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86章 章回286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面无表情,“你是谁?”

    女孩很惊讶,“我是黑香啊,你不记得我了吗?”

    “我想你认错人了。”

    “不,我不可能认错你!我不能认错自己的男人!黑狡,我知道你很生气,可是那时我有了你的孩子,你却没有办法养活我,我只能……”

    “你有了我的孩子?”严默淡笑,“你真的知道我是谁吗?”

    “我当然知道,我知道你是黑狡,我也知道你现在是祭司大人,我、我也不指望跟着你,我只希望你能认下你的孩子,那可是祭司之子啊!”

    答答对黑香呲牙。

    严默按回他的脑袋。原来是为了这个,想要自己的孩子成为祭司之子?想要成为未来祭司的母亲?

    虽然是简单到可笑的诬赖,但如果自己真的是黑狡,如果黑狡还记着这个女孩,说不定真的会心软,就算不认下那个孩子,也会把他收做弟子。

    而只要黑狡把那个孩子收做弟子,这个女孩再稍微传播一下,全部落人大概都会猜测:那孩子不会真的是祭司之子吧?

    有了这样的猜测,那个孩子只要不是完全的废材,等他长大后,稍微用点心机,说不定就能成为下一代祭司的最热门人选。

    严默理解这个失去丈夫且还十分年轻的女孩为了自己孩子和自己想要拼搏一把的贪心,也佩服她这份勇气,可是他不是黑狡,更讨厌有人这样赤/裸裸地利用他。

    你既然有跑出来诬赖说谎的勇气,希望你也有承担这个后果的胆魄。

    “黑香,你听好,第一,我不是黑狡。第二,我的孩子只有神能够赐予。我便在此预言,真正的祭司之子将在众神的看顾下,从祭司的腹中而出,他生而特殊,祖神将派遣他最强大的战士守护他,与他一同来到这个世界!”

    答答倏地瞪大眼睛盯向严默腹部,那表情不止吃惊,还有一丝怪异的庄重和敬畏,在严默说出那个预言的时候,他好像看到祭司大人的肚子凸起一个小包又收了回去。

    严默说这段话时的语调和神情都很普通,但他使用了精神力。

    以至于听到这段预言的护卫和门口站岗的战士都宛如听到了自天而降的神谕般,神色一阵恍惚。

    战士们羞愧,他们竟然会相信那个女人的话!不,他们原本也不信,只是……好奇了点。

    现在,他们彻底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祭司大人亲口说出了一个预言,未来的祭司之子将和他的神之战士一起,在众神的看顾下从祭司大人的腹中生出!

    就跟某些传说中的神祗一样,他们不是孕育自母亲,而是从父神的腹中直接裂腹而出!

    严默挥挥手,“把这个女人带走吧,我看她的眼睛浑浊,想必是吃了什么扰乱心智的有毒野果,念她初犯,这次不用惩罚她,想做祭司之子母亲的女人很多,她不会是第一个。但以后她再说谎,或者再有其他女人说她们孕育了祭司之子,就按照部落规则处罚她们。”

    护卫们齐声应是,不客气地一把抓住黑香的手臂把她倒拖了出去。

    黑香还想辩解什么,可说出的话语都被护卫大声的嘲笑掩盖,还有人威胁她,说她如果再敢胡说就揍她。

    答答站在严默身后,对黑香挥了挥拳头,还做了一个用骨刀砍她的姿势。

    严默回头,答答抱着骨刀望天,但很快他就把目光落到严默小腹。

    严默,“……”

    黑香怕了,她远远看着严默那双完全陌生的眼睛,也开始怀疑她是否看错了人。如果是黑狡,一定不会这样对她!

    黑香的事情很快在部落里传开,同时传开的还有祭司大人的亲口预言。

    因为那个预言,没有一个人相信黑香,就连盐山族人也不相信她。

    黑奇知道这件事后气得差点打黑香一顿,最后他再三告诫自己的母亲不能再和这个女人来往。

    黑奇当着大家的面大声说道:“默大不是我弟弟黑狡,我弟弟早就死了,死在我的怀中!那个女人的孩子也不是我弟弟黑狡的!你们看那孩子长大后的脸就知道!”

    黑香抱着孩子向所有看到的人哭诉,说她没有看错,说严默就是黑狡,说她的孩子就是祭司之子,而严默不认自己的孩子必将会受到母神的惩罚。

    严默听到大河的禀告,当即下命令:“让人看住那个女人,别让她弄死自己,更别让她弄死她自己的孩子!如果发现不对,就把她和孩子分开。”

    这样的女人他前世也见过,当她们受不了周围的嘲笑,当她们为了让世人相信她们的谎言,当她们为了出一口气,她们能做出让人不可置信的惨绝之事!

    在他前世的医院就曾经收到过一个相当丧心病狂的病例,因为男方那边怀疑说孩子不像自己,结果做母亲的就把孩子的脸皮给割下来寄给男方,再把那孩子丢到了男方的公司门口。

    那个被生生疼死的两岁幼儿在和男方验证dna后确认是男方的孩子,男方后悔不已嚎啕大哭可也迟了,而那个就为了出一口气就活剥了自己儿子的女人则就此失踪,警方撒网都没找到她。

    母爱和父爱都很伟大,可并不是所有母亲和父亲都伟大,他们有时也会化身为毒蛇和魔鬼!

