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88章 章回288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下午,一直处在围观状态的格兰玛族族长,那个长相非常艳丽的少女带着两名族人走到石台前,向狰传达了格兰玛族也想加入九原的意愿。

    她并不是临时决定,她的族人对此也已商讨很久,去年冬天他们就全员表决想加入九原,但一直没有好机会,后来看九原来了好多女人,本身就女多男少的格兰玛族就犹豫了下来。

    前些日子,大家看九原那位祭司竟然乘坐一只巨大的骨鸟,带着那么多精壮的战士从天而降,她的族人就催着她去找狰说要加入九原的事。

    今天,她亲眼看到、亲耳听到九原规模已成,那一个个职责分工有很多是她从前从没有想到过的。还有那么多战士,连女人女童都会被进行战士训练。她也许认识不多,但她总有种传说中的三城大概也就这样的感觉。

    上午观看时,她发现九原在编制时把各族人全部打散了,这让她再次产生了一丝丝犹豫,但回头看到族人们渴望安定、渴望强大和渴望强壮男人的面庞,想来想去,她终于下定决心。

    况且她也明白,如果他们再不趁此机会加入——正好九原又来了大批战士,女子又变得缺少起来,以后他们的优势只会更少,再说老是借住在人家部落外面也不是回事,还不如索性加入九原,就此成为真正的九原子民。

    狰把此事上禀。

    严默和原战早有所料,也没耽搁,当场就答应下来。

    严默对格兰玛族还是很满意的。这一族近三百人,女多男少,且因为逃难缘故,他们的男女八成以上都是正当劳力,略小的长个两三年也能用,最重要的是这族人性格好,大方爽朗,不搅是非,算是非常省心的成员。

    而台下众人听说格兰玛族也加入了部落,竟掀起了一个高/潮——这帮老中少爷们凡是单身的,好多都觊觎人家姑娘们很久了,甚至其中不少人已经勾搭成奸,孩子都生了的也有。

    当天傍晚,乌宸把整理好的最新数据交给严默。

    “师父,石林那两百多野人也都要加入九原,不打算再回石林。”

    严默点头,那石林下面有煤炭,他压根就没打算放那帮野人回去,前面说让他们随意离去,不过是钓着他们而已。这帮人在九原生活了大半年,现在你赶他们,他们恐怕都不会走。

    原战接过石板来看,他现在也认识不少字了,看不懂的就问严默。

    乌宸比较贴心,直接把数据报了出来:“把石林野人和格兰玛族也加进去,目前九原总人口数共计4805人。十二岁以上女子1583人;十二岁以上男子2250人;六岁以上、十二岁以下童兵827人;六岁以下幼儿共90人;完全不能干活的老人共55人。”

    乌宸又拿出另外一块大点的石板,“这是各级头领人员名单。”

    严默没接,指了指会议室对面墙壁,“看到那个架构图没有,在每个职务下面都有个方框,你把所有人的名字按照他们的职务一一填进去。”

    乌宸转头,眼睛一亮,有这样一副从上到下的结构图,整个部落的架构都一目了然,也好记,“是。”

    原战看着那块笨重的石板皱了下眉,对严默道:“差不多是该让矮人发现他们遗迹之地的时候了。”

    乌宸好奇,矮人遗迹之地?在哪里?里面有什么?

    严默差点忙忘了这事,闻言也看了眼那块石板,笑道:“确实,是该让他们发现了。”

    以前人少事少,有没有纸张无所谓,但现在人口将近五千,各方面文书工作暴增,加上教授和传承的需要,纸张制作的事就必须要提前了。

    原战打算过几天就带他的祭司去赶紧把地方布置起来。

    严默又吩咐了乌宸几件事,“这几天你可能会比较辛苦点,一个是新旧交替,还有一个是开头琐碎事最多,肯定有不少人有一肚子疑问,他们不好直接来找我和首领,十有八/九会逮着你问。遇到这种情况,你能处理的就处理,如果不肯定或者无法给出答复的,就记下来,每天傍晚前来找我一次。”

    乌宸一丝不苟地回答:“是。”

    外面有人敲门,按照严默下午从广场离开时的吩咐,部落最新出炉的一把手们全来了。

    原战抬手,让所有人进来。架构虽成,但具体要做什么、怎么做才能做得更好,因为这些人大多没有经验,还需要严默帮他们梳理一番。

    第二天,九原整个部落忙碌起来,到处都是走来跑去的身影,互相叫喊的声音此起彼伏,很多人还扛着大包小包,大家几乎都在忙着搬家。

    到最后,大小各级头领不得不举着喇叭喊:“不要把所有东西都带进兵营!铺盖、衣服、武器、用具,部落会全部提供!”

