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91章 章回291

易人北Ctrl+D 收藏本站

    哲非眼望这座巍峨的城池,来之前他已经做好准备,可是真看到这座城池,他才发现他仍旧轻估了这个部落。

    这座城占地很广,外护城河波浪涛涛,城墙高得你要昂起头,还不一定能看到上面走动的人影。

    菲力发出吃惊的吸气声,“我们去年离开这里的时候,他们外城还在挖地基。这才一年半不到,他们就把这么大的外城墙给建好了?”

    “你说他们的首领是四级控土神血战士?”哲非低声问。

    “对。”

    “部众不超过千人?”

    “如果不加上矮人。不过去年冬天,他们从摩尔干交易了一千多名奴隶,但都是女人和没用的孩子。另外,之前也有斥候来报,说是他们又从大河运回一部分奴隶,可看着仍旧是妇孺多。”菲力和朵菲对此都百思不得其解,如果说九原之前缺女人,冬天交易那么多女奴也算合理,可为什么这次带回来的还是妇孺?

    “他们有没有可能从其他地方弄来战奴,但你们没有察觉?”

    菲力不敢托大,“有可能。他们有人面鸟九风在,我的人也不敢往这边多飞。”

    哲非轻抚身下战兽的鬃毛,“想要在短短一年多内建造好这样一座城池,他们的奴隶必须达到上万,不,上万都不够用。这座城用的不是土墙,而都是石砖和巨石。无论巨石还是石砖,都需要人从远处运送、敲碎、切割,这么大的动静你们一直没有发现?”

    菲力摇头。

    哲非看着城墙的基座,眸色深沉,“他们肯定掌握了某种我们不知道的东西,你看他们的城墙,下半部分像是巨石,又像是碎石混合在一起凝固而成的天然石墙,这种石墙原本就有吗?”

    “没有。”菲力再次摇头,随即补充:“会不会是人鱼给了他们什么?这个部落和人鱼族处得很好,大人您看,他们的护城河里就有人鱼战士在为他们巡逻。”

    哲非用欣赏的目光看向那些巡游的人鱼战士,心中则在暗自估算这些人鱼战士的战斗力,“你不是说朵菲殿下和他们生活了一段时间,她也不知道?”

    “朵菲殿下虽然和他们生活了一段时间,但据她说,那个少年祭司把她看得很严,她虽然看到九原人建城,但他们用来制作石砖和打地基的地方从来不让她去。她也问过那些土著,那些人也不肯告诉她,只说是祭司的神力。”

    哲非思索片刻,“就算人鱼给了他们什么特殊的建筑材料,他们也不可能建造得这么快。”

    菲力耸肩,他也想不通。

    哲非,“有两种可能,第一,如果这个部落没有上万的奴隶,控土神血战士又只有那个首领的情况下,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这么雄伟的城池的建造,只能说明这个部落的首领已经不止是四级,很可能已经到达六级,甚至七级。”

    “不可能!”菲力失色,“一年多一点时间就从四级升到六级?哪怕他得到神血战士的能力修炼法,手上有大量元晶吸收也不可能这么快。”

    “那就还有第二个可能。”哲非在吐出这个可能的时候,已经把心中原本对九原的印象全部推翻,“这个部落不止一个能控土的神血战士,至少也有五个以上,且能力都不低于三级。”

    菲力脸色也变得慎重,他想说不可能,可是事实就在眼前。

    哲非身后的战士也都听到两人对话,大家都陷入沉默。如果这个部落只是有五名以上三级的控土战士还好,就怕是第一种可能,一名高阶神血战士带来的杀伤性有多大,没有见过高阶神血战士的人根本难以想象。

    “大人,去年我们离开时,这个部落只有一名能控土的神血战士,我想就算他们后来有人觉醒,也不可能一下觉醒五名以上,更不可能在短短一年内全都升到三级。”

    哲非突然说了一句题外话:“你们有没有注意到,之前发现我们、和后来把我们迎接过来,以及去城里通报的战士中有两个人脸上没有战士标记?”

    嗯?包括菲力在内都开始回忆,他们还真的没有注意到这点。

    哲非又道:“我们看到脸上有标记的战士都在三级以下,那那两名脸上没有标记的战士是几级?”

