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87章 章回287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严默躺在床上听原战说他的种种安排,还没听完就累得睡着。

    原战给怀中人擦擦汗,他舍不得放开他的小祭司,可是天气又太热。

    心中一动,他直接抱着人连同下方床铺一起沉入地底。

    而地底深处不知何时被原战修建出了一个相当大的空间,空间没有分割,因为他还没有时间完成所有工程。

    但地面和墙面已经被他凝练过,四壁和地面都铺上了整齐的石砖,还有两根柱子撑着顶面的巨石。

    这个地下空间很凉爽,空气也很清新。

    严默没有醒来,但他显然感觉到温度变化,舒适地呼出一口气,还在原战怀里拱了拱。

    原战搂住人,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睛。

    次日开始,严默和原战召集部落所有管事头领商讨人员安排一事。

    此时,全人口统计也已结束。

    九原目前总人口数4276人。十二岁以上女子1297人;十二岁以上男子2060人;六岁以上、十二岁以下童兵802人;六岁以下幼儿共62人;完全不能干活的老人共55人,其中40人以上都是来自朵菲送来的三百奴隶。

    历时两天,两人终于得到了一份细致的框架图,每个主要管事人员也都有了一名以上的候选者。

    “专政下的民主哈。”严默看着名单自嘲。

    原战一句话把他堵回去,“人都认不齐,你让他们怎么选?”

    严默也知道这个理,自从做起实际管理者,他才发现管理一个部落必须从实际出发,理想很美好,但现实真的很苦逼。最重要的是不管你的作为对部落子民是好是坏,你都必须先确立起自己的权威。

    只有让他们怕了,让他们肯老实听你说话,你才能把你的意志传达下去。

    否则就算你弄出再好的社会框架,你的子民不肯照着做,那还是白搭。

    所以从古至今,不管是朝代更新也好,变法也好,还是只是权力者交替也好,所有人上位第一件事就是打倒异己,先把所有不听话的人全部揍到死,折腾得大家都不敢再反对他,才会开始施行他们的各种政治策略和抱负。

    原战归来第四日清晨,问天显示时间七月十七日,九原西外城空地。

    原本空无一物的地方出现了一个被规整过的广场,广场的一边立起了一个大约一米高、三百平米左右的石台。

    九原四千多号人被全部集中起来,就连所有防守战士也全部提前撤回参加了这次大会。

    九风在天空翱翔。

    铁背龙一家如今也成了九原的固定人口,走到广场上就往地上一趴,用行动表示他们一家三口也要参与会议的决心。

    严默听到九风的唳叫,抬头对天上挥了挥手。

    “桀——!”九风在天空中追逐着风和云,快乐、自在、随心随意。

    “天命玄鸟,降而生商。”

    “什么?”原战没听清。

    严默勾了下唇角,“我说以后部落图腾就用九风的模样吧。”

    “图腾?”

    “就是部落的象征。”

    原战眉头皱成山,满眼都是嫌弃,“干嘛用那傻鸟做我们的象征,用你的模样就好!”

    “图腾不太一样,我可不想将来走形成魔怪的样子。”

    “不要!”

    “乖,别任性。九风的模样真的很适合做图腾,我们说不定还能借此得到人面鲲鹏一族的友谊。”

    “他们把我们当奴隶和附属部落怎么办?用藤蔓吧,巫运之果就很好!”

    “……可以在九风的图形四周加上一圈藤蔓?”

    “再在他爪子下面抓一只人鱼?”原战异想天开。

    严默忍笑忍得肩膀发颤,“你想和人鱼族开战吗?”

    “我还没说再让你坐在九风背上!”

