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90章 章回290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一开始矮人们很拘谨,不是胆怯,而是一种不知该如何开口的尴尬。

    严默难得热情地招呼矮人们一同吃喝,都说饭桌上比较容易谈事情,他今天就试试看效果如何,可惜没有酒,否则气氛也能快速炒热起来。

    狰带着兰玛,豪和甘雨带着他们的独子一同来到,这个火堆围着的人越来越多,其他团长以下头领自认分量不够,不好意思凑到这里来,就和祭司的护卫队成员分享了其他两个火堆,只偶尔跑过来凑凑热闹。

    众人说说笑笑,很自然地把矮人接纳进来。

    矮人们天生神经粗大又比较人来疯,人一多也不再拘谨,很快就放开了。

    奥帕祖巫今日一反平日昏昏欲睡的模样,她似乎心事重重,在洛干族长几次暗中示意下也没有率先开口,只是坐在那里撕扯着肉丝吃。

    莫莫族的朗朗族长与卡蒂祖巫也不愿先开口,过了一会儿,他们被涂抹了丰富调料的烤野猪肉吸引,初时第一口他们有点接受不了,但等吃到第二口、第三口,他们品出了滋味,更是像忘了前来的目的一般,一副心神全放到了吃上。

    卡蒂询问严默,想知道这种特殊的味道是怎么调出来的。

    严默跟她说是跟大河中游一些部落交换的佐料,不过他现在手头上不多,等明年交易多了,如果她需要可以进行交换。

    卡蒂很高兴,问了一些关于大河中游部落的事情。

    见卡蒂祖巫与严默相谈甚欢,可始终没有提到他们今天来的主要目的,洛干忍不住了,大声咳嗽一声,上来就道:“战首领,默大,我们矮人商量过了,我们毕竟不是你们九原人,就这么住在你们外城也不好,我们找到了一块适合矮人居住的地方,想要迁徙过去。”

    严默把洛干的话翻译给原战听。

    原战用小刀削下最表层的烤肉,放到盘子里递给严默,“你们想搬去哪里?离九原太近可不行。”

    洛干如今也能听懂简单的通用语,闻言立刻道:“不是很近,比较靠近那个朵菲尔德部落。”

    严默充当翻译。

    其他人表面上在各说各话,其实全部竖起了耳朵在偷听。

    “哦?”原战手一顿,“你们说的不是靠近朵菲部落的那个山谷吧?”

    奥帕祖巫叹息一声,洛干忙不迭地点头,“对,就是那里!”

    原战刀下微用力,挖出一块带血的肋骨肉,“如果是那里,不行!我听去盖瞭望塔的蓝蝶回来禀告,说那里发现了一个遗迹之地,我和默正准备过去查看。”

    有人不知道这事,询问其他人,猛对此最清楚,加油添醋地把发现那个遗迹之地的事宣传了一番。

    众人大哗,纷纷说要过去看个究竟。兰玛好奇,追着狰问,狰用她能理解的简单词语说给她听。

    洛干没全听懂原战的话,但一些主要词语给他抓住了,又听其他九原人说要去那个遗迹之地,当即按捺不住地吼道:“为什么不行?那里是我们矮人的遗迹之地!”

    严默传译,众人讨论的声音顿止,很多人都怒目看向洛干。

    朗朗捂脸,那个暴躁的蠢货,你知道你犯了众怒吗?

    原战冷笑,“那里属于九原,再说你说那是矮人的遗迹之地就是你们的了?我们先发现的,当然属于我们!”

    壕淡笑,“就是这个理,九原领地中的一切都属于九原,不服来战。”

    他儿子用崇拜的目光看他,甘雨笑一下,撕了一条肉丝塞进儿子嘴里。

    壕身心皆愉,一个像他这么强壮的男人,很久没有和自己女人在一起,可把他憋坏了。还好现在甘雨愿意重新跟他在一起,而他仅剩下的幼子也不再用不安和警惕的目光看他。

    有人以为他会眷念酋长的位置,却不知他早就打算把酋长之位让给狰,偏偏狰跑了,还好在他重新发现和培养起一个新酋长人选前,他看到了另一条路。

    狰和没有负伤前的原战,以前都是原际部落准备的未来酋长储备人员之一,如今原战不但伤势痊愈,还在祖神祭司的帮助下,成立了一个更大、更强的部落,且之前部落里大半都是原际人。

    对于很多原际人来说,九原只不过换了一个名字而已。

    既然如此,他带着剩下的原际人加入九原,和把酋长之位让给部落里最强大的战士又有什么区别?