    菲力吞咽口水,他发现自己的情报不但滞后还出现了大的问题,“大人,当初他们的战士脸上都有标记,就连他们的首领和祭司也有。”

    “可你已经一年多没有看见他们,也没有得到关于他们的有用消息。”哲非无意批评菲力,只抬了抬下巴,“他们的人来了,等会儿我们就能看到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同于之前叶赫三人视同自己为上位者般的嚣张,哲非一行没有强闯九原领地,在朵菲部落和九原领地的接壤处,他们就向九原的守备战士表达了想要友好拜访九原的意思。

    之后哲非一行也没有乱跑,一直跟着九原战士,直到被引导到西城门口。

    而他们也没有等待多长时间,提前得到消息的原战和严默已经派人从内城迎出。

    黑奇和乌宸带着一帮人上前,未语先笑。

    黑奇上前介绍两人身份,并问询哲非一行的身份。

    “远来的客人,您好。我是黑奇,这是我们祭司大人的首席弟子,乌宸,首领和祭司大人令我们前来迎接贵客。”

    哲非一眼扫过黑奇和乌宸,他并没有因为对方派出一个小孩子来迎接他就动怒,相反他第一个看到乌宸脸上的神血战士标记,只是一级,但这么小的年纪就能觉醒,在三城也不多见,如果接入三城神殿,前途必不可限量。

    如今他又听乌宸是祭司弟子,心中觉得这孩子就应该是这样身份的同时,也按下了最后一丝不满。

    如果这是一个很普通的部落,他这个天堑城的大将军来此,部落首领和祭司不出来亲迎,就是他大肚,他的手下也会给这个部落一点颜色看看。

    可这个部落并不是一个普通部落,就是他也被这座宏伟城池的规模震慑住,再加上他们之前那番推测,他的手下见他没有提示也都没有敢妄动。

    哲非虽然没有怪罪九原的怠慢,但他也没有下战兽,端坐在高大的战兽上对乌宸和黑奇两人微微点了下头,极为简单地吐出一句话:“哲非,来自天堑城。我要见你们的首领。”

    黑奇一番客套,让开道路,大大方方地示意哲非一行跟他们进城。

    哲非也没觉得奇怪,三城除非特殊情况,一般使者都可以进入城中,他并不知道之前叶赫三人并没有能进入九原。

    菲力看九原人让他们进城,一点担忧或恐惧的模样都没有,更没有心虚,也完全不认为大祭司的失踪和这个部落有关。

    这座城很空旷。

    这是哲非进入外城后的第一印象。

    路上行人并不多,甚至可以说很少。

    宽阔平整的大路两边是两排树木,树木后可以看到整齐排列的石屋,也能看到大片的耕田。

    他好像看到有战士在操练,但隔得远,他看得并不是很清楚。

    左边似乎是矮人的居住地,很多矮人在进进出出。

    第二印象是这座城很干净,完全没有他去过的某些大部落那样的脏乱和混乱。

    有斥候上前,轻轻在哲非耳边说了一句话。

    哲非点点头,这座城里没有叶赫三人留下的任何味道,大祭司很可能只在这个部落外面转了转就离开。不过大祭司为什么不进城?他看到这么做一座城池就不想进一步了解吗?

    乌宸恰在此时抬头,很憨厚地笑了下,“前段时间也有来自天堑城的使者,不过那时我们首领和祭司都不在,只有山神大人在,首领他们去大河中游的摩尔干部落参加他们的春季交易市集了。那三位大人听说后就没进城,他们本来想进城转转,可山神大人不愿陌生人进城,祭司大人不在也没人能安抚他,那三位大人和山神大人交谈一番后也没非要进来,跟我们补充了些食物说是也要去大河中游看看。”

    看来那只人面鸟一定很强大。乌宸的话打消了哲非心中最后一丝疑问,他对这个一字眉少年的印象很好,不骄不躁,笑容憨厚,一看就是个老实孩子,“你们经常和大河中游的部落进行交易?”

    “不,春季那次还是第一次。是摩尔干人去年找到我们这里,请我们去,我们才去的。”

    “你们和摩尔干交易什么?”哲非温和地问。

    “我们部落刚建好,东西少,就交易一些皮毛、骨头、药草、还有一些干野菜。”

    “你们身上的布料也是从摩尔干交易来的吗?”