    两人几句玩笑后,看向下方。

    大河带领护卫队全体成员分列在两人的石椅两侧。

    战士团头领站在下方队列最前端。

    冰带着纠察队成员在四周巡逻并维持秩序。

    四千多人非常明显地分成了四大块,最多的是战士,这些人队列整齐,精神气还算不错,沙狼带领的女战士也在其中。

    其次是不在战士编制的妇孺老弱,这些人站的比较松散。

    第三堆人是还不够资格进战士团,目前担任部落里各项杂事的精壮。

    最显眼的则要数朵菲送来的那三百奴隶,这些人和其他三堆人分得都比较开,自己内部也比较混乱,就那么乱糟糟地被冰的纠察队成员强行赶到一起。

    战士们都很安静,可是其他人却有不少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严默对大河点了下头。

    大河从护卫队列中走出,走到石台边缘的一只皮鼓面前,拿起鼓槌重重敲了三下。

    “咚,咚,咚!”沉重的鼓声传遍整个广场。

    底下的噪杂声消失,所有人都抬头看向前方端坐在石台上的人。

    “我想你们大概也听说了一些今天为何召集大家的原因。”严默敲了敲骨头喇叭,缓慢开口。

    “从去年冬天到现在,部落内来了很多新人,今天便是安排他们的日子,而之前的人员也将进行一些调动,同时今日也将进行部落第二次各阶层头领推选。”

    下方有些骚动。有人不安,有人兴奋,也有些人好奇祭司的声音怎么能这么清楚地传到他们耳中。

    严默提高声音:“听好,今日决定将取代之前的所有安排,如对今日安排不如意的人可在日后向你的上级申诉,如确实有必要并且经得数位头领同意,才能调往他处。详细规定会在明天后由各级头领告知大家。”

    为了让所有人都能听清楚、听明白,严默今天是主要说话人,原战只负责压阵。

    “五大战士团头领出列!”

    狰、壕、捕蛾、猛、深谷,五人齐齐跨前一步。

    “狰,上来。”

    狰从石台一侧的楼梯快步上去,对原战和严默郑重行礼后转身走到石台最前,面对下方所有人。

    严默,“狰,第一战士团团长!率领第一团驻北边军营,辖下分三营,男、女、童兵各一营。”

    狰昂然立步对下方众人行礼,“下面我将报出三营营长之名,报到名字的人出列,走到最前方来。”

    “第一营男兵营长,猎。第二营女兵营长,沙狼。第三营童兵营长,萨宇。”

    三人从队伍中走出。

    猎表情正常。

    沙狼微微挑眉,非常霸气地推开女兵走到最前面。

    萨宇之前就被通过气,如今听到自己名字,特意把小脸绷得紧紧的走出人群。他家人又是欢喜又是惊吓地看着他,这娃之前什么都没跟他们说。

    刚来九原的人看营长之位竟然被一名女人占去,当下一阵喧哗。

    大河击鼓三声,纠察队在外围拔/出骨刀,底下再次安静下来。

    严默扬声:“如有对各级头领武力不服者,可在三个月后向对方发起挑战!之后各级头领每月只接受一次挑战,每次挑战只接受一人!如有对各级头领管理和人品不服者,以实证可越级上告。另,各战士团凡不服管教者、闹事者,第一次劝诫加鞭打二十,第二次鞭打五十,第三次,杀!违反部落规则者,不论谁,都按部落规则从严处置!”

    众人心里一震,祭司大人从来没有这么严厉过,看来真有人把祭司大人惹火了。

    听到这些话最害怕的就是那三百奴隶,他们总觉得自己很可能要被杀光。

    狰之后又报出三营共八名连长的名字,等那八人走到各自营长身边,狰再次行礼后走下石台,与他的第一团营长和连长同列。

    之后,剩下的四个战士团也基本照此进行构架,只不过连长人数会根据实际人数而有所变动。第二团到第五团的童兵因为人数不够,没有营,只有连。

    再之后,纠察团团长被定为冰,辖下两个连队,一管治安,一管救火救急。

    装备营头领,穆长明。辖下分武器、制甲、战兽三块。原本的制皮和纺织并入制甲连,棉花和麻料等非食物类种植采集也归在其下。

    粮草营头领,大山。辖下分粮食、草料、养殖和制盐四块。部落内的农耕、食物类种植、狩猎次数和规模等全由粮草营决定,所有非战兽的养殖和畜牧并入养殖连。制盐的负责人是蚊生。