    夜色已深,严默坐在桌前,感到了从没有过的沉重感。

    不只是因为黑香,短短几天内,部落里发生了很多事情,这让他产生了极致的厌烦感,他想丢下这一切不管,他想说:闹吧,打吧,就算你们全死光了又怎么样?

    但真实是他确实不能让那些人死,甚至不能随意惩罚他们,而出现的问题他也必须要想办法解决。

    他很累,可是只要想到嘟嘟,想到那颗嘴硬心软的巫果,他又不得不打起精神。

    “呼——!”答答在一边抱着骨刀睡得口水都流出来,小呼噜一个接一个。

    祭司大人的感性全飞了!

    你娘!都已经走到现在,一个儿子变成了两,还放弃个屁啊!

    原战和九风回来的时候,严默正在头疼人事方面的安排,他前面安排下去的人事出了很多问题。

    而指南到今天都还没有给他进行人渣值结算,显然,这群新来的人还没有完全认可九原和他这个祭司,甚至很多人都还在心底把自己当九原的奴隶看。故此很多人都在消极抵抗,加上派去管理他们的人不能让他们满意,这种暗中抵抗的情绪就在部落中蔓延开来。

    “人口增长太快,各种矛盾也冒出来了。”

    严默捂头,他在行政方面真的没有什么特殊心得,“现在大家不熟,又刚到新环境,有什么委屈怒火只会憋在心里,等以后安顿下来,看吧,不一天打十几场才怪!”

    吃饱喝足的原战让守在门口的战士离开,又把趴在桌子上午睡的答答抓起来扔到门外,抽开椅子坐下。

    “你这个样子可不能让狰他们看到,他们以为你无所不能。”

    答答原地打了个滚,翻身对原战发出威胁的低吼。

    原战眼睛一斜,答答吼声顿止,爪子在地上刨了刨,乖乖挨着门边坐下充当门卫。

    严默笑,心情略略放松,“对于部落管理,你有什么想法?”

    “有。暂时不要把九原人各自的职责细分,我希望他们都能具有战斗力,都接受战士训练,包括女人和六岁以上的孩子。”

    “六岁?”

    “可以让他们从六岁开始接受训练,不是要他们上战场。”原战顿了下,“把全员当作战士训练,也把他们当作战士安排,这样可以最低程度减少麻烦。”

    “你是说所有事情都统一安排?包括他们睡觉、吃饭、打猎、劳作、训练等等?”

    “对。除了原本的九原人可以住进单栋石屋,其他人全部安排进狰他们刚建好的外城兵营,男女老少分开管束。”

    “会不会太严厉?”

    原战失笑,“你去看过兵营吗?”兵营这个说法也是严默说出,大家才开始运用。

    “去过。”

    “那你还记得当初我们在原际部落住的帐篷是什么样吗?默,兵营虽然要四人一间房,但都是石屋,坚固避雨、冬暖夏凉,每个房间还都有床铺和桌子,有门有窗,连地上都有地砖,还有取暖的烟道,这在我们这些野蛮人来看已经是神的居所了。”

    “有家庭的怎么办?有些人还带着很小的孩子。”

    “那不是问题,太小的孩子就交给他们的母亲带,其他女人和六岁以上孩子都跟男人一样实行你曾说过的军事管理。”

    严默沉吟。

    原战把椅子往他旁边拖了一点,“你说过要奖励和惩罚并行才能让人听话,我们只有先严厉,表现好的给予奖励,比如说奖励一栋石屋,奖励他们成为神血战士,这样他们才会拼命努力,才会不偷懒。如果我们一开始就对他们太好……,你知道吗,在原际部落一个心肠太好的主人不是被他们的奴隶杀死,就是被他们逃掉了。”

    严默敲敲桌子,睨他,“你是在让我不要相信他们吗?”

    原战点头,“默,我们和你不一样,我们没有祖神在天上时时刻刻盯着我们,也许有,但我们不知道。阿乌族人和原际人因为你才知道要守很多规矩,但也不是每个人都接受得很好,你看,部落里仍旧每天都有人打架,也还是有人找女人麻烦,他们不知道会被惩罚吗?他们知道,但他们就是忍不住。就跟你跟我说过几百次要到十八岁以后才能和你困觉,可我还是想上你一样。”

    严默脸皮抽了抽。

    “新来的这些人就更不用说了,他们好多连话都不会说,你跟他们说不要睡自己的母亲姐妹女儿、不要强迫他人、不要打架、不要抢夺、不要偷懒、不要随地大小便,没有鞭子,他们根本不会听。他们也许害怕你、害怕我,但只要给他们机会,他们会毫不犹豫地拿起任何尖锐的东西捅进你我的身体内,更不要说对其他人。”

    严默叹气,他承认原战说的是事实,经过他们调/教的人还好,朵菲送来的那三百奴隶简直就是麻烦制造机,不到十天,部落里已经发生了多起让冰想要杀人的恶性/事件。

    偏偏那些人又听不懂话,他去跟那些人说过一次规矩,还杀鸡给猴看了一次,当众处理了几个情节过于恶劣的混蛋,可是那些人却用害怕和仇视的目光瞪他。虽然不是每个人都那么糟糕,但一百个人中有一个就很让人头疼了,更何况是几十人甚至十个人中就有一个刺头。

    感化这些人需要时间,但这跟部落刚开始不一样,他不可能每次遇到这些完全不讲道理的人就要亲自上阵,也不可能天天跟他们解说道理。

    他曾想过干脆放这些人离开,但是以后再碰到同样的事情,他每次都要把人白白放走吗?