    “等会儿我们会到各兵营检查,如果发现东西太多,我们会都扔出来!你!那个大个子!你扛那么多骨头干什么?哪拿的放回哪儿去,不准把这些骨头带进兵营。”

    大个子闷头往前走,旁边人提醒他,他还一脸茫然,他听不懂九原话。

    虽然昨天祭司大人把这些事都说过一遍,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记住,就算记住,他们也舍不得放弃自己的全部财产,哪怕那财产只是几把骨头或一些石制用具。

    更多野人则把各级头领声嘶力竭的喊叫当背景音乐听,纷纷解开唯一的兽皮裙或临时搓制一点草绳,试图把这段时间积累下来的个人私产全部带进兵营。

    有个野人还在脖子上挂了一条一米多长的蛇,活的!

    还有野人到现在都分不清自己属于哪里,追着熟人问:“我,哪儿?”

    眼看很多人分不清东西南北,连左右都分不清,头领们只好再辛苦地找高地爬上去,挥手扯着嗓子喊:

    “第一团第一营的人全部到这边集中!”

    “第四团第二营的到这边来!”

    “那个谁!你是我们这边的,你往女兵营那边跑什么!”

    狰等五个团长站在城墙上不住摇头,“太乱了,还不如让人到各自居住地直接接人。”

    壕低声笑,“不是你说想看看那些低级头领的带人能力,所以才不说清楚,让他们自行安排,只要在……”

    壕抬头看向树立在内城广场中央一座高高石台上的问天,他视力好,可以把问天上表示时间的格子和指针看得清清楚楚,“只要在中午十一点前全部安排进各自营房就行。”

    捕蛾眺望城里情况,看着一处,眼露称赞,“这样好,谁能力如何,一眼就能看出。那个站在三百朵菲奴隶茅棚前的低级头领是谁?我记得他好像是阿乌族人?”

    猛对阿乌族人最熟悉,仔细看了看,肯定道:“那小子叫朱能,阿乌族人,二级战士。”

    捕蛾称赞:“挺有头脑,他带人直接在那里接人,接到一批,就让人领走一批,等没有他的人了,他再去另一个居住地。他大概怕那些人不认识他,还在头上插了红色羽毛。”

    狰和壕同时开口问:“那是哪个战团的?”

    深谷脸上浮起一丝自豪笑容,“我们第五团的,我记得他,第一连的副连长。”连长是这次新加入九原的一名四级战士,朱能这个人还是他自己选的。

    而他则选了只有三级的蓝蝶做了自己的副团长,这个决定让很多人惊讶,尤其是自摩尔干起就一直跟着他的那些战士,但他相信自己没有选错。

    虽然跟蓝蝶相处时间不长,但他发现这名青年很受祭司信任,是少数能直接面见祭司的中级战士头领。当然他选择蓝蝶不止这个原因,这名青年也许作为高级头领还嫩了点,但他极为聪明,一点就透,在战事安排上也很有主意,且性子好,跟他合得来。

    五名团长一直没有插手,就看连长以下的头领如何安排这些琐碎事情。

    结果,本来预计上午十点前就能搞定的搬家,竟一直拖到了晚上。

    等进了兵营,又有各种事情发生,比如女兵营那边不少母亲直接带着孩子住进去了。

    原战和严默也只旁观不插嘴,但严默通过乌宸传下去一份对各种琐碎事的处理规则,让大家有事参考,弄不懂就询问战友或上级,充分给予了各级头领学习、犯错、纠正和磨合的时间。

    虽然一开始有点乱,但各项规则在那里,且每十个人就有一个头领,一旦有什么事立刻就能处理,处理不了的,根据事情轻重只要层层上报,总会被解决掉,慢慢的,九原的一切也就上了轨道。

    五大兵团,狰带第一团住进外城北边城墙下的兵营中,男兵女兵正好以城门相隔,分左右居住,童兵与女兵住在同一侧。

    壕的第二团住进外城西边城墙下两侧兵营。捕蛾的第三团住进外城南边兵营。

    九原城东边一面没有外城墙,直接与青渊湖相接,猛的第四团军营被安排在东南角,深谷的第五团被安排到东北角。人鱼见此也没说什么,东边一面的空地相当大,两个战士团也只是占住了两个角,而且也并没有贴着湖边建造军营。

    矮人们则很惊慌,因为他们感觉自己像是被九原的战士包围了。

    眼看九原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强大,矮人们忍不住想:他们和九原人今后要如何相处?

    有那想得开的矮人提出:干脆我们也一起加入九原吧,人多也热闹。

    可是大多数矮人,尤其是矮人的上层却担忧重重,并慎重考虑起迁徙的问题。

    趁着离冬天还有不短时间,几个矮人族联合了一批比较强壮的战士,把他们派出去寻找附近有没有适合的居住地,他们虽然想离开九原,但又不想离九原太远。

    大家都不是傻子,九原有那样一位祭司,又有那样强大的首领,这个部落只要不被打散,必定会升级为城,成为三城一员。他们靠得近,就能直接和间接地得到很多好处。再说九原的各项规则真的很好,尤其是不准有奴隶那条,他们待在附近也安心,至少不用担心自己出去打猎,回来却发现孩子都被抓去卖掉了。

