸和有羽毛皮肉覆盖的外形相差较大,所以沃特没能认出来?还是这根羽毛只是某种信物或纪念品?

    这是个小小的谜,羽毛的主人已死,谁也弄不清这根羽毛的来历,只能暂时放到一边。

    原战看九风玩耍着那根羽毛,若有所思,“我听他们三人说,天堑城之上除了中城费罗城,还有一个上城火神殿,那个战士能控火,会不会跟火神殿有关?而这个火神殿是不是有巨火鸟?”

    “有可能。上城离我们还远得很,暂时不用管他,我就不信他们能凭一根羽毛找到这里来。”严默此时认为三城之上城离他们还远得很,却不知为了巫运之果,得到消息的三城都已派出人满世界的寻找,叶赫他们不过只是近水楼台的第一批而已。

    叶赫三人带的东西不多,最多的就是元晶币,还有用来调味的盐,叶赫包里的东西稍微多一点。

    “元晶币不少,不过最高只有六级,大多都是三级以下,六级的一共才五枚,还都是来自叶赫,看来天堑城那边高阶元晶也不常见。”严默拿起那颗小球,“这是……骨器?有意思。”

    “这是什么?”原战拿起一个小布包,凑近闻了下,赶紧拿开,“味道有点怪,像是某种野兽的尿液,想不起来了。”

    严默接过来,也闻了闻,还打开看了下,里面是一种黄/色粉末,“可能是用来追踪的药粉。”

    “追踪?”原战伸手,“交给我,我来处理。”

    “不如交给咱九风,让他带远一点扔掉?”

    九风听到自己的名字凑过头,嗅了下那药粉味道,“阿嚏!”竟然打了个喷嚏。

    严默第一次看到九风打喷嚏,直乐。

    九风生气,用屁股对着两人。

    严默摸摸九风,把药粉拿到下风处,不让他闻到。

    “不是那么简单。”原战拿过药粉,“你有没有办法从铁背龙那里多弄一点尿液?铁背龙的尿液味道重,可以盖掉很多野兽的味道,而且铁背龙在野兽中非常强大,只要是它们的地盘,很少有其他凶兽敢进入。”

    “这个我来想办法。”严默收起有用的东西,把其他物品全部交给原战销毁,“如果叶赫说的魂晶是真,天堑城现在应该已经知道他们的大祭司死了,你说他们多久能查出来是我们干掉的?”

    “那要看朵菲他们什么时候能反应过来。”

    严默站起来,顺手把生气的小九风放到自己脑袋上,“我们要去找那位公主殿下谈谈了。朵菲他们离开的时候,我们实力还不强,他们并不知道你已经升到七级,所以就算叶赫三人失踪,天堑城找过来,他们一开始也不会认为是我们杀了他们的大祭司,但她一定会让天堑城人到我们九原走一趟。”

    九风大爷蹲在严默脑袋上,歪着头看原战,似乎想要把那包药粉给毁尸灭迹。

    原战把药粉塞进自己腰带里,“分两头行事,现在我们已经不必要隐藏自己的实力,相反我们得让朵菲看到我们的强大。我带人去朵菲尔德部落走一趟,逼他们离开,让他们回去天堑城。”

    “逼?”

    原战回头,“你不是说那个鼎钺部落很厉害,发展下去很可能会成为跟三城一样可怕的敌人吗?”

    “等等,你是说……”严默指向他,笑骂:“你这个王八蛋,比我还阴,你想把叶赫三人的死栽到鼎钺部落的头上?”

    “对。”

    严默来兴趣了,“怎么载?说说看你要怎么做?”

    原战看向九风,“方法不难,但要请我们的山神大人帮忙了。”

    此时,天堑城神殿发现大祭司叶赫的魂晶竟然碎裂,大乱,神侍立刻飞奔去禀告国王哈尔诺思曼。

    诺思曼陛下勃然大怒,当即命令哲非将军带五百战士,让觅踪貂寻味带路,前往蛮荒之地寻找胆敢杀死大祭司的敌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