    乌宸摇头,很骄傲地道:“不,这是祭司大人教我们的。”

    “哦?”哲非也越发相信那个少年祭司来自某城神殿的猜测。

    黑奇插话:“客人,前面就是我们让客人居住的地方,我先带你们去安顿,你们远道而来一定很疲累了,我让人给你们烧水,你们洗个热水澡,再给你们弄一些好吃的食物。”

    哲非勒住战兽,“不用,我想现在就见到你们的首领和祭司。”

    黑奇没有拒绝,“能请问客人来我们九原有什么事吗?是想交易,还是路过?”

    哲非一字一顿地道:“我要见到你们的首领。”

    黑奇不亢不卑,“我们的首领有很多事要忙,不可能每个客人来,他都要出来迎接他们。客人,能告诉我,你们来我们九原有什么事吗?”

    哲非蹙眉,他的手下有点动怒。

    乌宸推了黑奇一下,很不好意思地道:“这位大人,黑奇这人一向比较直接,但他人很好,他想问清楚,也是怕首领责怪,还请大人谅解。”

    哲非表情微微和缓,“你去告诉你们的首领,就说天堑城正在蛮荒之地寻找可以互利互助的大部落,如果他有这个意,就让他来见我。”

    黑奇又要说什么,被乌宸抢在前面,“好的,大人,我会把您的话传给他。前面就是待客的地方,请你们先去休息一下吧,我很快就会回来。黑奇哥,你带人照顾好诸位使者大人。”

    黑奇点头,“放心。”随即对哲非等人一伸手,“诸位,请跟我来。”

    乌宸回去后把经过详细说了一遍,尤其夸赞黑奇的机智。

    “看来你们配合得不错。”严默很高兴自己没有看错人,黑奇果然是个聪明人,又表扬小家伙一通。

    原战问:“你觉得那个哲非说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严默,“无非是觉得我们部落有利用价值,想要让我们成为天堑城的附属部落。”

    “你的想法?”

    严默沉吟一会儿,“先不拒绝他,但不妨也提提我们和白曦城的亲密。”

    乌宸意会,“师父,您是说假装我们是白曦城的附属部落吗?”

    “不是附属,是友好,他们不信的话,可以让他们见到三名蛇人,总之意思尽量模糊,让他们自己去猜。”

    原战却道:“一旦我们成为他们的附属部落,他们恐怕会让我们第一个和杀死他们大祭司的凶手对上。”

    “所以吊着他,只同意交易,再假装我们身后有大靠山,为此,我就暂时保持神秘不出面,阿战,你一个人去见他们,记得带上墨杀。其他战士头领也让他们带上炼骨武器。”

    “到时候他们恐怕会更想见你。”

    “你就说我回神殿了。他看到你,恐怕也不敢轻易动手,先把他们忽悠走再说。”

    原战带人去见哲非一行,严默则转去看深谷,他前两天开始帮助深谷刺激神血觉醒,今天正是出结果的关键时候。

    路上,巫果忽然顶了顶他,“不好,我的分/身被发现了!”

    严默脚步一顿,“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分/身没有意识,无法控制自己的能量,比我好找得多,那些有预言和寻物能力的巫者可以通过分/身释放的能量非常明确地找到它的下落。”

    “那他们多久会发现那是假的?”

    “不知道,要看找到他们的智慧生物对我有多了解。另外,我分了很多能量出去,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完全遮掩住自己的能量,如果让那些巫者找到附近,他们就不会像上次的叶赫一样,近在眼前都没有发现我。你要小心了。”

    严默仰天长叹,这才平静多长时间,又有事了!怪不得身在上位的人都容易早衰。

    “如果我带着你到处跑,他们还会那么容易就发现你的下落吗?”

    “你一个人在嘀咕什么?”一道懒懒的却充满诱惑的男声在严默耳边响起,“就在你居所后面的人鱼湖已经修好,你什么时候兑现你的承诺?”

    严默摸摸发痒的耳朵,“我倒是想兑现自己的承诺,可你不把人鱼送来,我怎么帮他们?”

    “谁叫他们不相信你呢。”虞巫轻笑,笑声忽地一收,“跟我来,有个刚怀孕没多久的,现在情况很危险,我没有办法阻止她流掉孩子,只能拖延。”

    “呵,你如果不是拖延不下去也不会来找我。”

    “……你如果能救这个孩子,只要你能想办法解决人鱼容易流产的问题,就算你和原战离开九原,我也会帮你守住这座城。”

    严默动心!
  • 背景:                 
  • 字号:   默认