    想通了这一点,又没有了老祭司这个阻碍,他再无犹豫!

    而今,他进入九原,不但没有被逼养老,反而得到信任和重用,成为了一个战士团的团长,最主要的是,甘雨和孩子都回到了他的身边,大家也和以前一样尊重他,他还有什么好求的?

    没有人知道他对原战和严默的尊重与信任有多么感激,只为他们和甘雨,他就不会让任何人侵害到九原一丝一毫。

    洛干听严默把原战和壕的话传译完,一时堵住。

    那个遗迹之地确实是九原人先发现,九原战士出来时正好碰到出门寻找居住地的几名矮人战士,随口提了下,那几个矮人战士好奇,跟下去看了,结果才发现那里很可能跟矮人先祖有关,就赶紧跑过来向他们禀告,可是九原人已经先一步在那里盖了瞭望塔。

    但是这个矮人的遗迹之地对他们太重要了,只是听那几个矮人战士的描绘就已让他们感觉到里面很可能隐藏了一个巨大的传承宝藏。

    奥帕祖巫甚至说那个遗迹之地也许会让矮人们从此走上强者之路。

    洛干焦急地看向奥帕祖巫,希望她能说些什么。九原的首领和祭司太难缠,他们也就对奥帕祖巫还比较尊重。

    严默不等奥帕祖巫开口,先对她笑了下,问:“奥帕祖巫,我们九原人对你们没有任何亏待的地方吧?”

    奥帕祖巫再次叹息,九原人对他们确实说不上亏待,甚至可以说帮助很多。如果换了别的人类部落,不说早把他们全部弄成珍惜奴隶贩卖,至少也会把他们在缺少食物的冬季驱赶走。

    可是九原人不但让他们长久地留下,给他们提供盖房子的石砖,还让他们跟着九原人一起学习那些神奇的知识,打猎时明知他们跟在后面也不会驱逐他们,到了冬天还会帮助他们一二,他们在九原的交易集市上还有固定摊位,就连她身上穿的柔软布衣,也是严默赠送给她的礼物。

    “默大,如果九原同意把那个遗迹之地交给我们,并允许我们在那个山谷建立自己的部落,我可以向我们祭祖族的祖先发誓,只要我们洛洛族的血脉还在,我们就永远都是九原最坚固的盟友!”奥帕祖巫真诚地用九原语道。别看她年龄大,在矮人中,她的通用语学得最好。

    卡蒂也立刻跟上,“我们莫莫族也一样。”

    原战撕扯着带血的肋骨肉,发出冷笑,“默教过我一句话,叫空手套白狼,你们矮人现在做的就是这个。”

    卡蒂尴尬,奥帕却对原战行了一礼,“如果你们允许,我和卡蒂还有其他祖巫想跟随默大一起去那个遗迹之地看看。”

    “凭什么?”

    “我们愿意与九原结盟,我们可以像人鱼那样提供战士给你们,报酬只要人鱼的一半。以后我们有所产出,而九原愿意和我们交易的话,所以东西包括知识都按照我们给其他部落的交易价的一半来。”

    奥帕说到这里,又追加一句:“但条件是那个遗迹之地必须完全属于我们,在其他部落攻打我们时,九原会援手,而且你们也要发誓永远不会侵略我们。”

    原战发出讽刺的大笑,扔出两个字:“做梦!”