    医疗队负责人,草町。辖下分药科和医科。药科需负责种植、采集和炮制各种药物。

    礼商团负责人,乌宸。辖下分教育、抚恤、商贸和外事四大部分。

    教育组成员很多与各负责人重叠,采取轮流制到各营给大家上课。

    抚恤又包含奉养孤寡残弱老人、养育孤儿、战士抚恤等方面。

    乌宸同时还将肩担接待他部落使节、辅佐首领和祭司处理内外事的职责。在接待使节上,严默给乌宸找了个帮手,黑奇。

    黑奇听台上报出自己的名字,大吃一惊。他完全没想到首领和祭司大人竟然会对他委以这样的重任,且不是副职,而是正儿八经的外事长。盐山族人听到黑奇被选中为中层头领,也都激动莫名,因为黑香的事,他们就怕祭司大人厌弃了他们,还好还好!

    部落交易这块则被交给了逐渐在这方面显露出天赋的叶星,叶星就算提前知道了这个消息,听到自己名字被报出来,还是笑得嘴巴都合不拢。

    祭司大人的护卫队被当场定为十二人,负责人则仍旧是大河。

    最后,连长以上头领又各自点名选出自己的副手。

    到此,大河再次击鼓三声,令大家保持安静。

    严默从石椅上站起,和原战一起走到石台边,“下面,各团各营各连的头领们将会根据部落决定的名单,到你们中间去挑人。每个连都会配有一个炊事班,一个后勤班。自觉年老体弱、身体不良或善于烹饪、缝补、洗刷、仓储等方面的细心人可以主动应征炊事班和后勤班名额。而这两班原先定下的人如果想去战队,只要有头领接受你,可当场调动。”

    严默扫视众人一圈,又道:“待所有人员分配妥当,排长和班长的位置将由你们自己推举的人来担当,也可以自己推荐自己。如果一个位置有两个人以上竞争,则需进行比试,比试分武力高低、九原语通顺与否、以及看对部落各项规则的熟练程度如何来断定。现在,各位头领,请按照名单,把你们的人全部领出。”

    五名团长把准备好的石板从石台后拿出,跟台上借了喇叭,让自己的营长和连长按照这个名单开始报名。

    原本安静的人群一下热闹起来。

    最先被分完的是有名字的人,然后五名团长把首领和祭司之前跟他们说好的规律告诉下属,再让他们到没名字的野人部族中间去挑人。

    这份名单因为没有事先决定,选人时难免就有些挑拣,为此几个战士团的各位头领还差点打起来,谁都想选更好更听话的不是?

    到后来就不是选人了,而是抢人。已经被定下的成员看不下去,全跑出来帮助自己的头领抢顺眼的。

    “这个好,这个肉多壮实,肯定能打!头领……啊不,连长,我们就要这个!”

    “这个看着老实,就他吧!”

    “这个不行,我一巴掌就拍趴下了!”

    而引起最激烈争夺的,则是各团的女兵成员。

    “英姐啊!这个姑娘漂亮,要她啊要她啊!”

    “团长!抢这两个!我们能不能娶上老婆就看你了!”

    “别挑啦!是女人就先带回去吧!都快被抢没了!”

    严默在台上看得嘴角一抽,“我们是不是应该把女兵单立成一个团?”

    原战瞅着下面的混乱,乐,“你不是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吗?每个团都分一部分女兵更好,战士们干活和训练也会更努力,他们配对生娃也会更快!看吧,要不了多久,这些人都会迫不及待地想要分到一栋单独的房子,那时候你让他们做什么他们都愿意。”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