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85章 章回285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解决完叶赫三人,原战和严默也没有时间休息,两人马不停蹄各有事忙。

    临出发前,原战对严默提出他们现在最难解决的一个问题:“鼎钺部落想要巫运之果,天堑城的大祭司也想要,那其他城和其他部落呢?现在外面到底有多少人在找我们儿子?又有多少人就快要找到我们?”

    严默对此也没有太好的解决方法,“要么我暂时离开九原?”

    “不行,现在九原多了这么多心还没有收进来的人,你我都不能远离九原,否则九原内部就会先开战几次。”

    “你等等,我问问巫果他有没有什么办法。”

    巫果一开始不肯回应。

    严默跟他把所有弊处全部交待明白,见他还是没反应,来气了,“你不要以为敌人来了,我打不过就会放你出来吸收他们,这样你是可以快速成长,可是用这种方法成长的你,将来必定不是现在的你。”

    巫果,“……”

    “你也应该听到老萨玛说了按照那种养育方法,你会变成什么,我可不想养出一个将来只知道吃、只剩下本能的魔物!再说,你真变成那样还有什么快乐可言?你就不想变成一个真正的人?”

    巫果,“……你再吵,我揍你!”

    严默挑眉,这语气?

    “爸爸,巫巫有办法,但他怕疼。”久违的软嫩童音冒出来。

    “屁!我才不怕疼!”

    “巫巫,我不要你变怪物。”

    “你才变怪物!”

    “巫巫……”

    “你不要吵了!”巫果似乎给嘟嘟闹得头大,“好吧,我是有办法。但是……我有条件!”

    严默冷哼,“小子,这不只是在帮我,也是在帮你自己,如果有人来找巫运之果,威胁到我和九原,我一定把你弄出来交给他们!”

    “你弄不出来!”巫果生气了。

    “爸爸,不要不要巫巫,我要巫巫,要哥哥……”

    “闭嘴!”

    严默莞尔,这两小已经在他肚子里结拜了吗?想到巫果很可能真的已经把自己当作他们的大儿子看,而他却威胁说不要他,呃,好像是有点太伤害幼小心灵了?

    “我这是威胁,就跟你经常威胁我要揍你弟弟一样。”严默迅速改口,“你也不想想,你弟和你在一起,我如果把你交出去,不是相当于把你们两个都交出去了?”

    原战用眼神提醒他这句话不太对。

    严默一拍脑门,“其实就算你们两个能分开,我也不会把你交出去。你都待在我肚子里这么长时间了,我早就把你当大儿子看,你看我说要把你送人,你原战爸紧张的!”

    原战点头,“你是我和默的孩子,我们不会把你交给任何人,所以如果你有办法让那些人找不到你,或者能拖延时间到九原强大起来,告诉我。否则那些人找到九原,就算我们不把你交出,他们也可以把你和默直接带走,一旦你落入三城之手,到时候我们就算想救你也难。也许那些人有办法把你从默的肚子里弄出来,你想想,你真的想变成一个只知道吃血肉的怪物吗?就算他们不会把你变成怪物,你……舍得我和默,还有你弟弟吗?”

    巫果沉默,嘟嘟发出咕哝声,但很模糊,听不到他在说什么。

    嘟嘟突然哇哇哭了。

    巫果像是受不了了,“我有办法,但对我伤害很大。你别哭了!我知道你们将来要去找那枚水属性的神血石,如果你们答应,在原战融合两枚神血石时,让我进入他体内吸收神血石能量,我就告诉你们方法。”

    嘟嘟抽抽噎噎地不哭了,严默听得心里酸软。

    原战忽然冒出一句:“叫父亲!”

    巫果,“……叫父亲就答应?”

    “嗯。”

    “父亲!”

    原战正要一口答应,严默踹他一脚,示意他等会儿,别那么急着表态。

    “我有个问题,你如实告诉我,如果两枚神血石都给原战吸收会怎样?”