    而且这些人离开九原也不会人人都回去原来的住地,他们必然会分散到九原四周,人少还好,人多了,又怎么可能不给九原的打猎、畜牧、农耕等带来问题?如果九原的孩子和女人跑出去玩耍和历练,被他们抓住怎么办?

    除了这三百朵菲送来的奴隶,其他人口也不是就真的那么听话乖巧。

    有一定文明的部族会瞧不起野人部族,而稍微强大的野人部族会欺负比他们更弱的土著。就是已经成为九原人的阿乌族人和原际人现在也在磨合期,他们对外来者有同情,但也有厌恶、警惕和排斥。而新人看旧人,也有妒嫉和仇富心理在内。

    “暂时实行军事管理也好,正好把猎和雕他们也一起收回来,省得他们天天用苦瓜脸看我。再问问格兰玛族,如果他们愿意,也一起收编。不过阿乌族和原际的战士也必须参加军事管理,只每晚和休息日可以回家睡觉。人员也必须打散,不能让他们各族抱团,每五个人中必须有一个原际或阿乌族战士。”

    原战点头,“我也是这么打算。”

    “推举大小头领时,除武力高低,掌握九原语并熟知九原各项规则也必须是考量的一个重要要素。”

    “可以。”

    “实行班、排、连、营、团的叫法,逢三进一级。我以前跟你提过,就是以十人为一班,三个班算作一排,三个排算作一连,以此类推。然后每个连队再加一个炊事班和后勤班,班长以上包括班长在内都再设一名副职。”

    原战接受这点也没问题,现在九原的战士团就是按照这种基础在编制。

    “另外,冰的那支纠察队仍旧单立,专门负责处理违背规则的人和解决部落里各种纠纷,救火救急队也暂时放在他下面。负责武器盔甲战兽等装备的人再另立一支队伍,粮草和医疗队也一样另立,哦,粮草就是食物。”

    严默怕原战听不懂,特地用石板一样样写明给他看。

    原战计算,“我们有五个战士团,如果按照你说的,人数根本不够。”

    “先空着,以后再填充。等人多了,团长还能升级为师长或军长。以后有必要统一所有战士团作战时可以安排一个大帅的职位,战事结束就撤职。”

    原战加重声音:“所有战士团必须听我的!”

    “当然,所以不到必要时刻,不设帅职。以后部落发展起来,你还可以进行兵将调动,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可以最大程度限制战士头领抢夺你的权威。”

    “不愁了?”原战伸手抓住他家祭司大人的手。

    “呼!”严默往桌上一趴,“总算有个头绪了,按照这种军事管理制度,我也不用愁管理人员要怎么安排了,让大家层层推举就可以。可是以后怎么办?”

    原战改摸祭司大人的短毛脑袋,“以后总有战士伤残、年老,等他们打不动了,就可以像长老一样只管人。等到那时候,部落规则也应该已经牢牢刻入他们脑中,组成家庭的人也多了,有了女人孩子、有了房子和田地,还有吃不完的食物,所有人都不会舍得再离开九原,那时你就可以按照你想的,弄什么街长、巷长、村长之类。”

    “呵。”严默乐,他觉得困难的,在原战脑中似乎就不是问题,看人家解决得多轻松?

    咦?不对,好像解决方案我也出了一大半?

    “阿战,”严默歪头看青年。

    “嗯?”

    “你有没有发现,你比以前更狡猾多智了?”所以他就说这些原始野蛮人不能轻瞧,他们的大脑容量和现代人没什么区别,只要给他们启智,有些本身就很天才的人其成长速度会让任何一个穿越者都感到恐怖。尤其这些具有百分之一天赋的人为了成长还付出了百分之百的汗水!

    原战凑到他脸边,张嘴在他脸蛋上咬了一口,“是你教的好,我的祭司大人。”

    可我一点成就感都没有,反而有种教会徒弟坑死师父的悲催感!

    阳光斜射入室内,原战瞅着少年脸上被阳光照射为金黄/色的细细茸毛,鼻尖蹭了蹭他的鼻尖。

    严默心脏莫名震颤了一下,突然间,他觉得这只家养牲口似乎比以前更耐看了。

    “对了,我听部落里有人传言,说有个女人有了你的孩子?”

    “……那你有没有听到后面一个传言?”

    “哪个?”男人的手摸上他的小腹,渐渐下滑。

    严默一把抓住他的手,“大中午的,你干什么呢?你还没跟我说,你那边安排的怎么样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