    大会后第十天,九原整座城内外已经变得井然有序。

    而这段时间一直浮在九原城上空的焦躁和紧张感也像是全部被风吹散,人们……不管是旧人还是新人,就连朵菲送来的三百奴隶,大多数人的神色也变得安宁和对未来充满期待起来。

    原战在五大军团开始正式运转的第一天,每个军团都走了一趟。

    之后军团内部上课,原战作为第一名武斗教练出现在各大军团的战士面前。

    而原战在训练场中展现的实力,让所有人都深深记住了这位首领大人。

    严默最牛,他负责带大课,每五天一次,全员参加。教授的内容也是天马行空,很长一段时间,大家都以为他在讲故事。

    而严默也确实在讲故事,基础由他的弟子和学生教授,他要教给大家的是从没有过的认识和经验,而故事在这个年代是最好的传播方式。

    严默的课不用说,成了大家最喜欢的课,每到他上大课时间,不止九原人,矮人和人鱼能来的也都会挤过来,就连三名蛇人也次次不落空。

    他们总是能从他们祭司大人的口中听到各种光怪陆离的稀奇事。那些故事有时是讲两支战队相斗,弱的是怎么胜过强大的;有时讲灵兽报恩;有时是说父母对孩子或孩子怎么对父母;有时是说战士们在危险时互扶互助……

    不久,严默再次颁布新的规定。

    第一,要求无论战士还是学生,无论头领还是普通子民,每五天休息一天,每天训练和工作和学习加起来的规定总时长为八个小时,战士和有职责在身的人采取轮休制。

    第二,开部落内部市集,每十天一次,每次进行两天。

    第三,允许部落子民欠账购买部落独栋房屋,如想自己建房者需先到纠察团递交申请,房屋样式、材料和规模需根据部落要求。

    为方便管理,城防建设这块被暂时放到了纠察团下面。

    九原人为此奔走相告。

    “休息日?那是什么?”

    “就是什么也不用干,你想怎么安排都行的日子。”

    “不用干活?一天都不用?也不训练啦?也不学习啦?这怎么行!”

    “怎么不行?祭司大人说行,那就行。”

    有人插话:“我觉得休息日挺好啊,可以去市集摆摊,可以和家人和朋友出去玩耍,反正做什么都行。”

    “大人说,除了规定的休息日,平时到傍晚十八点就可以回家呢。孩子更早,十六点就能回家了。”

    “回家啊……那些阿乌族人真好,他们在内城都有房子住。”

    “我们要想要也可以有啊,头领们不是说了,内城一栋房子根据地点不同大小不同,十头到二十头成年牛。外城便宜,只要五头到十头。”

    “那么多牛,我们要还到什么时候?还不如自己随便……”

    “我要石屋!石屋多漂亮,自己盖能弄那么好吗?再说,我听阿乌族人和原际人说,他们买房子也都要用牛来换,不过他们来得早,房子又大多是他们盖的,他们出的牛就比较少。听说以后再有新人加入九原,那房子会要更多的牛。”

    “其实没牛也没关系,首领大人说了,只要给部落干活五年以上,就能在外城得到一座房子。”

    “可我们之前作为奴隶被买进来,本身就欠着部落,那也得为部落干五年活。”

    “加起来也就十年而已!反正我们要在部落待一辈子,想想看,如果我们作为奴隶,别说现在的日子和一栋那么好的石屋了,我们就得天天干活,得从早干到半夜,还吃不饱、穿不暖,还得挨打,说不定还会被杀死,这样的日子要过整整一生!”

    几个年轻的战士不住点头,其中一人道:“就算在我们原来的部族,大家不也都要每天干活、战斗?族里也没说要给我们盖房子,也没有给我们提供皮甲和武器,也没有逢五天休息一天的好事,更没有干个几年后除了族里固定给的份额,还另外分东西给我们。”

    大家沉默了,半晌有人呢喃:“是啊,现在的日子真好,我没想到九原真的没有奴隶,现在我们住得好、吃得饱,虽然也要干活、也要战斗,但都是为了自己,祭司大人还让人教我们各种祭司才能知道的知识,说真的,现在就算让我回去原来的部族,我也不愿回去了。”

    头领们把大家的情绪和反应层层上报,最后汇总到严默和原战面前。

    “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嗯?”严默呼气,他原本还担心提出那些福利还太早。

    原战,“明年会更好。”

    “就是不知道我们还有没有慢慢发展的时间。”严默看向窗外。

    问天显示时间已经是九月十二日,部落盛夏已过,短暂的秋季更是快得看不见尾巴,初冬的寒流已经从北方逐渐接近。

    那些出来寻找巫运之果的人,是否已经被他们的假讯息引走?

    天堑城的使者和战队日前已经进入朵菲尔德部落,他们什么时候会来“拜访”九原?

    而就在这一天,矮人们派出去寻找新居住地的战士们传回了一个影响了矮人们后世无数代,甚而完全改变了他们生活方式的重大消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