    巫果这次沉默得更久,“……我的传承记忆告诉我,如果有谁能安全并完整吸收一枚神血石的力量,他就会突破十二级,成为最接近神的力量的存在。”

    “十二级?”严默捏拳,原战倒是神色平静。

    “很久以前就是十二级,但后来经历过几次大战,很多接近神的存在都消失了,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只有十级的说法了。”

    严默看向原战,原战对他缓缓点头。接近神的力量固然让他动心,但不知为何,在此时,他却无法拒绝巫运之果的要求。毕竟这是他和默的长子不是吗?而且巫运之果下落的问题也必须解决!

    “我们答应你。”严默郑重道。

    巫果也没要他们用战魂发誓,便说出了那个可以混淆视听的办法。

    之后,原战和九风带着两个重大使命出去了一趟,也不知暗中做了什么布置。

    期间,严默与铁背龙一家沟通,换取了对方一家三口大量尿液,命人把叶赫三人有可能走过的土地尽量都撒上,还丢了一些铁背龙的粪便。

    同期,他让原战走之前催熟了一批萝卜收取了不少萝卜种子,然后趁着夏季未深,把种子全部种下。

    朵菲送来三百名奴隶,有老有少,大部分都是蛮荒之地的野人土著,不但不会说通用语,连完整的意思都很难表达清楚。这三百人只会做一些很简单的重复劳动,严默暂时安排他们在外城配合矮人挖地基和做砖,老弱则只要收集柴火、割割野草就行。

    另带回来的一千七百人全部被分到外城,这些人有的被分去做农夫,有的负责养殖,有的负责畜牧,还有些人被补充进各大战士团。

    因为猎和雕犯错被赶到外城,第二战士团头领位置空出,在众人推举下,壕成为了第二战士团新头领,原际众人全部住进内城,原祭司弟子秋宁则进入治疗队,跟着草町和巫老学习更多的草药和医学知识。

    就在猎和雕苦恼什么时候才能回去九原时,严默把盯住盐山族人交给了他们,猎和雕总算放心自己并没有被祭司大人真正厌弃。

    如今九原总人口已经增至4276人。

    在严默前生待的那个时代,这个人口数甚至还不如一些中型村落,但在这个时代,这个数字已经超越了一般的中小型部落。

    人多,事也多。

    冬天自告奋勇接手了养殖这一块的原阿乌族长穆长明,正在愁眉苦脸地跟严默禀告养殖的牛羊很多都生病了一事。

    “我请巫老和草町他们都去看过,可是他们也没办法。”

    “不要急,我跟你过去看看。”人医严默瞬间化身兽医,跟着穆长明去看生病的牛羊。

    答答扛起新得的骨刀跟上。

    严默对兽医不通,不过就像兽医有时候没办法也会帮人看病一样,在没有专门兽医的现在,严默只能赶鸭子上架。

    他只能期望于赶紧培养出一两名专门兽医,否则想要搞大量养殖都没底气。

    在检查过生病的角牛后,严默再次叮嘱穆长明:“牲口栏一定要保持干净,不能有太多苍蝇蚊虫,污水和粪便一定要每天清理,否则它们就会生寄生虫……就是体内长虫子,那些虫子会从内部吃掉我们的牛羊。另外,牲畜没吃完的草一定要翻上来,不要只把新的草堆上去,这样下面的草会腐坏变质,它们吃了就会中毒、生病。”

    穆长明一一记下,顺便跟他抱怨了有几个被分来放牧和养殖的人不太勤快、还虐待牲畜的事。

    “先口头警告,教育他们,再犯就照规则处罚,三次以上重罚!”

    “是!”

    严默从养殖场回来,把自己冲洗干净后换了一身单布衣继续到议事大厅去处理积累的杂务。

    还没坐多久。

    “大人,那些野人又打起来了!我可不可以杀几个?”蓝蝶气冲冲地进来禀告。

    “不行!他们为什么打起来?”严默捂额头。

    答答在一边擦骨刀,偷空还抓起桌上的果子啃两口。

    严默羡慕妒忌地恨不得把他赶出去。

    蓝蝶看答答那样也气,“因为其中一个野人说他是角牛和什么神生的儿子,所以所有牛身上最好的肉和心脏都必须给他吃!他的族人也这么说,就和另一帮人为了抢夺牛心打起来。”

    “你告诉他们,让他们自己出去狩猎角牛,谁猎到,牛心就归谁!但在这之前,所有打架的人三天之内只准给他们提供水和野菜,肉一块都不要给他们!”