    答答跟着“嗷”,把一根掰断的野猪腿骨硬生生插/进地面。

    奥帕按住洛干,卡蒂和朗朗沉默。

    严默也抬手按住男人,似乎在安抚他让他不要发怒,随即对奥帕道:“奥帕祖巫,你也许觉得你们提出的条件已经很优厚,但如果你们能依靠那个遗迹之地变得强大,我们一样能,既然如此,我们又何必再把那个遗迹之地交给你们?而你们欠我们的前帐都还没还完。”

    “我们会还,一直到还完我们再走!”卡蒂咬了下嘴唇。

    “这么说,你们还打算在九原度过这个冬季?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严默嗤笑。

    大家不知道算盘是什么,但大意能理解。

    就连丁飞都忍不住嘀咕:“你们矮人也太会占便宜了吧?”

    卡蒂没有奥帕祖巫因年龄积累的功底,小脸蛋瞬间羞红。

    朗朗和洛干听得一半一半,但也能感觉出来事情不是很顺利。

    奥帕对其他人摇头,继续道:“也许那个遗迹之地的传承只有我们祭祖族才能学会?”

    原战扔掉骨头,一把掏出猪心,冷声道:“就算我们不能用,我愿意放着,你管得着吗!”

    洛干看原战态度不对,当即站起来想质问原战是不是想跟他们开战,被奥帕厉声喝止:“洛干,坐下!”

    洛干闭嘴,不情不愿地坐下。

    大河和答答一左一右一站一蹲,守到严默身边。

    狰、壕等头领也脚步微移,女人和孩子被巧妙地隔到一起。

    奥帕像是没有感觉到突然变得紧张的气氛一样,温和道:“我们还没有去看过那个遗迹之地里到底都有些什么,不如我们先去看一看?如果那里真的对我们祭祖族很重要,我们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来换回她。”

    严默放下盘子,“任何代价?”

    “是。”奥帕的声音中充满破釜沉舟的勇气和执着。

    “其他矮人也是这个想法?”

    奥帕和卡蒂互看,奥帕道:“我们会和其他祭祖族商量,如果他们同意,我们会合并成同一个部落。”

    严默在心底慨叹,矮人虽然有点小狡猾,但他们的狡猾和现代人比起来还是有很大差距,为了一个还不知道详细的遗迹之地,他们就能说出“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来换取”,这让他们在谈判上完全处在了劣势。

    不过这也跟矮人目前不利的局面有很大关系。他们迫切希望能快速强大,更迫切希望能改变他们现在不上不下的处境,他们渴望和人鱼一样,可以称霸一方自由自在地生活,而不是寄人篱下看人脸色。而如今突然冒出的遗迹之地似乎就能实现他们这个愿望,这让他们怎么能够忍住不去争取?

    奥帕面向严默,那一双浑浊的老眼在此时闪过睿智的光芒,“尊敬的祭司大人,我们祭祖族愿意付出最大的诚意来促进这件事的成功。我们不想说什么威胁的话,也不想给你们添加麻烦逼你们答应,如果你们不想我们冬季留在这里,我们也可以离开。我想,九原肯定也希望多出一个对你们永远心怀感激的盟友,而不是一个不断骚扰你们的敌人。”

    说是不威胁,其实也跟威胁无异了。但严默并没有因此生气,谈判总是这样,威胁和利诱并行。

    一直在努力听狰跟她解说的兰玛忽然在此时冒出一句:“给我们格兰玛族。盟友,永远!女人、战士都跟你们!”

    众人一静,大笑。

    狰啼笑皆非地揉了揉兰玛的秀发。

    严默也笑了,“奥帕祖巫,你听到了,对那个遗迹之地动心的不是你们一族,其他族也想要,我给了你们,其他族会怎么想。”

    接着他不等奥帕回答,就快速道:“详细,我们去看了那个遗迹之地再说吧。”

    严默这句话代表关于此事的讨论结束,其他人立刻展开其他话题,硬是逼得矮人无法再开口。

    奥帕等人也没想着一次谈判就能成功,有现在的结果已经让他们满足,毕竟九原没有完全拒绝他们,他们还有很大机会。

    在严默等人前往那个遗迹之地之前。

    九月二十五日,九原外城响起了客人到来的号角声。

    这日,天气阴,寒风从北方吹来,温度开始明显降低。

    很快,传令兵就带来消息:“首领,祭司大人,天堑城使者又来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