    “好!就要饿饿他们!”

    蓝蝶走了,冰带着一身冷风进来。

    严默特意往外看一眼,大太阳挂着,他热得都想把单衣扒了。

    答答看看自己面前的一堆果核,站起来,给严默倒了杯水。

    冰看这多毛壮男特不顺眼。

    严默把水杯推给他,“说吧,出了什么事让你杀气都外溢了?”

    冰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抓起杯子喝口水,“大人,我建议把朵菲尔德部落送来的三百奴隶全部杀死或赶走,他们不能留在九原!”

    答答盯着他,似乎想把水杯抢过来。

    “他们做了什么?”

    “强/奸、抢劫、偷盗、打人、逃跑……所有部落不准干的事情,他们几乎都干了!”

    “我记得我已经让乌宸安排人去教他们九原语和部落规则。”

    “他们听不懂,也不想听懂。每次发食物时都跟一群鬣狗一样,互相还撕扯打斗,到干活的时候一个个都在偷懒!”

    “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想办法解决,如果你发现他们犯错,就按照部落规则处置,不用再过来告诉我。另外,如果他们有人想逃跑,就让他们逃好了。答答!”

    答答抢过杯子放到严默面前,倒杯水,自己喝了。

    冰指指他,“有种晚上来挑战场!”

    答答对他低吼一声。

    严默捂住脸。

    冰带着杀气而来又带着杀气走了,狰在外面敲了敲门。

    严默手指痛苦地痉挛了一下,忍不住在心中呼喊:阿战,快点回来吧!

    脸上他带着微笑,对狰做了个请的手势。

    狰一进门就道:“大人,我知道您事情很多,不过有件事必须要请你出面解决。”

    “什么事?”

    “我们的……咳,我们的孩子带着新来的人的孩子,把矮人的孩子给打了。”狰又追加两个字:“群斗。”

    严默,“……”

    答答,“嗷!”

    狰非常抱歉地道:“事情从学校一直闹到我那里,矮人族长和那些被打的矮人孩子的父母说要跟那些打人的孩子的父母决斗。”

    严默,“……”

    答答:“嗷!”

    狰目不斜视,“大人,怎么办?”

    严默想说凉拌,但话到嘴边就改为:“找到主犯,错的罚,打人的补偿被打的,如果谁家父母敢主动挑事,纠察队等着他们。”

    “我知道该怎么办了,默大,你今天早点回去休息吧。”狰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涉及到矮人,他也不敢随便处置。

    严默揉揉太阳穴,“嗯,你也是。”

    答答对严默张嘴。

    严默拍桌,“你再敢嗷试试!给我说通用语,我知道你听得懂!”

    答答喉咙咕隆两下,溜到一边继续擦拭骨刀——人不跟严默玩了。

    祭司大人气死。

    狰离开,丁飞扛着小黑娃走到门口想跟严默说什么,探头一看他的表情,又扛着小黑娃跑了。

    严默对丁飞的识趣点了个赞,伸个懒腰站起身,他不想再坐在这里处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他要溜回去研究草药、研究骨器、研究怎么提高部落非神血战士的身体素质!

    刚走到门外。

    “默大,有个人想要见你,她来了好多次,我们都没让她进来,但今天她……她说她有了您的……孩子。”说出这句话的护卫的表情和声音都十分怪异。

    严默站住脚步,看向护卫后方带进来的人。

    答答扛着骨刀“咚”的一下跟着跳出来,从严默身后伸出脑袋。

    “黑狡!啊,不,默大人。”一个算得上俊俏的少女对严默露出了无限欢喜的笑容,“我总算见到你了!”

    严默:阿战,求速回!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